荔枝草药理作用及临床研究进展

CJI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 - News - (收稿日期:2017-02-18) (修回日期:2017-03-05;编辑:向宇雁)

郭秋言,徐一,雷志钧湖南中医药大学药学院,湖南 长沙 410208摘要:荔枝草为唇形科鼠尾草属植物荔枝草Salvia Plebeia R.Br.的全草,主要含有黄酮类、萜类、酚酸类、挥发油类、植物甾醇类等化合物,具有止咳平喘、抗炎镇痛、抗氧化、保肝、抑菌等多种药理作用,在临床上常用来治疗带状疱疹、痔疮、小儿急性肾炎、支气管炎等疾病。本文对近年荔枝草化学成分、药理作用和临床应用相关研究进行综述,为其进一步研究及开发提供参考。关键词:荔枝草;化学成分;药理作用;临床应用;综述

DOI:10.3969/j.issn.1005-5304.2018.03.033

中图分类号:R285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5-5304(2018)03-0136-05

Research Progress in Pharmacological Effects and Clinical Study of Salvia Plebeia

GUO Qiu-yan, XU Yi, LEI Zhi-jun

School of Pharmacy, Hunan University of Chinese Medicine, Changsha 410208, China

Abstract: Salvia Plebeia is the full grass of Salvia Plebeia R.Br., which contains chemical constituents belonging to flavonoids, terpenoids, phenolic acids, volatile oils, sterols and other ingredients. The pharmacological effects include relieving cough and asthma, anti-inflammatory, analgesia antioxidant, hepatoprotective, antibacterial and other activities. It is commonly used to treat herpes zosters, hemorrhoids, children with acute nephritis, bronchitis and so on in clinic. This article summarized the research on chemical constituents, pharmacological effects and clinical application in recent years, in order to provide references for further research and development of Salvia Plebeia.

Keywords: Salvia Plebeia; chemical constituents; pharmacological effects; clinical application; review

荔枝草始载于《本草纲目》,为唇形科鼠尾草属植物荔枝草 Salvia Plebeia R.Br.的全草,又名雪见草、癞蛤蟆草、雪里青、癞子草、癞团草、荠宁、猪婆草、皱皮草等。性凉,味辛、苦,归肺、胃、肾经,清热解毒、利尿消肿、凉血止血,用于治疗咳血、吐血、尿血、崩漏、腹水、白浊、咽喉肿痛、痈肿、痔疮等。荔枝草为二年生直立草本,适宜生长温度为20~30 ℃,

地下根茎在-20 ℃仍可安全过冬,土壤以肥沃、疏松的夹砂土较好,我国除新疆、甘肃、青海、西藏外均有分布,资源丰富且价格低廉,近年来亦被应用于农

业[1]、保健品[2]等行业,具有广阔的市场开发前景。兹就近年来荔枝草化学成分、药理作用、临床应用相关研究进行综述,为其进一步研究和开发提供依据。化学成分荔枝草中主要含黄酮类、萜类、酚酸类、挥发油类、植物甾醇类等多种类型的化合物。

1.1 黄酮类黄酮类化合物为荔枝草中含量较多的成分,具有 通讯作者:雷志钧,E-mail:lzj-707@163.com 显著的抗氧化、保肝等药理活性,在5月上旬未开花

前累积含量可达到最大值[3]。余磊等[4]采用硅胶柱层析,通过波谱解析从荔枝草提取液中鉴定出高车前苷

元、5,7,4'-三羟基-6-甲氧基黄酮-7-D 葡萄糖苷。向兰

等[5]从荔枝草95%乙醇提取物中分离鉴定出5个黄酮

化合物,分别为泽兰黄酮、高车前苷、假荆芥苷、5

羟基-4',7-二甲氧基-异黄酮、2(S)-5,7,4'-三羟基-6 甲氧

基-二氢黄酮-7-O-β-D-吡喃葡萄。刘慧清等[6]从荔枝草全草 95%乙醇提取物中分离鉴定出木犀草素、芹菜

素。韩国华等[7]利用硅胶柱色谱、凝胶柱色谱、制备薄层色谱和开放 ODS 柱色谱等各种色谱手段,从荔枝草三氯甲烷萃取物中首次分离得到柳穿鱼黄素。

卢汝梅等[8]利用硅胶色谱、Sephadex LH-20 色谱等方法,通过理化鉴别和波谱方法从荔枝草醋酸乙酯萃取部位中分得粗毛豚草素,此外荔枝草乙酸乙酯萃取部位还有楔叶泽兰素和 5,7,4'-三羟基-6-甲氧基-二氢黄

