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视农村老人价值缺失困境

Collected Literary Writings - - 第一页 -

9 月 30 日的《环球时报》刊发武汉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研究员桂华的文章指出, 社会变迁的总体趋势是老年人在家庭和社会中双重边缘化。“老而无用”的话语在有些地区已经出现。 在新的家庭结构和社会生活中, 老年人找不到自己的位置,逐渐变成了家庭“负担”和社会的“累赘”。 农村最无奈的情形是儿女因为老人的拖累无法外出打工, 这样的家庭会沦落为村庄里的贫困户。碰到这种情况,老人自己都会觉得活着是“罪过”。 今天农村养老问题, 除了物质供养负担之外,还存在着老年人的价值丧失和意义缺失问题。

自 2003 年左右开始, 我们在湖北省的 4 个村开展农村老年人协会建设实验。 4 个行政村建设有老年人活动场地,几间房子作为活动室, 活动室内摆放有棋牌桌、影碟机和电视机等。 协会的日常活动不多,协会一般是上午九十点钟开门、下午四五点钟关门,老年人到协会转一转、坐一坐,或是打牌,或 是聊天,消磨时光。 自协会成立以来,我们每年向每个协会捐赠几千元到 10000 元不等,一直坚持到现在。 老年人协会选举出理事长、会计、出纳等,负责日常协会管理和财务管理。

当前我国步入老龄化社会,这不仅是一个人口结构老化问题,还会因为人口结构老化给个体、家庭和社会带来整体性的影响。 今天很多农村人不到 50 岁就抱上了孙子。 50 岁的人在年龄上不算老人,在心理上也不算老人,他们如何安排自己在家庭中的角色,处理好与子女的关系,是非常现实的问题。

农村老人有着强烈的情感和精神需求,一方面,他们渴望子女的体贴与照顾,渴望参与更多的社会交往, 期盼丰富的精神生活;另一方面,他们为家庭和社会奉献了毕生精力,也理应在晚年得到家庭的情感回馈和社会的尊重。 但是当前,子女离巢使农村老人的精神需求难以很好解决,面临诸多困境。

劳动能力下降让农村老人再 难以找到劳动带来的价值感,孤独和独处让他们进一步丧失意义感。农村老年人身处边缘处境,他们的意义只能以组织化的形式产生出来。 协会让老年人聚集起来,成立属于老年人的社会组织,是老年人建立意义体系的第一步。 协会一般会在老人过生日时,由会长带人上门去祝寿, 协会赠送一点小礼物。当老人过世时,有的村协会还会安排人去送花圈, 派代表集体去吊唁。 在家庭和村庄之外,老年人重新找到了协会这个组织归属。 通过这些组织活动和仪式性活动,协会试图让老人体会到活着的价值。 老年人协会建成后最直接的效果是,原来一些参加家庭教会活动的老年人退出来了,老年人自杀的情况也减少了。

相对于经济上的匮乏,目前乡村更深刻的匮乏是在文化上。 农村社会组织要定位在文化生产方面,乡村建设重在文化建设。 农民需要被组织起来,以组织化的形式应对农民所遭遇的生产生活上的困境。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