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空旅客制作解密

Cine China - - Contents -

《太空旅客》由詹妮弗·劳伦斯(饰演奥罗拉)与克里斯·帕拉特(饰演吉姆)主演,故事讲述了在120年的太空航程中,两位旅客的休眠舱故障,并使他们在到达目的地前90年醒来。吉姆和奥罗拉必须在飞船发生更大的危机前解开故障背后的秘密,解救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迁徙途中旅客的生命。

“在特殊的情况下,这两个角色必须做出一些特别的决定。我觉得这样的设置很有意思——你会怎么做呢?”影片导演莫腾·泰杜姆如是说,这部电影也是他在奥斯卡金像奖提名作品《模仿游戏》后的接续力作。

除了惊险刺激的动作场面,电影制作团队同样构建了两人在危机时刻相遇相知的细腻故事线。影片剧本在好莱坞备受争抢,编剧乔·斯派茨的创作脚本入选电影工业最佳未拍摄剧本清单。“剧本最吸引我的一点就在于,乔在庞大的故事构架中穿插的爱情故事。”制片人尼尔·H·莫瑞兹说到:“这部电影拥有史诗级别的演出,但也同时以詹妮弗和克里斯所扮演的两个角色为纽带。”

帕拉特扮演的角色吉姆因为非常实际的理由而放弃了地球上的生活。“他是一个怀旧派的人,”帕拉特说:“一个工人阶级的劳动者。他是以需求职业的方式参与旅行的,因为他是一个机械工程师,可以在殖民星球上帮助基础建设。如果什么东西坏了,他可以把东西修好。”

在吉姆和奥罗拉在到达目的地前90年醒来之时,吉姆的技能就发挥了重要的作用。“他天生就是一个解决问题的人,所以他想尽一切办法要回到休眠状态,或去找可以帮助他的人。后来,他发现飞船出现了严重的故障。”

“克里斯本人和吉姆完全不同”詹妮弗说到,她在片中扮演第二个醒来的旅客奥罗拉。“吉姆是那种好像从来没谈过恋爱的人,不知道该怎么在女

生面前表现,这让他变得很有魅力很贴心。而克里斯完全不是这种人,他早就结婚了,也很搞笑。看着他从自己变成这个又害羞又浪漫的角色是个很有意思的过程。”

相比于吉姆这位工薪阶层的旅客形象,奥罗拉则是另一个社会阶级的产物。她是一位来自纽约的成功作家,计划先沉睡120年到达家园II号星球,再经过另外一个120年的休眠旅程返回地球故乡。而她则会成为世界上首位从殖民星球返回完成旅途的人。“要做这样的决定很不容易,”劳伦斯说到:“120年的旅程意味着,当你到达家园II号的时候,你认识的所有人都早已逝去。你需要在一个全新的星球上开始一段全新的生活。我不能想像跟所有我爱的人们道别,我能理解她对于更多成就的渴望,但我自己一定不会作出这样永久的决定。”

“当奥罗拉醒来的时候,我认为她的第一反应更多是对于吉姆的同情。”劳伦斯讲到:“她只是经历了几天而已,而吉姆已经像一只被困的动物在船上度过了一年多的时间。看到他终于和人类互动时的情绪感受,让奥罗拉感到很难过。”

泰杜姆表示,从一开始他就认为劳伦斯和帕拉特是奥罗拉和吉姆的不二人选。“他们确实是好莱坞最炙手可热的明星,但更重要的是,他们是适合这两个角色的演员。”导演说:“我得确保他们两人在一起有火花,有化学反应。我们坐在一起讨论了很久,我有一次和詹妮弗吃了一顿4个小时的晚餐,很快就确定他们两个是完美的选角。他们都很聪明,知道自己想要呈现怎样的角色形象。他们理解角色所做的决定和动机,还有他们必需经历的人生选择——这让我对于他们的信心很坚定。”