酮-7-O-β-D-葡萄糖苷[9]。亢文佳等[10]从荔枝草 70%乙醇提取物的氯仿和正丁醇萃取部位发现4个新的黄酮化合物,分别为 5,6-二羟基-7,4'-二甲基黄酮、5,6,3'

三羟基-7,4'-二甲基黄酮、线蓟素和 6-甲氧基柚皮素。

1.2萜类荔枝草中的萜类成分主要为二萜类和三萜类,包括鼠尾草酚、熊果酸、迷迭香双醛、表迷迭香酚、齐

墩果酸、2α,3β,24-三羟基-12-烯-28-齐墩果酸、2α,3β

二羟基-12-烯-28-乌苏酸、2α,3β-二羟基-12-烯- 28-齐

墩果酸和马斯里酸[7-8,10]。刘丽等[11]利用硅胶柱色谱、Sephadex LH-20 色谱等方法从荔枝草根中分离得到乌苏酸。

1.3 挥发油类

兰艳素等[12]采用 CO2 超临界法提取荔枝草的挥发油,运用气相色谱-质谱联用技术从荔枝草中分离鉴定出烯烃、烷烃、酚、醇、酯、等 76 种挥发油成

分,其中,1-石竹烯、抗氧剂2246、角鲨烯、丙酸乙酯、黄曲霉素B2、β-谷甾醇和二十七烷含量较高,占总挥发油总量的 51.54%。

1.4 酚酸类研究表明,荔枝草中的酚酸类成分有原儿茶酸、

4-羟基苯乳酸、咖啡酸甲酯、东莨菪素、咖啡酸、迷迭香酸、丹参素甲正丁酯、丹参素甲酯、异迷迭香酸

苷和迷迭香酸甲酯等[4,7,9,11]。

1.5甾醇类研究发现荔枝草中含有的甾醇类有:β-胡萝卜

苷[8]、β-谷甾醇[7]和豆甾醇[11]。

1.6 其他

艾薇等[13]将荔枝草分为根及可食部分,通过乙炔-空气原子吸收法发现荔枝草中含有镁、铁、锌、

镍、铜、锰(含量由高到低)6 种微量元素,可食部分的镁、铜含量大于根部。此外,荔枝草中还含有丁

香脂素、正二十一烷醇、7-羟基大黄素、大黄素、1-O

二十六烷酰基甘油酯[6,10-11]。 药理作用荔枝草提取物及所含的化学成分具有止咳平喘、抗炎镇痛、抗氧化、保肝、抑菌、推进小肠运动、抑制α-糖苷酶等多种药理作用。

2.1 止咳平喘《天宝本草》中称荔枝草“专治咳嗽,消肺金火胜”,在民间人们常取荔枝草煎汤或作为菜食治疗咳

嗽。喻樊[14]将荔枝草水煎液醇沉浓缩成液体,以必嗽平、咳必清为对照,采用小鼠呼吸道酚红冲洗法、大鼠毛细管排痰量法、氨水引咳法,观察荔枝草的止咳化痰作用。结果表明,荔枝草可明显增加小鼠呼吸道黏膜酚红的排出量及大鼠呼吸道内痰液的分泌量、延长小鼠隐咳潜伏期、减少咳嗽次数。此外,荔枝草还可抑制组胺致豚鼠离体气管平滑肌的收缩作用而发

挥止咳平喘作用[15]。

2.2 抗炎、镇痛

[16]

