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见耀州窑青瓷撷英

Fine Selections on the Newly Discovered Celadon from Yaozhou Kiln

Collections - - 目录 - /魏超

耀州窑是我国著名的青瓷窑场,在北方青瓷窑口中最负盛名,堪称翘楚。考古资料显示,耀州窑创烧于唐代,中唐时期青瓷产品质量显著提高,晚唐青瓷烧造技术基本成熟。五代末烧造的天青釉,更是精美绝伦,堪与越窑秘色瓷平分秋色。北宋时,耀州窑达到了历史 上的鼎盛期,其烧造的青瓷已占据耀州窑瓷器的核心地位,形成了以印花和刻花装饰为代表的风格,被誉为“北方刻花青瓷之冠”。在自身发展过程中,耀州窑也影响了众多其他地区的窑场,形成了以耀州窑为中心窑场的瓷窑体系——耀州窑系。金代的耀州窑瓷器虽质量已 不如前,青瓷刻花青瓷比例下降,印花青瓷相对增多,但所烧造的月白釉瓷器在北方仍颇受欢迎。

近年来铜川市考古研究所收藏了一批宋金时期耀州窑青瓷,是研究耀瓷的新资料,现择要介绍如下。

唐青釉弦纹钵(图1)口径10.8厘米、底径7.8厘米、通高10.5厘米。1999年铜川市印台区陈炉镇穆家庄收集。圆唇,敛口,深斜腹,玉璧形圈足。施青釉,釉色稀薄微泛黄。内满釉,外壁施釉近底,露胎处泛褐色。口沿下外折施二道凹弦纹。胎呈灰,胎质坚硬。此钵从器形方面来看,与唐代黄堡窑中Ⅳa式黑釉瓷钵相近(陕西省考古研究所:《唐代黄堡窑址》,文物出版社,1992年9月)。应为晚唐黄堡窑烧造,其釉色已逐渐向五代时期的较为滋润的发色演变。五代青釉“官”字款标本(图2)底径7.8厘米、残高2.3厘米。2014年铜川市王益区纺织厂出土。黄堡窑烧造碗盘类残底,施青釉,釉下有化妆土。胎呈黑灰色,施釉前上有化妆土,足上有托珠支烧痕。圈足内刻楷体“官”字,系在烧成前刻。

烧制带“官”字刻款瓷器的窑口在唐五代时期有定窑、越窑、黄堡窑等。学界对于“官”款的性质,主要有官窑、贡瓷及官府订货等说法。学者禚振西研究认为,五代时期的黄堡窑产 品中,有一部分可能就是文献中所说的柴窑,而“官”字款瓷器,当与之有关。五代青釉瓷灯(图3)口径21厘米、底径10.6厘米、通高6厘米。2014年铜川市王益区黄堡镇纺织厂采集。厚圆唇,敞口,浅斜弧腹,内底心贴塑有双条桥形灯柱。圈足,足略外斜。器通体施青釉,青釉较泛黄,夹杂细小黑点,釉面有细开片。釉质较透亮。胎色灰,胎质坚硬。黄堡窑烧造。

此器与浙江宁波出土的小洞岙窑唐代的灯盏半环形灯柱造型相若。另外,邛窑和长沙窑也有类似的灯盏,但是它们灯柱位置大多位于器壁或器底与器壁连接处,这一点与耀州窑不同。

北宋青釉出筋碗(图4)口径12.3厘米、底径4.5厘米、通高6.6厘米。1995年铜川市王益区黄堡镇电瓷厂出土。圆唇,撇口,深斜弧腹,内壁有六出筋,窄圈足较高。内外施釉,足露胎。部分有火烧红。浅灰胎,胎质细密。这种器形胎体轻薄,有明显的仿金银器的作风,是北宋时期耀州窑比较典型的 器物,器型属于耀州窑遗址出土的Bb型青釉出筋瓷碗。