制片人史蒂芬·哈梅尔是编剧乔·斯派茨在这部剧本的第一个合作伙伴。“我对于原创内容十分感兴趣,”他说到:“我很喜欢乔的写作方式,里面有些顽皮的元素——他用了一些笔墨让人物更加有人性的弱点。故事的原创性在适当的时机体现了出来。”

莫瑞兹在Original Film的同事奥利·马莫也同意他的观点。“剧本非常鼓舞人心且温暖,同时印证了人性需要面对的问题。”马莫说:“作为第一代在美国出生的移民后裔,我个人能对他们两人离开地球去往另一个遥远星球生活的决定感同身受。我的父母为了更好的生活机会,从遥远的国度来到美国,他们举目无亲,而他们也成功了。”

奥罗拉和吉姆两人悬殊的身份地位也在飞船各处的待遇体现出来。“阿瓦隆号不仅是一艘厉害的太空飞船,也是一艘豪华游轮。”帕拉特讲到:“你在到达目的地前三到四个月被唤醒,然后可以参加各种聚会,在豪华泳池里游泳,在娱乐场里碰碰运气,或者在高端商场尽情购物。”

“整艘飞船都很豪华,很像一艘游轮。”劳伦斯评价道:“有 望台,电影院,中央大厅和漂亮的房间,至少我的角色的房间很棒。飞船外观很独特,设备都很精美。电影的氛围与其它影片相比很不一样。”

“拍摄场景也很宏大,”帕拉特说:“我们甚至得拆掉摄影棚的一堵墙来完成一个场景。我看四周的布景就像看一艘真正的太空飞船一样。盖·亨德里克斯·戴斯创造的拍摄场景让整个电影场面极尽宏伟,当之无愧是一部史诗级的电影。我们的特效团队也是一流的,打造了无数精美的道具、机器人、车辆和屏幕运用在各个镜头中。特别酷。”

吉姆和奥罗拉有一位旅程的同伴——飞船的酒保亚瑟。他是一个人型机器人,有着极其精细的人类上半身外观,动作迅速优雅,职业技能精湛,用他善良又温暖的话语回应着每一位旅客的担心与焦虑,虽然有时他的回复过于天真。“亚瑟是使他们保持良好的心理状态的重要人物,除了两位旅客之外,他是最接近人类的存在。”劳伦斯解释道。

“亚瑟的编程结构就是要他成为全世界最棒的酒保。”亚瑟的扮演者麦克·辛讲到:“他十分有同情心,很会倾听人们的谈话,还很会调制马提尼酒。但他也有和人类互动的限制:他的设置是可以同时和许多人进行简短的谈话,而他和吉姆的交流则是另一种方式,和一个人保持长时间的沟通。”

正因为亚瑟并不是真正的人类,麦克·辛与泰杜姆讨论了应该如何在表演中将这种区别微妙地表现出来。“酒保的角色应该是最亲密的挚友,当吉姆和我的角色在一起时,我应该是他能聊天的对象。”辛说:“挑战在于,我需要在机器人和人类的表现之间找到亚瑟该有的平衡。”

而这听起来也是不可思议的挑战,麦克·辛采用他创意非凡,实现起来有一定的技术难度,但完全令人信服的表演征服了导演。“麦克必须要表现出一定的人性,同时让观众意识到我们所看到的表象下是一件机器,还不能太老套。”泰杜姆说: “亚瑟反应天真的同时又能说出一些智慧深奥的话,他成为了他们的朋友,唯一的交流伙伴,并给予他们建议。麦克的表演也很精准,他在调酒的时候不能看着自己的手,因为机器人不会这样做的。他调酒的动作很轻松,看起来毫不费力,说话也配 合着搞笑的时机。能做到这些非常不容易,而他表现得完美。”

麦克·辛的成功表演一部分得益于真实的肢体变化。拍摄现场的特效团队设计了一架装备,能够使他平滑无阻地在吧台内移动,而辛则是跪坐在装备里。电影团队操控装备的移动轨迹,正如操作一个机器人的方式,再由后期特效技术将辛的双腿和装备替换为机器人支架。

