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第三代战机歼-10诞生记

Collected Literary Writings - - 风云看台 -

1998 年 3 月 23 日,歼-10 在成都首飞,这是中国航空工业历经近 50 年,铸就的“工业王冠”。 不知不觉中,歼-10 已走过 20 年。 那些曾是“机密”的故事,现在慢慢解密,人们从中可以看到中国航空走向独立发展的艰辛之路。

靠 5 亿元起步歼-10 的降生,源于一个建议。1981 年年底,时任国防科工委副主任的邹家华向邓小平同志建议,开始搞新一代歼击机,预计初期投资约 5 亿元。 邓小平批示:“新歼项目较为重要,前期投资 5 亿左右,目前花钱也不多,拟同意。”

一般来说, 国外搞一个新机型, 没有 100 亿美元拿不下来,而新歼的前期经费仅 5 亿元人民币,实在太少。 但在 1981 年,这可是惊人的数字。 要知道,改革开放后,邓小平一再提出“军队要忍耐”,以经济建设大局为重。 在军费压缩的当口,为什么还要拿出 5 亿元搞新一代歼击机呢?

“中国停下来,世界却在飞。”刘亚洲上将曾这样描述上世纪 80年代初的中国空军。 十年浩劫后,清点家底, 空军装备实在惨得可

怜。虽说我军拥有数以千计的歼-6,但这种第一代战机已经远远无法满足现代国土防空需求。

15 分钟逆转1982 年 2 月,第一次新歼方案论证会在京召开,沈阳飞机设计研究所(601 所)和南昌的洪都 650 所都拿出了设计方案。

当时,宋文骢(后来的歼-10 总设计师) 和成都飞机设计研究所(611 所),刚刚经历了歼-9 项目的惨败,仅仅作为专家列席会议。 让宋文骢措手不及的是,会后,时任航空部军机局副局长的王若松突然找到宋文骢,开口就问 611 所是不是也有可供参考的方案? 并要求他做一个汇报。

因为是临时安排,王副局长只为 611 所在日程表之外争取到了15 分钟。

611 所的方案,采用鸭式布局,

可说是超越美制 F -16 战斗机的“三代半”布局;更加大胆的是,它采用当时在国内还属于空白的静不稳定设计,虽然招致质疑,但军队对这种先进的方案更加青睐。

1984 年,军方表态:希望发展有潜力的飞机。 可是这款大跨越的新型战机真能设计出来吗? 上级把宋文骢等人找去,问:“你们敢不敢立军令状?”宋文骢不假思索地答应了。

“自家孩子有出息”按照国际上不成文的惯例,一架飞机上研制的新产品绝对不能超过 30%。超过 30%,飞机研制成功的可能性将大打折扣。 有人断言, “歼-10 的新产品率超过 60%,这肯定要失败的。”

什么都是新的! 这些难题如何突破? 靠别人还是靠自己? 比如,歼-10 的起落架部分, 是设计中的一块硬骨头。 为了项目的快速推 进, 和国外合作被纳入了考虑之中。 然而,代价是如此之高:265 万美元的评审费,1100 万美元的设计费, 换来的仅仅是一个起落架,到底干不干? 宋文骢说,即使有这笔钱,也不能这样打水漂。 他告诉负责起落架的同志们:“不要等,不要靠,通过我们自己的努力,让歼-10的起落架流着我们自己的血液。”此后,经过 200 多次的试验,起落架终于可以承担起整个飞机的重量。

上世纪 90 年代初, 中国着手引进苏-27、 苏-30 等第三代战斗机。 苏-27 引进后, 有高层领导提出,歼-10 别再搞了。时任军委副主席刘华清问宋文骢:“老宋, 歼-10和苏-27 有何不同啊?”

宋文骢进行了详细说明和对比,主张两种飞机各有所长,在作战中互相配合,都是解放军所需要的。 最终刘华清拍板:“外国飞机再好,也是别人家的孩子,歼-10 搞出来,才是自家孩子有出息”。

1998 年3月 23 日,歼-10首飞成功, 这惊天一飞也宣告了一个时代的开始。 (摘自《北京日报》 孙文晔/文)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