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小诸证方论》整理辑校本述评

【引文格式】郑梅玲.《大小诸证方论》整理辑校本述评[J].中国中医药图书情报杂志,2017,41(2):55-58. DOI: 10.3969/j.issn.2095-5707.2017.02.015

CJLIS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 - NEWS - 作者简介:郑梅玲,副研究馆员,研究方向为古籍文献整理。E-mail: 410073913@qq.com

郑梅玲

山西省图书馆,山西 太原 030006

摘要:《大小诸症方论》原题“傅青主先生手著”,抄本,约抄于清道光五年(1825 年),抄本原件珍藏于山西省图书馆。较常见的后印本有 1983 年 8 月何高民校订本、2009 年 3 月学苑出版社本和2016 年 4 月重编《傅山全书》本 3 种。通过将 3 种整理本与本馆所藏抄本原件比对,让读者更好地了解原书的价值,并对整理本有了系统的认识,为广大中医学者、中医临床工作者提供研究参考。

关键词:《大小诸证方论》;何高民校订本;学苑出版社本;《傅山全书》

中图分类号: R2-5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2095-5707(2017)02-0055-04

Review on the Collation and Proofreading of Da Xiao Zhu Zheng Fang Lun

ZHENG Mei-ling

(Shanxi Library, Taiyuan Shanxi 030006, China)

Abstract: The original title of Da Xiao Zhu Zheng Fang Lun is “Manuscript of Mr. FU Qing-zhu”. The transcript was transcribed in the fifth year of Daoguang Emperor (1825). The origibal copy of the transcript is collected in Shanxi Library. The common postprints are revised edition of HE Gao-min in August of 1983, revised edition of Xueyuan publishing company in March of 2009, and Fu Shan Quan Shu recompiled in April of 2016. Through comparison of the three postprints and the original copy in Shanxi Libraty, this article help readers better know the value of the original copy, and have a systematic understanding of the postprints, with a purpose to provide research references for TCM schalors and TCM clinical workers.

Key words: Da Xiao Zhu Zheng Fang Lun; revised edition of HE Gao-min; revised edition of Xueyuan publishing company; Fu Shan Quan Shu

《大小诸症方论》原题“傅青主先生手著”,抄本,约抄于清道光五年( 1825 年)左右,藏于山西

[1]

省图书馆 。傅山( 1607-1684 年),字青主,山西太原人,明清之际著名思想家、书画家、医生和诗人。他精通医道,治验卓而医德高,验方奇而有法,内科、外科、男科、妇科、儿科均有涉猎并颇有建树,留下很多珍贵的医学著述。其所著《大小诸症方论》,抄本共有 103 叶,订为 2 册,从开篇至“真寒假热方”,凡 48 叶为上册;从“气虚胃虚方”至结束,凡 55 叶,为下册。全篇以“方”为纲,其中“小儿科方论”介绍小儿常见病种及用方,“杂症方论”介绍内、外、妇、眼科病症及用

方。作为傅山的临床医学著述,顾炎武在《大小诸症方论》序言中评其为“卫生之善道,救死之良方”。后世对其研究著述甚多,其中最早的是 1983年 8月何高民校订本;之后 2009 年 3 月,学苑出版社出版了整理本; 2016 年 4 月,重编《傅山全书》对其收录。由于原抄本不易翻阅,3 种整理本便是读者了解和研究《大小诸症方论》的重要参照。本文对上述 3 种整理辑校本进行评述,让读者更好地了解原书的价值,为广大中医学者、中医临床工作者提供研究参考。

1 何高民校订本《大小诸证方论》的特征

首次整理出版《大小诸证方论》为何高民先生,他根据山西省图书馆收藏的抄本进行点校整理, 1983 年 8 月由山西人民出版社出版发行,这是《大小诸证方论》抄本的首次标点刊印。

