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路天马在汉唐文学中的意象表达

Collections - - 谈艺录 - 北京 / 王永胜

我画丝路天马尤重意象表达,心有所思,神之所至,天马的形象便在笔下渐渐丰满。美学家朱光潜先生曾说,意象其实是诗意化了的物象。天马的神骏、飘逸、风骨时时刻刻萦绕在我的脑子里,再经过多次碰撞、思考、修正,最终落于笔端,有时满意,有时沮丧,更多是沉浸在汉风唐马的诗意中。

“天马”一词在中国古典文学中出现,最早见于《山海经》之《北山经》:“马成之山有兽焉,其状如白犬而黑头,见人则飞,其名曰天马。”所谓“天马”,并不是马,而更近乎 神兽。真正意义的天马出现在汉初,汉武帝刘彻喜欢马之神骏,认为西域良马天下无双,先后派遣使臣西去,一方面寻求联合大月氏攻打匈奴,另一方面访求传说中的汗血宝马。

据《史记·大宛列传》载: “初,天子得乌孙马,号曰天马。及得大宛汗血马,益壮,更名乌孙马曰西极马,宛马曰天马。”从地理位置看,大宛所处的西域对于中原汉人而言远在天边,汗血马也充满了神秘的色彩,自此,丝路上的大宛名马以其神骏飘逸、奔跑迅速而得名天马。天马象征了强盛的 国力,所谓“犯我强汉者,虽远必诛”,是以国力和武备为基础的。得到天马之后,汉民族就有了对付游牧民族更为机动的力量。武帝得天马而喜极,乃赋《天马歌》:“天马来兮从西极,经万里兮归有德。承灵威兮降外国,涉流沙兮四夷服。”在汉代的文学典籍中,天马是盛世之马与强国之马。

我在丝路天马绘画的研究与实践中,尤其倾心汉唐。汉有质朴的强悍,唐有豪侠的开阔,汉唐对中华文明而言,类似一个人的青壮年时期,虽不精致成熟,但有空前绝后的生 机与豪情,勇敢地追求功名荣耀,渴望建功立业、千里封侯。这是游侠与豪侠的时代,是驰马疆场、快意恩仇的时代。有“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的侠士;也有“执笔安天下,跨马定乾坤”的书生。人与马成了那个时代最好的依靠,也是最好的伙伴。

唐代养马业在汉代之后更加兴盛。唐人尤其重视利用西域良种马改良并繁殖马群,使唐马“既杂胡种,马乃益壮”。在唐代文学意象中,天马几乎成为一种精神图腾。《全唐

《溯元觅史》 68×44厘米 王永胜

《追梦》 50×50厘米 王永胜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