Jang H H 等 利用体外培养巨噬细胞系

RAW264.7 细胞和人正常肺上皮细胞BEAS-2B,发现荔枝草可以抑制RAW264.7细胞中促炎性因子如肿瘤

坏死因子(TNF)-α、白细胞介素(IL)-1 和 IL-6 的产生,其中地上部分抑制作用比根的作用更强,在

BEAS-2B细胞中,荔枝草地上部分和根部都能抑制炎性细胞因子 IL-6 和 IL-8 的产生。利用卵清蛋白诱导哮喘小鼠模型,发现荔枝草地上部分能显著降低小鼠

气道嗜酸性粒细胞数量、IL-4和 IL-13 水平,减少黏液分泌及炎性细胞浸润,可有效改善哮喘模型小鼠肺组织病理变化,作用与地塞米松相近。Jeong H R 等[17]研究发现荔枝草叶的提取物可通过诱导巨噬细胞系

RAW264.7 细胞中血红素氧合酶-1的产生而发挥抗炎

活性。张红霞[18]研究发现荔枝草提取液可明显减少醋酸致小鼠扭体次数、升高热板致小鼠痛阈。

2.3 抗氧化近年来荔枝草抗氧化活性研究报道较多,主要抗

氧化活性成分为黄酮类化合物。康文艺等[19]为综合评价荔枝草的抗氧化活性,取荔枝草的石油醚、乙酸乙酯和甲醇 3 个萃取部位,以抗氧化剂 BHT 为阳性对照品,采用 DPPH、ABTS 和 FRAR 方法进行研究,结果表明:清除DPPH自由基的能力为甲醇提取物> BHT>醋酸乙酯提取物>石油醚提取物,甲醇提取物与阳性对照 BHT 对 DPPH 自由基的清除能力有显著差异;清除 ABTS自由基的能力为BHT>醋酸乙酯提取物>甲醇提取物>石油醚提取物,醋酸乙酯提取物与 BHT无显著差异;还原Fe3+能力比 BHT低,分别为BHT>甲醇提取物>醋酸乙酯>石油醚提取物。龚

玺等[9]将荔枝草乙酸乙酯萃取部位,经 LH-20 柱色谱(甲醇)纯化,得到总黄酮和主要单体化合物,采用清除 DPPH自由基和还原力实验,发现总黄酮和主要单体虽有较好的抗氧化活性,但作用与乙酸乙酯部位相比差异无统计学意义,可能是乙酸乙酯萃取部位含有含量较低但抗氧化活性比较显著的组分。师梅梅

等[20]通过生物体外纯化反应体系发现荔枝草总黄酮提取物对 1,1-二苯基-2-苦苯肼自由基(DPPH•)和超

氧阴离子(O2-.)的清除率分别为 91.14%和 77.16%,且对 Fe2+诱导的脂质过氧化反应和 β-胡萝卜素/亚油酸的自氧化也具有显著的抑制作用。

2.4 保肝荔枝草起保肝作用的活性成分是黄酮类,其作用机制主要通过抗氧化损伤、抑制炎性因子释放等。

Qu X J 等[21]通过体内和体外实验研究荔枝草中黄酮类成分高车前苷对肝细胞的保护作用,结果表明,高车前苷能显著降低乳酸脱氢酶水平,增加谷胱甘肽、谷胱甘肽过氧化物酶和超氧化物歧化酶含量,体内实验中,利用芽孢杆菌和脂多糖致肝损伤模型发现高车前苷可抑制血清中丙氨酸氨基酶和天冬氨酸转移酶含量的增加,减少 TNF-α 和 IL-1 的含量,同时可以减少肝组织均浆中硫代巴比妥酸反应物的含量,因此推测高车前苷能够保肝可能与其抗氧化特性有关。另

外,师梅梅等[22]采用 Fe2+-Vc 体系和 Fe2+-H2O2 体系建立大鼠肝线粒体损伤模型,以肝线粒体脂质过氧化水平、肿胀程度、蛋白质羰基水平、ATP酶活性及自

由基(O2•-)生成为检测指标,评价荔枝草的水及乙酸乙酯提取物对大鼠肝线粒体损伤的保护作用,结果表明荔枝草提取物可有效抑制•OH导致的氧化损伤,减轻线粒体肿胀程度,降低蛋白质羰基水平,恢复ATP 酶活性,清除 Fe2+-Vc 诱导线粒体损伤产生的

