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就是要怪一点才好——专访电影《喜欢你》监制陈可辛

——专访电影《喜欢你》监制陈可辛

Cine China - - Contents - 文/婉婷

曾经执导《甜蜜蜜》、《中国合伙人》、《亲爱的》等口碑影片,让陈可辛导演成了好电影的标配。随着电影《七月与安生》成就了新导演曾国祥,并且让两位年轻演员马思纯和周冬雨成为金马影后,监制陈可辛也成了金字招牌。陈可辛带着自己监制的新作品《喜欢你》与观众见面,这次与他合作的导演许宏宇同样是一位新导演,但在剪辑师领域早已是大拿。而他又将金城武和周冬雨这一对看上去不怎么搭调的情侣在戏里塑造成了一对。对此,陈可辛表示,这让他想起了自己1994年执导的《金枝玉叶》,“我明明知道有些东西有危险,还会去,爱情就是要怪一点好。”

喜欢一个人没有标准

你怎么看《喜欢你》这个故事,吸引你的是什么?其实还是两个不一样的人走在一起。爱情这个东西很难选择,每个人都有一种择偶标准,但最后跟你在一起的,可能并不是你从小觉得是男神女神的人。我觉得百分比很低,真正得到你心目中所谓男神女神。因为人的外表跟里面都不一样。而且很多人都觉得自己喜欢一种类型但其实你

里面有一种是你讨厌的类型。但也许那个类型才是你自己。因为人都很不是很实在地分析自己,都会把自己看成另外一个形象。所以你一直以为你喜欢,跟你心里想象的,但原来你根本不是那样。所以你结果得到的或你真正喜欢的,跟你想象的完全相反。因为可能你自己跟你自己想象的,都是完全相反的。男女主角其实自始至终都没有说过我爱你。中国人有说我爱你的吗?这句话要说也得用英文说,你用中文说好像很怪。因为我记得以前有部电影,一部名片,里面有这句“我爱你”,我都觉得很奇怪,就是中国人讲“我爱你”这句话,基本上只能写的,不能讲。您怎么评价顾胜男和路晋这两个角色?路晋就是一个很偏执的人吧,很知道自己要什么。我觉得这世界,有些时候做人糊糊涂涂就很容易过。当你非常知道你自己要什么,你就会每天都碰到很多不如意的事情,或者碰到会令你生气的事情。我觉得路晋就是这样一个人。我其实还挺理解路晋这种挑剔、麻烦。实际上,他对生活要求很高,他是幸运的,一直能在他要求的氛围里过日子。但当他离开了他要求的氛围,离开他的标准,他就会觉得很不舒服。这也是他做人做得辛苦的地方。顾胜男就是一个比较波西米亚一点的人,怎么舒服怎么来,好像生活就是那么一回事。有一套很固定的东西。是一个比较无所谓的人。她跟路晋走在一起就会特别相反。但是,我觉得她有一个特质是我一直在寻找的。这几年这几部戏也一直在摸索的,就是现在年轻人是怎么样的,90后是怎么样的。她们对生活的要求,对很多东西的价值观,想法、看法,都跟我这一代不一样,甚至跟80后都不一样。我们每一部电影在写这些人物的时候,都希望更接近这些90后的心态,或者,我们认为“90后是怎样”的心态。所以,顾胜男也是另外一种尝试,当我们能看到一些跟我们想的不一样——她喜欢什么她会讲,她喜欢钱也会讲,她对钱对什么都不是那么虚伪的、那么装,而是“我是什么样就是什么样”。 您刚刚说路晋是一个有标准的人坚持到最后是他放弃了自己的标准。来靠近顾胜男,是这样一个情况吗?他不是放弃了自己的标准。而是,当你喜欢一个人的时候,你就没有什么再谈标准的余地。当你喜欢一个人,那就是标准。喜欢一个人、爱上一个人,就没有标准的。所有的“标准”都围绕着那个人是怎么样的,你就会怎么样。 金城武、周冬雨的CP反差更有趣 为什么是金城武来演这部戏?他像是那么一个挑剔的、对生活有要求的人,尽管他真人可能并不这样。他呈现在银幕上给大家的想象可以演这个角色,这是第一;第二,他是我觉得,不能说最好合作但最喜欢跟他合作的人。我们从《如果-爱》之后就合作了两部戏,《投名状》和《武侠》。他每部戏都跟我说,什么时候能拍现代题材的爱情片?不那么辛苦,不要打,不要穿那么多古装的衣服,拍一些能讲我们现代人话的东西。以前一直没找到合适的机会或合适的本子、市场的潮流等等。这一次很明显。我跟他说,这次就是现代题材、爱情喜剧。他也放开很多,有很多时候,我也都不太相信他能那么去演。我问他,你能演喜剧吗?你那么拘谨。结果,他是很放开去演的。 金城武曾说,您每次找他,他都会问“为什么是我”。您也说过你要去劝他。这次您怎么说服他来演的?也没有。都一样。就是拿着这个角色去聊透了,把这个人物,包括他的行动线、他的动机、他的个性等等都讲透了,讲到他觉得我理解这个人。有些时候,人物是可以立起来的,但是每个演员把自己代入这个角色,可能会觉得立不起来,这是因为演员自己的一些盲点、对自己的一些看法。这就需要一个慢慢的过程,去使他觉得既能立起来这个角色,而在某种程度上这个角色就是他,他能理解。所以你喜欢金城武的是什么?外表是很挑剔,包括他选择电影的挑剔,给了我们

