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细节死磕到底——专访《嫌疑人X的献身》导演苏有朋

——专访《嫌疑人X的献身》导演苏有朋

Cine China - - Contents - 文/婉婷

他是温文儒雅的“五阿哥”,他是天真痴情的“杜飞”,他是宅心仁厚的“张无忌”,也是阴柔刻薄的“白小年”,他就是陪伴无数人成长的童年男神苏有朋。

如今,他二度执导电影,挑战东野圭吾的悬疑作品《嫌疑人X的献身》,作为一个处女座导演,苏有朋对细节的挑剔让演员谈其色变,而他自己却笑言要跟所有细节死磕到底。 处女座导演剧本易稿十次

处女座可能给人的感觉比较追求完美,那导演你觉得你在拍摄过程中是这样的吗?我觉得我尽量要求自己这样吧。电影怎么说呢?它毕竟希望大家花钱到电影院里面去,然后在那个乌黑狭小的空间里面,完全投入到我们营造出来的这个氛围和这个电影的世界里,那里面有很多的细节我觉得会被放大。我觉得为了对得起观众,做电影就应该要非常仔细,很多细节都是应该注意的,这其实跟是不是处女座没有特别大的关系。而且我觉得如果一个导演没有这样的特质,你也应该要求自己有这样的特质。那你觉得在电影屏幕上会把很多的细节都放大,所以你就对细节特别在意吗?就比如说演员的一个眼神没对,甚至是一个群众演员你都会跟他经常讲戏什么的?我觉得每一个电影都需要吧。我觉得很多国内电影的成败很多时候也取

决于群众演员好不好,群众演员的表演大家也会注意到,尤其我们这一次的《嫌疑人X的献身》原则上还是算是一个犯罪、推理,当然它也有爱情的元素,但它还是不脱离推理的范畴。这样类型的电影我觉得很多细节更应该要尽力矫正。在剧本上磨了很久,是因为要推敲这些细节吗?是由于创作之初就有一些压力,因为前面有一些别的版本,包括日本版、韩国版,他们珠玉在前,那现在要拍一个中国版,就势必要有一些不一样的观点来看这件事情,在剧本创作上我们确实花了一番工夫,又希望能够经得起所有推理迷的推敲,同时也希望能够让大家觉得这故事移居到中国来,能让大家觉得很舒服,所以确实花了一些工夫。你第一次看见粗剪的版本的时候是什么心情?没什么特别的心情,因为在现场拍摄的时候大概分镜都已经做完了,我脑袋里面大概基本上都有一些对每个镜头的排列组合,大概已经有一些印象了。所以粗剪的时候基本上就是把素材给顺出来,那么这次其实不是那种拍了大量素材,然后有一千种排列组合方法的那种分镜,其实不是。大概我们在现场都已经分好了,有必要的镜头才拍。所以大概它可以排列成什么样子,我心里有数。最终剧本是定了多少稿呢?剧本最后在开机前我们拼到了十点零三版。我们每一个可能都会从九点一、九点零一写到九点零九之类的,然后才会换到十,所以我们到最后是十点零三版,相当可怕的数字。为什么会改了这么多遍?这个剧本要先跟大家讲,其实如果之前没有日本版、没有韩国版,我一定就会照着日本原来小说的叙事方式把这件事情给说完了,我一定会非常忠于原著,那可是最接近原著的表达方式其实被日本版用掉了。所以我们必须找一些不一样的角度来说这件事。而且同时在东野圭吾先生他本人授权的时候,他有说每一个后面的改编版本,不能跟前面改编的创意一样。所以就逼着我们必须要找不一样的角度,不一样的说故事的方式吧。那当然我对于这样的一个…怎么讲?重口味的爱情故事,也有我的角度和观点。一开始我要有一个明确的态度交给编剧,我打算用什么角度来看这件事,那他们根据这样的方式会来立分场大纲。它其实像是个骨架,那骨架完了之后我们开始在每场里面填肉,还有很多细节是前后需要呼应的,因为我们尽量希望在逻辑上竭尽所能地尽量让它没有破绽,当然完全 没有破绽不太可能,可是我们尽量希望它减少。所以我们在过程里面包括很多人会来帮我们挑刺,看了剧本然后觉得里面什么地方不合理,什么地方不舒服,我们会有很多次的剧本的围读会。我们会说到一大堆的对剧本的意见,一个一个过滤。而且我是希望一个剧本不需要演员来动台词,所以我们在做剧本的阶段,我们希望它就已经是非常精炼了,这些台词演员不需要再二度创作,所以需要这么多版本。哪个细节让您和编剧纠结得时间比较长呢?它不止是哪一个细节,它有很多细节都需要推敲蛮长时间的。很多场戏其实都挺麻烦的,对我来说我觉得电影剧本有点像是一个拼图,大概一开始我们会先定场次和整个剧本大概的结构,然后开始一场一场把那个肉给填进去,那越到后面的时候,就跟拼图最后几块,其实要能够拼得刚好,跟其他之前已经拼好的拼图都要对上,其实是最麻烦的一件事。我印象中大概在电影里面山顶的那一场戏,它其实是两个好朋友翻脸谈判的一场戏,也可以说是一个聊心底话的一场戏,那场戏我觉得对于高手对决来说,很多话可能没有办法说得太白,所以那种感觉就是很肃杀,但是又没有撕破脸,所以我们花了蛮长时间去琢磨的,后来电影里面也出现了一些双关语,就是感觉起来是函数问题,可是我们实际上聊得是几何问题之类东西,而且台词挺不好写的。这次当导演和上一次有什么不一样的感觉吗?上一次是新人,所以那时候一直就是在巨大的焦虑之下,非常非常的焦虑。然后这一次也是在焦虑之下,可是焦虑程度没有上次高,毕竟有经验了。然后这次的配备、配置,这次公司给的配置比之前更专业。我又升级了,我的整个剧组能力值又升值了。所以面对一个比

