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音响化和音响音乐化在影视作品中的运用

Cine China - - Contents - 文/中央电视台 张青虹

摘要: 在商业片盛产的现代,很多影片的音乐音响越来越华丽,就像很多科幻片,可是却华而不实。音响的音乐化和音乐的音响化运用恰当的则更少,更多的是追求表面的华丽,但也有部分商业片是值得我们探讨的。本文从音响音乐化和音乐音响化的定义开始,并由定义拓展出把音乐和音响相融合的方法,即从音高音色、节奏力度、情感表达寻找相通点,从相通点入手使音乐和音响相融合。探讨了在影视作品中对于音乐音响化和音响音乐化的一些运用方法。 关键词:音乐音响化,音响音乐化,影视作品,运用

一、 引言

近年来我国影视剧创作不乏精品力作,比如由中央电视台出品的纪录片《舌尖上的中国》,和由最高人民检察院出品的反腐题材电视剧《人民的名义》等,无论从选题的新颖上,还是制作的精良上都首屈一指,得到了国内外的一致好评。但与国际顶级制作团队的作品还存在一定的差距,比如由英国广播电视中心公司制作的纪录片《地球脉动》,和由美国HBO电视网制作推出的中世纪史诗奇幻题材电视剧《权力的游戏》等,除了故事编排、画面精美以外,音乐与音响对于整部作品的影

响也不容小觑。本篇文章从音乐音响化和音响音乐化的定义出发,探讨分析音乐音响化和音响音乐化在影视作品中的一些运用方法。

二、音乐音响化和音响音乐化是音乐与音响的相互作用

音响反映了影视作品的客观性,而音乐更多的是反映了主观性。音响和音乐缺一不可,都是影视作品的基本元素,辅助着影片的发展,同时给观众带去了不同的视听感受。音响是源自大自然的声音,比如马蹄声,急促的心跳声等,如果把有节奏、有音高、有旋律的音响称为另一种音乐。那么就把音乐和音响有机地结合在一起,于是有了现在影视作品中常用的一种声音制作手段,音乐音响化和音响音乐化。音乐和音响各司其职,相互作用。

音乐音响化是:运用音响材料的各种不同组合、声学特征的变化为主体而进行创作,或由传统乐器演奏通过新的演奏方法开拓新的音响资源。将音乐视为一种声音,对声音进行处理,赋予音乐某些音响的特征,同时改变音乐本身的某些特征,使二者相协调的视听现象。而音响音乐化是:运用节奏、音色等音乐材料将不同的音响连接组合起来进行创作,对传统音响进行失真、变形、叠加等处理来开拓新的音乐资源。音响不再仅仅作为一种表现环境的背景声音,而是被赋予了节奏、音高等音乐特征,这样形成的试听现象称为音响音乐化。

音乐音响化是音乐的延伸,是以真实为基础的音乐,是将音乐视为一种音响,对音乐在各方面进行处理,赋予音乐某些音响的特征,按照影视作品的节奏改变音乐本有的单一特性。在音色强度以及节奏上对某个动作进行模仿,例如用鼓点模仿舞步,小提琴模仿蜜蜂 飞舞的声音,竹笛模仿鸟叫。而音响音乐化是音响的延伸,是富有艺术色彩的音响,是把音响以音乐的形式展现出来,赋予音响音乐的色彩,让音响具有音乐表现的效果意义。例如在《影视剧音乐艺术》书中就提到: “当动态音响在一个完整的时间段里,有节奏有秩序地发挥出一种艺术表现作用的时候,这段音响就具有了音响音乐的表现功能。”

三、如何将音乐音响化与音响音乐化运用在影视作品中

脱离影视作品的声音是平面的,亦或说是平淡的,音响和音乐在影片中如果不能和作品本身产生交集,就像两条平行的线,很难让影片迸发出火花。音乐音响化和音响音乐化就像声音设计一样,是另外一种声音设计,让音乐和音响相互模仿,相互渗透,创造出一种新的协调的声音。

1、音乐与音响在音高、音色上的共性

音高,即音的高度,是声音的一种基本特征。音的高低由振动频率来决定,频率越快则音越高,反之越低。频率低的音给人一种粗犷、厚实、低沉的感觉;频率高的音给人尖锐、明亮、刺耳的感觉。音色是声音的感觉特性,音色的不同取决于不同的泛音。每一种乐器,不同的人以及所有能发出声音的物体,他们发出的声音除了一个基音以外,还有许多不同的泛音伴随,就是这些伴随的泛音决定了不同的音色,所以我们可以以此来分辨不同的人的声音,乐器的声音甚至自然界各种不同的声音。而音乐和音响这两种声音都存在有音高和音色,所以通过不同的音高和音色的演绎,互相转化,相互模仿。

