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字十万”:甲骨文释字有多难?

Collected Literary Writings - - Front Page -

比发现一个超新星还难在王子杨看来,释读甲骨文非但不是 “拔萝卜”, 而且 “有一个夸张的说法”:“释出一个甲骨文字, 比发现一个超新星还要难。”

1899 年,甲骨文浮现于世,从甲骨文发现至今 118 年来, 一共整理出

至 5000 个甲骨文单字,公认已释读的字 1500 至 2000 个。

在发掘初期,甲骨文的释读相对简单。 20 世纪初,刘鹗在《铁云藏龟》中轻松辨认出 50 字左右,其中 30 多字后来被证明是正确的;孙诒让写作《契文举例》,也正确释读了大约 150 字。 有“甲骨四堂”之称的罗振玉、王国维、郭沫若、董作宾一共释读了其中的字,几乎贡献了已释字的一半。

然而随着时间的推进,甲骨文的释读变得越来越困难。“经过许多学者们的递相研究, 那些能认的字都认出来了, 剩下的字都是难啃的骨头了。 ”王子杨说。 剩下的未释字, 不少是地名、人名等专有名词, 再加上可供对读的殷商传世文献较少, 甲骨文卜辞材料也非常有限,考释困难重重。

2017 年 7 月,中国文字博物馆发布了一则征集甲骨文释读成果的公告:破译未释读甲骨文,单字奖励元;对存争议甲骨文作出新的释读,单字奖励 万元。

王子杨在首都师范大学甲骨文研究中心从事甲骨文研究近十年,主攻文字释读。公告一出,许多朋友问候: “发财了?”“你买房的首付款有着落了?”王子杨哭笑不得:“你们以为释读一个甲骨文字跟拔萝卜一样容易吗?”

“一字十万”的征集,实际上在 2016 年 10 月就发出了。 它由全国哲学社会科学规划办公室发起,并组织专家委员会,对所征集的研究成果进行评审和科学鉴定。 参评者须撰写《甲骨文释读成果科学论证报告》,经两名具有正高级职称的同行专家推荐后,报送中国文字博物馆。

一年前,中国文字博物馆将消息发布在《光明日报》上,两个月内引来了一千多个咨询电话。

考释一个甲骨文字,要把这个字出现的所有卜辞辞例排列在一起, 运用现代语言学和甲骨学知识, 推测它的词性和大致的语义方向。 再根据甲骨文字形体, 分析此字可以拆成哪几个偏旁,有可能跟后世的周代金文、战国秦汉文字中的哪些形体存在关联,尽量沟通前后形体演变的关系, 作出有说服力的解释。

得出考释结论后,要把它放回每条甲骨卜辞中检验。 如果考释结果在卜辞上下文中较为通顺, 它就很可能是正确的。

“你能想到的考释思路前人可能早就想到了, 你能注意到的关键材料别人也许早就看到了, 而且可能比你掌握的材料更丰富。”王子杨告诉记者。

因人、字而异,释读一个甲骨文字短则一年,长则好几年。

“一字十万”并不多宋镇豪收到了加入此次活动专家委员会的邀请, 但他有些不满。“一个字考证以后, 马上要确认这个是准确的还是错误的,这是不科学的。”宋镇豪说。 他是中国社科院的甲骨文研究

专家、中国先秦史学会理事长。

通常, 一项考释的成果发表后,能否得到学界的引用和公认, 需要长时间的验证。“验证有很多方面, 除了甲骨文本身的内证, 还需要得到地下考古发掘和文献资料的验证, 进行纵向和横向的比较。 这些验证,都要经过一段时间。”宋镇豪说。

甲骨文字的释读兼具文字学和历史学的意识。“从文字学角度来讲,如果能把甲骨文释出来, 那么一个字的来源、本意是什么,就比较清楚了,等于说为现代汉字找到了比较早的源头。”王子杨说,但更关键的,在于它的历史价值:“假如说你释的这个字是个关键字,通过它能把一批卜辞读通,这一批卜辞里,也许就有商代社会的经济史、社会史、政治史、天文史……这样的字价值就比较大”。

“逸”字在甲骨文中是“上面一个脚趾,下面一个器械”。 王子杨介绍,这个字由清华大学赵平安教授释读,“就是把一个人的脚趾用器械给禁锢起来,类似于脚铐。 脚趾从脚铐里面出来,就是逃逸出来了。 ”“逸”字的释读为很多字 万

提供了支撑,它自成系列,解释了一批卜辞材料,表明商代的奴隶曾在严格控制下逃逸,补充了商代的社会生活史。

宋镇豪五十多年的学术生涯,最难啃的骨头出现在研究生期间。 他在京都大学人文科学研究所的一片甲骨上看到一个字,“下面是一个太阳,上面像一个人手里拿了一根杆子”。 郭沫若曾将它解释为用农具掘地上的白薯;日本学者贝塚茂树认为它指太阳被某种特殊的力量遮住。

当时出版的甲骨文合集还很少,宋镇豪自己翻阅了接近 160 本甲骨书,用一至两年的时间释出这个字。 它与时间有关, 用太阳在一天里不同的位置,代表不同的时间段, 也就是圭表测影。他把这个字释为“督”和“昼”,后来者公认这个字表示时间,在此基础上继续补释。 宋镇豪很快解出了十几个原理相同的甲骨文字,对商代纪时制度的研究做出了重要的贡献。

每一个甲骨文字具有不同的史学价值,虽然学者们认为“一字十万”并不多,但它的价值也很难用具体的金额来估量。 李慕琰/文)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