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云书库旧藏医籍考

CJLIS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 - NEWS - 作者简介:陈瑜,馆员,研究方向为古籍整理及文献研究。E-mail: human99cy@126.com

陈瑜

河南中医药大学图书馆,河南 郑州 450046

摘要:大云书库是近代著名学者、藏书家罗振玉之私人藏书楼,收藏宏富,所藏医籍亦称精博,内含唐钞卷子、宋元旧刻、和刻汉籍及日本古写本等。文章通过探究和辨析大云书库典藏中医古籍之版本特色、藏书思想等,以重彰罗氏搜访汇辑、整理校刻中医文献之史绩。

关键词:大云书库;罗振玉;藏书;医籍

中图分类号: R2-5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2095-5707(2017)03-0046-06

Research on Ancient Medical Books in Dayun Collection House

CHEN Yu

(Library of He'nan University of Chinese Medicine ,Zhengzhou He'nan 450046, China)

Abstract: Dayun Collection House was the private collection house of LUO Zhen-yu, a famous scholars and collector in modern times. It is known to the world for rich collection. The ancient medical books of Dayun Collection House include the manuscripts of Tang Dynasty, the block-printed editions of Song and Yuan Dynasties, Japanese editions of Chinese classics and Japan ancient transcripts. By exploring and discussing the version characteristics and collection thought of TCM ancient classics in Dayun Collection House, this article highlighted LUO Zhen-yu’s search and compilation, and sorted out the history of engraved TCM literature.

Key words: Dayun Collection House; LUO Zhen-yu; collection; medical books

大云书库是近代考古学家、敦煌学家、典籍收藏家罗振玉之私人藏书楼,因收藏有北朝初年写本《大云无想经》,故称大云书库。内藏善本图籍、碑碣墓志、金石拓本、法帖、书画等珍品无数,陈寅恪有诗:“大云书库富收藏,古器奇文日品

[1]

量。” 罗氏一生于“小雅尽废之后而以学术之存亡为己责” [ 2],故以博通之才锐意收藏。所藏医籍亦称精博,内含唐钞卷子、宋元旧刻(影写、覆刻本)、和刻汉籍及日本古写本等。本文通过勾稽史料,以重彰罗氏搜访收藏、汇辑校刻中医文献之史绩。

1 大云书库建立述略

罗振玉( 1866-1940 年),号雪堂,浙江上虞人,治学广博,为近代学术史上一代巨擘。20 世纪初,殷墟甲骨、敦煌石室残卷、西陲简牍以及北京

内府大库之宋元刊本等古文字、古典籍、古器物等相继被发现,罗氏倾注全部财力与精力,搜集之、整理之、考订之,俾使其免于湮灭。1911 年,罗振玉第三次赴日,随身将平生所藏携往海东,借日人藤田剑峰之名购地。在《集蓼编》中提到,“予寓田中村一岁,书籍置大学,与忠悫往返整理甚劳。乃于净土寺町购地数百坪,建楼四楹”,并将新居命名为“永慕园”,不久又增建书楼 1 所,即为大云书库。他在此侨居 8 年,著述遣日。1919 年返国居天津,1928 年移居旅顺,在扶桑町(今洞庭街 1巷 3 号)筑新书库,“予自卜居辽东,寓居颇隘,别赁二宅庋所藏书,阅览殊不便,乃于辛未夏赁宅后地二亩,为书楼三楹,旁附二小室,仲秋经始,

[3]

逾年春乃讫工” 。这是一座俄式楼房,藏书面积约 4 500平方米,仍名之为“大云书库”。

2 大云书库书目及医籍著录情况

2.1 《罗氏藏书目录》(王国维编)

辛亥革命后,王国维随罗氏避居日本,协助其

清点东渡所携文物及藏书。1912 年撰成《罗氏藏书目录》,书目凡 3 卷,总计收书 5 321 部, 108 761

卷。卷上、卷中是普通古籍,但其中也不乏明代刻本,如明代的南监本、北监本、汲古阁本等;卷下共著录 4 部分,即“宋元本书目”“善本书目” “评校本书目”“抄本书目”。《罗氏藏书目录》所载除复本不计以外,其所记仅为雪堂所藏善本。后萧文立据日人稻叶岩吉钞录本复刊排版整理,改称为《大云书库藏书目》。其中医籍著录情况为:普通古籍 64 种,宋元本 2 种,善本 9 种,评校本 2种,钞本 20种,丛书4种。