O2•- ,并均呈一定的量效关系,乙酸乙酯相的效果较水相效果好,其中乙酸乙酯部位中黄酮含量为

92.09%。

2.5 抑菌荔枝草抑菌活性成分主要是中等偏强的极性部

位。张秀明等[23]采用琼脂稀释法探讨荔枝草的水、

95%乙醇、乙酸乙酯和石油醚提取部位对11 种细菌的体外抑制活性,实验显示荔枝草4个提取部位对金黄色葡萄球菌(耐药菌和敏感菌)、肠球菌、表皮葡萄球菌、鲍曼不动杆菌均有抑制作用,其中95%乙醇提

取部位的抑菌活性最强。杨泽华等[24]发现荔枝草正丁醇提取物对金黄色葡萄球菌、表皮葡萄球菌、大肠杆菌和绿脓杆菌也有一定的抑制作用,齐墩果酸和

2α,3β-二羟基-12-烯-28-乌苏酸是荔枝草抗菌活性的主要成分。

2.6 抑制 α-糖苷酶

康文艺等[25]观察荔枝草石油醚、乙酸乙酯和甲醇提取物对α-糖苷酶的体外抑制活性,以阿卡波糖为阳性对照,发现荔枝草3个提取部位抑制α-糖苷酶活性均明显高于阿卡波糖,并呈剂量依赖关系,其中乙酸乙酯提取物最大抑制率可达到 100%,为将荔枝草开发成糖尿病治疗药物提供了实验依据。

2.7 其他

罗春阳等[26]研究发现,荔枝草鲜汁对大鼠深Ⅱ度烫伤模型有较好的治疗效果,其中荔枝草鲜汁高剂量组疗效与烧伤灵相当。Nugroho A 等[27]发现荔枝草甲醇提取物和乙酸乙酯萃取部位对盐酸乙醇和吲哚美 辛致小鼠胃损伤模型有治疗作用,且能抑制巴比妥钠诱导小鼠自发活动。另有报道,荔枝草还具有推进小

肠运动[28]、止血等作用[18]。

3 临床应用荔枝草作为一种传统药材,分布广泛,价格低廉,在基层医疗单位及民间应用较多。

3.1 带状疱疹荔枝草具有清热解毒、杀虫等功效,用于治疗带

状疱疹取得较好疗效。喻云[29]对 21 例带状疱疹患者用荔枝草进行治疗,将荔枝草鲜草捣成泥状或把干草

熬成汤于冰箱冷藏,冷敷于患者的局部皮肤处,3~

4 次/d,结果仅 1例患者的疱疹10 d后结痂痊愈,其他 20例患者的疱疹均在3~7d内结痂痊愈且未产生

顽固性神经痛及不良反应。王昌荣等[30]将荔枝草煎汤取汁外敷治疗 38 例带状疱疹患者,4~5 次/d,严重

者口服药汁,7 d 为 1个疗程,结果1~2个疗程有效率达到 99%。

3.2 痔疮荔枝草具有镇痛、止血、抑菌等活性,特别是与其他药物配伍制成的外用洗剂用治疗痔疮均取得较

好疗效。黄继承[31]应用痔瘘熏洗剂(荔枝草、大黄、虎杖、鱼腥草等煎至而成)对 62 例肛肠病术后患者肛门部位进行治疗,先用开水熏蒸肛门部位5~10 min,待药液温度适宜后,将伤口浸入盆中,坐浴 15~

20 min,以高锰酸钾溶液为对照组,7 d 为 1个疗程,治疗 2个疗程后,痔瘘熏洗剂总有效率达到98.4%,对照组总有效率为70.7%,对于术后切口疼痛、创缘水肿、创面渗液、切口不愈合等症状的疗效痔瘘熏洗剂组均优于对照组,创面愈合时间也明显短于对照

组。李向等[32]采用由芒硝、西月石、明矾、荔枝草、川乌等中药制成的痔瘘洗必灵袋泡剂对 60 例炎性外痔患者患处进行熏洗坐浴治疗,治疗 10 d 后患处疼痛、水肿缓解情况均优于1∶5000 高锰酸钾溶液组,总有效率达到75%。

3.3 小儿急性肾炎

杨光成[33]用荔枝草煎液对 19 例急性肾炎血尿患儿进行1个月的治疗,以血尿安胶囊为对照组,荔枝草组的总有效率达84.3%,且无明显不良反应,对照组有效率为70.0%,差异有统计学意义。表明荔枝草对急性肾炎具有较好的疗效。

