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图书馆与图书馆员的多维度设想

马晓静辽宁省图书馆,辽宁 沈阳 110169

CJLIS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 - NEWS - 作者简介:马晓静,馆员,研究方向为图书采访与编目。E-mail: 99036218@qq.com

摘要:在未来,图书馆概念或是图书馆员的职业,都将被重新定义。本文根据目前已经在国外各类型图书馆发生的情况,包括中小学学校图书馆功能的弱化、各类型图书馆边界的模糊、图书馆信息资源的重要作用等方面,设想了未来图书管理员应该具有的个性素养和职业技能。未来的图书管理员须具备较强的解决问题的能力、认知的灵活性和宽容性。

关键词:图书馆;图书馆员;职业预测

中图分类号: G251.6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2095-5707(2017)05-0045-03 Multidimensional Imagination of Future Libraries and Librarians MA Xiao-jing (Liaoning Provincial Library, Shenyang Liaoning 110169, China) Abstract: In the future, the library concept or the librarian's career will be redefined. Based on what have happened in various types of libraries in foreign countries, including the weakening of school libraries in primary and secondary schools, the ambiguity of various types of library boundaries, the important roles of library information resources. This article imagined the personality and vocational skills of future librarians. Future librarians must have strong ability to solve problems, cognitive flexibility and tolerance.

Key words: libraries; librarians; career prediction

对于图书馆员来说,我们所要考虑的未来图书馆的发展,未来图书馆员所要具备的素质,不可能是面向同一个方向、具备相同素质的,而一定是多维度的。

1 变化:图书馆和图书馆员

今天的我们必须考虑到未来被称之为“图书馆”的空间,可能称之为“图书馆员”的人,它们的变化和演变发生在日常生活中的每一天。在考虑未来图书馆员角色的各种可能时,我们需要先思考一下,已知的和现有的通过图书馆去做的事情会剩下什么,会发生哪些变化,图书馆员的工作哪项会继续,哪些会在不久的将来有可能消失。

在《图书馆 2020 :未来图书馆之描绘》( Library 2020: Today's Leading Visionaries Describe Tomorrow's Library)一书中描述了未来的图书馆及

[1]图书馆员可能的样子 。美国编者约瑟夫•琼斯( Joseph Janes)将来自于不同领域研究者的23 篇文章,分成了 5 个部分。这些文章的作者包括图书馆员、教授、社会参与者,书中将用来收藏、组织、分享图书馆内容的媒介称为“物品”( stuff),描绘了“物品”( stuff)、人、社区(即“物品”服务的对象范围)、地点(即收藏、组织、分享发生的地方)、领导力和意见可能会发生的改变。

在本书中,约瑟夫•琼斯将图书馆的转变视为 6个相互依赖的因素,包括:⑴保存与访问的基石发生改变( changing the calculus of preservation vs. access), ⑵增加动力合作( increasing impetus for collaboration), ⑶重构图书馆空间( reimagining library spaces ),⑷读者和资源间的去中介化( disintermediation between reader and resource), ⑸持续甚至放大的需要指导和说明( continuing— or even magnifying — the need for guidance and instruction), ⑹增加数字普及性的期望( increasing

expectations of digital universality)[ 1]。这些因素可能通过图书馆间的平衡对馆藏资源(包括保存本和数字资源)和读者服务(涉及空间、用户与信息之间的距离、参考咨询等)形成更显著的影响。

在 2013 年,即该书出版的同一年,国际图书馆协会和机构联合会( IFLA)发布了趋势报告( IFLA trend report 2013),确定了协会认为可能会出现的图书馆未来的五大趋势[ 2]: ⑴新技术将扩大和限制谁获得信息( New technologes will both expand and limit who has access to information); ⑵在线教育将民主化和重构全球学习( Online education will democratize and disrupt global learning); ⑶隐私和数据保护的边界将被重新定义( The boundaries of privacy and data protection will be redefined); ⑷超级联系的社会将倾听和授权新的声音和团体( Hyper-connected societies will listen to and empower new voices and groups); ⑸全球信息经济将由新技术转变( The global information economy will be transformed by new technologies)。

2016 年, IFLA 发布了更新的趋势报告( IFLA Trend Report 2016 Update),通过比较在30 个国家对报告的反应,重新审视了上述 5 种趋势。趋势报告非常强调图书馆员在当前和即将到来的动态环境

[3]

中迎来并应对蓬勃发展所需的技能 。

这些图书馆馆藏资源建设和读者服务的变化类别,因素或冲突或相互支持的能量,将影响图书馆未来发展方向,也影响图书馆员的教育。

2 设想:基于萌芽

在考虑未来的可能性和需求时,倾向于预测工具的变化以及学习特定应用或技术,例如数字版权管理( DRM ),数字化和大规模数字化计划( LSDI)的需求,例如互联网存档, HathiTrust(海西图书资料集团)和美国数字公共图书馆。以前很酷的工作,就是图书馆组织者或者索引者,今天很酷的工作将会消失,被淘汰,或被吸收在明天很酷的工作中。通过考察发生的各种变化,增强相应的技能,为未来做好准备。