2.2 《大云书库藏书题识》(罗继祖辑)

罗振玉精于版本校雠,每遇善本辄有题识置于简端,“详于版刻源委,体制得失,类宋人《解题》”。但因为是随笔疏记,非有意撰述,故间有散失。1943 年,由其长孙罗继祖辑录、厘次成卷,即为《大云书库藏书题识》4 卷,以经史子集为序,录书 189 部 184 种 3 160 卷,每书书名之下注明版本或原属藏家。其中,医籍著录(子部) 28

种。

2.3 《雪堂秘藏古钞善本书目》(罗福葆编)

罗振玉居旅顺时,曾拟出售旧藏钞校善本,因命其子罗福葆写成书目,后书未售成,书目底本则藏于罗继祖处,只简明著录书名、册数、版本。该书目后由萧文立清录(罗继祖《<雪堂秘藏古钞善本书目>跋》),编入《雪堂长物簿录》。《雪堂秘藏古钞善本书目》亦以经史子集为序。其中,医籍著录(子部) 17 种。

2.4 《大云书库藏丛书目》(萧文立编)

民国三年( 1914 年),罗振玉曾就大云书库所蓄,补录光绪宣统两朝诸家丛刻,著《续汇刻书目》。2001 年,萧文立因采辑此丛书之相关书目,编为《大云书库藏丛书目》,作为《雪堂长物簿录》之一种,以补《大云书库藏书目》之缺。其中,医籍著录(丙部) 4种。

3 大云书库医籍藏书源流

罗振玉积 40 余年搜购所得藏书,其来源有四。一为广州孔氏岳雪楼。孔广陶父子以盐业致富,广求旧本,极富收藏,尤以清殿本为善,光绪三十三年( 1907 年),罗氏游粤,岳雪楼藏书方散出,他“尽薪水所入购之”,“精本首被其选择”。二是购自北京。光绪三十二年( 1906 年),罗氏奏调学部,居京师凡 6 年,其时旧籍图书充斥厂肆,罗氏 所购颇精,多有《四库全书》底本、大兴朱氏及怡邸旧藏,所藏李时珍《奇经八脉考》1 卷即为乾隆四十九年( 1784 年)甲辰《四库全书》缮写本。三是购自上海。罗氏创农学社于上海,先后历 10 年, “退食之暇,每流览厂肆,间遇珍本书籍” [3] 45,南汇沈氏、上海徐氏、嘉兴唐氏、两罍轩吴氏等故物悉置箧中,明隆庆壬申( 1572 年)山东官本《重修政和经史证类本草》30 卷,即为罗氏“光绪乙亥春,得之上海”。四为购自日本,他旅日期间获购不少中土稀见的古刊本,日本、高丽刻本及传钞本。

罗氏所藏医籍主要得自东瀛。罗氏曾 3 次赴日,清光绪二十七年( 1901 年) 11 月,同田吴炤、陈毅等一行 5 人,“受江鄂两督命,赴日本考察教育,在日本两月,从公之余,遍阅书肆,得异本颇

[4]

多” 。他们常去东京琳琅阁、文行堂等书店,大云书库所藏影宋本《三因方》《本事方后集》《备急灸法》,影元本《儒门事亲》《济生拔粹方》,日本旧抄本《食医心鉴》,森立之影摹卷子本《唐新修本草》,皆得于此间。宣统元年( 1909 年) 5 月,罗氏补京师大学堂农科监督,奉学部之命再赴日本调查农学,除重点视察且为部中聘日本技师外,“即访求秘籍,拾黎庶昌、杨守敬两家之遗。每涉一

[5]

地,必游书肆” 。宣统三年( 1911 年),罗振玉应日本本愿寺法主大谷光瑞和京都大学内藤湖南、狩野直喜等人邀请,第三次东渡日本,至 1919 年春回国,历时八载。《永丰乡人行年录》云:“乡人居日本八年,闭户著书外,惟务访求海东秘籍,影刊流传。”

