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llected Literary Writings - - Front Page -

是虚假的,但是学生家长就认这个。 有这么个顺口溜:劫道的不如卖药的, 卖药的不如做广告的,广告效应大得很呀。 老马的小吃店为什么火? 他的招牌是百年老店, 祖传宫廷小吃秘方,吃主儿就奔这儿来了。 小刘的美容院更好了:本院特聘法国香奈儿美容大师亲自操作。 其实他在东北找了个混血儿做理发师傅。 再说张大爷的盲人按摩院的广告是:大清慈禧太后专用按摩专家的第六代传人,保您手到病除!”

老赵听了摇摇头:“我就是个手艺人,凭技术吃饭,怎么做广告呢?”老周说:“我帮你想个广告词吧。”过了没有一星期,老赵的生意火起来了。 老赵很纳闷儿。 有一天,他走在街上,看见电线杆子上、墙上贴着:老赵贼王,改恶从良,专业修锁,造福四方,老偷没辙,小贼白忙,欢迎惠顾,安全保障。

(摘自《微型小说月刊》 侯长喜/文)

作家孙犁的代 名作家,是年投身革命的老八路,一辈子最高的职务是《天津日报》文艺科副科长。副科长这个职务,在官衔多如牛毛的“乌纱帽”中,可以说微不足道。

按孙犁当年的资历、 威望和能力,绝对是大师级别的人物,谋个比副科级更高的职务, 应当说是小菜一碟。 与其同期进入文学圈的作家,当上大官的不乏其人,但孙犁非但没有对高官厚禄孜孜追求, 反而多次委婉拒绝了升迁的机会, 始终让自己坐在副科长职位上。

1992 年底,天津百花文艺出版社社长和一个编辑, 抱着一个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