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0年的中国:和平不是靠退让得到的

Collected Literary Writings - - 风云看台 -

时至今日,很多人都无法理解1950 年的中国: 那个长期积贫积弱、正值百废待兴的中国,为什么有勇气在朝鲜战场与一个超级大国硬撼?朝鲜战争是一道“分水岭”对 1950 年的中国来说, 朝鲜战争就是一道“分水岭”。

进入 1950 年, 中华人民共和国大批军人脱下军装,投入经济建设。 在天兰、天成、成渝、滇黔、黔桂、湘桂等铁路线的建设中,处处活跃着军人的身影。《毛泽东年谱》记载:4 月 21 日,毛泽东高度肯定中南区复员 53 万至 60 万人的计划,他希望加快进程。

但是,6 月 25 日,朝鲜战争爆发了。面对朝鲜战争突然带来的国际变局, 中国共产党反应迅速,部队干部与精锐士兵的复员立刻停止,一些复员军人纷纷归队,7 月 7日,根据毛泽东的提议,由周恩来主持中央军委会议, 研究保卫国防、组建东北边防军问题。

美国人不相信中国会出兵。事实上,中国领导层也为出兵的事争论不休。统一思想,决定出兵后,又遭遇了苏联的“变卦”:苏联空军尚未准备好,还需要两个月时间。 此时,美军已经兵临平壤城下。 中共中央决定: 不论有天大的困难,出兵! 和平不是靠退让得到的中国大军进入朝鲜后,苏联人在观望:“没有我们的空军,你们怎么打啊……”朝鲜人很悲观:“你们装备太差,打不赢美军。”美国人则不相信:中国人怎么敢跑到朝鲜来跟美国较量?

12 月底,志愿军取得“清长大捷”,收复平壤,“联合国军”溃退至三八线以南。捷报传来,震惊世界。

如此困难的 1950 年, 中华人民共和国为何最终毅然出兵?后人 通过各种解密的史料,进行了深入研究。但《毛泽东年谱》也许最能解惑:1950 年 10 月 27 日,毛泽东与朋友周世钊谈话,后者问:“主席今天为什么还有这种闲情来谈宗教与哲学的问题,朝鲜局势不是很紧张吗?”

毛泽东讲了一番话:“现在美帝的侵略矛头直指我国的东北,假如它真的把朝鲜搞垮了,纵不过鸭绿江,我们的东北也时常在它的威胁中过日子,要进行和平建设也有困难。 所以,我们对朝鲜问题如果置之不理, 美帝必然得寸进尺,走日本侵略中国的老路,甚至比日本搞得更凶。”

“它要把三把尖刀插在我们的身上,把朝鲜一把刀插在我们的头上,把中国台湾一把刀插在我们的腰上,把越南一把刀插在我们的脚上。 天下有变,它就从三方面向我们进攻,那我们就被动了。 我们抗美援朝就是不许它的如意算盘得逞。‘打得一拳开,免得百拳来。’我们抗美援朝,就是保家卫国。 我是不打无把握之仗的,这次派志愿军出国,我们中央一些同志经过周详的考虑研究, 制定了持久战的战略,胜利是有把握的。”

是的, 和平不是靠退让得到的,近代以来的中国,种种退让,结果处处割地赔款。 但 1950 年在朝鲜,这一次中国人挺直腰杆抡起拳头硬碰硬反击!

(摘自《新华每日电讯》 关山远/文)

炮击金门不久,毛泽东和周恩来在北京会见从香港来的著名记者曹聚仁,并请他吃饭。 谈话中,毛泽东告诉曹聚仁:“只要蒋氏父子能抵制美国,我们可以和他们合作。我们赞成蒋介石保住金、 马的方针。 如蒋撤退金、马,人心动摇,很可能垮。只要不同美国搞在一起,台、澎、金、马都可由蒋管,不管多少年,但要通航, 不要来大陆搞特务活动。台、澎、金、马要整个回来。”

在场有人提出,美国人一走,美国对台湾的军援会断绝时,毛泽东说:“我们全部供应。 他的军队可以保存,我不压迫他裁兵,不要他简政,让他搞三民主义,反共在他那里反,但不要派飞机、派特务来捣乱。他不来白色特务,我也不去红色特务。”

1960 年 5 月 22 日, 毛泽东主持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议,研究了对台工作问题,提出了一个基本原则,即台湾宁可放在蒋氏父子手里,不可落在美国人手中。 1963 年,周恩来将中国共产党对台政策归纳为“一纲四目”。

“一纲”,即台湾必须统一于中国。“四目”是:1.台湾统一于祖国后,除外交必须统一于中央外,台湾之军政大权、人事安排等悉委于蒋介石;2.台湾所有军政及经济建设一切费用不足之数,悉由中央政府拨付; 3.台湾的社会改革可以从缓, 必俟条件成熟并尊重蒋的意见, 协商决定后进行;4. 双方互不派特务, 不做破坏对方团结之举。

毛泽东一再表示:台湾当局只要一天守住台湾,不使台湾从中国分裂出去,大陆就不改变目前的对台关系。

1965 年的一天, 与时任台湾“国防部长” 蒋经国有颇多交往的曹聚仁得到消息,蒋经国将邀请他

去台湾商量要事。 在见蒋经国之前,曹聚仁到北京面见了周恩来总理。 周恩来请曹聚仁转交中共中央给蒋介石的一封重要信件,内容即是祖国和平统一的“一纲四目”构想。

1978 年 4 月 21 日, 曹聚仁的朋友王方在香港杂志《七十年代》发表了一篇题为《记一次中国统一的秘密谈判》 的文章,根据王方文中的回忆,当时双方达成了统一的 6 项条件: 1. 蒋介石偕同旧部回到大陆,可以定居在浙江以外的任何省区,仍任国民党总裁。北京建议拨出江西庐山为蒋介石居住与办公的汤沐地(即封地)。 2.蒋经国任台湾省省长。 台湾除交出外交与军事外, 北京只坚持农业方面“耕者有其田”,其他“内政” 完全由台湾省政府全权处理。 3.台湾不得接受任何军事与经济援助:财政上有困难,由北京照美国支援数额照拨补助。 4.台湾海、空军并入北京控制。陆军缩编为四个师,其中一个师驻在厦门、金门地区,三个师驻在台湾。 5.厦门与金门合并为一个自由市, 作为北京与台北间的缓冲与联络地区。 该市市长由驻军师长兼任。 此一师长由台北征求北京同意后任命,其资格应为陆军中将,政治上为北京所接受。6.台湾现任文武百官的官阶、 待遇照旧不变。 人民生活保证只可提高, 不可降低。

这些条件是蒋介石通过曹聚仁和毛泽东多次交涉后形成的。特别是在军队问题上,双方能达成统一认识,殊为不易。 但蒋介石对中共的政策始终还是有疑虑,这些交涉最终没有取得实质进展。

(摘自《环球人物》)

志愿军跨过鸭绿江

蒋介石在台湾的办公室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