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孜州中藏药产业发展新思考

CJI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 - News - 开放科学(资源服务)标识码(OSID)内含全文PDF和增强文件

李磊 1,2,郭海燕 1,甄艳 3,4,胡春宇 1,刘建勋 2

1.中国中医科学院研究生院,北京 100700;

2.中国中医科学院西苑医院基础医学研究所,北京 100091;

3.中国中医科学院中国医史文献研究所,北京 100700;

4.甘孜藏族自治州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四川 康定 626000摘要:甘孜州是“南派藏药”的故乡,拥有丰富的中藏药资源。中藏药产业是甘孜州的支柱产业之一,呈现总量不断增加、企业不断增多、服务不断提升与规模不断扩大的态势。然而,其发展也存在一些问题与不足。本文就甘孜州中藏药产业现状和存在的问题进行综述,并通过文献资料查询与分析讨论,进行了相关思考。甘孜州中藏药发展面临生态环境保护与中藏药产业发展的矛盾,产业规模总量较小、程度低,专业人才不足和产品研发能力弱等问题。本文提出了可行性建议:文化旅游与医疗多产业协同发展;建立高效的模式促进产学研合作发展;推进中藏药质量标准化、保证各环节质量传递。

关键词:甘孜州;南派藏药;中藏药产业

DOI:10.3969/j.issn.1005-5304.2018.03.003

中图分类号:R2-05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5-5304(2018)03-0012-04

New Thoughts for Development of Tibetan Medicine of Ganzi Tibetan Autonomous Prefecture

LI Lei1,2, GUO Hai-yan1, ZHEN Yan3,4, HU Chun-yu1, LIU Jian-xun2

1. Graduate School of China Academy of Chinese Medical Sciences, Beijing 100700, China; 2. Institute of Basic Medical Sciences of Xiyuan Hospital, China Academy of Chinese Medical Sciences, Beijing 100091, China;

3. China Institute for History of Medicine and Medical Literature, China Academy of Chinese Medical Sciences, Beijing 100700, China; 4. Economic and Information Technology Commission of Ganzi Tibetan Autonomous Prefecture, Kangting 626000, China

Abstract: Ganzi Tibetan Autonomous Prefecture is the birthplace of Tibetan medicine of southern school, also rich in natural resources of Chinese and Tibetan medicine (CTM). As the pillar industry of Ganzi prefecture, CTM shows a trend of improvement of overall services, growing of the number of companies and increasing scale of industries. However, the CTM industry in Ganzi prefecture still has some shortcomings. This article reviewed the development and existential problems of CTM industry of Ganzi prefecture. In addition, the article carries on relevant thinking through literature review and discussion and analysis. It is believed that CTM industry of Ganzi prefecture faced with the conflict between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and the development of CTM industry, small scale of CTM industry, inadequate expertise and insufficient product innovation. This article gave some feasible suggestions, such as coordinated development of cultural tourism and medical industry, establishment of high efficient mode to promote producing-learning-research development, enhancement of quality standardization of CTM industry, with a purpose to guarantee the quality transmission of each step.

Keywords: Ganzi Tibetan Autonomous Prefecture; Tibetan medicine of southern school; Chinese and Tibetan medicine industry

基金项目:中国中医科学院中国医史文献研究所自主选题创新团队项目(ZZ070506);中国中医科学院研究生院“春蕾计划”

项目(2016 年)

通讯作者:郭海燕,E-mail:13621125615@163.com

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位于四川省西部、青藏高原东南缘,是一个以藏族为主体民族的地级行政区。甘孜州是南派藏医药的故乡,因地理位置差异,以及对藏医《四部医典》的理解和阐述、药材原料的辨认、