北宋青釉刻花钵(图5)口径9.2厘米、底径4厘米、通高7.3厘米, 20 0 0年铜川市印台区玉华村出土。圆唇微外翻,敛口,鼓腹,腹最大径偏上,腹下斜收。圈足。内外施青釉。灰胎,胎质坚硬。器形整体上接近于耀州窑出土的B形钵。器外壁刻简化折枝花。耀州窑烧造。

北宋青釉刻花花插(图6)口径14厘米、底径5厘米、通高6.3厘米, 2014年铜川市王益区纺织厂出土。

花插由内外两部分组成。外部盆形。敞口,窄斜沿,圆唇微卷,口内贴有6个由扁泥条折叠成的“山”字形插孔,插孔等距离分布。弧腹。圈足,足外撇。盆内底粘有半球形插花座,中空腔,顶部已残,存有6个壸门形插孔。孔下分布有菱花多曲沿。全器通体内外施青釉,足底刮釉露胎。外壁刻复层莲瓣纹。

花插耀州窑遗址也曾出土过,但是数量较少,《宋代耀州窑址》考古报告中有三件标本,

此件器物属于报告中的Ⅱ式,表面纹饰与标本84ⅠT6①:1相同,但是器形更加完整,因此更显得弥足珍贵。

宋陶 《清异录》载:“郭江州有巧思,多创物。见遗占景盘,铜为之,花唇平底,深四寸许,底上出细筒殆数十。每用时,满添清水,择繁花插筒中,可留十余日不衰。”此物与耀州窑 的花插有异曲同工之妙。

另有学者将该类器物与波士顿美术博物馆所藏青釉刻花香炉做对比,认为该器物不是花插而是香炉。问题在于前者足底为实心,若为香炉,底部燃烧香料后,香料点燃后所释放的烟是无法通过镂空的表面排放出去的,也就不能实现所谓香炉的功能。 北宋青釉刻花牡丹纹盘(图7)口径18.5厘米、底径5.3厘米、通高4.3厘米,2000年铜川市印台区玉华村出土。圆唇,敞口,浅斜折腹,外腹上瓜棱痕深且长,口沿微成六折花状,圈足。内外施青釉。足露胎。器内刻折枝牡丹花,花头肥硕,枝叶繁茂。器外刻简化折枝花瓣。灰胎,胎质坚硬。器形近于耀州窑中

的Jb型ⅱ式青釉瓷盘,耀州窑烧造。

牡丹纹是自唐代以来极受世人喜爱的观赏花木。李肇《唐国史补》: “京城贵游尚牡丹三十余年矣。每春暮,车马若狂,以不耽玩为耻。”刘禹锡有诗:“惟有牡丹真国色,花开时节动京城。”白居易《牡丹芳》:“花开花落二十日,一城之人皆若狂。”“宋人对此并不落后于唐。李格非《洛阳名园记》“天王院花园子”条载:“洛中花甚多种,而独名牡丹曰‘花王’。凡园皆植牡丹,而独名此曰‘花园子’,盖无他池亭,独有牡丹数十万本。皆城中赖花以生者,毕家于此。至花时,张 幄,列市肆,管弦其中。城中士女绝烟火游之,过花时,则复为丘墟,破垣遗灶相望矣。今牡丹岁益滋,而姚黄魏紫一枝千钱。姚黄无卖者。”

北宋青釉印花牡丹纹盘(图8)口径14.6厘米、底径4.7厘米、通高4.5厘米,2014年7月铜川市王益区黄堡镇纺织厂出土。撇口,尖圆唇,浅斜弧腹,圈足。器通体施青釉,釉色泛黄。胎色灰,胎质坚硬。盘内壁沿下印一圈菊瓣,盘内底印缠枝牡丹。器形近于耀州窑出土的“G”型青釉瓷盘。耀州窑烧造。北宋青釉印花盏(图9)口径9.1厘米、底径1.1厘米、通高3.7厘米,2000年铜川市印台区玉华村出土。圆唇,敞口,斜腹,小圈足。内外施青釉,外壁局部缩釉,釉色失透。内壁模印纹饰模糊。胎质坚硬。耀州窑烧造。这种盏是耀州窑典型器物之一,当时多用作酒器。北宋耀州窑有熙宁、政和等铭文的盏,最为出名。

