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胡疏肝散药理作用及机制研究进展

CJI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 - 中国中医药信息杂志 - 张喆,赵静洁,王永志,李丽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友谊医院,北京 100050摘要:柴胡疏肝散具有疏肝行气、活血止痛的功效,临床上主要用于治疗肝郁气滞证,其应用非常广泛。本文综述近年来柴胡疏肝散对神经生化、内分泌、免疫功能的影响和抗氧化方面的药理作用及机制研究文献,为临床用药及新药研发提供参考。

关键词:柴胡疏肝散;动物模型;药理;作用机制;综述

DOI:10.3969/j.issn.1005-5304.2017.09.035

中图分类号:R285.5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5-5304(2017)09-0128-04

Research Progress in Pharmacological Effects and Mechanism of Chaihu Shugan Powder

ZHANG Zhe, ZHAO Jing-jie, WANG Yong-zhi, LI Li (Beijing Friendship Hospital Affiliated to Capital Medical University, Beijing 100050, China)

Abstract: Chaihu Shugan Powder has the function of soothing liver and promoting qi flow, activating blood and relieving pain. In clinic, it is mainly used for the syndrome of liver qi stagnation, with wide application. This article reviewed the literature about effects of Chaihu Shugan Powder on neurobiochemistry, endocrine regulation, immunity and antioxidant pharmacological effects and mechanism, with a purpose to provide references for clinical medication and new medicine research.

Key words: Chaihu Shugan Powder; animal models; pharmacology; mechanism; review

柴胡疏肝散出自明代张介宾《景岳全书•古方八阵•散阵》卷二十五胁痛篇,方由柴胡、芍药、枳壳、川芎、香附、甘草6味药组成,具疏肝行气、活血止痛的功效,主治肝气郁结、胁肋疼痛、寒热往来,临床主要用于治疗肝郁气滞证。近年来,该方被广泛用于治疗多种病症,如心脑血管疾病、胃肠疾病、肝胆疾病、头疼、顽固性失眠、抑郁症、糖尿病、斑秃、妇科疾病、男科疾病等。本文对柴胡疏肝散动物模型实验研究的药理机制进行综述,以明确其研究现状,为临床用药及新药研发提供参考。

1 对神经生化的影响 1.1 神经递质及受体

神经递质依据其化学本质不同可分为4类:胆碱类、胺类、氨基酸类、肽类。柴胡疏肝散对神经递质

影响的研究主要集中在单胺类神经递质:5-羟色胺

(5-HT)、去甲肾上腺素(NE)、多巴胺(DA)。研究表明,柴胡疏肝散对围绝经期综合征肝郁证

基金项目:国家自然科学基金(81450029);北京市中医药科

技项目(JJ2014-41);北京市 215 高层次卫生人才培养计划

(2014-3-001)

通讯作者:李丽,E-mail:liliqin_1999@yahoo.com 动物模型灌胃治疗,ELISA检测表明,与模型组比较,治疗组海马 5-HT、NE含量明显升高。提示柴胡疏肝散治疗围绝经期综合征肝郁证的药理作用在于其可干预神经递质 5-HT、NE 的释放[1]。禤璇、王永志等[2-3]分别对阿尔茨海默病模型大鼠和抑郁模型大鼠灌胃柴胡疏肝散治疗,结果表明,与模型组比较,柴胡疏肝散组大鼠海马组织5-HT、NE 和DA水平明显升高。提示柴胡疏肝散能显著改善模型动物的记忆、学习能力与抑郁状态,其机制可能与其明显提高大鼠海马内的单胺类神经递质 5-HT、NE 和 DA水平有关。

此外,柴胡疏肝散对 5-HT1A受体也有作用。刘

英等[4]对抑郁动物模型进行柴胡疏肝散灌胃治疗,高效液相色谱法测定结果表明,与模型组比较,治疗组

5-HT 含量增加。Western blot 检测结果表明,与模型组比较,治疗组 5-HT1A受体表达水平明显升高。提示柴胡疏肝散抗抑郁作用可能不仅与海马 5-HT 水平相关,还与 5-HT1A 受体表达有关。