很多额外的工作,但是因为他的挑剔使得他作品不多、朋友也不多。你跟他在一起的时候,他不是一个很随便的人。有的人对你很好,但他对你很虚的,所有东西都很假。但对他(金城武)来讲,你看到什么,你得到什么,这里面每一句话都是真实的。我觉得那个作为合作伙伴、作为朋友是很重要的。是什么原因选择周冬雨二次合作,而且是连续的。很明显,《七月与安生》得到的所有鼓励跟奖项都证明了。很多时候,她不是纯粹跟着台词去表演,她会把那个角色内化,再用一个很特殊的方法去外化表现出来。《七月与安生》的合作比较惊艳。这个戏再找演员的时候,我就想别找那么典型的,跟金城武搭起来男神、女神的。找一个年纪等等都完全不一样的演员去演。当时我提起周冬雨的时候,都要说服我身边的团队。他们都说“不是吧”。虽然,大家当时都看了《七月与安生》,都觉得她很好,但那是《七月与安生》。这是一部主流爱情片,还要跟金城武一起。大家都在想所谓“CP感够不够”,所谓“他们匹不匹配”,年龄、高度、样貌匹不匹配等等。我觉得最有趣就是这样。包括现在片名叫《喜欢你》,我们也希望“喜欢你”之后有几个字,喜欢你接下来怎样,不是戏名相当于一个副题,可能有“喜欢你讨厌你”,“既喜欢你又讨厌你接下来喜欢你”,或者“喜欢你没道理”,“为什么会喜欢你”,“喜欢你为什么”等等。英文名也是《this is not what I expect》,喜欢你不是我想象的。当你想象或追求的这样东西,结果喜欢上的不是你想象的,或你追求的。那个反差,使得这个戏更有趣,是不是一般的爱 您刚提到了匹配和Cp,不知道您怎么看cp?我是比较拧巴的,在这个事情上。这个世界不应该有匹配的,不应该有所谓CP的,这样这个世界就很闷了。这个应该跟这个,这个高度应该跟这个,我觉得“应该”都是奇怪的组合。我就觉得爱情是没得你选择的,它来的时候你根本挡都挡不住。为什么呢?没人知道。要拿很多东西去分析,相信命的,就是命里注定,或者不然就是DNA里注定的、是匹配的、是对的。但是确实就是这样。人生就是这样才有趣。您提到说服身边的人。那您怎么去跟演员说,你们两个要合作?我并不觉得有太大的阻力。起码我说服了身边的工作人员和导演,他们同意了之后,去跟演员讲,并没有很大的反弹,比我想象的少,包括金城武和周冬雨这边。这可能是我近年最大胆的一次选角,但我就喜欢,也不是完全没有计算。周冬雨在《七月与安生》那么好,也是我们知道的。但我们决定拍这个戏的时候,《七月与安生》还没有上,也没有后来的金马影后等等能够证实我的决定是没错的元素,只是看完《七月与安生》,我就有一个强烈的感觉。我是一个非常有信念的人,这个决定比我之前更强烈,这是一个对的事情。这次合作周冬雨,您在她身上有新的发现吗?这次比我在《七月与安生》发现的多。我在《七月与安生》的拍摄现场时间没有这一部多。这部我基本从头到尾都在,所以我对她现场的表演了解的比《七月与安生》来得更第一手。《七月与安生》有时候去了现场也没有直接跟演员交流,都是导演交流。所以,《七月与安生》我跟她的关系隔了一层。这一次,不能说是新的发现,她还是我第一次发现周冬雨原来是怎么样的,也跟我刚才讲的很像。也是我理解的90后,也是我刚刚在一个阶段,也就是对年轻人的取向、价值观有一点迷茫,在这个时候碰上这样一个,我不知道她算不算典型的90后,觉得特别有趣,想去了解她。了解一个人,除了谈恋爱之外,就是拍戏了。拍戏是更容易了解一个群体,一个人。您刚说的新发现是指?就我刚才讲的那些。她很实在的,对很多东西不会那么虚,不会有那么多道德的规范,不会有那么多传统束缚,女生应该怎么样,我们应该怎么样,我喜欢什么就喜欢什么。有一个很好玩的事情,她得了奖之后,回来拍戏就跟我说,她第一反应不是很开心什么的,而是“我涨价了”,就很可爱很天真地给我讲,这不是上一代演员会

