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光洁专访:很可惜《二代妖精》中和郭京飞的基情戏被删掉了

《立春》里的黄四宝纯的让人心疼,《使徒行者》中董先生的邪气让人颤栗,这一次在《二代妖精之今生有幸》里他饰演大反派云中鹤,观众看到第一个镜头就能感觉到阴暗、凶狠的气场扑面而来,这不正是表演的魅力吗?在对李光洁的采访中,他提到了“极致”,极致的角色塑造也是他对表演的极致追求,这是他已经实现了的目标,他表演的秘诀是什么?拍摄《二代妖精之今生有幸》又有哪些趣事?

Cine China - - Contents - 文/刘业华

《二代妖精》将故事背景放在当下的大都市上海,用接地气的视听语言讲述了一个人与妖的爱情故事。刘亦菲饰演的小狐妖白纤楚是耿直girl的人设,一门心思要嫁给冯绍峰饰演的袁帅报恩。而李光洁饰演的妖管局局长云中鹤,为了阻止人妖相恋对白纤楚展开不遗余力的追杀。

这是一个笑点密集的现代版梁祝喜剧,这也是最让观众意外的,冯绍峰和刘亦菲都不是特别有喜剧感的人,尤其是刘亦菲,一直都是以高冷仙女的人设出现,大家会习惯性的抱着看两个人尬演的预期来看电影,结果却发现一点都不尴尬。

不尴尬归功于电影用新颖的设定带动剧情,再用剧情驱动喜剧的输出,妖精和妖管局被巧妙的结合到大都市的背景下,喝醉酒会现出原形的狐妖以及出场喜欢用小虎队的《爱》做BGM的猫妖能带给观众新鲜感和喜感,男主角袁帅被王双宝带领的几个混混讨债,借 记忆消除的梗先后两次用切手指奉上十足的笑料,而这几个混混竟然还被导演用作包袱,在之后的剧情中又抖了几次。不借助演员的夸张表演,不用无聊的网络段子堆砌,仅靠巧妙的人物设定和剧情推进就完成笑果的输出,观众最担心的反倒成了电影最成功的亮点。

电影是源于生活的艺术,很难说《二代妖精》如果架空故事背景会不会更好,我能确定的是,把故事放在当下,正是因为导演想用嬉笑怒骂的形式来掀起观众对社会性话题的思考,袁帅因为交不起父亲的住院费,导致父亲被医护人员追打。等他有钱了把父亲转到VIP病房,医院打电话道歉,说打他爸的是临时工,已经被辞退;结尾的高潮部分是发生在影视基地的戏中戏,有名气的流量小花连几个字的台词都记不住,导演不敢骂只能拿群演泄私愤,而当群演知道克扣工资的群头在现场时,毫不迟疑的一拥而上不管你有多高的武功都把你打个七零八落。正如男主角袁帅是个挣扎在社会底层的小人物一样,导演肖洋其实也是在用小人物的视角来看世界,才能从生活中捕捉到这么多接地气的笑点,让观众有爆笑、有反思。

是什么原因让您接拍《二代妖精之今生有幸》?看过剧本之后的第一印象是怎样的?

李光洁:我觉得电影的切入点特别好,我喜欢这部电影的表现方式。而且喜剧类型的电影之前也没有尝试过,再加上也没有演过妖,不知道演一个妖会是什么样子,所以对这个电影充满了好奇。

再有就是导演一直也是我特别期待合作的,肖洋导演特别有才华,包括同组的演员,也都是我很想合作的。

这一次给自己打多少分?

李光洁:我看过了全片,给自己打80分吧!因为第一次尝试喜剧电影,从表演上来说还有一些不纯熟的地方,下一次再拍喜剧类的电影可能好一些。

不过我在跑路演的时候,观众的反馈让我挺意外的,本来很多人都是抱着试一试的态度没有太高的期待,没想到从一开始就给按在座位上看完了,还给出了很高的好评。所以对于电影29号公映后的成绩还是挺期待、也挺有信心的。

大银幕上呈现的云中鹤,和你想象中的样子有差距吗?

李光洁:跟我预想的其实没有差距很大,基本上我想象的也是成片完成的这个样子。

你怎样理解云中鹤这个角色?在我看来他坏的很纯粹,和其他角色相比也缺乏变化。

李光洁:我觉得云中鹤是一个“我执”的人物,他放不下自己的执念。因为毕竟是电影,篇幅有限,不可能有太多的变化,如果是电视剧的话还有时间和空间去展现,电影只能把他最极致的一面呈现出来。

但是我特别高兴的是,有一个桥段是我去呈现袁帅扮演的云中鹤,从表演上来说算是一个变化吧!让演员在表演上能找到存在感,如果只是云中鹤这一个人物确实显得有点缺乏变化,但是有另外一个袁帅扮演的云中鹤,就弥补了表演上缺乏变化的问题。

那场戏中,在进妖管局的通道时,走路有一种战战兢兢,缺乏底气的状态,把握的特别好,和您自身的气质都有很大不同,这部分的戏份拍了多久?准备的时候有没有观察并学习冯绍峰的气质?

