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背万象:宝鸡地区馆藏宋金铜镜拾萃 /

Fine Selection of Bronze Mirrors of Song and Jin Dynasties Kept in the Museum of Baoji Area

Collections - - 目录 - 崔睿华

宋金时期,铜镜经过了两汉的鼎盛与隋唐的繁荣逐渐进入了缓慢发展阶段,虽不能与汉唐铜镜媲美,但也有创新的一面,形成了自己的特点,在中国铜镜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宝鸡是周秦文化的发祥地,宋元之后虽远离了政治文化中心,但始终是交通要道和兵家必争之地,历史馈赠依然丰富。宝鸡地区馆藏铜镜2000余面,数量多、品类全、时代连续性强,上自商周,下至明清,均有收藏,形成了独特的地域文化多元性特色。窥一斑而知全豹,本文遴选宝鸡地区馆藏宋金时期人物故事镜及动物纹镜20余面,供读者欣赏。

神仙人物故事镜

宋金时期,宗教神学盛行,铜镜上越来越多地出现了神话传说纹样,尤其道教的兴盛和追求长生的思想使得神仙人物故事镜成为当时铜镜的主流之一。

金唐王游月宫镜

图1铜镜直径16.2厘米,重0.45公斤,宝鸡青铜器博物院藏。该镜为八出菱花形,圆钮。钮右侧云中有一高大鸱吻的殿宇,屋瓦和铺间隐现的人字拱清晰可见,饰有泡钉的两扇大门半掩,有一人扶门侧身远眺。钮左侧有一株枝叶繁茂的桂树。钮右下侧有一人长袍束带,坐于岸边的椅上,两侧各一执扇者。左下有一座小桥,桥左端一人,头戴官帽,弯腰拱手;桥右端一人持 幡回首,手指坐椅之人,似为前者指引。这面铜镜镜背取材是唐王游月宫的故事。

据《唐逸史》记载,唐开元年间,中秋之夜,月色如银,唐玄宗在宫中邀请申天师及鸿都道人一同赏月。三人把酒言欢之际,玄宗忽然兴起游月宫之念,于是申天师作法,手杖变桥。桥的另一端有一城阙,横匾上书“广寒清虚之府”。天师道,此乃月宫是也!玄宗渡桥步入月 宫。只见月宫内种有一株扶疏遮阴的大桂树,桂树之下有无数白衣仙女在仙乐下翩翩起舞。法师告诉玄宗,仙女名为“素娥”,身上所着白衣叫“霓裳羽衣”。玄宗晓通音律,将仙乐默默记下,回宫后传于杨太真,名作《霓裳羽衣曲》,流于乐府,为唐家稀有之音。月宫也因此有“广寒宫”之称。

金许由巢父镜

许由巢父的故事,又称作“颍川洗耳”,出自晋皇甫谧《高士传·许由》。故事说,尧晚年时,想将天下让贤于许由。许由不愿接受而逃遁,耕于中岳颍川北箕山下。尧得知后仍想召其为九州长,前去说服。许由不愿听到,就跑到颖水边上洗耳朵,意思是尧说这些话脏了他的耳朵,尧只好悻悻而回。此时巢父牵着牛从河边经过,闻听此事,觉得许由假充高人隐士,甚是不齿,便牵牛到上游饮水,唯恐许由洗耳朵的水脏了牛的嘴。统治者借用这个典故歌颂隐士不追名逐利的美德,从而向百姓表达了自己开明的政治主张,希望贤能人士即便隐居山中,也能为当时政府所用。此故事为宋金时期铜镜常用题材之一,构图与表现技法各有异同。

图2铜镜直径15.5厘米,重0.5公斤,宝鸡青铜器博物院藏。镜为八出菱花形,圆钮。镜背纹饰分为水陆两部分,陆地上左侧有一大树,枝叶繁茂,树后有山,树左许由坐在水边浇水洗耳,树右巢父牵着一头牛欲行,右手指向许由。水中波浪起伏,有一花叶随波逐流。