在前苏联著名的作曲家、钢琴家普罗科菲耶夫的

交响童话《彼得与狼》就通过发挥了各种管弦乐器的特征,以自然音响的模拟和性格化的音调,描绘了童话的故事情节和角色的动态,对音乐和音响如何互相模仿来表达作品的主题做了诠释。在这首交响童话里,每个角色都是用管弦乐队里不同的乐器演奏不同的音乐主题来表现的,比如:小鸟,用长笛在高音区演奏快速华丽的顿音和连音来模仿了小鸟清脆而婉转的鸣叫。猫,用单簧管在低音区吹奏出的顿音,音乐化的模拟猫轻盈的步伐。音乐和音响相互模仿这样的方式,也可以运用到影视作品的制作中来,或将音响音乐化,或将音乐音响化,让故事的情节发展和表达更有内涵或更具戏剧性效果,从而让影视作品更具生动传神的效果。

2、音乐与音响在节奏和力度上的一致

节奏和力度就像一个人的表情和话语,节奏快,力度强就像是一个人在怒火上;节奏慢,力度弱就像一个柔弱的女子在哭泣。同样的音乐和音响在节奏和力度上不一样的表达会给观众呈现出一个不一样的状态。音乐和音响在节奏和力度上互相渗透,在音色一致的情况下,节奏和力度再形成一致,整个影片的声音就会在和谐中达到情感上的升华。例如在《十面埋伏》中刘捕头在竹林蒙眼练飞刀,鼓声和飞刀飞向目标时的音效不违和,反倒互相衬托,越发和谐。画面和音乐也互相渗透,一气呵成。

3、音乐与音响在情感抒发上引起共鸣

要使得音乐和音响相似,除了在节奏、力度、音高、音色上的一致,还要有相同的感情,或是说交织的音乐和音响最后表达出的感情应是一致的。 比如一个人落寞的脚步声是缓慢的,拖沓的,而用音乐表达,可以用单音长音钢琴声,小调旋律衬托出失落的心情。我们判断一个人开心或者伤心的时候,通常从表情,声音来看。如果看不到表情就只能听声音了。我们可以用大调的旋律来表达喜极而泣,因为它明亮、正面、美好;而用小调来表达悲伤的哭泣。在美剧《权利的游戏》中雪诺被杀那集的片尾曲,就用音乐表达出了低沉哀伤的心情,而斯达克家的长子罗柏被杀的片尾,甚至以完全静音来表达极致的悲伤与震惊。

4、声音设计

声音设计除了模拟出在自然界没有的声音以外,部分还具有特殊表达意义。我们可以说音响音乐化其实是把音响赋予节奏,是用音乐的泛音模仿相似的音响的声音。我们可以在影片中,把脚步声设计成以音乐的形式排列在一起,让它具有节奏性,强弱关系性,速度变化性,把整个本来单一朴实具有个性化的音效赋予艺术气息。在此我们强调声音设计在于仿真,而非完全真实,是因为完全真实的声音有时候并不能强调出创作者想要表达的感情。音乐音响化和音响音乐化就是汲取了声音设计的部分而形成的,所以《权利的游戏》中的战争场面,会很明显听见刀剑划过身体的声音,也能听见血溅出的声音,而在真实情况下,在如此混乱的环境中这种 声音是不能被人完全清晰听到的。

5、音乐与音响的交织

在这里说的音乐和音响交织并不是音乐和音响是独立的两条线排在一起,而是要放在一条线上。在后期制作的时候,要达到音乐音响化和音响音乐化的效果,首先必须音乐和音效情感上的一致,以及节奏音色音高的一致。这里的一致不是完全的一样,而是相似,让相似的音乐和音响同时发声或是交叉发声,发挥跌宕起伏的效果衍生出波澜壮阔的情绪。比如在《泰坦尼克号》中,露丝在人体写生后刚穿好衣服,找她的管理人员就来敲门。于是露丝拉着杰克往外跑。这时的音乐欢快地点奏好像他们奔跑的脚步一样。脚步慢下来,音乐节奏缓和一点;再次跑起来的时候,音乐也节奏加快。

6、人文、地域以及时空的表达

声音可以交代出环境,也可以体现出人文和时空,例如不同少数民族地区的音乐和对自然界声音的模仿都是不同的,通过这些不同的音乐和音响,我们也可以知道他们大概属于哪个文化区域。我们可以借鉴各种不同文化区域的音乐或音响的特色,在音乐音响化和音响音乐化的过程中,加入区域特色,让影视作品更具区域的代表性和内涵。如经典电影《天山上的来客》的片头曲一响起,我们就知道讲述的是新疆故事。

四、结论

本文从总结音响音乐化和音乐音响化的定义开始,并由定义拓展出把音乐和音响相融合的方法,即从音高音色、节奏力度等方面寻找相通点,从相通点出发寻找音乐和音响相融合的方法。还提出了它们在影视作品中的应用,类同于声音设计,它们并不是纯粹的在声音方面设计,而是把原有的音乐音响寻找有机方法融合叠加在一起,着重表现在情感方面的影响以及它想要表达的意义,更是一种情感设计。这种情感设计把影片感情引到一个高处,就像一条路指引着观众感情变化和发展。音乐音响化和音响音乐化不能完全影响影片发展和情感,但是它们却作为了指引者,像音乐一样指引着电影的发展。

本文探讨尚浅,只对音乐音响化和音响音乐化研究归纳出我对音乐音响化和音响音乐化的理解和一些应用方法,为影视作品的创作提供可以借鉴的方法,希望我们能推出更好的影视作品。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