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原为何流浪狗

Collected Literary Writings - - Front Page -

近年来, 曾动辄售价千万的藏獒神话破灭, 寄希望于獒市捞金的人们逐渐抛弃了手中的藏狗。 无家可归的藏狗游荡在寺庙、 街道和村庄。 它们袭击路人,传染疫病,猎杀家畜,甚至与雪豹抢食。 去年 11 月,青海省囊谦县一位 8 岁的女童,遭流浪狗袭击身亡。

曾经以忠勇著称的藏狗,已然成为高原灾害。 民间和政府一同建起流浪狗收容所,号召牧民领养。 但数量庞大的流浪狗群,让收容所陷入“越收越多”或“资金不足”的困境。

困局17 岁的藏族学生江央才加记得,他在苏莽寺读书的近 5 年间,最多的时候,寺庙周围至少游荡着 只流浪藏狗。

到处都是流浪狗,曾一度让青海省囊谦县毛庄乡的小学生不敢独自出门,因为“每天都有人被咬”。

江央才加曾在当地目睹十几只流浪狗撕咬路人小腿的惨剧。 他所见的伤者中,最重者伤口长 10 厘米,深 3 厘米,被迫住院。 有的同学被咬,一连瘸腿多日。

那时, 在这个人口不超 人的 藏区乡镇,最常见的一幕是,老人出门都持棍防狗,孩子们则远远见狗就猛砸石头———“只有打痛,狗才不敢咬人。”

显然,这已非江央才加描述的狗灾局面,变化始自 2015 年夏。

毛庄乡乡长东塔介绍,当年乡政府和当地的苏莽寺各出资约 20 万, 发动群众义务劳动,在距苏莽寺约 1 公里的路边,建起了一座面积约 50 亩,由铁丝网圈成的流浪狗收容所。 这是玉树州首个政府和寺院合建的流浪狗收容所。收容所建成半个月内, 约 1200 只流浪狗被送入其中。

“狗患”被流浪狗“包围”的寺院,还有青海久治县的白玉寺和甘德县的夏日乎寺等。 最多时,两寺周围分别有上千只和

多只流浪狗。 在青海玉树、果洛二州多处寺庙,也多有流浪藏狗游荡的身影。

但流浪狗并不仅仅聚集在寺庙周边。 资料显示,仅玉树州囊谦县就有流浪狗 只。而在玉树杂多县街头,频 频可以来自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