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映前一周还在玩命剪辑,花2000万搭建场景很必要——专访《妖铃铃》监制陈可辛、导演吴君如

——专访《妖铃铃》监制陈可辛、导演吴君如

Cine China - - Contents - 文/孤烟

由陈可辛监制、吴君如导演的电影《妖铃铃》挺进贺岁档,这部“惊·喜剧”拿到了超过3.6亿的票房,对于初执导筒的吴君如来说已经是很了不起的成绩了。但在整个创作过程中却面临前所未有的艰难。一直被贴上喜剧标签的吴君如,脑子里还是坚持香港电影的创作模式,《妖铃铃》最早想拍成一部纯粹的鬼片,这也是吴君如一直以来的心愿。但面对内地的审查和挑剔的观众,监制陈可辛一直在纠正她的“错误”思想,最终电影成为了以喜剧的外衣包装的惊悚片,电影在拍摄的过程中都面临了哪些困难?两个人又是怎样磨合的?

《妖铃铃》其实有很多惊悚的元素,但整个宣传都是按照喜剧的套路走。

陈可辛:对,因为大家都觉得惊悚片就变成另外一个东西了,还是要先卖喜剧,其实吴君如是想拍惊喜剧,不过宣传的时候都是把惊的这部分压下来了。像丧尸那一段,在拍的时候也有人担心,说前面已经骗过观众一次了,再来一次观众还会信吗?我觉得观众被带入到剧情之后就不会那么理智,还是会信以为真,会被吓到的。当然这些也是影迷才会发现其中的搞怪之处。不过,这些也不是大部分的观众,其实也没办法,拍商业电影无论怎样的创意,还是会受到团队、市场的影响。

这次看的是粤语配音,和字幕是有区别的,为什么不能接近一点呢?

陈可辛:因为粤语版是最后才做的,一直到上映前一两周才完成。其实我们做了粤语版时,觉得好笑的地方,马上又找演员重新配音,因为粤语和国语的笑点还是有些不同,所以我们又选择了某部分重配音,差别可能不到百分之十。岳云鹏和沈腾这种喜剧演员,换了一个配音演员,就完全变了味道,但是没有办法,我们要考虑到广东观众,所以也要有粤语版。

在您看来,南北喜剧的沟壑,主要是不是在语言?

陈可辛:我觉得其实就是语言,我不相信表达有那么大的分歧,可能粤语的节奏会更快一点,北方的喜剧可能需要更多人物、角色慢慢铺垫。

电影整体的观感很不错,是强情节,也很满,有种意犹未尽的感觉。

陈可辛:这也是商业电影的需求,当你觉得不够反而是最好的,如果觉得够,马上就觉得长了。

问一下导演,你已经进入电影行业30年了,是什么样的契机让你这次当导演?

吴君如:如果坦白说,当一个演员,特别是女演员,这条路是很困难的。因为现在几乎所有电影都是男演员主导,要么是动作、要么是枪战,女演员的路不可能太长,特别是女演员也是要靠颜值的,我的颜值越来 越低,但是自己又还是很喜欢电影,我的长处是拍了这么多年的喜剧,有一些心得和看法。那么想把自己的演艺生涯能继续往下走,有一些角色自己也演了很多遍,也不想接了,所以就开始当监制,我知道导演要有强烈想要表达的欲望才能做好,从开始想到这个故事,我就要去说服不同的人,包括身边的陈可辛,他一开始都打击我,说谁会看恐怖片啊,但是他越说不行,我越想试试看,然后我就找香港自己很熟的编剧,帮我想一个大纲,接着就仔细讨论。陈可辛:补充一点,不是说恐怖片不行,因为她已经转幕后做了两部监制,并且我都没有参与,等于已经是导演后面的那个人,都是她自己的题材、自己的想法去找导演拍,所以她基本上已经做了半个导演了,但还都是她熟悉的香港环境、香港观众的东西。这次她要拍的明显是面对内地市场的电影,所以你要拍恐怖片,审批是绕不开的,也是明显不能拍的,你这不是给自己找麻烦吗?这是明知不可为而为之,这是改变不了的现实。所以你要拍恐怖片,就一定要想到一个点,就成了现在这个样子。而且我打击她还不止这一个点,我对她说,当演员很辛苦,但辛苦的时间很短,就是站在镜头前的那段时间,完了也就完了;但导演不一样,我们拍完一部电影,等到电影上映这段时间,演员回来路演的时候可能已经拍了五部电影了,可我们还在这部戏里。所以我就跟她说,你做过演员,现在要做导演,要耗费很多时间,还要面对所有人的嘴脸等等,你的到底能不能接受?真的很苦。

吴君如:所以这就是用家人的心态来劝告我,但是我自己也觉得,没接其他工作,两年做出这部电影也是值得的。在创作这部电影的两年里,两个人都不在家里,都忙着工作,其实对女儿的影响也挺大的,你的辛苦观众也看不到的。

刚刚一直在说陈可辛以一个有经验的监制来让吴君如做一些妥协,那有没有反过来,电影里有哪些部分是吴君如坚持要完成的?

