于冬:建设具有岭南特色的影视基地

拍《十月围城》的时候,剧组在上海搭了很多景,但并没有得到重复利用,这让于冬决定建设具有岭南特色的影视城。

Cine China - - Contents - 文/李爱光

为什么会想到让博纳东方影视城在深汕地区落地?

于冬:博纳东方影视城将要落户在深汕特区,打造一个具有岭南文化的影视基地是有特殊意义的。博纳影 业作为最重要的制作香港电影的内地公司,有很多的岭南文化和岭南的地域特色,我希望在这片园区里打造与电影场景有关的拍摄景点,可以兼具科技与功能和技术含量,而不是和横店一样仅仅是景点式的拍摄和重复建设,明清古装片去横店拍就够了。

博纳拍过很多电影,包括《十月围城》、《桃姐》、《龙门飞甲》,以及马上要完成的许鞍华最新作品《明月几时有》,拍的就是1942年的香港,我们这次是在开平搭了香港街,场景做的非常漂亮,但是很可惜,电影拍完后这些景可能就要拆掉了所以我希望,电影拍完之后,这些景点都可以留下来,来服务于其他电影,而不再需要这么大规模的重复建设。拍一个戏就留一个景观,这样既能满足旅游的功能,也能满足未来其它电影同行合作拍摄的基 础,电影永远不希望他抄袭我的,但永远都可以修改和改造。比如拍《十月围城》的时候,我们在上海松江影视基地搭了个香港街,包括石板路,和香港大的街道,今天还有很多的电影电视剧去那取景拍,这说明我们当时没有用一般的石材,没有用景片去打造,而是我们用实景去做的。这就是一个未来的考量,不希望是临时建筑物,而是希望是实景建设,可以满足之后其他的电影拍摄,这就是博纳未来的规划。

同时我希望用一些新的体验,包括新的技术,新的设备展示来吸引全球的设备商来做会展,每年展出新的设备,也吸引全球的电影制片人,导演来推荐他们新的电影。需要有好的放映条件和放映技术。比如,现在博纳和索尼投资的李安新的电影《比利·林恩漫长的中场休息》,这一

次,李安导演运用新技术4K,3D,120K的高清晰度的高速摄影来拍摄。这部影片的技术含量非常高,它刷新了很多项纪录,包括很多导演都渴望可以第一时间看到,但大家都知道,能够放映的影院非常少。这样放映技术的满足,我希望有一个会展可以举办一次电影的首演,用最新的技术来展示,来吸引业内人士和更多的观众。我希望用新技术,因为深圳是具有的创新精神是我们一直非常敬仰的,因为改革开放35年以来,深圳的进步正是因为有了这种创新,和大批的年轻人在这实现梦想,所以我们也把我们的目光聚集在深圳的深汕特区。

刚刚你提到,博纳东方影城是将会和横店影城差别化的,你也最多的提到科技,那科技除了放映技术和设备的展示以外,还有没有其他的科技?

于冬:我认为技术含量的要求是越来越高的,未来的电影除了讲故事之外,区别于ipad网络这些小屏电影非常重要的一点就是观影的视听体验。因为现在我们中国电影技术的进步,包括我们拍摄的工业化水准,与好莱坞还有很大的差距。所以博纳电影愿意做这样的工作,把最好的,先进的技术带到中国来,包括我们人才的培养。因为任何一个大片作完,它都会凝聚很多的团队,这些人不可能电影拍完后就散落在四处,中国第一部3D就是博纳和徐克导演合作拍的《龙门飞甲》,当时中国哪里有拍3D的摄影师,摄影助理,电脑合成的技术人才,全部都是从苹果挖来的年轻人。我们也不会去请好莱坞的那些工作团队,因为成本很贵,所以我们通过一部大片把这些工作人员都训练之后,他们都在北京星罗棋布地开了自己的工作室,拍了很多的国产片,后来我的《白发魔女传》都是这些年轻小孩自己成立公司当老板来接活了。就是这一部部的大戏培养了一批技术人才。中国的设备永远都是有新技术在发展,但是真正能使用设备的人才远远不够,因为他们缺少大片的训练。包括我们和好莱坞投资合拍的英语电影,都是希望能够有中国的工作人员可以进去剧组学习,一部戏带一批人才出来。

国内外知名电影学院的培训基地,它是有很多个项目的,那都有哪些培训呢?

于冬:我觉得最重要的还是导演的创作工作室的团队,因为这样才能和实践和很实际的接触。因为,这些人肯定不是从零开始的,他们都是非常有拍摄经验的,只是需要他们在新的设备和新技术上的使用更加娴熟,或者是更有创造力,我觉得年轻人要从刚开始一点一滴的来培训。

博纳在未来可能和好莱坞还会有合拍项目,有没有计划把国际合拍的电影项目放入深汕区博纳影视城里呢?

于冬: 这个后期的制作是一定会的,但是说要引进哪个项目在这里拍,那就不一定。因为我们打造的是岭南文化,你的故事得是和香港有关的故事,才能引过来。那后期电影的电脑合成和制作,那到时影视城的各方面的配套 设备和服务一定会吸引全球最好的技术人才在这里工作。因为这里依山傍海,还是非常美丽的南中国的海。所以我认为一定能做成具有技术含量,同时又有旅游休闲度假功能,并且在这环境优美的地方能够有展览展会,展示电影新的放映技术,这里都可以满足。这里就像深圳的“后花园”,挨着5个国际大机场,将来的港都澳大桥连通,对这片区域的带动会是非常明显的。

那可以理解成,跟香港的合拍片,基本上都会把这当做大阵地吗?

于冬:博纳拍的一定会的,因为香港现在也很难找到这么一片没有被开发,这样原生态的一片海湾了,所以我觉得香港现在越来越难拍摄,你看我们在拍《明月几时有》拍1942年的香港,搭建启德机场都是在广东去找地方,在香港几乎没有可能,因为现在都被现代化改造过了。

我们看2015年的票房,票房很高的都是喜剧片,或者科幻题材电影,那博纳深汕合作区项目主要是打造岭南风情,这是不是意味着你更看好合拍港产题材的电影的发展?

于冬: 这个和港产没什么关系吧。(笑)《澳门风云》不同样也卖10亿吗?也没问题。但是我是觉得每部电影拍完后,这些景点就被拆掉了,很可惜。我们拍了很多电影,博纳今年快300部电影的片库了。这些电影很多的投入,美术道具,我们每部戏都投入了那么多的钱,但这些东西随着电影的拍完就浪费掉了。比如搭的战船,所以我希望有个景点,能够容下这些东西。拍一部电影就留有一些东西被留下来。也可以为电影行业做更多的服务。另外很重要的原因,现在中国的旅游影视文化蓬勃发展,但是很多大的公司这方面却缺少长远的规划与未来的布局,好莱坞的迪士尼已经形成了几十年的品牌,在全球有这么多它知识产权的形象,然后建设这样旅游的景点,结合当地的人文。我觉得博纳是具有这样的优势的,博纳有众多中国知名的电影品牌,这些版权都在我们手里。这也是作为一个上市公司, 将来它的主题乐园,知识产权再延伸使用的寿命再一次的延长,都是对这个产业的巨大帮助。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