始末

Collected Literary Writings - - Front Page -

韩子栋与程思远(左

他的身边通报要去方便一下,卢兆春毫不在意地挥手同意。 于是,韩子栋不慌不忙地走了出去。 他直奔磁器口河边,过了嘉陵江,迅即隐没在大巴山脉的崇山峻岭中。

他严格遵守狱中党组织的规定,昼伏夜行,风餐露宿,只在大山中盘走,不向任何人问路, 也不向任何人寻觅食物。 饿了,就从乡下还没收净的红苕地里找红苕吃。 就这样,韩子栋以常人难以想象的毅力和体力, 穿越大巴山,翻过巫山十二峰;又循武陵山,进入鄂西襄阳;越武当山、大别山,来到南阳;再穿伏牛山,沿沙河东行……

1947 年农历十月初十下午,韩子栋回到了阔别多年的家乡山东省阳谷县韩庄村。

14 年的牢狱生涯, 韩子栋的身体受到巨大摧残,他得了严重的风湿性关 节炎、萎缩性胃炎等疾病,病痛让他常常坐立不安。

韩子栋在家人的精心照顾下,身体有了好转。 稍一恢复, 他便提出要“找党中央去”! 他要把国民党秘密囚禁、 杀害政治犯的消息尽快报告党中央,争取早日营救出仍在狱中的难友。

在西柏坡恢复党籍1948 年 1 月 23 日, 韩子栋终于来到了中央工委驻地西柏坡,并在距西柏坡只有两公里的南庄村见到了中央组织部的负责人。他详细介绍了自己的情况,并递交了一份自己的入狱及脱险报告,申请组织审查后能够尽快恢复自己的党籍,并让他继续工作。

这篇报告 3 万多字, 字字浸泪含血,情感真挚生动,展现了一个共产党员狱中奋斗 14 年的艰难岁月, 以及一个革命者誓把牢底坐穿的顽强斗志。

中组部副部长安子文和干部科的同志们看了报告后, 被深深地打动了。安子文告诉韩子栋, 组织会尽快联系,解决狱中政治犯的事情,请他放心。当时,华北局正在谋划建立,中央要他留在华北局工作,韩子栋说,自己坐监多年, 很多政策不了解、不

,怕干不好工作,对不起组织,对不起党,希望能接受培训,学习一段时间。

此时, 为配合部队南下开辟新区,党中央刚从束鹿县华北联合大学抽调了 90 名学生到中央组织部, 在中组部驻地南庄村进行集中培训学习。 于是,韩子栋作为中央组织部待分配的老干部被额外列入培训班中。

1948 年 3 月,培训班的课程即将结束,中央再次邀请久经考验的韩子栋参加华北局的工作, 韩子栋斟酌再三,决定回老家参加工作。

1948 年 3 月底培训班结束后,韩子栋回到家人落籍的山东范县(今属河南省),任城关镇委书记,参加土改和支前工作。

新中国成立后, 韩子栋先后担任中央财政经济委员会人事局科长、 国家人事部副处长、国家一机部二局副局长、国家科委办公厅副主任等职。 年调贵州省工作, 此后历任贵阳市委书记处书记、市委副书记、政协主席、监委书记、省政协副秘书长、顾问委员会委员等职。

“文革”中韩子栋受到不公正待遇和迫害,甚至有人怀疑他是由沈醉安排假脱逃而潜伏下来的特务———好在曾在军统担任重要职务的沈醉坚持事实,坚决否认这一说法,并将他亲自安排布置追捕韩子栋的情况出具了证明,韩子栋才在“文革”结束后被平反。 1992 年月 日,韩子栋在贵阳病逝,享年岁。 (摘自《纵横》 史进平/文)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