较难的题材,我们的战斗力又提升了。虽然这个怪还是很难打,可是我们的战斗值有提升,然后我现在快要杀青了,之前一直没有感觉的,因为每天要想很多事情,就像我刚刚说的我要纠错,要迅速地解决困难,让每一个判断都是对的,我觉得到现在为止我每天做的每一个决定好像都是对的。真的做到没有判断错误这样,然后最后这几天开始有一点点杀青的氛围了,比较放松,前期的时候还是挺紧绷的。觉得电影对原著的还原程度怎么样?原著一直是要还原的,任何改编就像我之前一直举一个很烂的例子,比方说我喜欢看《哈利波特》我去电影院看你的改编,你把我改成了特利波哈。我一定很不舒服啊,所以该是什么样就应该是什么样的。那要在完全还原小说内容的情况下你其实要立一些创新,然后找到不一样的电影的核和一些新的主题。其实这个挑战挺大的。可是我觉得我们的剧本有做到。创新的点可以举一两个小例子么?创新的点,比如石泓献身的动机除了非常纯粹非常感人之外,我其实也同时在用另外一个角度来看这件事情。因为我认为以他的智商他应该可以有更好的解决方式。所以我试图让大家看到石泓处理这件事情的比较血腥、比较残忍的那一面。让大家感受一下这件事情的两面性。这个人物做这件事情的两面性。然后这个电影我觉得也不只是有爱情的部分,我其实把它归位一个高智商对决的电影,所以它必须具备高智商电影的气质。

细节精雕细琢被称最较真导演

片中因为涉及到很多专业知识,比如说数学公式然后一些物理仪器,怎么能够保证这些东西是真实可靠的呢?找专家。包括我们的石泓,其实也就是小说里面原来的石神家里面的摆设,有一个很大的黑板,上面写着很多他在做的算式,这些我们都有特别请国内的顶级数学教授来提供他们手上正在研究的数学算式,我们尽量希望在能力范围内每一个细节都经得起推敲。听说那个黑板上的公式也是想了很久,找专家确认很久才写出来的?专家有到现场来。就是这个大概都超过了导演也超过了道具、超过了美术的能力范围,我们必须请教专家。包括看见张鲁一也是有跟专家练习怎么写这个公式,不能说他明明需要扮演一个数学天才,一拿起笔来发现写得非常生疏,这是不可能的。 还有包括道具上,我注意到有一个节拍器那个镜头,还蛮有意思的,听说那个节拍器都是专门改造的。对,其实在剧本里那场戏因为是一个命案发生的现场嘛,希望给大家比较诡异、有点变态的这个感官感受,那我们就设计了一个节拍器,它其实有点倒数计时的意思,就是生命垂危,然后伴随着很变态的嘀嗒嘀嗒声,结果剧本看起来很顺,到了实际执行的时候,他们说节拍器其实不会自己动的,好像自己要上发条的,里面有电池的,所以后来这个节拍器是我们自己造的,然后在节拍器那个数的节拍上,我跟道具说希望尽量是有种读秒的感觉,所以它打的那个拍子大概跟我们一般秒针的速度差不多。 所以是刻意没有拍一个人死掉的那个过程,专门找了节拍器来拍,这样做的意义是什么?就是中间需要有一些时间过程吧。我们用了两个空镜来代表他死亡的过程。

