藁本药材的市场调查及正品与习用品对比研究

CJI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 - 中国中医药信息杂志 -

黄得栋1,马晓辉 1,杨燕梅 2,卢有媛 1,林丽 1,3,朱田田 1,3,吕培霖 4,晋玲 1,3

1.甘肃中医药大学,甘肃 兰州 730000;2.中(藏)药资源研究所,甘肃 兰州 730000;

3.酒泉市中医院,甘肃 酒泉 735000;4.解放军第二十五医院,甘肃 酒泉 735000摘要:本文通过对藁本药材的市场流通情况进行调查,同时对相关文献加以整理,对正品藁本及习用品在本草考证、功能主治、化学成分及药理药效等方面作对比研究,并对研究结果进行讨论。关键词:藁本;市场调查;正品;习用品

DOI:10.3969/j.issn.1005-5304.2017.09.001

中图分类号:R282.5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5-5304(2017)09-0001-04

Market Research and Comparative Study on Genuine and Conventionally Used Ligustici Rhizoma et Radix

HUANG De-dong1, MA Xiao-hui1, YANG Yan-mei2, LU You-yuan1, LIN Li1,3, ZHU Tian-tian1,3, LV Pei-lin4, JIN Ling1,3 (1. Gansu University of Chinese Medicine, Lanzhou 730000, China; 2. Research Institute of Chinese (Tibetan) Medicinal Resources, Lanzhou 730000, China; 3. Jiuquan Hospital of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Jiuquan 735000, China; 4. The Twenty-fifth Hospital of the Chinese People's Liberation Army, Jiuquan 735000, China)

Abstract: Through detailed investigation of the market circulation of Ligustici Rhizoma et Radix, at the same time, this article collected relevant articles, conducted comparative study on genuine and conventionally used Ligustici Rhizoma et Radix from the aspects of textual research, functions, chemical composition and pharmacological effect, and discussed the results of the study.

Key words: Ligustici Rhizoma et Radix; market research; genuine; conventionally used

中药藁本为伞形科植物藁本 Ligusticum sinense Oliv.或辽藁本 Ligusticum jeholense Nakai et Kitag.的干燥根茎和根,具有祛风散寒、除湿止痛功效,可用于风寒感冒、巅顶疼痛、风湿肢节痹痛,是常用中药

[1]

材之一 。新疆藁本[2][鞘山芎属植物鞘山芎Conioselinum vaginatium (Spreng.)Thell.]、黄藁本(滇芹属植物滇芹 Sinodielsia yunnanensis Wolff 和藁本属植物丽江藁本 Ligusticum delavayi Franch.)、黑藁

[3]本(藁本属植物蕨叶藁本L. pteridophyllum Franch.)等药材,因主治功效等方面与正品藁本有相似之处而被作为地方习用品使用。近年来,在国家大力扶持中药材发展的大环境下,藁本药材的市场需求与日俱增,正品藁本已无法满足市场需求,致使大量非正品藁本药材涌入市场充当正品藁本销售使用。为此,笔

基金项目:中央本级重大增减支项目(2060302)

通讯作者:晋玲,E-mail:zyxyjl@163.com 者对全国主要的中药材市场进行了调查,以真实反映目前藁本类药材在全国各大市场的流通状况;同时对目前市场主流的藁本药材,从本草考证、现代研究等方面研究成果进行整理总结,进而对市场主流的藁本药材给予综合评价,为合理正确使用藁本药材提供参考。

1 药材市场调查结果

2016 年 1 月 4-15日实地调查了成都荷花池、安徽亳州、广西玉林、河北安国4家中药材市场,共计

调查经营藁本药材的商家(或铺位)98家,其中成都荷花池 24 家、广西玉林 15 家、安徽亳州 25 家、河北安国 34 家。各药市所经营藁本的药材基源、来源及价格信息见表1。

表 1显示,目前市场流通的藁本药材野生品和栽培品均有。就市场流通的品种及销量而言,除正品藁本的 2个种外,新疆藁本占有一定比例,该现象在各药材市场普遍存在,黄藁本、黑藁本较为少见。在与