1.1 何高民校订本对《大小诸证方论》进行错漏校订及内容增补

[2]在何高民校订本《大小诸证方论》 印行的序言中,介绍了对原书的校订原则和指导思想,“对于抄本中的错字,以圆括弧()校订之;可能抄漏的字句,以方括弧〔〕补充之。”可见校订本中方括弧中的内容为何高民补充,是其与原本不同之处。同时序言中提到,“鉴于《石室儿科》与《抄本儿科》关系密切,附录于后,以供对照和参考”,可见原书在“傅青主先生秘传小儿科方论”之末,附录了傅山医学著述《石室秘录》卷五“岐天师儿科治法”。何高民校订本是依据《石室秘录》《傅青主男科》等傅山医书对《大小诸证方论》原件有所增益,这一文字和内容的增补是何高民校订本的第一个特征。

1.2 何高民校订本对《大小诸证方论》内容进行调整和改动

《大小诸证方论》全书分 2 个章节,即“傅青主先生秘传小儿科方论”(简称儿科方论)和“傅青主先生秘传杂症方论”(简称杂症方论),现分别就这 2 个章节中何高民校订本与原抄本的异同加以简要评述。

首先,《大小诸证方论》何高民校订本对于儿科方论各证各条在排列顺序上进行调整,开篇卷首第一证证名,原抄本作“小儿科治法”,何高民校订本改作“小儿色”,以方括号括起。原抄本第二、第三证分别是“治小儿不食乳方”“治脐汁不干方”,均有所后移,与“小儿吐乳方”合并一处,整体置于止吐方、泄泻方之后。原抄本“小儿口疳流水口烂神方”和“小儿便虫方”“治寸白虫方”,置于“小儿咳嗽方”“小儿惊风方”之间,何高民校订本将其分别调至“小儿疳症方”和新增“小儿肚脐突出方”之后。原抄本本章最末一症“小儿疳症泻痢眼障神效方”,调于“流口水烂方”之下。同样,在第二部分杂症方论中也做了调整, “火邪内伤辨”“治泻奇方”“治水泻方”“又治火泻方”“又治久泻方” 5 证,由“治痢疾腹不痛方”之后,调整置于“治大小便不通方”之后。

其次,何高民校订本与原抄本的差异主要体现在杂症方论章条文的省略或漏载上。今将何高民校订本《大小诸证方论》所缺的 6 条方证罗列如下,按原抄本体例,以方便读者查考,序号及标点为笔者所加。 ⑴假热方:如人喉痛,口干舌燥,身热。人以为热而非热也,内真寒而外假热耳,方用:

黄连三钱 白芍三钱 当归三钱 半夏三钱茯苓三钱 栀子二钱 柴胡二钱 枳壳一钱 菖蒲三分

水煎服。此方妙在用黄连佐以栀子副将,提刀直入,无邪不散。柴胡、白芍又塞敌运粮之道。半夏、枳壳斩杀余党。中原既定,四隅不战而归已矣。然而火势居中,非用之得法则贼势弥张,安然直入。又加菖蒲之辛热,乘热饮之,则热喜热,不致相反而更相济也。

⑵补气方:右手脉大,气分之劳,方用补气丸。人参三两 黄耆三两 茯苓四两 白术八两白芍三两 陈皮一两 麦冬二两 北五味一两 远志一两 白芥子一两 炙草八钱炼蜜为丸,早服五钱。

⑶补血方:左手脉大,血分之劳,方用补血丸。熟地八两 白芍八两 当归四两 山萸四两五味子一两 麦冬三两 远志一两 茯神三两 枣仁一两 白芥子一两 砂仁五钱 肉桂五钱