1.2 神经营养因子

神经营养因子是靶细胞产生的天然蛋白质,分为神经营养素族、神经细胞激动素族和转化生长因子 B族等,是神经细胞生长、分化的依赖因子,也是神经元受损害或病变时保护其存活和促进其再生的必需因子。

脑源性神经营养因子(BDNF)属神经营养素族,对海马和其他大脑区域有重要的营养作用,还能防止神经元的变性和坏死。邓颖等[5]用柴胡疏肝散干预抑郁模型大鼠,免疫组化及实时荧光定量 PCR 检测表明,与模型组比较,柴胡疏肝散组海马、额叶皮质、杏仁核区 BDNF及其受体酪氨酸激酶受体B(TrkB) mRNA表达明显增强。提示柴胡疏肝散改善抑郁状态的机制可能与增加海马、额叶、杏仁核区BDNF 及其受体 TrkB mRNA 表达有关。Su Z H 等[6]对抑郁模型大鼠进行柴胡疏肝散灌胃治疗,Western blot 检测表明,柴胡疏肝散可促进BDNF 的表达。

1.3 基因及相关蛋白表达

1.3.1 磷酸二酯酶-4 及其亚型 杜雅薇[7]用柴胡疏肝散给肝气郁结证模型大鼠灌胃治疗,qRT-PCR检测

表明,柴胡疏肝散组大鼠海马磷酸二酯酶-4 的亚型

PDE4A、PDE4B 及 PDE4D 的 mRNA 表达较模型组升高。提示柴胡疏肝散抗肝郁作用的机制可能是通过上调肝郁大鼠海马PDE4 及其亚型的mRNA 表达,从而保护受损神经元、改善大脑功能、缓解肝郁症状。

1.3.2 自噬微管相关蛋白轻链3、自噬基因Beclin-1 徐

[8]

爱军等 给抑郁症模型大鼠灌胃柴胡疏肝散后, Western blot检测发现,柴胡疏肝散治疗组自噬微管相关蛋白轻链 3(LC-3)、LC-3Ⅱ/LC-3Ⅰ比值和自噬基因 Beclin-1 蛋白表达水平较模型组降低。提示柴胡疏肝散具有抗抑郁作用,可能与降低自噬有关。

1.3.3 Bcl-2、Bax 蛋白 樊蔚虹等[9]用柴胡疏肝散干预卒中后抑郁症大鼠模型,免疫组化检测表明,与模型组比较,柴胡疏肝散组可明显下调海马组织Bax蛋白表达,上调海马组织 Bcl-2 蛋白表达。提示柴胡疏肝散可通过下调 Bax、上调 Bcl-2 蛋白的表达而抑制神经细胞凋亡,从而发挥治疗作用。

1.3.4 细胞外信号调节激酶 丝裂原活化蛋白激酶(MAPK)是细胞内的一类丝氨酸/苏氨酸蛋白激酶,是真核细胞转导细胞外信号到细胞内引起细胞反应的一类重要信号系统。所有真核细胞都有多条MAPK通路,参与调节各种细胞活动的全过程,包括基因表达、细胞有丝分裂、新陈代谢、运动、存活、凋亡和分化。细胞外信号调节激酶(ERKs)为5 种 MAPKs

家族成员之一。李生强[10]通过实时定量 PCR 检测表明,与围绝经期综合征肝郁证模型组比较,柴胡疏肝散治疗组大鼠海马组织ERK1的表达差异无统计学意义,而 ERK2 表达明显增加。Wang S E[11]采用荧光实时定量 PCR 检测抑郁大鼠模型组和柴胡疏肝散治疗组大鼠海马组织ERK1/2 mRNA表达水平,结果表明, 与模型组比较,柴胡疏肝散治疗组ERK1/2 明显增加。此外,采用柴胡疏肝散对抑郁模型大鼠灌胃治疗, RT-PCR 和 Western blot检测结果表明,柴胡疏肝散可促进抑郁模型大鼠ERK5 mRNA 和 ERK5 的表达[12]。

