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败”成

Collected Literary Writings - - Front Page -

对高官而言, 与私德不修、广受贿赂相比,破坏一种公平的制度是危害更大的腐败。

万历二年,张居正长子张敬修参加会试落第, 张居正很生气,那年的进士便不馆选,所谓馆选是不定期从进士中间选庶吉士进翰林院培训。 庶吉士称为“储相”,那一届的进士受了池鱼之殃,丧失了做“储相”的机会。万历五年张居正的次子嗣修高中榜眼,再过三年到万历八年,六年前落第的敬修和三弟懋修一起参加会试, 都成为进士,而且老三是状元。

为这两次会试,张居正可是用足了心思。

万历五年的那次会试,临川才子汤显祖恰好和张嗣修同科参加。张居正派堂弟张居直游说汤显祖和安徽宣城举人沈懋学,希望他们场上为张嗣修 “助考”———说白了就是舞弊,并允诺让汤、沈考取前三名。 汤显祖拒绝了,而沈懋学则愿意帮助张嗣修。 会试放榜时,沈懋学状元及第, 张嗣修 “高中”榜眼,汤显祖落第。万历八年汤显祖第四次进京参加会试。 张居正的长子张敬修和三子张懋修又在这一科里面。 张居正再次派人上门拉拢,汤显祖又拒绝了。 张居正另请一位参加会试的举子帮儿子“助考”。 考试结果是张家兄弟两人中进士,一人为状元, “助考”的举子也榜上有名,汤显祖四度落榜。

对这种最大的腐败, 唯有当时的最高统治者皇帝可以阻止, 但皇帝不但不阻止,反而纵容、鼓励。 万历五年张嗣修会试高中后,照程序参加殿试,张居正要求回避。 万历帝说,“读卷重要, 卿为元辅,秉公进贤,不必回避”,就是举贤不避亲的意思, 而且说了句大实话:“先生大功,朕说不尽,只看顾先生的子孙。”张居正官做到了顶点, 家里也不缺钱财和田地,皇帝能酬劳他的,只有牺牲公平给张居正送人情。

张居正死后被皇帝清算, 利用权势为儿子在科举场上谋私利成为重要攻击点。 反正皇帝什么时候都有理,科场腐败在以前是万历皇帝用来奖赏首辅张居正的礼物,几年后却成了惩罚张家的理由。

(摘自微信公众号“文史砍柴”)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