市场人员交流过程中了解到,近年来新疆藁本由于产量较大且价格较高,已占据藁本市场的主导地位。

2 综合评价研究 2.1 本草考证

藁本始载于《神农本草经》,列为中品,其“味辛,温。主妇人疝瘕,阴中寒肿痛,腹中急,除风头痛,长肌肤,悦颜色。一名鬼卿,一名地新。生山谷。”《名医别录》有“味苦、微温、微寒,无毒。主辟雾露润泽,治风邪亸曳,金疮,可作沐药、面脂。主风流四肢。一名微茎。生崇山。正月、二月采根,暴干,三十日成”,记载了藁本的性味、主治、采收及晾晒方法。但直到《本草图经》才对其产地及植物形态作了详细记载:“生崇山山谷,今西川(今四川)、河东州郡(今山西运城、临汾)及兖州(今山东西部)、杭州有之;叶似白芷,香又似芎,但芎似水芹而大,本叶细耳。根上苗下似禾,故以名之。五月有白花, 七、八月结子,根紫色,正月、二月采根,曝干,三十日成。”此后,《证类本草》《本草纲目》及《本草蒙筌》等对藁本都有记载,其内容与《本草图经》相差无几。

现代文献对藁本的记录更加详细。《中药大辞典》收载藁本品种为伞形科植物藁本或辽藁本、火藁本的根茎及根,春、秋采挖根茎及根,除去茎叶及泥土,

晒干或烘干[4]。《当代药用植物典》认为,古代藁本原植物有2种,即分布于黄河上游及长江流域的藁本和黄河流域下游以北地区的辽藁本,与现代所用藁本主

流品种一致[5]。《中华本草》对藁本来源记载为伞形科植物藁本和辽藁本的根茎和根,对其品种考证和原植物形态特征描述与《本草图经》描述基本一致,特别

是在产地、花期、果期以及形态学上极为相近[6]。新疆藁本为伞形科植物鞘山芎 Conioselinum vaginatium (Spreng.)Thell.的干燥根和根茎,收载于《中华本草》中,具有祛风散寒、止痛之功效,主

治风寒头痛、寒湿腹痛、泄泻、疥癣[6]。因民间常认为新疆藁本与藁本药材具有相似的功能主治,故市场上常以新疆藁本作为藁本药材的代用品。据李云森

等[3]考证,云南习用藁本的品种为黄藁本和黑藁本,其中以黄藁本为主,与此次市场调查结果相一致。

通过古代本草对藁本的记载及现代文献资料描述判断,古今一直沿用的藁本为伞形科植物藁本或辽藁本根茎及根。其他品种如新疆藁本、黄藁本等,虽有文献记载,但一直以来都是作为地方习用品使用。

2.2 藁本药材的现代研究

2.2.1 生药学及功效主治病症 虽然正品藁本药材与地方习用品均来源于伞形科,但其药材在性状上差

异较大,功效及主治病症也不同[6-7],见表 2。

表 2显示,正品藁本与地方习用品在药材性状上差异较大,可以从性状上进行区分。其功效主治,新疆藁本与正品藁本一致,但主治病症存在差异;而云南习用藁本与正品藁本的功效及主治病症均存在差异,且云南习用藁本2个种的功效及主治病症也存在差异。总之,地方习用品和正品藁本性状、功效及主

由表3可知,藁本、辽藁本所含有化学成分相似度较高,新疆藁本只有部分成分与正品藁本相似,黄藁本和黑藁本的化学成分与正品藁本差异较大。因此推断,化学成分的差异可能与其功能主治的差异有关。

2.2.3 药理 不管是正品藁本还是地方习用品,其功效存在差异,但也有相似之处,如治疗风寒感冒。研究表明,正品藁本与地方习用品的药理作用同异共

存。张迎春等[11]研究藁本、辽藁本和新疆藁本,发现不同品种藁本挥发油化学成分的种类及含量差异显

著,对氯化钾(45 mmol/L)为预收缩药引起的离体大鼠胸主动脉环均有不同程度的舒张作用,对离体血管环舒张作用的量-效曲线趋势较为一致,呈非线性

关系。李兴博[2]研究新疆藁本、藁本和辽藁本的醇提物在抗炎、镇痛、镇静三方面的生物活性,显示3种藁本均有明显抑制二甲苯所致小鼠耳肿胀的作用,其作用强度为辽藁本>藁本>新疆藁本;正品藁本对热刺激所致小鼠疼痛有显著的抑制作用,但新疆藁本抑

制作用不明显;3 种藁本的醇提物均与戊巴比妥钠有协同抑制中枢神经系统的作用,其强度为新疆藁本>辽藁本>藁本,且新疆藁本具有明显的镇静作用。陈

若芸等[12]研究藁本、辽藁本和新疆藁本提取物及化学成分的药理作用,显示新疆藁本可抑制脾T淋巴细胞的凝集,并对T细胞 DNA的生物合成有很强的抑制作用;新疆藁本中分离的肉豆蔻酸在无细胞毒性浓度 治存在不同程度的差异,不应代替正品藁本药用。