那我看到导演在现场,包括看回放或者是跟其他演员讲戏,都会给他们放那个音乐,那个音乐是之前很早就提早准备好的吗?是,在开拍前其实就有一些,我大概就有设定这样的电影大概需要配一个什么样的音乐,有个大概的音乐的氛围,也找了一些歌曲做样本。另外有些场次因为是一个比较大串的蒙太奇的过程,那希望每一个镜头里面包括它机器的运动、演员的表演,或是里面汽车的运动,大家都能够在一个节奏里面,剪在一起才不会忽快忽慢,那些场次我都会有一个范本的音乐,大家照着这个节奏走。所以只要不一样的的就要一直试是吗?一直试到合那个节拍为止?对,要不然剪出来蒙太奇可能就会变得忽快忽慢,会不舒服。

王凯、张鲁一双雄对决很过瘾

你印象中NG最多次的镜头是哪个?就是在最后大结局大揭秘的时候,在看守所唐川跟石泓这一对惺惺相惜的兄弟,最后在大摊牌翻脸的时候。那场戏大家拼戏尬戏的那个意味很浓,也是电影最后的高潮。两位演员都非常认真地准备这场戏,对自己要求都很高,我记得那时候张鲁一老师对自己的要求非常高,曾经为了一个表情,他NG了三十几次吧,NG到他自己都懵了。可是因为我的态度是任何精益求精或是对自我的要求我一律支持,所以那一天我也摊了。一句话,他讲懵了,我们也拍蒙了,可是我支持他。那爬山那场戏,一般电影里面通常都是郊区、景区拍拍就好了,但是导演就要求我们一定要真的到山里面去拍,为什么一定要坚持?你觉得是什么细节让你觉得和郊区拍出来的肯定不一样?其实这个对我来说也是一个蛮特别的经验吧,当然说故事的方法有很多,那场戏其实是小说里面没有的,可是我觉得在剧情、包括在电影的结构上,发生在那个点其实是一个很重要的事情,因为其实他们有些东西没有办法说破,可是彼此已经心知肚明了,他们必须在那个地方需要有一个对决,然后让石泓有一个心理状态上的转变。那这场戏应该怎么安排,我们后来就希望他们去山里面来演。那对于这个树林的要求,当然没有办法随便路边找个公园、臭水沟,那样就不合乎那个意境了。因为那场戏就是我刚刚说的有很多双关语,所以包括他一开始走进树林里面,他有讲说这个地方就像是我的一部分,不会被打扰,一般人走不到这个地方。当 然我觉得浅显一点对观众来说可能就是它会有一种悬疑的感觉,会不知道唐川接下来会面对到什么样的情况,也许是危险、也许是生命的危机之类的。那另外一方面双关语就是说,石泓只带唐川到他的秘密的地方来,其实是他的内心的深处,他心里面从来没有让任何人进来过,那你是特别的贵宾。我今天带你来我的心里,我跟你聊聊心底话。是这场戏的台词是有双关语的,所以包括场景的选择也必须符合这样的一个设定吧。一个高智商的人,对自己要求比较严苛的人,因为高石泓的内心我的理解他还是一个比较高冷的人吧,冷然后有一些孤僻,我觉得他的内心是一个谜一样的地方,他需要有神秘感、非常宁静、冷静。那对场景的要求我就希望能够达到这个。所以它不只是一个普通的公园或是路边的一个水沟能够达到的。在这一次拍这场戏的经验里面我也学到…也不是学到吧,就是以前都会听很多大师用很多方法,包括用场景来说故事,用真实的包括山榄、或是用一些天气,用风来说故事,用一些意境来说故事,而不是只是靠演员的表演,或是用最直白的台词来说,那这一次算是我真的经历到了。那一天我们拍的时候,其实挺有趣的。我们需要等风,等风把这个雾吹过来、吹过去,我希望那个雾又不要浓到伸手不见五指,因为我觉得石泓的内心对自己的所作所为还是非常清楚的,他神秘可是他并不迷茫,所以那个雾的浓度就要适中。那雾这件事情风有时候一来就全散了,风如果一直不来那个雾就越堆越浓,它就变得伸手不见五指了。所以那一天是第一次拍戏的过程中遇到要靠天吃饭的,当然平常也要靠天吃饭,可是那一天就完全是在等天气、等风来。那场戏里面那个落叶在水面飘的镜头也拍了很久,那个其实想表达什么?因为那场戏他们两个人有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那除了刚刚我说的用一些双关语的台词来针锋相对之外,在山上面他们其实是另外一种高手的较量了,如果一切东西都说破、说白了,我觉得它就low了,拍过电影的人应该知道,我认为我们前面一开始玩了一个小悬念,他去那个小屋里面拿了一个斧头,好像是故意要吓观众,那对我来说,我认为的理解其实石泓在内心深处可能曾经真的动过杀机,可他最后决定还是坐下来跟唐川好好谈谈吧,所以才会有那么一场戏。那接下来他们好好谈谈,一开始石泓可能想要跟他分享他内心底最深处的秘密,他曾经在研究数学的过程中遇到的难题,曾经对他来讲意义非凡,结果话还没有来得及完全说完,唐川就劝他自首。自首给了石泓一个新的灵感,这个灵感又没有办法直说给唐川听,我也没办法在那边直接的告诉观众,那我们就藉由一些比较有意境的东西来表达