火疗和放血疗法的穴位及药物配制秘方的不同,500年来甘孜地区逐渐形成一整套与北派藏医药学明显

不同的南派藏医药[1]。南派藏药对消化系统、高原性风湿、心脑血管疾病和部分疑难杂症有确切而独特的疗效,其治疗方法丰富,擅长使用推拿、按摩、擦涂、火罐、药浴及放血疗法等,一般配方药物数众多,属于大型方剂。甘孜州地域大部属于高山峡谷和高原地带,气候温和湿润,被誉为“生物宝库”,州内独具特色的垂直地带性差异为各种道地药材人工繁殖提供了有利条件,尤其 46 处自然保护区更为药材的生长和保护提供了广阔的地域条件。资料显示,全州药用动植物共计 2378 种,其中植物 159 科 2158 种、真菌类 22 科 77 种、动物61 科 143 种[2]。

2006年,“甘孜州南派藏药”被列入国务院首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中藏药产业则是甘孜州确

定的六大支柱产业之一[3]。因此,甘孜州中藏药产业对于特色民族医药传承与带动当地经济发展有着重要意义。兹从甘孜州中藏药产业发展现状、存在的问题与困难及产业发展思路进行分析,并就“十三五”期间甘孜州中藏医药产业的发展提出一些可行性建议。

发展现状目前,甘孜州初步形成了涵盖中藏药材种植、中藏药新药研发、成药生产、中藏医药诊疗、藏医药文化保护等要素在内的中藏医药产业发展雏形。全州共有中藏药企业 14 家,已获得《药品生产许可证》生产企业3家,保健品生产企业2家,中药材野生抚育和人工种植企业 50 余家,药用动物养殖企业 1 家,有一定规模的药品流通贸易企业5家。另有中藏医院

20 家,其中7家获得《医疗机构制剂许可证》,藏药制剂品种 336 个。

1.1 甘孜州药材种植已经初具规模通过积极探索中藏药材人工种植与野生抚育基地建设,甘孜州提出“公司+基地+农户”的模式,对中藏药材进行野生抚育及人工栽培,并在全州推广。全州人工种植川贝母、波棱瓜、大黄、秦艽等药材面积达 1700 hm2,人工种植佛手柑 500 hm2、俄色茶树 2700 hm2、沙棘 1300 hm2。建立了 30 hm2 川贝母的优质种子资源圃和 130 hm2人工种植示范基地。

1.2甘孜州药品加工有序推进甘孜州充分利用其独特的地域环境进行中藏药产业园区的建设,目前集药品采集加工、产品研发、物流仓储为一体的泸定中藏药产业园区一期工程已基本竣工,完成4条生产线设备安装调试。同时,白玉、德格、色达、炉霍、乡城5个中藏医药产业发展基地,以及海螺沟“中国南派藏医药传承创新基地”也正在建设当中。

2 存在的问题2.1 生态环境保护与中藏药产业发展的矛盾甘孜州生态环境较为脆弱,随着人口数量不断增长和国家西部大开发战略的实施,不少企业开始进入州内,产业有所发展,但由于环境监管力度不够、生态补偿政策未及时跟上、产业能源结构不合理等,导致乱砍乱伐、草原退化、土地沙化与水土流失等现象出现。甘孜藏区辽阔的森林是长江水源涵养、水质保护的天然屏障,在维系长江流域生态平衡中发挥着重要的作用,政府通过实施“天保工程”“退耕还林工程”对森林资源、草地资源和其他动物矿物资源进行

了有效保护[4]。甘孜州的中藏药产业发展必须“在保护中发展,在发展中保护”,因此,在中藏药材种植面积扩大、产品加工生产等方面受到一定制约。另外,由于野生中藏药材生长缓慢,而州内各县开发利用本地中藏药材随意性大,只采不种、掠夺性采挖及濒危药用动物的大量捕杀现象存在,造成有些地区药材生长环境受到严重损坏。

2.2 产业规模总量较小虽然近年来甘孜州地区的中藏药产业取得了很大的发展,产业总量较过往有了很大增速,但产业总数量和总质量较全国水平及其他藏区水平依然存在较大差距。目前中藏药企业规模普遍较小,主打产品大多属于挖掘传统中藏药的处方与剂型,同质化严重。州内企业在行业发展中属于外延扩展型居多,在产业链条中向上(研发)、向下(服务、贸易、物流)延伸能力差,处于产业链的底端。州内藏医院规模较小,药品生产多以自制自用为主,加工质量不高,除“然降多吉胶囊”为国药准字号外,无其他国家批准药品,不能上市销售。