2.2.2 化学成分 一般而言,功效主治与其所含化学成分有关。正品藁本与地方习用品功效主治存在差异是否与其化学成分的差异有关,本研究总结了近年

来藁本类药材化学成分方面的研究成果[2,8-10],并将其进行对比,见表3。 下,可特异地抑制由有丝分裂因子剌激活化的淋巴细胞功能的增加,表现出免疫抑制作用,其对细胞增殖具有中等的抑制作用;此外,从新疆藁本中分离得到的3个具有保肝活性的化合物对四氯化碳引起的小鼠血清转氨酶升高均有降低作用,对丙酸杆菌引起的小

鼠免疫性肝损伤有保护作用。张明发等[13]研究表明,藁本能抗蓖麻油引起的小肠性腹泻和番泻叶引起的大肠性腹泻,且抗小肠性腹泻作用很强。另外,藁本

在抗血栓形成、利胆和抗溃疡方面也得到确认[14]。迄今对于黄藁本和黑藁本的药理研究中尚未见相关报道。

综上所述,迄今对正品藁本的药理研究较为详细,且研究结果与本草记载的功效主治相一致。相比较而言,地方习用品的相关研究则显得不足,黄藁本和黑藁本的药理研究几乎为空白。因此,就药理作用而言,目前还不能给予客观评价。

3 小结

中药材的使用历来强调道地品种,但在中药现代化发展的今天,中药的需求与日俱增,道地药材已不能满足需要,因此难免有替代品填补缺口。早在 20世纪 80 年代,新疆藁本就开始作为藁本的主要代用品在部分省区流通,近年来由于新疆藁本的大量种植,现已流通于全国各大药材市场。本研究对藁本药材的综合评价显示,新疆藁本虽然在临床上与正品藁本有某些相似的主治功效,但从药用历史及范围看,

新疆藁本确实不及正品藁本,现代药理研究也表明两者药理作用差异较大。因此,新疆藁本作为藁本使用尚有待进一步系统研究与商榷。黄藁本和黑藁本一直作为云南的地方习用品使用,但在此次调查中也有市场交易的现象,虽然交易量不及新疆藁本,但仍然需要引起足够重视。

参考文献:

[1] 国家药典委员会.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典:一部[M].北京:中国医药科

技出版社,2015:380.

[2] 李兴博.新疆藁本化学成分及藁本类药材的质量评价[D].北京:北京

协和医学院,2013.

[3] 李云森,叶晓雯,廖心荣,等.云南习用藁本的品种考证[J].中草药,

2001,32(3):257-259.

[4] 南京中医药大学.中药大辞典[M].2 版.上海: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

2006:3772-3775.

[5] 赵中振,肖培根.当代药用植物典:第二册[M].上海:世界图书出版社,

2007:27.

[6] 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中华本草》编委会.中华本草:第 5 卷(下)[M].

上海: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1999:986-990.

[7] 廖心荣,游春,张庆芝,等.三种云南习用藁本的鉴别[J].云南中医学

院学报,1996,19(4):8-10.

[8] 叶晓雯,李云森,唐传劲,等.云南地区性习用中药藁本品种——黑藁本

挥发油化学成分的分析[J].中国民族民间医药,2003,12(4):231-233.

[9] 张博.辽藁本化学成分的研究[D].长春:长春中医药大学,2009.

[10] 江滨,韦群辉,阮志国,等.黄藁本精油成分的研究[J].中国民族民间

医药杂志,1997,6(4):27-30.

[11] 张迎春,陈畅,李韶菁,等.藁本、辽藁本和新疆藁本挥发油化学成分

分析及其血管活性观察[J].中国实验方剂学杂志,2011,17(14):159-164.

[12] 陈若芸,于德泉.藁本化学和药理研究[J].中医药通报,2002,1(1):

44-48.

[13] 张明发,沈雅琴,朱自平,等.藁本抗炎和抗腹泻作用的实验研究[J].

基层中药杂志,1999,13(3):3-5.

[14] 张明发,沈雅琴,朱自平,等.藁本的抗血栓形成、利胆和抗溃疡作

用[J].中国药房,2001,12(6):329-330.

(收稿日期:2016-08-03)

(修回日期:2016-09-02;编辑:梅智胜)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