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销

Collected Literary Writings - - 特别报道 -

擦拭干净刘连长身上的累累伤痕,陈韩氏将他白布裹身,安放进原本为自己准备的棺材里, 连夜埋在了老屋背后。

没有起坟堆,也没有立墓碑,只用干草遮住了掩埋他的新土。

后来,还是走漏了风声,敌人把陈韩氏抓起来毒打了 3 天, 却始终没有问出遗体的下落。

老人被放回家 3 个月后就去世了。临终前,她交代丈夫去抱养一个孩子, 并且留下遗言: “红军为穷人打天下,连长为我们而死,家族要为他世代守墓。”

刘连长牺牲后, 红军战士前赴后继, 先后在南部县境内建立了 8个区苏维埃政权, 将川陕革命根据地扩展到了嘉陵江两岸。

妻子去世后的第四年, 陈修坤从冯氏家族抱养了一个男孩, 取名陈忠民。

1971 年, 陈修坤去世。 陈忠民继承了养父遗志, 接过为刘连长守墓重任。

2002 年,陈忠民病重。 临终前,他叫回了在广东打工的女儿、女婿,嘱咐他们返乡守墓。

在冯炼的记忆里, 父母在广东打工那些年,家里条件还算不错。当同村的人还在看黑白电视的时候,她家已经有了一台 25 吋的彩电。可是自从父亲马全民听从岳父陈忠民的嘱托,回到长坪山守墓,日子就变得愈发艰难。 2015 年, 他家已经成了村里为数不多的建档立卡 贫困户。

但是, 清贫并未动摇这个家族守墓的决心。

如今,刘连长的身边,不仅埋葬着冯炼的曾祖母,还有家族里的 10位成员。他们的墓碑上,刻着相同的名字———红军烈士守墓人。

韶华青春的选择对于 1992 年出生的冯炼来说,墓里的刘连长是一位既熟悉又神秘的亲人。 她从小就知道, 终有一天,她也会成为他的守墓人。

高三毕业那年, 冯炼接受了痴心男孩的追求。 2016 年, 冯炼大学毕业后第一件事便是飞奔到他的身边。厦门鼓浪屿的海风,广州珠江畔的霓虹、男友的浓情蜜意……一切都让年轻的女孩深深陶醉。

男友在广州做电商, 冯炼帮他打理生意。 他们共同憧憬未来———告别冰冷的坟茔、冷清的村庄,在流光溢彩的城市安一个小家, 一起开创一个多彩多姿的未来。

在广州待了半年, 冯炼纠结再三,决定回乡,担起第四代守墓人的责任。 不久后,她成为乡中心小学的一名教师。

当年南部县 12000 多人参加红军,新中国成立后仅余千人,其他人全部为革命捐躯。她坚信,她学生的家族中, 一定也有为革命捐躯的先烈。他们幼小的身体里,流淌着和烈士一样的血。这份血性将代代传承,点亮长坪山的未来。

(摘自《新华每日电讯》10.8) 湘西乌龙山 公司决议注销并 公司清算组,为 法权益,自本公 日内,债权人应 清算组申报债权 负责人:张亮 股东:张亮、符有 电话:139743845

地址:龙山县民

仓路 101 号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