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习生无一成为“古籍修复师”

Collected Literary Writings - - Front Page -

“修文物不一定在故宫”纪录片《我在故宫修文物》走红后,以往被人忽视的文物保护与修复工作开始受到关注。“这对古籍修复是一件好事,可对修复师来说并没什么大的改变,这不是光靠兴趣就能坚持下来的工作。”吴庭宏说。吴庭宏是扬州大学敬文图书馆古籍特藏部资深古籍修复师,也是同学们的重点拍摄对象。

年修复古籍 5 万余页工作台上,一本 多岁的古书已经满是虫蛀的痕迹, 封皮破旧不堪,书页上还有灰黑色的虫卵,这是它有生以来的第一次保养。

吴庭宏用毛笔蘸过事先调好的稀浆,轻涂在书页上,然后敷上一层宣纸,再用镊子将毛边挑干净。“修古书一定 要细致入微, 任何一点失误都可能给古籍造成致命的伤害。”吴老师说。

“修复古籍就像治病一样,也讲究望闻问切, 针对不同的破损程度,我们要拟定不同的修复方案。”吴老师说。润湿压平、折页、锤平、压实、齐栏、打眼、穿稔、捆结、装订……几十道工序一一完成后,一本书就修复完成了。 这些活基本上都是人工处理,很少使用机器。

“古籍修复要耐得住寂寞。”吴庭宏说,一个技术娴熟的修复师一天可以修复十页左右。 而他这样枯灯独坐,一坐便是 8 年。 这 8 年间,他与古籍特藏部的另一位修复师朱清已经修复古籍逾 页。遗憾的是“后继无人” “从 年以来, 我大概带了

位实习生, 虽说数量上很可观,但最后没有一人从事古籍修复工作。”吴庭宏感慨到,过去,古籍修复有严格的师承关系, 师父耳提面命,手艺代代相传,现如今全国从事这个行业的人少得可怜。

数百位实习生无一人成为修复师,原因是多方面的。首先,没有专门的古籍修复专业,实习生虽然会学习档案修复,但主要课程还是在档案管理方面。 其次,古籍修复工作辛苦枯燥,缺少晋升空间,要一直待在小房子里坐 “冷板凳”, 工资水平也比较低。 此外还有社会关注不够的因素,学校里档案专业的只有大二的时候才会安排去实习,之后也没有相关的课程和就业引导。

(摘自《扬子晚报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