他想法上的转变。我们用了一个石泓的镜头,配合水里面的叶子,他从在原地打转自己钻牛角尖,他找到了出路,他决定随波逐流,他决定去了这样。你第一次看到张鲁一定妆照的时候,说他自带仙气,当时为什么这样说?我觉得他也是有备而来吧,一个好的演员,我一直希望在我的心目中一个理想的表演状态,并不是在镜头前面大家已经五四三二马上要拍了,然后你还在拿着手机玩微信,往旁边一扔就能表演,我认为好的表演不应该是这个样子的。电影的表演尤其是,它跟电视剧又不太一样。电影需要更深刻地活在里面吧。那我觉得鲁一老师有做到这一点。还在前期在做定妆照的时候,他基本上对这个人琢磨得很深了已经。张鲁一之前说过拍监狱的那场戏,说拍之前你和他都不知道到底石泓应该怎样表现,但是到现场之后好像就突然知道。我们在拍之前他有稍微跟我聊了一下,其实我大概心里面会有一个底如果是我我会怎么演,但可能由于鲁一老师,我真的尊敬他,他在表演上真的太厉害了,神一般的存在这样,所以很多时候到后来我就觉得我不太需要去教或者指导他什么,我只需要客观地站在监视器前面去看他的表演,然后客观地给一些建议或欣赏他的表演就行了。这样我不太会强加我的东西给他,因为他有时候给我的东西会超过我的想象。所以包括那个所谓那个出灵魂的叫声这件事情,那我其实我没有告诉他,我只同意那个声音应该是呕,不是哭不是用眼泪能够演的东西。可是如果我来演石泓这个人,我的处理方法我觉得可能不见得适用于他或者他不见得会同意。所以其 实就是我对待他是一个比较特殊的状态。我觉得我非常珍惜的是他信任我,他这么优秀对于角色吃得这么深,这么喜欢表演艺术的一个优秀演员,他愿意信任我的判断,到后来他也会把一些判断丢给我。我觉得演员和导演之间的信任特别珍贵,尤其像他这样级别的演员,得到他的信任我觉得非常容幸。他是不是会经常跟你沟通表演?疑人x的献身》里面有两个人献身了,一个是石泓献身,然后最后陈婧因为罪恶感,或者是觉得她对于石泓的付出她觉得承担不起,所以她也选择了自首,这是第二个就像他讲的他有时候比较客气,就是说因为在《嫌献身,不过石泓一定是里面两个主角里面当仁不让的其中一位。他有一些比较复杂的比较有深度的表演,比较有难度的场次。按他的说法就是他有几座山,这几座山都得分别去迈过。那当然最后那个呕出灵魂那个是一座山,然后我们戏里面有一场树林戏那也是一座山。一些简单的戏大概我们就不太需要讨论。偶尔有一些已经到达山的级别的场次,我们可能会稍微讨论一下。他有说有时候拍戏会觉得有点压抑。压抑就对了。因为他本身是一个双子座,我感觉他应该是一个非常聪明、脑袋很快、很好笑、很活泼、很喜欢交朋友的一个人。可是这个角色是一个孤独又有点自闭、有点病态美的一个奇怪的高智商数学老师。我觉得这个可能跟他是天渊之别。我猜他要装成这个人,演成这个人或入戏成这个人。应该是有一些难度吧,因为跟他活泼、爱说话、爱交流、爱交朋友的本性相差太多了。而且我们又拍了三个多月,一直要活在一个角色里面三个多月,即使不是这么闷的角色,三个多月也够烦人的了。难为他了,从开机的一开始他就陪我们,一直到最后一天最后一个杀青也是他。大家好像都还压力蛮大的。王凯也说他刚开始压力好大。你有发现他们的这种压力么?当然我有发现这些压力,有些压力我觉得是必然的也是必须的,有时候也不见得是坏事。我觉得在电影里面你就是一直处在巨大压力下的状态,你全身的每一个细胞是松驰的是开心愉悦的还是处在压力下的状态,观众透过电影这么大的银幕是可以分辨出来的。所以我就会用这样的标准要求他们。那加上这些都是一些很有经验的成熟的演员,每个人可能都会有一些自己不一样的表演模式。那作为一个导演我要把大家揉在一起,要在同一个表演节奏同一个表演模式里面,然个电影才不会很散乱,每个人都要做一些调整,才有办法互相变成同一个调性。这个过程里面演员一定会有一些压力,我觉