炼蜜为丸,晚服一两。身热去肉桂,加地骨皮五钱。

⑷三教归一方:治杨梅结毒下疳,一切不论远近、毒发大小,神效。

水银一两 火硝七钱 白矾八钱 乳香一钱没药一钱 冰片一钱 血竭三分 珍珠一分 象牙一分

以上五味不见火,其余水银、火硝、白矾三味共研,至灰黑色。用桑柴文武火升成,合后五味,枣泥为丸桐子大,壮人服一钱。用烧酒洗头,凉水潄口数次。再以艾叶、甘草洗患根,上前药末。或吐或泻,十日全愈,绝无伤损,永不再发,一如平日。服药后忌饮食、房欲百日。如灵药升不成,多加水银,以四两为度。⑸治疯狗咬伤神方:此方得自异人,医书所不载。毒从大便解出,并无所苦,万不失一,饮食亦无禁忌。

熟军二钱 枳实二钱 厚朴二钱,姜汁炒 明雄一钱 真川黄连六分 槟榔一钱 真木香末六分

巴豆霜六分,去净油

共为末,米糊为丸绿豆大,用滚水空心服。至晌午,毒从大便解出后,方可饮食。大人服五十丸,中人服三十五丸,小儿服二十五丸。孕妇服之,胎或难保。

此方不似他方,用斑蝥,毒从小便破出,痛楚难受。饮食又多禁忌。并有破不出而死者,又有愈后闻锣鼓声而死者。

又方初被疯狗咬时,即服菜油半茶钟,可免成毒。又方用手指甲焙黄,研为末,滚黄酒调下,发汗即愈。忌床事半载,无虑。⑹治喉闭方末缺:有人病溺不下,求于乩仙,判云:“牛膝车前子,三钱共五钱。同剉为粗末,将来白水煎。”空心服之,果愈。

在这一部分的正文中,何高民校订本中除了缺少上述 6 条 8 方以外,个别方中药物排列顺序与原抄本有较大区别,比较突出的例证是“心肾同源汤”“久虚缓补方”“又治脾泄丸(散)方”“百子附归丸”等等,需要注意。

2 学苑出版社校印本《大小诸证方论》的特征2009 年 3 月,学苑出版社出版了赵怀舟、葛

[3]

红、贾颖校订的《大小诸证方论》一书 。赵怀舟校订此书时,参阅了本馆所藏《大小诸证方论》抄本原件。

2.1 学苑出版社校印本《大小诸证方论》内容上无所增益

与何高民本据《石室秘录》《傅青主男科》等书对《大小诸证方论》原件有所增益不同,学苑出版社校印本更加尊重原件,几乎无所增益,只极个别地方例外,比如“开郁方”“反胃大吐方”中均有括号说明“原书中无药物剂量,现据《傅青主男科》补入”。这些地方显然是继承了何高民本的学术成果。需要指出的是,该校印本虽然在保存原貌方面较何高民本有所进步,但也存在一些讹误。举例而言,其书“补胃方”中“欲使关中之安静,必先使关外之数宁”的“数”字是“敉”字之讹。这表明学苑出版社校印本中存在一些校勘失误。

2.2 学苑出版社校印本对《大小诸证方论》体例上有所创新

学苑出版社校印本体例上的最大创新之处在 于,对原书儿科方论和杂症方论的相应条文进行了分条著录。其中儿科方论计 27 条,杂症方论计 204

条,各条之前均冠以条文序号。分条著录使方论内容更加条理清楚,方便查阅。但是在分条整理上,也有一些疏漏,比如笔者认为“杂症方论”第 39 条“又方治久嗽不论老少神效”就不当独立成条,它当是附在第 38 条“肺嗽兼补肾方”下面的。是故“杂症方论” 39 条“又方”云云当归入 38 条之下,当无疑义。换言之,《大小诸证方论》“杂症方论”当是 203 条而非 204 条。然而,无论如何,对于古籍章句条文的标识加工是有利于学术讨论和进一步完善的基础性工作,这是本书的可取之处。

2.3 学苑出版社校印本附录文章对理解《大小诸证方论》有贡献

学苑出版社校印本《大小诸证方论》在正文之后附相关文献 11 篇,集中列出了多年来关于本书的研究成果,其中收录了何高民校订本序言《关于大小诸证方论刊行的话》,详细介绍《大小诸证方论》的作者、背景、意义,以及方论整理研究的价值。王象礼《傅山医著文献考证进展——陈士铎