3.4 支气管炎

赵雷等[34]将 72 例慢性支气管患者按就诊顺序随机分成治疗组和对照组,其中治疗组服用荔枝草水煎液,对照组静脉滴注青霉素钠并口服复方甘草合剂,

8 d 为 1个疗程,结果显示,在改善慢性支气管炎患者咳嗽、咳痰症状方面,治疗组疗效显著高于对照组,

在改善患者喘息、哮鸣症状方面,2组效果相当,各症状消失时间治疗组少于对照组,治疗过程中仅有 2 例出现口苦感,治疗结束后消失,不良反应较小。

3.5 其他

王学等[35]采用荔枝草药液加温水外洗的方法对

168例瘙痒性皮肤患者(非渗出性急性湿疹69 例、慢性湿疹 21 例、丘疹性荨麻疹 59 例、异位性皮炎 19例)进行治疗,一般2 剂见效,10剂均痊愈。李庆耀

等[36]用荔枝草煎液治疗 16 例阴茎包皮水肿患儿,16例患儿的肿胀症状在半日内均得以缓解,除1例伴有感染的患儿治疗3 d后痊愈,其余15例均在治疗2 d后痊愈,获得较好疗效。此外,荔枝草与地肤子、苦

参、艾叶、白鲜皮等共用治疗阴虱也具有较好疗效[37]。 4 展望随着中医药现代化的发展,荔枝草相关研究在化学成分、药理作用等方面均取得了一定成果,其黄酮类成分有非常好的保肝、抗氧化作用;荔枝草的抑菌活性使其在农业领域体现出较高的开发价值;在临床应用中,荔枝草对带状疱疹、支气管炎、痔疮等疾病都取得显著疗效。目前,荔枝草各方面的研究尚处于起步阶段,如抑制α-糖苷酶、抗疱疹病毒的药效物质基础及作用机制尚未阐明,止咳、抗炎等药理活性的具体作用成分尚不明确。此外,作为一种传统中药材, 2015年版《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典》并未将荔枝草收录其中,其质量标准有待加强完善。荔枝草药用历史悠久,在全国分布广泛,若能制定完善的质量标准,找到与临床疗效相对应的活性成分及作用机制,并进一步开发利用,将产生巨大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

参考文献:

[1] 孙伟光,魏艳,万大伟,等.荔枝草农用活性初步研究[J].江西农业学

报,2008,20(1):34-36.

[2] 孔庆新.荔枝草保健茶的制作工艺研究[J].食品工业科技,2013(4):

293-295.

[3] 王晓明,于娇,陈虹,等.不同采收期荔枝草中黄酮成分含量的动态变

化研究[J].中国野生植物资源,2010,29(4):34-36.

[4] 余磊,于敬海,彭湘君,等.蛤蟆草化学成分的研究[J].哈尔滨医科大

学学报,2006,40(5):416-419.

[5] 向兰,陈沪宁,徐成明,等.荔枝草中黄酮类成分的研究[J].中国药学

杂志,2008,43(11):813-815.

[6] 刘慧清,王国凯,林彬彬,等.荔枝草全草乙醇提取物的化学成分分

析[J].植物资源与环境学报,2013(2):111-113.

[7] 韩国华,李占林,孙琳,等.荔枝草的化学成分[J].沈阳药科大学学报,

2009,26(11):896-899.

[8] 卢汝梅,杨长水,韦建华.荔枝草化学成分的研究[J].中草药,2011,

42(5):859-862.

[9] 龚玺,杨守士.荔枝草抗氧化部位的化学成分研究[J].中国野生植物

资源,2013,32(3):24-27.

[10] 亢文佳,富艳彬,李达翃,等.荔枝草的化学成分研究[J].中草药,

2015,46(11):1589-1592.

[11] 刘丽,戴轶群,谢国勇,等.荔枝草根的化学成分研究[J].中国药学杂

志,2014,49(16):339-341.

[12] 兰艳素,牛江秀,蒋余芳,等.CO2 超临界萃取荔枝草挥发油及成分分

析[J].重庆工商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2016,33(4):22-27.

[13] 艾薇,侯洪波.荔枝草的微量元素测定和营养成分分析[J].云南化

工,2015(6):39-41.