2.3 产品研发能力弱

甘孜州面积 15.3 万 km2,占四川省面积的 1/3,由于地理环境、交通不便等因素制约,州内医疗卫生服务半径大,在数量上每千人口医师数、护士数远远低于四川全省水平,卫生人员相对内地水平缺少20%

以上[5]。在质量方面,存在人才队伍整体呈现学历层

次偏低、专业技术人才少、执业资格人员不足等问题。由于保障机制滞后,高层次人才“不愿进”“进不来” “留不住”现象依然严峻,具有中级职称以上的专业技术人才流失严重。由于全州人才紧缺,普遍呈现“学历偏低、职称偏低”的特点,藏医师承培养差,后续传承范围有限,出现人才断层,导致产品研发能力薄弱。同时,由于中藏药企业尚未对产品的后续开发给予足够重视,在建立企业技术中心或与大专院校、科研院所建立产学研结合体方面投入不足,缺乏根据市场反馈自主开发新药的能力。

可行性建议如何使甘孜州的中藏药物资源优势真正变成产业和经济优势,一些学者结合甘孜州的实际情况提出了一些可行性建议,如构建文化旅游模式促进多产业

协同发展、培植生态药业等[6]。笔者通过分析国内外中药及传统医药发展情况,从优势资源协同发展、促进产学研和推进标准化的角度提出了一些新的建议。

3.1 文化旅游与医疗产业资源整合协同发展甘孜州日益便利的交通条件、独特的资源禀赋和人文底蕴,是中藏药产业加快发展的有利条件。蓝天碧水、雪山连绵、原始森林薄雾笼罩,体现不同信仰的寺院与教堂和睦相处,州内旅游资源门类齐全,具有综合性和互补性强的特性。州府康定是全州的政治、经济和文化中心,因一曲《康定情歌》而名扬海内外,被誉为“情歌的故乡”;海螺沟以低海拔现代冰川著称于世,是融生态完整的原始森林、珍稀动植物和高山沸、热、温、冷泉为一体的国家级风景区;新都桥壮丽独特的川西高原风光与淳朴丰富的藏族风情,让天南海北的摄影爱好者们趋之若鹜,被誉为“摄影家的天堂”。州内还有号称“香格里拉之魂”的稻城亚丁,色达五明佛学院堪称世界最大的藏传佛学院,还有享有“中国最美丽的乡村”美名的甲居藏寨等具有特色的优质旅游资源。

甘孜州作为南派藏药的故乡,拥有独特的民族文化、特色的治疗技术、实惠的医疗服务价格及藏式传统医疗保健项目和技术,如能将“全域旅游”的概念引入医疗产业,将旅游产业和医疗产业有效结合、协同发展,将带动促进众多相关产业的发展,实现区域内资源的有效整合和绿色开发,必能为甘孜州创造巨大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

甘孜州以南派藏医药文化特色为主线,将自然风光、名胜古迹、宗教、历史、民俗等资源进行整合,融入关注自然、关注健康与关注文化的理念,突破单纯看病就医模式,使受益群体不仅有医疗需要的患 者,还向服务大众健康的方向发展。让旅游者在游玩的同时了解南派藏医药的历史文化,体验传统藏医药的保健养生方式,提高对南派藏医药的接受程度,为进一步营销树立品牌形象。在构建文化旅游和医疗产业协同发展模式时,应着重考虑如何由接待型向市场化转变,使边缘化的医疗旅游产业实现中心化。

3.2 建立高效的模式,促进产学研合作发展国家“十三五”规划纲要提出,必须牢固树立和贯彻落实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新发展理念。因此,甘孜州中藏药产业发展需要建立以企业为主体、市场为导向、产学研相结合的技术创新体系。通过加强科技合作,建立重点实验室和产学研联盟,研发升级特色藏药产品,提高技术创新能力,培育和发展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新产品。良好的产学研合作模式,不仅能整合高校、企业的各种资源,还能使产学研各方在合作过程中各取所需、实现共赢。对州内有一定产业基础和广阔市场需求项目加大扶持力度,加快“霍尔古藏茶降糖胶囊”保健品申报进程,推进“胃舒胶囊”“甘露治肝胶囊”等产品的研发,促进产学研合作发展。