2 对内分泌的影响

大量研究表明,柴胡疏肝散可对内分泌进行调节,包括对下丘脑-垂体-肾上腺(HPA)轴、下丘脑垂体-甲状腺素(HPT)轴、下丘脑-垂体-卵巢(HPO)轴和胃肠道相关激素的影响。

2.1 下丘脑-垂体-肾上腺轴

HPA轴是神经内分泌免疫调节的枢纽,在维持机体内环境稳态、调节机体应激反应过程中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主要在下丘脑、垂体、肾上腺水平分泌 3种激素,分别为促肾上腺皮质激素释放激素(CRH)、促肾上腺皮质激素(ACTH)和肾上腺皮质激素(GC)。

3种激素在生理结构的基础上构成1个反馈环路,作用于机体对应激的适应性调节。

樊蔚虹、杜雅薇等[13-14]分别对慢性不可预见性刺激诱导的慢性应激模型大鼠和肝郁证候模型大鼠予柴胡疏肝散灌胃,检测结果表明,与模型组大鼠比较,柴胡疏肝散组大鼠血浆ACTH、血清皮质醇(CORT)浓度明显降低。提示柴胡疏肝散能改善HPA轴功能,其机制可能与调节大鼠血液中 ACTH 和 CORT 水平

有关。李云辉、李生强等[15-16]分别用慢性轻度不可预见性应激加孤养复制抑郁大鼠模型,自然衰老和慢性束缚法制备围绝经期综合征肝郁证大鼠模型,并灌服柴胡疏肝散。分别采用放射免疫法检测血浆 CRH、ACTH 和 ELISA 检测血清 ACTH、CORT、CRH 含量。结果表明,与抑郁模型组比较,柴胡疏肝散组血浆CRH 和 ACTH浓度明显降低,血清 CRH、CORT 含量明显降低,ACTH含量也有下降趋势。提示柴胡疏肝散可调节慢性应激引起的 HPA 轴功能亢进,从而调节围绝经期综合征肝郁证大鼠HPA轴功能。

2.2 下丘脑-垂体-甲状腺素轴

HPT轴分别在下丘脑、垂体、甲状腺3个水平产生激素:促甲状腺激素释放激素(TRH)、促甲状腺激素(TSH)和甲状腺激素(TH)。TH血清三碘甲腺原氨酸(T3)、四碘甲腺原氨酸(T4)具有促进物质与能量代谢的作用,下丘脑释放TRH,调节腺垂体分泌 TSH,TSH 进一步引起TH的释放。血液TH 浓度变化通过负反馈调节下丘脑 TRH 和垂体 TSH 的分泌,构成HPT轴的自发性控制环路。

王玉杰等[17]采用柴胡疏肝散干预肝郁脾虚证模型大鼠,检测结果表明,与肝郁脾虚证模型组比较,

柴胡疏肝散组血清T3、T4均明显升高,血清TRH、TSH有所升高,但差异无统计学意义。提示柴胡疏肝散主要作用于甲状腺,而对肝郁脾虚证模型大鼠存在的 HPT轴功能低下有改善作用。

2.3 下丘脑-垂体-卵巢轴

HPO轴主要控制发育、月经和性功能,还参与机体内环境和物质代谢的调节。由下丘脑分泌的促性腺激素释放激素( GnRH ),垂体分泌的卵泡刺激素(FSH)、黄体生成素(LH)和催乳素(PRL),卵巢分泌的雌激素、孕激素、雄激素反馈调节。

王琦等[18]对乳腺增生模型大鼠予柴胡疏肝散灌胃治疗,采用 ELISA 测定血清 PRL、雌二醇,免疫组化检测乳腺组织中雌激素受体及孕激素受体的表达。结果表明,与模型组比较,柴胡疏肝散组PRL、雌二醇均明显降低,雌激素受体表达明显减弱,孕激素受体明显增加。提示柴胡疏肝散对乳腺增生模型大鼠有一定的保护作用,其机制与改善血清相关激素水平及激素受体的表达有关。