在探索图书馆的多种未来,以及图书馆员的多种未来的时候,图书馆员已经进行了上述热门工作,并有了受到顾客欢迎的方式,每个场景都是可能的方向或选项。

2.1 美国的中小学学校图书馆面临的问题

由于国家对标准化测试的重视,公立学校的资 金减少。公立学校遵循共同核心标准或其等同内容,详细说明了每个年级的学生应该知道什么。因此,学校图书馆建立仅支持标准化测试的馆藏,不再添加休闲阅读材料或参考资料,依靠父母、监护人和 Google 填补这些差距。小学或中学阶段的学生越来越多地在私立学校就读或在家上学,或注册在免费的远程派送公立学校。许多学生跟踪国家电子大学提供的国家高等教育课程,并使用其全国性的全日制电子图书馆。国家电子图书馆工作的图书馆员,通过很小的手持设备,为这些学生提供了专门的服务,制定了良好的沟通策略,以防止工作场所的隔离。小私立学院也为那些负担得起的学生提供了替代方案,帮助那些长期以来喜欢参加社会互动的学生,将图书馆作为社区互动的共同体。学生还参加了多年合作的课程团队,以提供新知识。未来的图书馆将打破空间的界限,不再局限于某一个空间,不仅能提供支持学习的电子资源,还将成为开发和测试新思想和产品的工具。

2.2 图书馆类型之间的界限模糊不清,大部分从公众意识中消失

多媒体图书馆提供的“信息实验室”,作为移动社区将重新出现在已知图书馆设置之中。这些“信息实验室”结合了博物馆、电子图书馆、公共演出场地和创意空间的传统特征,社区参与“实验室”的设计、开发、检索和服务。“实验室”的出现,使得图书馆员越来越需要营销技能。在许多情况下,这些“实验室”提供了越来越多的图书馆服务,以适应多语言的受众。图书馆为文化复兴提供沉浸式的体验、顾客记录,创造和消费对其文化遗产的反思。

除了这些本地开发的资源外,“实验室”还提供了一种了解和连接到开放获取资源的方法。例如,他们是少数族裔语言介绍的“合作伙伴”,并提供智能翻译服务。在这些“实验室”工作的“参考图书馆员”扩大了其角色,提供一系列社会服务,特别是协助公众获得数字素养技能。未来的图书馆将强化文化体验,读者的概念也将更加广泛,提供的资源和服务将越来越多样化,凝聚更多的人群,成为地区文化复兴的中心。这就要求图书馆员不仅要有灵活的沟通能力,更需要具备推销“资源”的技能。

2.3 信息档案馆的重要作用

随着社会信息的不断增长,人们要想在庞杂的

信息海洋中获取想要的信息,难度越来越大。而图书馆却是掌握和汇集了各种信息的地方,图书馆作为信息档案馆的作用也越来越大。图书馆可以为个人建立能够组织、处理和存储个人历史的档案,作为广泛的全球电子记忆的一部分。特别重要的是技术服务图书馆员,为这种定性信息开发提供智力获取的新模式。图书馆员可以成为具有人类中介的搜索引擎,优秀的“人工智能”搜索结果,绝对可以超越 Google。要求各级图书馆具有较强的指导能力,加强图书馆员作为教育者的作用。未来也许会出现面向个人的国家家庭信息专家服务,通过订阅这种服务,可以让个人与能够提供高质量帮助的图书馆员签订合同。职业名称可以是家庭信息专家,这也许将成为最赚钱的职业类别之一。这也将改变人们一直以来对图书馆员的刻板印象,将图书馆员从书架中的保管员,转变成主动提供资源指导的信息专家,让图书馆员的形象生动起来,促使更多的年轻人投身到图书馆员的职业中。

3 讨论

“预测未来的最佳方法就是创造它”。未来的图书馆、图书管理员究竟会变成什么样子,我们都无法预测,但我们可以在实践中去创造它,并设想它可能的变化。我们唯一知道的就是,未来图书馆与图书馆员将发生的变化,肯定不是体现在单一方 面的、平面延展式的改变,一定是多维度、立体化的改变,这就要求图书馆员必须具备不断强大的解决问题的能力、认知的灵活性和宽容性。我们的多维度设想包括,在个人素养方面,能够接受批评并具有一定的灵活性、尊重和促进多样性,能够评估信息,与团队合作,适应性强,自信、具有好奇心和创新精神等等;在职业技能方面,熟悉网络,拥有良好的口头和书面沟通能力,熟悉数据操作,能够提供数字资料,使用社交媒体与读者联系,了解最新的研究成果等等。这些能力必须通过职业技能培训、在岗学习等方式获得。未来的图书馆领域,不仅仅是技术和工具的进步,更重要的是人员素质的进步。

参考文献

[1] JANES J. Library 2020: Today's Leading Visionaries Describe Tomorrow's Library[M]. Lanham: Scarecrow Press, 2013. [2] IFLA. IFLA trend report 2013[R/OL].[2017-04-01].https:// trends.ifla.org/files/trends/assets/insights-from-the-ifla- trend-report_v3.pdf. [3] IFLA. IFLA trend report 2016 update[R/OL].[2017-04-01]. https://trends.ifla. org/ files/trends/ assets/trend- report- 2016-update.pdf.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