尽管四周充斥着豪华飞船的氛围,奥罗拉和吉姆很快意识到有什么东西出了严重的问题。

“飞船正处在崩溃的边缘,”帕拉特解释道: “机器人开始出现各种故障,灯泡忽暗忽明。最终,他们找到了故障的原因,这也使他们进入了一种绝望的处境,需要解决这个问题。这不仅是为了自己的生存,也是为了飞船上其他旅客的生命。”

但是,直到劳伦斯·菲什伯恩扮演的角色醒来之前,吉姆和奥罗拉都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他是个太空人,热爱宇宙中的星辰,星际旅行是他年轻时就为之疯狂的想法,一生都在太空中度过。”菲什伯恩说到:“幸运的是,他是船员主管,所以可以到旅客没有操作权限的区域,帮助他们找到飞船的故障所在。”

飞船出现的故障之一是重力失调。忽然之间,吉姆和奥罗拉发现自己不再受重力的控制。“我被威亚吊起来,同时要让手脚表演出不受重力影响的样子。要做成这样,相当于在半空中做平板支撑。这简直是我做过最狠的腹肌锻炼了!非常难,莫腾的要求也特别高,他想要的是看起来完美。一个镜头做不到完美不让过。”

为了让吉姆看起来处于失重状态,特技指导加勒特·沃伦打造了一个连接着速度滑轨的旋转环,背后配有平衡块。克里斯·帕拉特可以自由移动,加勒特的特技团队用绞盘让克里斯前后移动。

失重的时候,奥罗拉正在游泳池里游泳。“这应该是我拍过的最困难的镜头了。”作为曾经出演过《饥饿游戏》系列电影女主角的劳伦斯说到:“在游泳池里拍摄那么长时间,水倒灌进鼻子里,到处都是。但是效果非常好——我看到特效镜头的示例时,真的很激动。我从来没有在任何一部影片里见过相似的内容。”

尽管影片充满了令人惊叹的动作场景,电影制作团队并没有忘记影片本身的立意。制片人尼尔·H·莫瑞兹说:“我们尽力营造整部影片的情感基调,不被酷炫的硬件、场景和宇宙镜头抢了风头。”他还表示:“这些肯定都是影片故事重要的组成部分,但并不是电影的核心所在。电影的中心是这两位角色之间的关系。”

“《太空旅客》绝对是一部史诗级的作品,一部好的电影所有的因素它都具备。”帕拉特说到: “冒险、爱情、惊险、恐慌,还有强烈的情感共鸣。你还能看到非常棒的幽默和大场面镜头。”

美术设计

“能创造自己的世界是一件很美妙的事情。”泰杜姆在《太空旅客》中营造了一种全新的太空旅行方式,他说到:“我个人是个狂热的科幻电影迷,对这种类型的影片很景仰,所以希望能做出一些从未有过的作品。”

在泰杜姆看来,电影制作团队所创造出来的是“兼具未来及复古感”的设计。未来指的是复杂精细的太空飞船,旋转的刀片式造型船体借助离心力建立船舱内的重力感,并使用机器人、全息投影及众多未来感十足的科技元素。在此基础上,泰杜姆加入他所谓的“怀旧式设计”,可以看到诸如装饰派艺术、经典好莱坞和二战时期制服的影子。“过去的一切造就了我们,影响着我们,我想在影片中为过去的痕迹留出更多的体现。与此同时飞船上还有机器人,这是一艘智能型飞船,有屏幕和人工智能。两者结合,从审美和视觉的角度,我觉得是一种独特的尝试。既有科幻片的感觉,也与这个世界毫不脱节。”