面向经济社会发展主战场,深入实施产学研合作发展战略,必须强化企业在创新中的主体和主导作用。完善有利于企业协同创新的政策体系,充分开放和有效利用高校和科研机构的科技资源,联合组织技术攻关,促进创新要素向企业聚集。人才是产学研合作的核心驱动力,因此,要把人才资源开发和培养摆在产学研合作的最优先位置。结合州内实际情况,建立“不求为我所有,但求为我所用”的引才理念,不断整合内外部资源,多渠道选拔高素质人才、提升州内中藏药产业人才队伍的整体水平,形成一支专业构架搭配得当、可持续发展能力强的人才队伍。

3.3 推进中藏药质量标准化,保证各环节质量传递中藏药是防病治病的物质基础,其真伪优劣直接关系到临床用药的安全、有效。大力推进中藏药的标准化建设,对于规范行业管理,提高中藏药学术水平和服务质量,推动国际化具有重要意义。目前,国际竞争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标准化已成为发达国家提高竞争力的重要手段,通过将本国技术上升为国际标准,在国际标准组织中担任职务,确立本国的领先地位。甘孜州的南派藏药也应积极响应国家中医药发展标准化的号召,在标准化的大潮中积极制定属于自己的标准。甘孜州的中藏药标准化建设应从种子种苗、中藏药材生产、饮片炮制、中藏成药生产、标准库与第三方检测平台建设等方面着手,选择临床用量大、

涵盖多种剂型的中藏药成药及其原料和临床常用饮片作为药材示范,建立一批基础标准、分级标准及优质标准,增强标准化服务能力,形成标准化的技术服务支撑体系。

由于成分和生产过程复杂、涉及影响质量的因素较多,为保证中藏药成药的质量,必须实行从原、辅料到生产过程再到终产品的全过程控制,做到产业链各环节质量传递。构建从中藏药材来源及加工、饮片生产、中成药生产到市场终端的全程质量溯源体系,保障中藏药产品的质量。

4 结语甘孜州拥有得天独厚的中藏药资源和“南派藏药”品牌的优势,发展资源节约型和环境友好型的旅游医疗生态经济具有较好的基础,该模式需要当地政府、企业与科研高校等共同参与,同时应进一步探讨并建立适合州情的产学研合作模式;并注重加强人才的宏观调控,通过加快人才制度创新步伐加快,改善人才发展环境,以提升人才队伍层次和结构。另外,运用标准化和质量控制战略推进甘孜州中藏药产业扎实发展,提升州内中藏药产业竞争力,打造龙头企业和知名品牌。总之,作为甘孜州“十三五”期间重 要的经济增长点和支柱产业,中藏药产业关系到农牧民脱贫增收和民生福祉改善,因此,加快甘孜州中藏药产业发展,必将促进全州经济的蓬勃发展。

参考文献:

[1] 李艺宏.甘孜州南派藏医药的发展研究[J].中国民族民间医药,2016,

25(8):11.

[2] 杨惠.甘孜州中藏药产业发展现状及对策建议[J].科技和产业,2014,

14(9):31-33.

[3] 华桦,杨宝寿,赵军宁.我国南派藏医药的形成与发展概述[J].中国民

族医药杂志,2010,16(5):7-9.

[4] 莫泓铭,夏龄.甘孜藏区生态环境保护现状与对策[J].浙江农业科学,

2016,57(7):1109-1111.

[5] 李佳川,顾健,许世林,等.对加快四川民族医药人才培养的思考[J].

西南民族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2016,42(5):473-478.

[6] 杜娟,高永翔,祝捷,等.论四川民族医药文化旅游模式的构建[J].中

国民族民间医药,2010,19(10):70-71.

(收稿日期:2017-01-09)

(修回日期:2017-04-17;编辑:梅智胜)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