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摄过程中演员不准离组,当导演没有捷径可走——《我不是药神》导演文牧野、主演章宇专访

《我不是药神》成为现象级电影,票房超过30亿,很难相信这是一个新导演的处女作,那么文牧野,已经饰演“黄毛”的章宇有哪些创作故事,和宁浩又是怎样的合作关系呢?

Cine China - - CONTENTS - ——《我不是药神》导演文牧野、主演章宇专访文/刘业华

什么样的契机让你觉得时机成熟可以拍长片?

文牧野:我其实没有什么时候时机成熟的感觉,只是有这个题材,这个故事我很感兴趣,刚好有机会,我相信坏猴子制作班底的能力,也看到了把它拍成国内第一部现实主义题材的契机,我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准备好,就觉得应该去做,于是就多花点时间把它做好。

你和宁浩导演的关系,是不是会联想到《疯狂的石头》,黄渤那样的演员?

章宇:我没有联想到之前的那些前辈,我觉得每个演员的生成都不太一样,能出演《我不是药神》,对我来说是一种机缘,能进到这个剧组,从监制、导演到每一位主创,都特别特别对,拍这部电影这件事总的就是对的,所以在片场每一件事都觉得怎么都对,我经 常和文牧野说,有一种无形中的力量,让大家凝聚在一起,整个过程都特别舒服,所以结果不会错。

和另外两位编剧还会继续合作吗?

文牧野:肯定会。首先这部电影有个初稿剧本,我带着两个编剧反反复复推翻再立,基本上百分之八十以上的导演都是这么工作的吧,我们现在就在一起写东西,以后也会一直合作。

导演没有钻艺术的牛角尖,怎样把商业性和艺术性相结合,怎样修炼的?

文牧野:我觉得中国不稀缺我这样的导演,有很多优秀的导演能把故事讲的很好。其实我之前拍短片是在学校的习作,习作是要追求个性的,我进入到行业内之后,我觉得我做电影的标准是想真诚的讲一个动人的故事,就用我的能力希望做到最好。

对电影自信吗?有没有紧张?

章宇:我在上海电影节点映第一次看,我作为参与者可能说这种话不太恰当。我觉得这部电影就是有担当、有责任、意义重大、有品质的电影,能参与我有一种荣誉感,这是我的感受。

文牧野:我最大的感觉是真正看到广大中国观众对于我们这个社会、这个国家的信心,他们给我的反馈都是他们对生活、对将来要走的路是充满希望的,如果电影能让观众有这样的感觉,要比给电影高评价更重要,电影好不好是艺术和职业层面的事情,更重要的是价值观。我看到了我们国人不欠缺这种价值观。

怎样看待自己的导演工作?

文牧野:拍电影是我的职业,我觉得导演是我的职业,小时候学习不好,也确实花了很长时间才上到梦寐以求的学校,也确实挺野的,我后来才开始想到应该努力,但已经很费劲了,应该早一点努力。我拍第一部电影比我的同班同学都要晚。

为什么首部电影选择这个题材?

文牧野:我觉得首先选择题材和选择做什么电影并不和国产电影题材有多少挂钩。这是个动人的故事,讲的是一个有正能量的人。至于这部电影带来的影响,这是国内 现状的客观条件,我们不知道观众看完这部电影后的反馈,这可能也是唯一的困难。

饰演这个角色最大的难度?

章宇:最大的难度在于年龄实际上是20岁的年轻小伙子,但我自己的年纪要大不少。我觉得因为这个角色台词不多,更多的表演在于动作和眼睛,我需要把日常中很脏的眼神净化一下,要变成黄毛透亮质感的目光。

导演谈一下黑色幽默?

文牧野:分两点说,其实他们的幽默真不黑色,国内把幽默定义成黑色很怪。所有人的幽默都是很阳光的,金色幽默。当然了,是剧本赋予角色的喜感,但很多演员都给角色添了不少金边,他们用自己的诠释给这个角色更真实、饱满的质感。有很多喜感来自于他们个人的发挥,我们有很好的演员。

和文牧野合作感觉怎么样?

章宇:感觉非常奇妙,首先文牧野让我惊讶于他执导第一部长片就会这样,他踏实、有数,方向感明确,很多年轻导演很难做到。他有信念感支撑,影响了很多人,让大家拧成一股绳。 我眼中他是可以拍奥斯卡最佳外语片的导演。

徐峥在采访里提到,这部电影选择特备的拍法?

文牧野:这个故事有一种拍法是大众化的,个性和共性要平衡。拍摄的语法上要用共性和个性的开发,在拍摄过程中把这两种方法都贯彻了,然后在剪辑的时候,会选择段落适合的方式做穿插,要综合,这个度要在剪辑台上做决定。

现场有没有突发状况,或印象深刻的地方?

章宇:我总被徐峥追打,假发掉了很多次,动作戏太过激烈,但徐峥的假发没掉,因为我总挨揍。现场有很多好玩的事情,有很多即兴的部分。

我觉得我的人物图腾就是流浪的野狗。有一天我突发奇想,应该在戏里加一个小动作,谁都不知道,导演和徐峥都不知道。于是来到海边和徐峥对话的那场戏,我和导演说,能不能给我一个全景的镜头,不要叫停,我送给你一个礼物。当时我学狗叫,徐峥完全不知道,但他接的很好,这个意外的东西特别棒。而且徐老师也说出了他的图腾。

为什么有几次改名?给自己打几分?