为了让这种设想变为现实,泰杜姆找到了盖·亨德里克斯·戴斯。戴斯曾获奥斯卡金像奖提名,凭借与克里斯托弗·诺兰合作的《盗梦空间》荣获英国电影电视学院奖,并担任《伊丽莎白:黄金时代》、《史蒂夫·乔布斯》、《夺宝奇兵4》等经典电影的美术设计。戴斯表示,为《太空旅客》设计美 术场景是他与生俱来的使命,而事实上,泰杜姆也只为这一担当面试了他一人。

从童年开始,戴斯就梦想着从里到外建造一艘太空飞船,《太空旅客》让这一梦想成真。一系列空间庞大、令人难以忘怀的场景使得阿瓦隆号一步步变为现实。

“我们尽所能制造出所有的布景,因为影片是依靠角色的发展而发展,而不是单纯依靠特效。”泰杜姆说到:“我们的确有大场景的镜头,配上令人无法想象的视觉特效,但影片的驱动力还是角色和表演本身。为了让詹妮弗和克里斯达到这样的表演,我们不想让他们在绿幕前演出,我希望提供更多的实拍场景,让他们感受理解他们所处的宇宙。这样做也是有效果的,感觉真实了很多。”

制片人奥利·马莫回忆道:“剧组里的每一个人都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场景布置。有一个人曾经走到这里然后说:‘观众们肯定会认为你的场景是电脑特效做的,他们一定不会相信你们是实拍。’”

从规划初期开始,泰杜姆和戴斯就为如何实现导演对于《太空旅客》的愿景而进行激烈而深入的讨论。他们不希望呈现的是过去科幻电影中常有的冰冷、拒人千里之外的形象,也不是实在的功利主义设计。他们从豪华游轮的设计中寻找灵感:阿瓦隆号应该提供各种舒适愉快的旅行感受,还要体现经典设计的变型。

“要为科幻电影带来灵魂的设计实属不易,故事线的呈现也需要我们做更多的室内设计,400年后的审美取向会是怎样的呢?”戴斯解释道。

开拍之前,戴斯数月监督现场的搭建工作——而在开拍前十周,戴斯与泰杜姆一起设计了阿瓦隆号的世界。

他们从阿瓦隆号的外观开始着手,戴斯说: “整个飞船的体积、形状和科技应用都影响着内部构造。”制作团队依照旋转船体的形式创造出重力系统,取代常规推进器的部件则是完全原创的设计。“我把旋转轮盘的形状拉长,变成一个瘦长的形状,自然而然得到了现在看到的扭转的刀片式结构。从前面看,飞船是转轮的样子,而转到侧面则变成了有着惊人长度的三维物体。”

有了外观的设计,戴斯开始转向内部:三个刀片状船体部件分别是飞船不同的功能区域。他说: “一个是休眠区域,5000名旅客那里沉睡。另一个是娱乐区域,中央大厅也位于此。第三个是储存区,带有飞向遥远星球的供给物品。”

每一个刀片区域的设计也不尽相同。“首先是旅客生活的地方,”戴斯说到:“主要的区域位于中央大厅,看起来很像一个高科技的商场。然后是工

作人员和船员的区域,这里的环境有很大区别——颜色没有那么多的体现,墙上更多是信息和图表。第三个区域是几乎没有其他人可以进入的:核反应堆控制室,空气阀门,属于飞船的外部结构。”

连接几个刀片结构的是零重力电梯部件。“当你乘坐电梯穿越旋转的位置时,会经过一个空间的零点,在那里重力会失灵。最好系好安全带,会有一个先失重再加重的过程。”

在拍摄最繁忙的时段,《太空旅客》位于亚特兰大松林制片厂的场景数量达到了七个之多,再加上另一个同样位于亚特兰大占地四万平方英尺的EUE幕宝摄影棚。当完成一个场景的拍摄之后,这里的搭建即被拆除,在原地址再次搭建另外一个新的场景。布景一个比一个令人记忆深刻,休眠舱室、前侧 望台、医务室、维也纳套间、餐厅、奥罗拉的房间、吉姆的房间、吉姆的工作室、游泳池、走廊、廊桥、中央大厅和大厅酒吧。