李光洁:对,其实那一整场戏我们拍了两天,就是从冰箱里出来,一直到进电梯、到大厅里见到小白变身之前。可能因为时长的原因剪掉了一些细节上的东西,那些细节更加能展现出袁帅的忐忑。本来这一段是让冯绍峰自己演的,当我知道确定是我演的时候,我就特意的去观察冯绍峰的行为习惯,然后力求能够把这两个人物分的更清楚一些,能让大家相信那个就是袁帅。

听说因为某些原因,你有不少戏份都被删减了,有没有自己觉得很可惜的部分?

李光洁:没觉得可惜,毕竟这是一部电影,要从整体上考量,而且我非常相信陈国富老师和肖洋导演,他们拿掉就一定有拿掉的原因。我也做过导演,知道其实每剪掉一秒钟,对于创作者来说都是特别心疼的,但还是要以大局为重,我由衷的表示理解。

不过有一场戏,是我和郭京飞在冰箱里的戏份,拍了整整一个晚上,因为时长的原因后来也拿掉了,观众最终在大银幕上看到的只剩下进到冰箱里问电梯往前是往后,然后就到了妖管局。当然这些并不影响剧情的交代,可是这些都是表演上在细致末梢的部分能够帮助人物的,我期待后续能作为花絮把这些放出来。

那场戏是很搞笑的,比如我和郭京飞一起咬一个苹果,冰箱里还有肉、腊肠、蔬菜等食物,而且全都是升格拍的,导演说会配上大型交响乐、咏叹调的音乐,应该挺有意思的。那场戏是真的把我俩扔到一个木盒子里,然后去摇晃冰箱,我们在里面被摔来摔去,那天我腰还闪到了,停了好几天没拍。

这一段应该是你表现偏喜剧的段落。

李光洁:对,但其实喜剧的点不属于云中鹤,而是袁帅扮演云中鹤。云中鹤在这部电影里不是喜剧担当,他不承担这部分的责任。说点私心的,我希望能通过这样两个人物的塑造,展现出作为演员的角色塑造能力吧!也让演员在电影里有更多存在感,这样在观众看来,会觉得演员在表演方面是具备一定的塑造能力。

我之前看过你导演的《幸福速递》,拍的很棒,有没有想过继续当导演?

李光洁:可能还会吧!从上一次导演至今也有几年了,可能再攒几年又想说的话了再拍,我觉得当导演一定要有感而发,导演和演员是完全不同的工种。

其实整部电影中冯绍峰、刘亦菲,包括郭京飞的角色都有很大的变化和发挥空间,这是角色自身的优势,读剧本到时候有没有担心自己演的云中鹤会比较平,做不到吸引观众的注意力?

李光洁:我觉得而不是所有的角色表现都要起到吸引眼球的功能,那不就变成大杂烩了吗?就什么都不是了,云中鹤的极致表现就是他该呈现的其一。

《使徒行者》里大毒枭演的非常精彩,这一次还是大反派,会不会觉得很困扰,担心找来的剧本都是反派角色?

李光洁:不会,其实这些都在不断拓宽演员塑造能力的方向,而不只是原地踏步,能让观众看到演员塑造不同类型的角色,终归还是能证明一些什么,所以我不排斥各种各样的角色。

还有怎样的角色是自己想去尝试的?

李光洁:是之前没有尝试过的吧!没有刻意的去想过什么样的类型,通常是接到剧本后自己往里套,如果是之前没演过的,会更愿意尝试。

这几年中国电影发展的特别快,但是从《立春》开始至今十年间,您出演的电影并不多,原因是什么?

李光洁:之后拍了很多电视剧,也包括演了一些话剧,电影就是有合适的剧本、合适的角色才拍,当然也要留一些时间做自己的事情。

您个人怎样理解,以及衡量演技的好坏?比如观众在评价《老兽》中的图们时,喜欢说他们没有表演痕迹,认为这是表演上很高的一个境界。

李光洁:我觉得首先表演一定要走心,另外,要让观众相信这个角色,那么自己首先要相信这个角色。

对于角色的塑造,我觉得要看影片风格,如果是偏写实的、贴近生活的就越是没有表演痕迹越好,但是如果故事本身就偏戏剧化,可能就需要能够贴近角色的表演,要根据整个影片的风格来决定。

这次的《二代妖精之今生有幸》和刚拍完的《流浪地球》,都是有很多特效镜头的电影,也都有绿幕,之前接的戏应该都没有这么多,有没有增加表演难度?

李光洁:对,绿幕表演确实是一个课题,首先剧组有能力的话应该做动态预演,来统一大家的想象力。然后需要比现实主义的戏对演员的想象力要求更高一些。所以随着电影技术发展的越来越快,对演员的想象力要求也越来越高。

明年有哪些工作计划?会不会也接一些综艺节目?

李光洁:明年希望有空可以去潜水,接想表达的导演的戏,和愿意一起创作的团队继续合作。至于综艺,我一直不认为我是一个有综艺感的人,不过也说不定我想通过综艺体验一下生活呢。

P22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