北宋青釉印花“同伴合着”铭文盏(图10)口径9厘米、底径1.8厘米、通高3.6厘米,1995年铜川市王益区黄堡镇铜川市电瓷厂出土。圆唇、侈口、斜壁,小圈足。内壁模印有缠枝莲花,花间有蝴蝶飞舞。器内底心及器壁上印有四字铭文“同伴合着”。器内外施青釉。浅灰白胎,胎质坚硬。耀州窑烧造。“伴合着”这种铭文是对新婚夫妇的祝福用语,器物使用于结婚时的合卺礼(即夫妇共饮交杯酒)。

金青釉刻花莲纹盘(图11)口径20.2厘米、底径7.2厘米、通高4.2厘米,2000年铜川市印台区玉华村出土。圆唇,直口,浅折斜腹,圈足。器内外施青釉。灰胎,胎质坚硬。器内柿蒂形开光,开光内刻折枝莲,花头瘦劲。开光外刻四枝卷草。耀州窑烧造。金青釉鼎式炉(图12)口径11.9厘米、通高10.7厘米,2000年铜川市印台区玉华村出土。方唇,平沿略斜,直口,直颈,圆肩,鼓腹,环底,底心略凹。三兽足,足顶部饰兽面。器内壁沿下露胎。外壁施青釉,底心露胎。浅灰白胎,胎质坚硬。耀州窑烧造。 金青釉刻花落花流水纹碗(图13)

口径1 4厘米、底径4. 5厘米、通高5厘米,2010年铜川市耀州区石柱镇阿来村出土。器壁有裂缝,口沿沾有烟炱。圆唇,敞口,斜弧腹。内圜底,外圈足。足外斜,足心凸起。通体施青釉,足底刮釉。釉层中有大量小气泡及开片。胎色浅灰白,胎质坚硬。器内壁口沿下一道凹弦纹,器心刻有一朵折枝花,周围为篦状水波纹。外壁口沿下一道凹弦纹。耀州窑烧造。金青釉四系龙纹瓶(图14)底径6.6厘米、残高16.5厘米,2000年铜川市印台区玉华村出土。口部残缺。束颈,斜折 肩,深弧腹,腹下斜收,圈足。外壁施青釉,釉色泛姜黄,足部有流釉。浅土黄色胎。胎质坚硬。颈部刻蕉叶纹,肩部贴塑 形四系及走龙。腹部刻 路纹。 路纹在宋金时期当时颇为流行,金银器、瓷器及建筑装饰中多见。耀州窑烧造。金青釉玉壶春瓶(图15)口径4.8厘米、底径6.5厘米、通高22.5厘米,2000年铜川市印台区玉华村出土。方唇、长束颈、垂腹,腹下圆弧收。圈足,足底内外斜削。内外壁施青釉,釉色泛黄。胎色土黄,夹有黑色小点,胎质坚硬。耀州窑烧造。

五代青釉瓷灯及俯视图

唐代青釉弦纹钵

五代青釉“官”字款标本

北宋青釉刻花花插

北宋青釉刻花钵

北宋青釉出筋碗

北宋青釉刻花牡丹纹盘及俯视图

北宋青釉印花牡丹纹盘

北宋青釉印花“同伴合着”铭文盏及局部

北宋青釉印花盏

金代青釉刻花莲纹盘及俯视图

金代青釉刻花落花流水纹碗及俯视图

金代青釉鼎式炉

金代青釉玉壶春瓶

金代青釉四系龙纹瓶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