2.4 胃肠道相关激素

敖海清、李雪萍等[19-20]分别对慢性多相性应激和便秘大鼠模型予柴胡疏肝散灌胃治疗,放免法和ELISA检测表明,与模型组比较,柴胡疏肝散组大鼠血液中胃泌素(GAS)和胃动素(MOT)明显回升。提示柴胡疏肝散通过调节GAS及MOT来抑制慢性应激对大鼠胃肠功能的不良影响,提升胃肠激素水平,从而增强胃肠蠕动。

此外,凌江红等[21]对功能性消化不良大鼠模型予柴胡疏肝散水煎剂灌胃,免疫组化检测结果表明,与模型组比较,柴胡疏肝散组胃窦生长抑素(SS)表达明显下降。提示柴胡疏肝散能通过下调胃窦SS 表达,发挥对功能性消化不良的治疗作用。

3 对免疫功能的影响

中药可调节机体免疫系统:促进正常机体的免疫器官或免疫功能低下动物的免疫器官发育,提高机体的免疫力;调节细胞免疫与体液免疫;促进细胞因子的产生;通过诱导干扰素生成从而增强自然杀伤细胞和杀伤细胞活力,增强机体的非特异性抗感染能力;通过经典或非经典途径激活补体系统,提高血清中补

体的含量和活性;参与调节神经-内分泌-免疫网络[22]。

贺立娟、卢文生等[23-24]分别对肝郁证和肠易激综合征大鼠模型灌胃治疗,检测结果表明,柴胡疏肝散

不仅能上调血浆白细胞介素(IL)-6、肿瘤坏死因子-α (TNF-α)水平,明显增强其免疫功能;还可通过下调 IL-6、TNF-α 的含量改善大鼠症状,从而达到治疗 目的。与模型组比较,柴胡疏肝散组血浆中 IL-6、TNF-α含量有升有降,可能与治疗不同病症的作用机

理不同有关。尚立芝等[25]用柴胡疏肝散干预肝纤维化模型大鼠,放射免疫法检测结果表明,与模型组比较,柴胡疏肝散组肝组织 IL-1 和 TNF-α 含量显著降低,提示柴胡疏肝散有抗肝纤维化作用,其机制可能与抑制 IL-1 和 TNF-α 释放有关。金玲等[26]对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炎大鼠予柴胡疏肝散灌胃治疗,ELISA检测表明,与模型组比较,柴胡疏肝散组大鼠肝组织IL-1、

IL-6 及 TNF-α水平有所下降。提示其作用机制可能与抑制肝组织炎症因子IL-1、IL-6及TNF-α的表达有关。

4 抗氧化

目前认为中药成分对机体氧化损伤的保护作用主要包括直接清除活性氧自由基、增强抗氧化酶活性、抗脂质过氧化、维持细胞膜稳定性、减少 DNA

损伤、对氧化酶活力及表达的影响等[27]。

任鹏、Li S Q 等[28-29]对不可预见性温和应激模型和束缚氧化应激模型小鼠予柴胡疏肝散灌胃治疗,结果表明,与模型组比较,给药组小鼠肝组织超氧化物歧化酶(SOD)和过氧化氢酶(CAT)活性明显增加;全血中谷胱甘肽(GSH)含量增加,肝组织丙二醛、SOD、CAT 水平降低。提示柴胡疏肝散具抑制脂质过氧化、缓解氧化应激损伤、调控机体抗氧化水平作用。

张晓芹、孙丽霞等[30-31]采用柴胡疏肝散分别干预慢性胰腺炎模型小鼠和免疫性肝损伤模型大鼠。结果表明,柴胡疏肝散可提高慢性胰腺炎模型小鼠和免疫性肝损伤大鼠血清 SOD 活性,降低 MDA 含量。提示柴胡疏肝散能提高机体抗氧化酶活性及抗自由基损伤,抑制脂质过氧化。