4 大云书库典藏医籍述要

4.1 医籍类别

罗氏曾自言大云书库藏书 50 万卷,但经“乙酉浩劫,半付劫灰”,其所藏医籍概况亦仅可从现存各书目稍见其崖略。前文 4 种书目所著录藏书中,共有普本 67 种,宋元本 2 种,善本 11 种,评校本1 种,抄本 24 种,稿本 2 种,丛书 4 种,共著录111 种。医籍内容涵盖 12 类,分别为医经( 10种)、中医基础理论( 5 种)、伤寒金匮类( 9种)、诊法( 4 种)、针灸( 2 种)、本草( 23种)、方书( 21 种)、临证各科( 25 种)、养生( 1 种)、医话医论( 4 种)、医史( 1 种)和综合性著作( 6种)。

4.2 版本特色

4.2.1 宋刊本 《类编朱氏集验方》15 卷,宋咸

淳元年( 1265 年)刊本。每半页 12 行,行 22 字。南宋朱佐编,书《序》有“咸淳元年岁在丙寅二月初吉眉山朱景行序”,当为初刊本。曾为孙星衍收藏,《平津馆鉴藏记•续编》有著,书内有“孙星衍私印”“伯渊”“宋元秘笈”钤印,另有“妙赏楼藏”“高氏鉴定宋刻版书”“严氏芳椒堂”等印。4.2.2 元刊本 《大德重校圣济总录》残本 31卷,每半页 8 行,行 17 字。元大德四年( 1300

年)利用江浙行省在宋版基础上挖版刊印,金刻本已不存,元大德本即为尚存最早版本。罗氏所藏卷1 下、卷 2 中、卷 17、19、20、61、62、83、84、99 与今中国医科大学图书馆藏一致。据冈西为人《中国医书本草考》称,“以前满大在市中购买大德本卷 1 下、2 中、17、19、20、61、62、83、84、99,10 卷七册” [ 6],认为《清内阁库存残书目》记载的大部分都流出市中。当为清内阁大库藏书散出时为罗氏所获,而后随着大云书库的没落,终为满洲医科大学(中国医科大学前身)购藏;卷138、150 今藏中国国家图书馆;其余 18 卷与今日本杏雨书屋所藏一致,其与大云书库之递藏关系当俟再考。

4.2.3 明刻本 《重修政和经史证类备用本草》30

卷,明隆庆壬申山东官刻本。《政和本草》在明代山东凡三刊,此本是第三次山东布政司刊本。为施笃臣、曹科刻公文纸印本,每叶背面皆有朱丝栏,每接缝处钤“山东布政使印”,文曰“山东等处承宣布政使之印”。现藏辽宁省图书馆。

《经史证类大观本草》31 卷,明万历藉山书院仿元大德。前有宋艾晟序,牌记“大德壬寅孟春,宗文书院刊行”,又有彭端吾、梅守德二序,末卷后牌记曰“万历庚子岁秋月,重锲于藉山书院”。

《太素脉诀统宗》7 卷,明万历己亥刻本。据言,按脉便可知人之寿天贫富祸福谓之“太素脉”,列史《艺文志》多载之,但几无流传,此书所载甚详,罗氏“存之与《相经》《葬经》等书齐观,以存古来术数之一种”。卷末有“明万历己亥岁梦秋安正堂刘仇松梓”。

《玉机微义》50 卷,明正统陕西官刻本。撰成后未刊行,正统四年( 1439 年)陈镒(用戒)以右副都御史镇守陕西始寿梓。罗氏所藏即此,镌镂古雅,有元椠风,为森立之旧藏。

另有《保产育婴录》3 卷,黑口明刊本;明成化仿金泰和本《政和经史证类备用本草》30 卷;明 隆庆三年( 1569 年)衡府刻本《摄生众妙方》11卷,附《急救良方》2 卷。

4.2.4 日著医籍 《覆载万安方》62 卷(阙卷 1、4、、8 12、18 及 20 以下),日本抄本。梶原性全辑,日本嘉历二年( 1327 年)初稿 50 卷完成,后又加入他的一些单行本,组成 62 卷,元德三年( 1331 年)成书。由于《覆载万安方》是为其子源三冬景所收集整理的家传秘笈,故未在外界流布。直至 300 年后,由冈本宗什在建仁寺大统庵再次发现,至冈本氏第四代玄治在 1745 年将其手抄后呈现给幕府,以后有多纪元德和小岛宝素等抄写本传世。罗氏藏抄本有“抚松亭丛书记”“冈本弆藏”印。