创造亚瑟

麦克·辛让亚瑟这个角色栩栩如生,而让这个机器人呈现机器的特质则是特效团队与视觉效果团队所需完成的工作。(特效指实际场景拍摄中的实际装备;视觉效果指后期制作中的电脑特效。)

由特效指导丹尼尔·苏迪克带领的特效团队制作了一套装备——带有腿架的椅子,让辛可以在吧台后顺畅平移。辛需要跪坐在装备里,装备则设置在滑轨上,以任意速度移动。

“这个电脑控制的装备必须可以平滑快速地移动,”苏迪克说:“我们将一个移动的镜头与电脑的摄影机同步同速拍摄,这样就可以精准地以各种速度回放。”苏迪克的团队花费了8周时间来制造亚瑟的椅子,又测试了3周以保证一切工作正常。

诚然,辛的角色必须时刻准备好开始或停止平移,而面部表情不能出现任何紧张,身体也需时刻保持放松。“在我接下这个角色的时候,我并不知道自己需要面对的是什么。”辛说到:“这个装备真的动得很快,对于表演来说是件好事,感觉真实了很多。”

“这个角色还需要演员的核心力量很强大,才能做出特别快速的动作。”影片视觉效果指导艾瑞克·诺德比说到。假如没有肢体的力量,演员的整个形象都可能需要被电脑特效所替代。“幸运的是,辛真是个专业的演员。他的表演堪称完美——这个装备对他的挑战看起来毫不费力。他通常先彩排一两次,也有三次的时候,然后一条过,你几乎看不出来他身体的晃动。莫腾希望这个角色的脊柱像被固定住一样。”

拍摄完成后,视觉效果部门将装备和辛的下半身替换为酒保用来移动的机器部件。“他的下半身看起来很像精密机械表内部的一部分,”戴斯说:“在大腿下方,一个支撑物连接着他的身体和前后移动的装置。”

辛的表演加上特效的神奇力量,这个角色就成为了电影世界中完整的一部分。“你一定会相信他真的是一个机器人”泰杜姆说:“你完全能接受他不是人类,因为麦克对机器人的表演入木三分。同时你会喜欢上这个人,为他担心。他的表演棒极了。”

关于视觉特效

《太空旅客》的中心是一个充满人性和情感的故事,发生在太空中的故事需要电影呈现大量的视觉特效。视觉特效指导艾瑞克·诺德比和视觉特效联合制片人格里格·巴克斯特认为,应该采用简洁明了的视觉效果,才不会喧宾夺主。“在这样大量级的电影里,视觉效果只是作为辅助的角色是很少见的。”诺德比说到:“我喜欢这样的设置,因为视觉特效在辅助更重要的故事时才会发挥它最好的作用。《太空旅客》的故事线柔和,充满人情味,假如你并没有发现眼前所见的一切效果是多么伟大时,我们就是真正做到了最好。”

影片的视觉特效分为几大类。首当其冲的是整个电脑特效镜头——飞船的外观,也是影片开篇的镜头,还运用在片中的几个重要时刻。然后是大量的绿幕拍摄——飞船外的动作戏份。接下来是场景的延展:在盖·亨德里克斯·戴斯的美术团队搭建的巨大实景之外,阿瓦隆号上的一些场景(比如休眠舱室和餐厅)仍然过于庞大,需要诺德比的技术团队介入。最后,影片中还有许多CG创造的角色,例如在飞船中漂浮的维修机器人。

诺德比面对的最大困难之一,就是影片结尾处吉姆的舱外行走。“我们希望观众能感受到他所经历的垂直移动的感受,他们和吉姆同处一地。”

诺德比坚信,他的团队能准确创造出帕拉特角色所需要的广阔无垠的宇宙感,而更大的挑战在于:做出他翻跟头时脸上所反射的光线。“我们想做出光亮的效果,光线透过克里斯的头盔折射到他脸上的效果,必须感觉特别真实。”