5 展望

柴胡疏肝散作为经典方剂,在临床上应用甚广,疗效确切,其有效成分、作用机制等是基础研究的热点。大量研究表明,柴胡疏肝散与神经、内分泌、免疫、抗氧化等药理机制密切相关且在治疗疾病中发挥重要作用,仅从单一方面进行研究往往不能较全面地阐明其药效作用。与柴胡疏肝散关联的神经、内分泌、免疫 3大系统不仅各自具有复杂的生物分子网络、自身调节和自我反馈功能,而且彼此之间借助于神经递质、细胞因子和内分泌激素而联结成更复杂、更庞大的网络,在更高层次上相互作用、制约。而柴胡疏肝散显示出明显的多靶点效应,因此是从多环节、多部位发挥作用的,但目前各药理机制之间的相互影响、相互作用尚未明确。后续研究应从多系统、多层次、多靶点着手,尽量揭示各作用机制间可能存在的关联

性,从而有利于甄别关键机制,为更精简、高效的中药复方制剂研发提供参考。

参考文献:

[1] 陈淑娇,李灿东,廖凌虹,等.柴胡疏肝散对围绝经期综合征肝郁证大

鼠海马雌激素受体和神经递质的影响[J].中华中医药杂志,2013,28(5):

1232-1236.

[2] 禤璇,戎志斌,刘纯,等.柴胡疏肝散对肝郁型老年性痴呆大鼠模型行

为学及海马单胺神经递质的影响[J].深圳中西医结合杂志,2013,23(3):

129-134.

[3] 王永志,杜仪,韩玉,等.柴胡疏肝散对抑郁症大鼠海马神经递质含量

的影响[J].北京中医药,2014,33(1):50-53.

[4] 刘英,徐爱军,田艳霞,等.柴胡疏肝散对抑郁症大鼠海马 5-HT 及

5-HT1A 表达的影响[J].河北北方学院学报:自然科学版,2013,29(5):

65-67,70.

[5] 邓颖,张春虎,张海男,等.柴胡疏肝散及其拆方对抑郁模型大鼠行为及海马、杏仁核、额叶BDNF 及其受体TrkB的影响[J].中国中西医结合杂

志,2011,31(10):1373-1378.

[6] SU Z H, JIA H M, ZHANG H W, et al. Hippocampus and serum metabolomic studies to explore the regulation of Chaihu-Shu-GanSan on metabolic network disturbances of rats exposed to chronic variable stress[J]. Mol Biosyst,2014,10(3):549-561.

[7] 杜雅薇.柴胡疏肝散对肝郁证模型大鼠脑海马磷酸二酯酶-4 及其亚型

表达的影响[J].中华中医药学刊,2014,32(1):178-180.

[8] 徐爱军,刘昊,田艳霞,等.柴胡疏肝散对抑郁症大鼠行为学和海马神经

元凋亡及自噬的影响[J].吉林大学学报:医学版,2014,40(4):801-804.

[9] 樊蔚虹,姚建平,赵文景.柴胡疏肝散对卒中后抑郁大鼠海马组织

Bcl-2,Bax 蛋白表达的影响[J].中国实验方剂学杂志,2011,17(3):181183.

[10] 李生强.柴胡疏肝散对围绝经期综合征肝郁证大鼠模型海马 ERK1/2

的影响[J].中华中医药杂志,2014,29(10):3201-3204.

[11] WANG S E. Effect of Chaihu Shugan San and its components on expression of ERK1/2 mRNA in the hippocampus of rats with chronic mild unpredicted stressed depression[J]. Journal of Central South University(Medical Science),2011,36(2):93-100.

[12] QIU J, HU S Y, ZHANG C H, et al. The effect of Chaihu-Shugan-San and its components on the expression of ERK5 in the hippocampus of depressed rats[J]. Journal of Ethnopharmacology,2014,152(2):

320-326.

[13] 樊蔚虹,禹方,姚建平.柴胡疏肝散对慢性应激抑郁模型大鼠海马调节 HPA 轴功能的影响[J].中国中医基础医学杂志,2015,21(1):50-52.