图3铜镜直径13.3厘米,重0.19公斤,宝鸡青铜器博物院藏。圆形,桥钮,素缘。钮左有一台阶从远处深山中蜿蜒而出,阶前许由在水边浇水洗耳,对面为巢父。巢父左手牵牛,右手指向许由,似在交谈。

图4铜镜直径12厘米,重0.26公斤,宝鸡青铜器博物院藏。圆形,圆钮,素缘。钮上方 山峦起伏,房屋隐现,钮左侧有一大树,枝叶繁茂,伸向屋顶,树下许由坐在水边浇水洗耳,右侧巢父牵着一头牛正在饮水。左侧缘内竖行刻有“尚官王”三字。

这三面镜子均为金代,构图开阔,由远及近,借鉴了绘画的表现技法,虽画面内容不尽相同,但都是以许由巢父故事为素材。

金柳毅传书镜

柳毅传书镜取材于唐代传奇小说《柳毅传》,说的是洞庭龙君小女牧羊于道旁,向赴京赶考回乡的书生柳毅泣述嫁给泾河小龙后的不幸,柳毅听后义愤填膺,欣然应允给洞庭龙君传递书信,最后与龙女结为夫妇。柳毅传书是一个唯美的爱情神话故事,内容十分生活化,符合人们对爱情的希望,是当时社会普遍价值观的体现。柳毅传书镜在金代十分流行,根据目前所见纹饰内容又可分为“泾水托书”“洞庭传书”“湖滨惜别”三个场景。

图5铜镜直径17.3厘米,重0.65公斤,岐山县博物馆藏。圆形,圆钮。以钮为界将镜背图案分为上下两部分,钮上为陆地,左侧沿镜缘伸出一株大树,树冠巨大,枝叶繁茂。树下站立一男一女正在对话。女子发髻高耸,衣袂飘飘,双手置于胸前。男子面朝女子,身体微微前倾,双手拱于胸前托举一物。钮右侧

金海舶镜

近缘处有一侍童牵马静静等候主人。树下草地上有羊群,羊儿或远或近,或站或行,有的觅食,有的饮水,形态各异。钮下方为波涛汹涌的湖水,有鱼儿在水中嬉戏。此镜内容表现的正是“泾水托书”的场景。

图6铜镜直径19.6厘米,重0.96公斤,宝鸡青铜器博物院藏。镜为圆形,圆钮。钮上

图7铜镜直径17.8厘米,重0.6公斤,扶风县博物馆藏。八出菱花形,圆钮,镜背图案以波涛汹涌的大海为背景,一艘满载旅客的船在海面中央乘风破浪鼓帆航行。船头三人,船尾二人齐心协力或掌舵、或划桨,操控船只在海浪中前行。船舱窗口中探出几个人头向外张望。整个画面构思巧妙,充满了动感,俨然一幅海上远航图,是金朝时期女真人进行海上贸易的实证。 方有一楼宇,钮左侧有山石,右侧一株大树前伸,枝叶延至屋前。钮下方两旁各立有一男一女,正在依依惜别。男子双手拱起,立于河边。女子拢袖于胸前向男子张望,身后有一手执摇扇的侍女。此面铜镜表现的正是“湖滨惜别”的内容。

金蓝采和击板踏歌具柄镜

图8铜镜直径9.2厘米,重0.25公斤,扶风县博物馆藏。蓝采和为道教八仙之一。他常穿破衣烂衫,带着六寸腰带,一只脚穿靴,另一只赤足,手持长三尺有余的大拍板,周游天下行乞于闹市,乘醉而歌。此镜背面展现的正是蓝采和击板踏歌的场景。上部右侧有一株松树摇曳伸出,后有远山青黛。树下左侧蓝采和腰系宽带,手持拍板踏歌。右下侧有三个孩童在树下张臂挥舞,喜笑颜开,整个画面充满了欢乐的气氛。

金吴牛喘月镜

图9铜镜直径13厘米,重0.27公斤,宝鸡青铜器博物院藏。圆形,圆钮,素缘。镜钮左上角有一弯新月,月下祥云缭绕,月右侧有星象。钮下方山水相连,小洲上跪卧一牛,仰首望月,牛嘴张开似在吐气。钮左侧有阴刻铭文九字“陕西东路铸镜所官(押)”,整体画面清新明快。