《本草和名》2 卷,日宽政丙辰刻本。深江辅仁奉敕编撰,成书于延喜十八年( 918 年),其征引除《唐本草》及诸家食经外,尚有隋唐前佚书及方言异称,近世由多纪元简在内府中录出,精校后刊刻。罗氏藏本有“栗田万次朗年藏”“好盦书库”“森氏藏书”三印。

《神农本草经解故》12 卷,日本抄稿本。铃木文撰,有“伊泽氏酌源堂图书记”“百花街田村藏”钤印。

《有林悲田方》卷 13,日本钞本。有“冈氏弆藏”“抚松亭丛书记”“实是求事书楼”“古书保存之章”诸印。

罗氏其余所藏日著汉方医籍尚有:内藤尚贤著《古方药品考》5 卷;浅田惟常著《治瘟病》2 卷、《伤寒辨术》1 卷;伊泽信恬著《兰轩遗稿》1 卷,明治七年( 1874 年)酌源堂刻本;丹波元简著《诊病奇侅》2 卷;中西惟忠著《伤寒论辨证》8 卷;片仓元周著《伤寒启微》3 卷;吉益东洞著《补正辑光伤寒论》2 卷;森立之影抄古写本《俊通香药钞》等。

4.2.5 和刻本 《本草衍义》20 卷,日本文政癸未重刻宋庆元本。因宋宣和刻本及南宋淳熙江南西路转运司刻本均无传本存世,宋庆元元年重修本是现存最早完整版本。罗氏所藏是日本文政六年( 1823 年)据江都医官望三英所藏庆元乙卯刻本重刻本,并经丹波元胤以家藏元椠本校勘。

《黄帝蝦蟆经》1 卷,日本文政四年( 1821年)刻卷子本。即《隋书•经籍志》及《通志•艺文略》著《黄帝针灸蝦蟆忌》,国内久佚,宽政丁巳,丹波元简据日本和气氏家藏旧卷子本迻录,后

由元简之子元胤文政辛巳刊刻。

《(真本)千金方》残卷,日本天保三年( 1832年)摹刻天正卷子本。仅存卷一,乃天保壬辰松本幸彦影摹和气氏唐宋写本之重抄本,由丹波元坚撰序刊行,其内容未经宋臣校改,与《医心方》所引无殊,故保存了旧貌。现为中国中医科学院所藏。

《易简方》1 卷,日本宽延元年仿宋刻本。中土久佚,日本尚有永正四年及天正八年抄本,望三英借平安甲慎斋旧藏而抄录,于宽延元年( 1748年)由户仓幸兵卫刻于生白堂,改巾箱本。罗氏所藏即此,书中有二牌记。

余如日本宽永重刻明本《医学正传》8 卷、日本文化壬午刻本《严氏济生续方》8 卷、日本翻刻广西官刊本《急救易方》2 卷、宽永七年木活字印本《泰定养生主论》1 卷、日本影刻元大德本《千金翼方》30 卷目 1卷,皆类此。

4.2.6 影写本 《新修本草》(残本) 10 卷,日本森立之藏影写卷子本,是对原卷子本的影写。国内至 11 世纪已亡佚,日本尚存古卷旧钞。罗氏第一次赴日时得此森氏旧藏,其中卷 4、5、12、17、19 等5 卷是据浅井紫山三经楼藏本传抄,卷 15 为狩谷卿云所抄,卷 13、14、18、20 等 4 卷是据仁和寺藏本传抄。

《岭南卫生方》3 卷,日本影写明万历刻本。该书首刻于元,明景泰、正德、万历凡三刊,均佚。日本有万历邹善校本流传,罗氏所藏是丹波氏影写本,前有“希暇斋读本记”印,后有丹波元坚志语。

《饮膳正要》3 卷,元明两代官私皆有刊本,然传世仅有明经厂刊大字本残本(存卷二)。罗氏所藏迻录明成化乙未刊本,卷前有“胜鹿文库” “松本氏曝书印”“青山求精堂藏书画之记”“森氏”四印,乃日本森立之旧藏。书中兼有画图,可考见元代冠裳之制。

《三因极一病证方论》18 卷,影写宋本。国内仅存南宋麻沙配补本,罗氏所藏为日本曲濑正健令善写者据医官河野氏所藏宋刊本影写,缮写精绝,每半页 12 行,每行 23 字。前有“养安院藏书” “正健珍藏”等印,与《四库全书》本比,未经妄改,足存南宋之旧。