[14] 杜雅薇,王玉来,尹岭,等.柴胡疏肝散对肝郁证模型大鼠行为学及血液 ACTH、CORT 的影响[J].北京中医药大学学报:中医临床版,2010,

17(2):1-3.

[15] 李云辉,张春虎,王素娥,等.柴胡疏肝散对慢性应激抑郁模型大鼠行 为及血浆促肾上腺皮质激素释放激素和促肾上腺皮质激素的影响[J].

中西医结合学报,2009,7(11):1073-1077.

[16] 李生强,陈淑娇,梁文娜,等.柴胡疏肝散对围绝经期综合征肝郁证大

鼠下丘脑-垂体-肾上腺轴的调节作用[J].福建中医药大学学报,2013,

23(6):27-29.

[17] 王玉杰,谢鸣,杨柳倩,等.疏肝、健脾、疏肝健脾方对肝郁脾虚证模型大鼠 T3、T4、TRH、TSH 的影响[J].北京中医药大学学报,2010,33(6):

381-384.

[18] 王琦,韩云志,尚立芝,等.柴胡疏肝散联合他莫昔芬对大鼠乳腺增生

的干预作用[J].中医学报,2016,31(11):1734-1737.

[19] 敖海清,徐志伟,严灿,等.柴胡疏肝散及逍遥散对慢性心理应激大鼠

血清皮质酮及胃肠激素的影响[J].中药新药与临床药理,2007,18(4):

288-291.

[20] 李雪萍,张桢,雷鸣.柴胡疏肝散对便秘模型大鼠便质及肠道蠕动功能

的影响[J].吉林中医药,2014,34(3):282-285.

[21] 凌江红,韦连明,张钰琴,等.疏肝理气法对功能性消化不良大鼠下丘

脑和胃窦胃泌素、生长抑素表达的影响[J].中国中药杂志,2010,35(22):

3069-3073.

[22] 李奇.中药免疫增强剂的研究概况[J].中国药房,2012,23(39):

3737-3740.

[23] 贺立娟,王玉来,马玉峰,等.柴胡疏肝散对肝气郁结证大鼠行为学及血浆 IL-6、TNF-α的影响[J].北京中医药,2012,31(5):380-382.

[24] 卢文生,蒋钦云,陆永经,等.柴胡疏肝散对肠易激综合征大鼠血清

IL-6、TNF-α和 5-HT 的影响[J].内蒙古中医药,2013,32(25):1-2.

[25] 尚立芝,季书,王琦,等.柴胡疏肝散抗肝纤维化作用研究[J].中药药

理与临床,2014,30(5):8-11.

[26] 金玲,杨钦河,张玉佩,等.疏肝健脾方药对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炎大鼠肝组织 TNF-α、IL-6 及 IL-1 的影响[J].暨南大学学报:自然科学与医

学版,2012,33(2):161-166.

[27] 李秋红,李廷利,黄莉莉,等.中药抗氧化的作用机理及评价方法研究

进展[J].时珍国医国药,2008,19(5):1257-1258.

[28] 任鹏,王林林,许飞虹,等.柴胡疏肝散醇提物的抗氧化活性[J].中国

实验方剂学杂志,2014,20(10):161-164.

[29] LI S Q. In vitro and in vivo antioxidant effects and the possible relationship between the antidepression efficacy of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formulation Chaihu Shugan San[J]. Chinese Journal of Natural Medicines,2010,8(5):353-361.

[30] 张晓芹,许小凡,姜婷婷,等.柴胡疏肝散通过抗氧化反应对二氯二丁基酯联合乙醇诱发小鼠胰腺纤维化的防治作用[J].中国病理生理杂志,

2014,30(10):1827-1832.

[31] 孙丽霞,周玲玲,袁冬平,等.柴胡疏肝散对大鼠免疫性肝损伤的防治

作用[J].中国生化药物杂志,2012,33(5):628-630.

(收稿日期:2016-07-11)

(修回日期:2016-11-04;编辑:向宇雁)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