视觉特效团队想到了一个方法:让拉帕特穿上太空服,进入一个三面装满明亮LED灯的灯箱。虽然箱子里的灯光让人头晕眼花,帕拉特还是尽力而为。“看着克里斯穿着太空服在这个箱子里真是太不可思议了,他得忍受很强烈的身体刺激。”诺德比说到: “他的头盔里有一个双向的麦克风,可以让他和莫腾互相沟通。除了他们两个,别人不会知道他们在说什

么。这也表明了莫腾和克里斯对于这部电影的热情,电影的拍摄难度,和你能真正参与的程度。”

对于帕拉特来说,除了灯箱以外,更大的挑战来自于太空服本身。在彩排的时候,大家对于拍摄效果的反馈认为看起来没有那么轻松。“我就说,‘我本来就不轻啊。我的体重已经很重,这套太空服又有70磅重。’但是这身太空服真的很漂亮,是电影里最棒的一套服装了。”

电影剪辑

与任何影片一样,真正的故事是在剪辑室里发生的。《太空旅客》的剪辑师玛丽安·布兰登,曾凭借《星球大战:原力觉醒》提名奥斯卡金像奖。“作为剪辑师,我的工作要保证莫腾、罗德里格、盖和艾瑞克他们的想法被保留。”她说到:“我需要收集各方的意见,在把一个想法讲给莫腾之前,我也需要先和艾瑞克沟通看看是否可行。我需要了解罗德里格对于一个场景的想法。我喜欢大家一起努力创作一部优秀的影片的感觉。”

布兰登对于能参与这部电影感到兴奋的原因有好几个,与莫腾一起工作就是其中之一。“剧本和演员阵容都是顶级的,在此之前我看过两部莫腾的影片,《模仿游戏》和《猎头者》,这两部影片我都非常喜欢。能和一个如此有才华的人一起工作是独一无二的机会。在《星球大战》之后我马上接下了这份工作,又有几个人能有机会遇到这样优秀的剧本呢?”

布兰登与泰杜姆在制作前期交流甚多,尽管剧本是影片的核心内容,但导演仍旧希望展现出电影庞大的架构。“影片的呈现会比落在纸面上的内容要宏伟 得多,”她说:“故事的根本,就是一个发生在太空的爱情故事。整个电影一定要是真实的,不能因为加上了电脑特效或外太空的元素就把它变成别的。这个故事里没有是与非,只有人性。”

要将演员们精彩的演出和电脑特效的戏份平衡也是一次美妙的挑战。“我处理大场面特效的方式是尽量追求真实,让我的想象力来主导任何可能性。”布兰登说:“镜头里有实拍的元素是很重要的,它能让电脑特效显得更加真实。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直接叙事反而更难,我必须不依靠其它方式让故事可信,假如表演不到位,动作场面再大也无济于事。”

她接着说:“克里斯·帕拉特非常讨人喜欢,让我惊讶的是他进入吉姆这个角色的深度。詹妮弗将奥罗拉塑造得很坚强,她和克里斯两人的化学反应很激烈,这不稀奇,只是詹妮弗看起来非常轻松。电脑特效让《太空旅客》更上一层楼,但最主要还是实际的内景场景让这个爱情故事有了更强的说服力。每一个镜头都有故事,充满表演的张力。”

有时,剪辑师会先将一版粗剪版的影片给导演作为参考。但布兰登和泰杜姆合作非常紧密,两人也亲历亲为。“我劝莫腾不要只是看过第一次的粗剪,而是直接参与到剪辑的工作中。”她说:“这种方法是从J·J·亚伯拉罕那里学习的,这样导演就能直接进入剪辑的状态。”

“玛丽安的加入对于表演是加分项。”泰杜姆说到:“我们很幸运剪辑师理解故事的中心应该放在故事线和角色身上,她并没有落入俗套,只在乎场景镜头而忘了故事本身。同时她也会建议我们什么时候该加入刺激或搞笑的元素。她很会讲故事。”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