吴君如:好多地方。有时候我坚持说你相信我吧,这个好笑,但陈可辛会怀疑说大家的笑点不一样。比如 说有一些笑点我说一定要拍下去,但是拍的时候很过瘾,他会让我再更疯狂一点吧。陈可辛:当你进入一个疯狂的状态,反倒不如更疯狂一点。比如第一个撞头的镜头是吴君如要坚持的,但第二次吴镇宇背着阿如那撞头时是我要加进来的。

吴君如:其实我想说,我做电台主持11年,我每晚都要讲好多笑话、好多梗。其实喜剧必须要配合,比如陈可辛、演员、当时的状态,大家一起把状态激发出来。如果某一天演员状态不对,心情不好,可能就不行。有时在片场大家都觉得很好笑,现场的人是第一批观众觉得OK,可是剪辑的时候发现不对,完全不好笑。有的时候你已经进入一个逻辑,自嗨起来了,可是剪辑的时候冷静下来,发现不对。陈可辛:对,一个很典型的例子,我们剪了无数遍、又补拍的戏份,就是吴君如被放进垃圾桶,然后腿缩回去不见的那场戏,那场戏很傻,我们越拍越傻,到最后都疯狂了,是完全违反正常人的逻辑的,这场戏我们拍了三遍,又剪了无数遍,一直到上映前两周还在剪,有的时候可能是长3秒观众就不会笑了,短3秒观众才会笑。然后又配音,我们一直都在跟配音,每一位演员来配音的时候可能又会发现,这里剪掉两秒就不一样了,这个过程一直在磨合。如果不是这个戏要路演,吴君如还可以再剪。一直到开始路演前三天,华夏那边等

秘钥都快疯了,我说你现在怎么办呢,已经要路演了,不能改了。

但是电影不像是新导演的作品,特别丧尸那一段,拍的很棒。

陈可辛:我觉得现在工业体系已经很好了,我的团队也很好。就算是我拍了十几部戏可能都搞不懂,我在现场是不分镜头,没有计划的,都是在现场拍,好的摄影师、好的副导演会帮你安排,多拍素材,回去怎么都剪的好。吴君如:我是要补充一下,你虽然不分镜头,但我说这次太多演员了,但我们要画故事板,这次一定要清清楚楚贴在那里。(陈可辛:我常说那故事板是用来给人拍幕后花絮的。)我们以前拍的都是动作戏,我知道现场肯定会乱七八糟,每个演员都有自己想法,肯定不行,故事板会把演员罩住,让他们知道自己要做什么,知道几点钟收工。我是用自己这么多年的演员经验,知道他们的心态。还有要补充的是,摄影师、副导演,这个摄影师也是没拍过这种喜剧的,他拍了一天之后跟我说,我觉得放这样的镜头、打这样的光会更好笑,其实他们每一个人都觉得是一个挑战,所以我要给团队一个高分和认可。摄影师都是风格派,开始的时候他觉得很美不好笑,我说你要相信我,回来不好笑再补,要先树立一个风格。 陈可辛:其实喜剧片往往被人说是烂片,卖座会更加说你是烂片。吴君如:还要补充的是灯光师,他也是我们港片的灯光师,他不停的在我耳边说,我觉得今天晚上的光要这么打。还有美术,整个楼建的都能住人的。

那栋楼是为了电影才建起来的?

陈可辛:整栋楼建了三遍,有一栋是四层的,在外面可以跑来跑去的,还在楼里建了一个走廊,相当于建了两栋楼。吴君如:为什么当时要坚持建这栋楼呢?当时陈可辛在管理《喜欢你》的团队,我跟他说要建这栋楼,他说好啊,你看你的预算,可以的话就去建了。可是他没想到我是建到这种程度,他当时根本就没管,然后看到建到2000多万,骂我神经病,说你怎么可以建到这种程度,又不是《十月围城》。然后我们就很兴奋的和美术在设计,他说,这就是小学生导演啊。为什么不去借或租呢?我觉得那不是我要的感觉,这样的走廊也不好找,用梯子过去的镜头,拍起来也会方便很多。并且,自己建的楼,也不会有扰民的问题。这些都是我和美术一直研究想出来的。并且还有一个好处,很多演员过来,他们可能觉得喜剧都是小成本,不会太较真儿,但来了就会被景镇住了,我们的场景有一个气场,所以投入是有用的。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