另有养安院影宋抄本《备急灸法》1 卷,并附录 2 种;日本影元旧抄本《儒门事亲》3 卷;日本影元旧抄本《济生拔萃方》18 卷;日本传录高丽活 字本《妇人大全良方》24 卷目1 卷。

4.2.7 旧抄本 《素问六气玄珠密语》17 卷,旧抄道藏本。其书内容微渺难测,世医亦不欲深究其理,是以传世甚少,仅万卷堂、述古堂、拜经楼、士礼居 4 家有之。此本是罗氏得之森氏立之家。每卷首行之末,排列字号曰“基一”至“基十三”,系从《道藏》迻录。

《澹寮集验秘方》15 卷,元代僧医释继洪著。历代公私书目著录极少,亦未见刻本流传,朝鲜金礼蒙编撰《医方类聚》时曾收录《澹寮集验秘方》百余条。罗氏所藏每卷首有“弘前医官涩江式藏书印”“蓝川家藏”诸印。

《食医心鉴》唐代昝殷撰。清光绪二十七年( 1901 年),罗氏得之于东京。卷端有“青山求精堂藏书画之记”及“森氏”二印,后有丹波元坚及森约之的手识二则。此书《宋史•艺文志》著录作 2

卷,宋之后久佚。日本多纪元坚从高丽《医方类聚》中辑录而成 1 卷,虽不能复原本之旧,然已能够反映咎殷原书概貌。

《松峰说疫》6 卷,日抄本,有“伊泽氏酌源堂图书记”“青山求精堂藏书画之记”“森氏开万册府之记”诸印。

其他还有日本据清程永培旧抄本《苏沈内翰良方》10 卷,及日本宽政三年抄本《元和纪用经》、森氏藏日抄本《产育保庆方》2卷等。

5 罗氏藏书思想

5.1 传古示后,保固有之国粹

罗振玉一生以学术之存亡为己责,尝言“中邦文献日益陵替,今我不作,后来何述” [ 7],又云

[8]

“世事一无可为,不如专力传古” 。他以古籍、古器物为性命之所寄,极力搜讨,或影印复制,或典藏考校,将寻找善本和古佚本作为立学术之基、保固有国粹之途径,其古籍观可概括为“传古示后”,或为之补阙,或为之绍述,使之免于澌灭。5.1.1 搜求亡佚医籍 《严氏济生续方》在国内早巳散佚,清乾隆纂修《四库全书》时亦无载录。罗氏在日期间访得日本文政壬午刻本,此为日本医家丹波元胤取其叔父汤河元倓所藏金泽文库钞本上木,卷首有“宋咸淳丁卯严氏自序”,后有汤河元倓、丹波元胤二跋;并据朝鲜《医方类聚》补其佚篇为《补遗》1 卷,极为珍贵难得。又如,宋许叔微著《本事方后集》,又名《续本事方》《本事方续集》,国内素无传本,各家书目也未见著录,日本

则有越智氏怀仙阁所藏宋建安余氏刊本,罗氏所藏为据此之影宋抄本。

5.1.2 撷取秘籍 六朝人所著《黄帝蝦蟆经》中土久佚,日本和气氏家藏有写卷,宽政丁巳丹波元简据之迻录,后由元简之子元胤文政辛巳刊刻,罗氏获知受入箧内。所藏《(真本)千金方》虽只存有第一卷,但未经宋代林亿等校正,古体字非常醒目,为丹波元坚于 1832 年发现的《千金方》卷一的古写本,原卷初抄于 1227 年,后又被多次重抄,有1315-1504 年和气家题跋,天保三年( 1832 年)松本辛彦据此影刻。

5.2 表微章隐,搜求海外遗珍

罗氏一生适处于中国近世政治文化剧烈变动时期,他旧学笃厚,眼界敏锐,藏书以“表微章隐,守缺抱残”为旨趣,又因他深谙目录之学,故其收罗文献图籍,数量虽不及同时代许多藏书家,但多具史料价值,珍稀罕秘之本随处可见。

5.2.1 重视古钞本 清代藏书家、海源阁主人杨保

[9]