文牧野:从写剧本的时候就决定了电影的形体,到底是艺术片还是商业电影。改名的过程,从原来印度药神到中国药神到我不是药神,是从肯定肯定到否定的过程。最后我不是药神是点题的,如果有可能,是没有人会变成这样的英雄,所有的英雄都应该做平凡的人。十分制的话我打7.5分,第一次做导演,有很多稚嫩的地方,我每次看的时候,无时无刻都能看到不够好的地方,希望在下一部能尽量做的好一点。

电影由宁浩徐峥监制,两个人都有出演,介绍一下两个人的合作。

文牧野:他们两个人就像两面镜子。年轻导演需要人帮他照照,让他认识自己现在的样子。宁浩在前期会像一面镜子一样,我每次跟他聊都有这种感觉;徐峥在中间表演的时候都会有这种感觉。监制很容易让我这样的导演很有压力,但和他们合作完全没有压力,他们会告诉我对不对。我是到后来才知道宁浩是处女作,我们两个每次开剧本会大概就15分钟左右,因为不需要过多的交流,我们的目标是一致的,没有任何方向上的偏差。

演员都是怎样选的?

文牧野:选择演员是导演的权利和职能,所有的演员都是导演选的 ,监制只是提建议。宁浩推荐了章宇,我找了片段觉得非常合适,之后章宇试过两次戏,所以我们剧组是非常严谨的。事实证明,宁浩推荐了两个演员,一个是章宇,一个是杨新鸣,当时他在厦门拍戏,我就跑到厦门,和他聊了20分钟,就觉得是他了。宁浩看演员非常准。

其他演员都是非常好的演员。从主角到配角到群演,都贡献了非常好 的表演,当然这和我们导演组的努力有关系,我们专门有一个小组,我在拍戏的时候,他们在训练其他角色的表演。剧本和演员最重要,二者花的时间最多。我们围读剧本很多次,演员提前一周进组,而且中间没有任何演员出去,任何时候不许离开,这样的剧组稳定性就带来了非常好的状态。

章宇:我和文牧野的沟通在开机前,就已经达成统一了,每次聊10到20分钟就可以了。首先剧本非常好,我看到这个剧本就知道自己在里面是担当什么样的分量,应该有什么样的气质,就已经感觉到了,演员的位置感特别好。因为一个电影的演员架构是金字塔形状,不可以错位的,演员都很有能量,都收放的很好。

真实是电影中很重要的点,为了真实做了哪些努力?

文牧野:首先这就是一个真实事件改变的故事,另外,这是一个现代戏,还有,写剧本经历了长达2年多的时间,有走访,有体验生活,有深入的剖析角色,经历了漫长的案头工作。寻找演员方面,所有演员有极强的

现实质感,不用刻意的去演,每一个演员在拍摄前都做了很多工作,体验生活,徐峥、杨新鸣都有体验,谭卓跳钢管舞,王传君在医院里住了很长的时间,拍死亡的那场戏时,他两天没让自己睡觉。所有的演员都为了真实而深入到自己应该深入的环境里去体验。所以原因就是认真,大家都花时间了。

章宇:我刚开始是试图去了解慢粒白血病患者的症状,后来我一脚刹车就停下来了,因为我片子里的角色和其他患者不太一样,他不管从外部特征还是心理层面,都完全不把自己当病人。所以我就从另外一个角度,从心理层面靠近角色,其他演员可能更辛苦一些。

电影是导演第一部长片,用了3年,会不会太长?

文牧野:我不会认为太长,两年到三年是一部电影的合理周期,如果不花这些时间去做,我还真不觉得会出来好作品。可能我是第一次做导演,我要花更多时间确定是不是对的。我将来可能也就是这个周期,宁浩的周期还要更久,要5年。

听说你很喜欢看韩剧?

文牧野:我收获的是快乐。我喜欢看韩剧、综艺,我原来看跑男,看向往的生活,没想过得到知识,更重要的是开心。一个做艺术的不一定要把自己勒的很死。我看综艺特别开心,我笑点很低,我朋友问我笑什么,我说好玩啊。

怎样被选进坏猴子72变的?

文牧野:有一天一个朋友说,宁浩想见见你,然后我就去了,到了之后宁浩跟我说,我看过你的短片,挺好的,咱俩去吃个火锅吧。然后我们就吃了顿涮羊肉,然后第二天我说这个计划我要加入,然后就加入了。宁浩找你去,还有什么理由不加入呢?当时我不是药神有原型故事,有想法。

宁浩和徐峥擅长喜剧,怎样让这个项目付诸实践的?

文牧野:说老实话,宁浩和徐峥擅长的是喜剧,但我不是药神是我的电影,是贯彻我的风格。这个风格大概就是有一定的幽默型,但探讨的相对严肃,传递出相对温暖的故事。我们之间的风格不冲突,基本上在这方面的把控完全在于我自己,

演员都很出色,国产电影很久没见这个情况了。

章宇:导演主要是挑战所有演员的体能,其实大部分时候现场会给予创作者新的刺激。药神的状态好,很灵活很放松,我们私下关系也非常融洽,我们私下的关系和团队的关系是一样的。我们的状态不用刻意去设计,我们拍了很多种方案,导演或和我们探讨怎样能更好,非常欢愉的探索。文牧野是特别贪婪的导演,他总喜欢把演员掏空。

从筹备到杀青经历了哪些困难?

文牧野:没什么困难,都很顺,最多的困难是天气吧,只能等,都是外界因素,主观因素没有,大家在特别合理的状态下创作,有一些戏份没拍好,大家都认可第二天再来一次。我们没有觉得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

有没有什么经验可以分享给准备入行的新导演?

文牧野:没有任何捷径可走,努力写剧本、努力做准备,比任何一个人都了解你做的项目、比任何一个人都了解你剧中的人物,比任何一个人都了解应该怎么拍,就可以了,就这么简单。

P16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