表现出来的。她心里这样想就会说出来会。这就是我觉得她有趣可爱的地方。您怎么想到请高晓松老师来演?完全很像他的身份,怕他不来而已。本来写完剧本,打电话给他,怕他推。结果他二话不说,什么都没问就来了,我也非常感谢他。我觉得他在戏里表现得很好。我们也做了一些观众的测试,他好像还是测试分数最高的一个演员呢。那请林志玲来演金城武的私人厨师,这个是怎么想的?那个角色表面是一个厨师,实际也是一个厨师,但从台词对白等等,我们希望把“吃”这件事上升到很重要的,站在我们戏里面呢,“吃”比一切都重要,厨师就跟老婆一样,就把吃别人的菜呢写成出轨一样的感觉。所以,当你有一个私人厨师,还出去吃别的厨师的菜,就很像有小三的感觉。这个是我们希望能达到的。我们希望找到一个人,感觉和金城武很匹配、好像是他的老婆。跟金城武匹配,那么你也必须是个女神。林志玲给人很完美的女神感觉。有一个老婆是林志玲,你还会在外面有小三吗?“不应该会吧”,会是这样的一个状态。她跟周冬雨也是很大的反差。

剪辑师最适合做导演

这是许宏宇导演第一部作品。上次《七月与安生》是曾国祥导演第一部作品,这次合作是怎样契机?我跟许宏宇是从《投名状》开始合作的。当时是2006年,现在已经11年了。拍戏的时候是十年。他现场拿很大的机器拍纪录片,拍了十几二十几条纪录片。我们当时拍《投名状》很苦,拍了4个月,他拿机位每天 在拍主角、幕后、导演,包括群众演员、跟组小演员,拍了很多、剪了很多很有趣的东西。他刚念完书,年轻精力充沛,剪辑巨量素材,其实三四组戏在拍,每天剪辑不过来。他就去帮剪辑剪了几场戏,完全没剪过片的人,结果一剪就中,剪得很好。就有些我都没有跟他沟通过,只是拍了素材回来,他把我心目中想剪的都剪出来了,我觉得这小孩是天才,是剪片的天才。从那部戏之后,我就用了他做剪辑,其实从《武侠》到《亲爱的》到《中国合伙人》,几乎每部电影都是他剪的,同时他也搬来北京,做了《建国大业》、《建党伟业》等等,已经是业内比较出名的剪辑师。我一直觉得剪辑是现代电影最灵魂的人物。除了导演,最重要的岗位是剪辑。现在拍戏就是做不同的选择,你把素材拍完回来,剪辑就是帮导演做第一道选择,很容易把那个戏调定下来。每次有许宏宇剪片,我作为导演都很轻松。拍完戏,我有两个月回来看看剪完怎么样,非常相信他的判断,他对戏的判断,剪辑讲故事的判断,做导演也是讲故事,剪辑也更重要是讲故事,他能剪那么多戏,我一直觉得他也是更好的导演。除了他对演员能不能够说戏讲戏,能不能跟演员沟通镜头,是唯一一个我们还没认证的东西。但起码他选择上是非常会讲故事的。所以我跟他说,你什么时候做导演,你告诉我。这几年都没有碰到他喜欢的戏,这个一给他,他就喜欢了。所以就直接就合作了。合作前,您不知道他跟演员怎么沟通的,合作下来,您对他怎么评价?很好。他没问题。基本上我每天都在现场——有些时候不是他跟演员能不能沟通,而是有些是演员没有跟这个导演合作过,对新导演有没有信心。我在现场是准备后备,是万一出问题,我可以代他帮演员沟通。但这个戏基