彝曾云“书无旧刊,惟旧抄可贵” 。抄缮是文献传播的重要途径,也是保留书籍原貌的最佳方式,诸多古籍原刻亡佚,仅以抄本传世,而日本古钞本最为精善。唐写本东传后,日人抄写中国典籍蔚然成风,自镰仓、室町直至江户时代,都有可观的写本传世,日本摹古本影写手用薄韧纸张摹写宋元旧版,字体点画、行款格式与底本没有丝毫差异,显见其笔法之绝技与传神。

罗氏三赴海东,与日本汉学界联系密切,他与大收藏家小川为次郎父子、崇兰馆福井氏家族等都有交往,使他得窥日本秘藏之旧抄本。大云书库所藏《俊通香药钞》1 册乃森立之据冈本况斋藏本之影抄本, 12 世纪初日僧阿瘏梨兼意撰,此书引有《圣惠方》,当成书于太平兴国之后,是本草博物学的贵重资料,引书 70 余种,包括《本草括药》《四声本草》以及后世亡佚的《吴普本草》、陈承《重广补注神农本草并图经》等。又如,宋代闻人耆年著《备急灸法》,国内久佚,《经籍访古志》载有“寄所寄楼”藏宋刊本,罗氏所藏为养安院影宋本,署题作“宝庆丙戌正月望”,缮写至精,后有“文久二年戌岁十月廿一日,以宝素堂所藏宋椠本影钞功毕,养安院正健志”款二行。再如,宋代陈自明著《妇人大全良方》24 卷,宋刊本早亡,元刊本仅存胶片。但朝鲜有据宋本复刊之活字本,朝鲜活字本在日本越智氏怀仙阁及半井氏东井文库各 藏有 1 部。罗振玉所藏 24 卷日本传录高丽活字本即前者,有文化二年( 1805 年)丹波元简手跋,云“右妇人良方二十四卷,陈氏真本也,从养安院越智元德所藏朝鲜活字板而借抄。”

5.2.2 重视日刊本 汉籍东传后,被日人当作底本进行翻刻重印,称为日刊本或和刻本。往往由日人施加训点或注释,其影刊摹刻者,几与原底本无异,构成了汉籍的又一个版刻系统,致使异本叠出,足资校勘,和刻本汉籍在版本学上有其不可忽视的地位。究其源流,一部分出自我国的隋唐旧钞卷子本,还有一部分源于宋元明及朝鲜善本,而尤以宋元旧刻为多。许多日刊本注重保持版刻原貌,极为精细,版本价值很高。罗氏藏有日本江都医官望三英复刻元大德宗文书院本《经史证类大观本草》31 卷,国内明以后刻本皆附“本草衍义”于各条之下,且于“序例”上下二卷之间均附载“衍义序例”,大失唐慎微之旧意,而罗氏藏本均无,一依元本编次,虽讹字较多,然未附刻《衍义》之本,独存旧观。又如,元代王珪著《泰定养生主论》,国内传本极少,仅有明刊本 2 种,罗氏所藏为宽文七年( 1667 年)日刊木活字本。罗氏藏日本天保乙未( 1835 年)跻寿馆仿元刻本《注解伤寒论》10 卷,不载刊刻年月,卷首严器之序作甲子中秋日,但言甲子不言年号,当为严氏入元之后,且镌刻精雅,依仿元椠,是日刊本中的精善之本。5.3 收藏刊布相结合,流传而不自秘

罗振玉“夙抱传古之志”,常感古籍文物之聚散无常,故而“每有余力,即以刊书”。往往“晨罗几案,夕范枣梨” [ 10],虽饥寒之不恤,而剞劂是务,不仅汲汲于搜讨图籍史料,更以私人之财力刊布书籍,以广流传。尤其在居日期间,所刊《海东古籍丛残》《敦煌石室遗书》《鸣沙石室佚书》《玉简斋丛书》《宸翰楼丛书》《殷礼在斯堂丛书》《永慕园丛书》《云窗丛刻》《三代吉金文存》《贞松堂藏西陲秘籍丛残》等,均为近代学术研究提供了丰富资粮。罗振玉整理古籍,并非只是简单地排比分类、刊刻成集,而往往校勘或撰序跋以记其事,正讹补阙,以臻完备,始终践行着收藏与研究、刊布并举的治学思路。

6 罗氏搜集刊刻的医籍

6.1 敦煌写本《本草经集注•序录》

全文不避唐讳,卷末有“开元六年九月十一日尉迟卢麟于都写本草一卷,辰时写了记”,1908 年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