[4]

“遇仙传书”案考证进展》 一文,直面问题提出了自己的见解,给出了何高民之后相关学术发展的全景脉络。吕直《再谈傅山医学著作的真伪—兼对

[5]

有关傅山医学著作考证的商榷》 从更加严谨的治学态度,对已有成说提出合理置疑,鼓励人们进行更加深入的研究。以上 3 篇文章以历史再现的方式,对方论的相关学术争鸣过程给出了宏观描述,是掌握学术背景的佳作。而其余葛敬生、赵怀舟、钱超尘等多篇文章,多从细节入手,从临床药方使用角度,分析方论医学价值,强调实用性。总之,学苑出版社校印本《大小诸证方论》虽然没有详尽的校注,但是在整理原文的同时,对方论研究情况进行概述和总结,是质量相对较好的整理本。

3 《傅山全书》本收录《大小诸证方论》的特征

2016 年 4 月,山西人民出版社出版了尹协理重编的《傅山全书》,其中收录了本馆收藏的《大小诸证方论》。

3.1 重编《傅山全书》本繁体竖排接近抄本格局

[6]

重编《傅山全书》本《大小诸证方论》 采取繁体竖排的方式,最大程度地接近于原抄件的行文体例,并且其书不做大规模增益,没有条文前的序号标志,但有标点断句,内容和体例基本同于原文。在篇题注释中指出,“全书辑录小儿科方论二

十七则,杂症方论二百零三则,故命名曰《大小诸证方论》”。

3.2 依重编《傅山全书》体例分割为上中下3 卷

重编《傅山全书》时,根据其总体的章节编次,将《大小诸证方论》进行了重新分卷。其书《大小诸证方论》上卷为《傅山全书》第 209 卷,内容是“傅青主先生秘传小儿科方论”全部内容;中卷为《傅山全书》第 210 卷,内容是“傅青主先生秘传杂症方论(上)”,收载“杂症方论”从“怔忡不寐方”到“内伤发热方”的 91 则内容;下卷为《傅山全书》第 211 卷,其内容是“傅青主先生秘传杂症方论(下)”,收载“杂症方论”从“便血矣而又尿血方”到“痰火神丸方”的 112 则内容。显然,这种分卷的方法并不是原抄件的自然装订法,也不是《大小诸证方论》全书内容的一剖为二法,而是考虑了内容和规模的全新分卷法,遵守了重编《傅山全书》通书体例。

4 小结

《大小诸证方论》的 3 种整理本对原书都有增益补充和内容的调整,各自特征不同,从读者研究角 度来看,了解不同整理本的特征,可以根据需要,选择不同的印本参考阅读。从文献学术角度来讲肯定是后出较精,重编《傅山全书》本校勘精严,错字极少,采用竖排繁体的排版方式,忠于原文,引用价值最高。赵怀舟等辑校的学苑出版社校印本,参考其书所附论文,对相关学术问题有直观地认知,容易入门。而从临床使用的专业角度讲,何高民校订本则兼顾了医理与文理,切于实用。参考文献

[1] 傅青主.大小诸症方论[M].抄本.1825(清道光五年). [2] 傅山.大小诸证方论[M].何高民,校订.太原:山西人民出版社,1983. [3] 傅山.大小诸证方论[M].赵怀舟,葛红,贾颖,校订.北京:学苑出版社, 2009. [4] 王象礼.傅山医著文献考证进展——陈士铎“遇仙传书”案考证进展[J].山西中医,2007,23(3):42-44. [5] 吕直.再谈傅山医学著作的真伪——兼对有关傅山医学著作考证的商榷[J].浙江中医杂志,1986(1):137-139. [6] 傅山.傅山全书[M].太原:山西人民出版社,2016.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