本上没有需要我沟通的。全程都是他在跟演员讲戏。我知道金城武是特别怕生的,要非常熟的人他才放心。所以为什么金城武拍那么少的戏,他除了挑剧本,还要挑合作过的导演,合作过还要喜欢的导演其实就没几个。这部戏一开机,我就给许宏宇讲,你去聊,别让我去聊。第一天,就是他给金城武讲戏。他们之间建立了讲戏的关系,最后金城武就没什么跟我讲,全跟他讲。您会跟许导说跟金城武沟通的窍门吗?也没有。跟谁沟通的窍门就是真诚。做导演最重要是真诚。这部片里有很多美食,听说也有您对美食的经验?一点点啦,比如那个方便面。我对美食是不够了解的,电影金城武怎么吃方便面,那我做方便面的方法,其实是君如做方便面的方法。我做方便面也不是特别好吃,在家里阿姨做方便面也不好吃,一定要君如做,先放什么后放什么,她有她的一套方法。

心痛是另一种浪漫

《喜欢你》中哪场戏最让您感动?周冬雨和金城武在更衣室吵架那场戏。当金城武要把整个餐厅的员工开除,周冬雨哭着反问他,“你为什么要吃两个人的菜”时,金城武的反应,周冬雨扮演的小女生,对爱情的那种纯粹,把在监视器后的我看哭 了,因为金城武终于明白,女人的爱是自私的,就如同美食一样,你需要专一。您曾说拍摄的过程,很像90年代拍摄张国荣、刘嘉玲版的《金枝玉叶》?是的,其实主要是人物关系。两位男主角的人设非常像。都是对事物非常挑剔、甚至冷漠。当然,张国荣不是“霸道总裁”,但演的也一个非常有主见、孤独的人,但也是在影片的最后,为了爱情而改变自己,这和金城武最后在片中的表现是一样的。从《如果·爱》到《喜欢你》,您眼中的“最美”爱情是怎样的?我对爱情的看法,其实是挖得很深的那种,并不仅仅是大家看到的浪漫。比如《甜蜜蜜》《如果爱》,总让我感觉,爱给人们带来的痛总比快乐多一些,这是一种对爱情的真实记录。心痛是另一种浪漫,另一种甜。当你离开爱情去看人生,每次的失败、失意都会造就你今天幸福和成功。我相信一切都会好起来,但肯定会经历一些苦的东西,因为它可以让观众开心、快乐、甜蜜、温暖之余,看到一份真实,这就是《喜欢你》的特质。而这种特质,来自于许导给我带来的启示,他告诉我,原来爱可以如此简单、极致、纯粹。的确,我是一个乐观的悲观主义者,而他恰好是悲观的乐观主义者,所以,我们正好互补了。

P14

导演许宏宇,监制陈可辛,周冬雨

导演徐宏宇、周冬雨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