得重要的是他们怎么看待这件事,也许对演技是另外一种提升,打破原来的惯性有时候不是坏事。刚进组的时候你会对演员有一些什么要求么?摔本子啊,破口大骂啊之类的。请他们严肃认真地对待这件事,就是这是个严肃认真的电影,不是那种泡泡糖瞎混的电影,请他们认真对待。你觉得王凯这次在造型上有什么比较特别的地方么?唐川原则上是个讲究的人,他跟石泓其实还是一个对比,石泓是那种人生失败主义,唐川是人生胜利主义。那造型上还是要有学者的气质,可是不能过于偶像化我觉得,我还是希望这个故事里面的人设还有所有的场景设计,都能让观众能够相信他是真实的,不希望脱离地面太远。所以他的帅、他的讲究还是要在人的范围里面,不可以变成一个飘在空中的那种造型。

革命战友林心如仗义出演女主

之前是怎么想到找心如姐来演这个角色?她适合,我觉得她挺合适的。不管是在表演的实力上,然后年龄上各方面都挺合适的,她唯一比较需要克服的是因为故事发生在北方。当我自己是一个观众的时候,我觉得一个电影,它能不能让我相信这是一个很重要的事情,所以我尽量希望所有的观众都相信这是真的。那一个北方的场景,一个北方的街道、城市的风貌,里面如果放了一个长得很南方人或者操着南方口音的人,她可能会有一点突兀,我觉得只有这一点是需要克服的,然后其他另外在造型上,包括她自己想办法入戏,让自己进入这个角色的气质,她其实自己也下了不少的功夫。我觉得最后出来的结果还是挺令人惊喜的。之前采访心如姐的时候,她就说她刚进组的时候你总是对她说你不是陈婧,你不是陈婧,后来怎么觉得她身上的哪一点就能够符合陈婧这个角色了呢?她其实非常感人的仗义的没有推掉这个角色,她其实是刚刚在巴厘岛大婚完就来进组了。但陈婧是一个比较苦命的女人,在感情上坎坷的人,我认为她在心态上的调整是一个不太容易的过程,因为刚刚自己生活里面才发生了最开心的事情然后马上要演一个苦命的感情坎坷的女人,突然来到这个剧组其实压力非常非常大。由于我们几乎算是从小一起长大的革命战友吧。我希望能够在这个电影里面大家可以看到从没见过的心如的状态。然后是开始来的时候确实是她的眼神里面都还洋溢着幸福,她的灵魂都还没有进入陈婧。所以她的压力也很大。而我又希望眼神和气质和各种所有动作状态必须 是这个人,而不是演出来的,必须是一个没有痕迹的表演,我对所有的演员都是这个要求。但她不愧是我认识的林心如,她有一个速成的方法,她后来告诉我她回去以后不停地跟自己说,我叫陈婧、我叫陈婧,她说她至少说了几百遍吧。我杀了人,我叫陈婧,我杀了人,我叫陈婧。她硬把自己催眠这个进入这个状态。后来第二天她眼神出来就是一个心里面藏了很多秘密的一个说谎的女人,真的还挺厉害的,非常聪明。这次你以导演的身份跟她合作和以前合作的感觉一样吗?当然很不一样啊,我有巨大的任务和使命,做一个导演就是要守护这个电影,使命必达。我要把这件事情给做好。我每天收工不是休息就是开会要不然就是还要去勘景,比单纯做演员的工作量要大很多。我们来这边不是叙旧的,是以工作伙伴,以导演和演员的身份在这个剧组里面,跟之前非常不一样。这次剧组里的人都很敬业,而且好多都是处女作。对,我从来没有在剧组里面见过这么处女座在同一个剧组里面。太可怕了处女座军团。第一次可以抬头挺胸的说我是处女座而不觉得羞耻。哈哈。处女座在一起工作会大家互相挑毛病么?其实不知道就是因为大家都很细微大家都要求自我要求都比较高,所以反而有些时候比较省心我觉得。就是有些东西你稍微点他一下,还不用去责备他,他已经心里面把自己给骂死了,他再也不会犯这个错,这个是处女座的优点。

P20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