[14] 喻樊.荔枝草的化痰、止咳、抗炎药效学的研究[J].海峡药学,2009,

21(10):31-33.

[15] 马瑜红,李玲,欧阳静萍.荔枝草止咳祛痰平喘作用的实验研究[J].

医药论坛杂志,2008,29(7):22-24.

[16] JANG H H, CHO S Y, KIM M J, et al. Anti-inflammatory effects of Salvia plebeia R. Br extract in vitro and in ovalbumin-induced mouse model[J]. Biological Research,2016,49(1):41.

[17] JEONG H R, SUNG M S, KIM Y H, et al. Anti-inflammatory activity of Salvia plebeia R.Br. leaf through heme oxygenase-1 induction in LPS-stimulated RAW264.7 macrophages[J]. Journal of the Korean Society of Food Science & Nutrition,2012,41(7):888-894.

[18] 张红霞.荔枝草的药效学研究[J].中国民族民间医药,2010,19(1):

35-36.

[19] 康文艺,李彩芳,宋艳丽.荔枝草抗氧化活性成分研究[J].中成药,

2009,31(10):611-613.

[20] 师梅梅,杨建雄,任维.荔枝草总黄酮的体外抗氧化研究[J].陕西师

范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2012,40(5):60-63.

[21] QU X J, XIA X, WANG Y S, et al. Protective effects of Salvia plebeia, compound homoplantaginin on hepatocyte injury[J]. Food & Chemical Toxicology An International Journal Published for the British Industrial Biological Research Association,2009,47(7):

1710-1715.

[22] 师梅梅,杨建雄,任维.荔枝草提取物对大鼠肝线粒体损伤的保护作

用[J].中成药,2011,33(10):1673-1676.

[23] 张秀明,李明春,姜美娟,等.荔枝草不同提取部位的体外抑菌作用[J].

今日药学,2014(5):328-330.

[24] 杨泽华,杨长水,韦建华,等.荔枝草提取物的体外抗菌活性研究[J].

广西中医药大学学报,2015,18(2):65-67.

[25] 康文艺,张丽,陈林,等.两种唇形科植物荔枝草和夏至草α-糖苷酶

抑制活性研究[J].中成药,2010,32(3):493-495.

[26] 罗春阳,阳秀芝,范彩霞,等.荔枝草鲜汁治疗烫伤的实验研究[J].湘

南学院学报:医学版,2008,10(2):22-23.

[27] NUGROHO A, KIM MH, CHOI J, et al. In vivo sedative and gastroprotective activities of Salvia plebeia extract and its composition of polyphenols[J]. Archives of Pharmacal Research,

2012,35(8):1403-1411.

[28] 于潇华,于琳琳,马腾,等.荔枝草对小鼠小肠运动研究[J].辽宁中医

药大学学报,2013,15(12):60-61.

[29] 喻云.荔枝草治疗带状疱疹的临床研究[J].皮肤病与性病,2001,

23(1):29.

[30] 王昌荣,宫兆妮,毕金花.蛤蟆草治疗带状疱疹 38 例[J].中国民间疗

法,2004,12(9):25-26.

[31] 黄继承.痔瘘熏洗剂在肛肠病术后中的应用[J].中国中医药信息杂

志,2009,16(1):73-74.

[32] 李向,张庆伟.痔瘘洗必灵治疗炎性外痔疗效观察[J].陕西中医,

2012,33(8):1044-1045.

[33] 杨光成.单味荔枝草治疗小儿急性肾炎血尿疗效观察[J].湖北中医

药大学学报,2007,9(2):65.

[34] 赵雷,熊蕾,熊清平,等.荔枝草提取液治疗慢性支气管炎临床疗效观

察[J].亚太传统医药,2013,9(11):149-150.

[35] 王学,魏峰.单味蛤蟆草治疗瘙痒性皮肤病[J].中国民间疗法,2000,

8(7):47.

[36] 李庆耀,梁生林,邹复馨.荔枝草治疗小儿阴茎包皮水肿 16 例[J].江

苏中医药,2008,4(12):41.

[37] 朱林存,李婷,毕丽华.自拟方外洗治疗阴虱16例[J].中国民间疗法,

2011,19(10):14-15.

开放科学(资源服务)标识码(OSID)内含全文PDF和增强文件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