图10铜镜直径13.3厘米,重0.35公斤,宝鸡青铜器博物院藏。圆形,圆钮,宽素缘。镜背满 饰水波纹,钮上一如意祥云托起一弯新月,一牛立于水边正在张望水中月亮的倒影。

吴牛喘月,来自唐代开始流传的故事,两宋诗词中更是常见,是一个深受文人墨客喜爱并被广泛使用的题材。南方吴地天气炎热,生长于此的水牛畏热,见到夜空明月以为是太阳,所以气喘不息。后人以“吴牛喘月”比喻人遇事受困后,再遇到类似情况或事物过分恐惧,失去了判断的能力。

宋王质观弈镜

图11铜镜直径11.3厘米,重0.19公斤,扶风县博物馆藏。镜为八出菱花形,镜钮右侧有一棵大树,树后有远山。树下前后各有两人,身着短衣。两人中一人手中托有物品。镜钮左上方有两人在对弈,中间一人观弈,就是著名的“王质观弈”故事。

晋时王质,一天去信安郡石室山砍柴,迷路于山中,误入一个石洞后走了不知多久,眼前豁然明亮,看到一童一叟在松下下围棋。王质把斧子放在旁边驻足观看。看了多时,童子说: “你来了很久,该回家了。”王质这才起身去拿斧子,发现斧柄(柯)已经腐朽,斧头刃也锈得 凹凸不平。回家后,家乡已经大变,无人认得他。他问起的事,有几位老者说已是几百年前的事了。原来王质在砍柴时迷路误入仙境,仙界一日,人间百年,“烂柯”成为围棋的别名也由此而来。

宋仙人鹤鹿镜

宋代反映神仙思想题材的铜镜以仙人龟鹤镜为主。此类铜镜有近20种之多,皆用浮雕技法处理,呈现出超凡脱俗的神仙意境。镜中的老者、松树、仙鹤、灵龟、鹿,均是道教追求长生不老思想的体现,有极强的道教色彩。

图12仙人龟鹤镜直径16.5厘米,重0.64公斤,宝鸡青铜器博物院藏。圆形,圆钮,钮顶平。钮左侧有一长须仙人坐于树下。仙人头戴宝冠,双目微闭,身着右衽长袍,左手下垂,右手扶于左膝之上,盘腿坐在须弥座上。一仕女手持宝瓶立于仙人前方。钮下有 一鹤一龟,取龟鹤延年之意。

图13仙人鹤鹿镜,直径14厘米,重0.3公斤,宝鸡青铜器博物院藏。镜钮正上方有一仙人端坐,周围有祥云缭绕,左右各立一侍者。钮下方有海水,海边陆地上分别有表现福禄寿的鹤鹿龟图案。

图14仙人鹤鹿同春镜,直径20.3厘米,重0.99公斤,宝鸡青铜器博物院藏。镜为圆形,圆钮,宽缘。钮的右侧饰繁茂大树。树下一老者长须飘然,宽衣博带,坐于嶙峋的山石上。身旁一位侍童侧首而立,双手托盘。 钮的下方有小桥流水,一长角鹿负物款款前行。钮的左侧山石中有一门半开,一只仙鹤从中探首而望。门外一人手中持瓶,烟雾从瓶口袅袅而出,此取鹤鹿同春之意。

图15仙人龟鹤具柄镜,镜柄残缺,直径10.5厘米,重0.25公斤,扶风县博物馆藏。镜体呈桃形,小圆钮偏上,以钮为界,上部饰流云繁星明月,下部左侧有一高髻仙人褒衣博带袖手站于河岸边,对面右侧有一童子身着窄袖长衣拱手而立。两人身后中间香炉青烟袅袅,岸边站立飞鹤、灵龟。画面自然和谐,静穆庄严。

宋许逊降龙镜

图16铜镜直径13.8厘米,重0.4公斤,陇县博物馆藏。八出葵花形,圆钮平顶,花瓣座。钮右侧有一仙人头挽髻,身着对襟长袍,左手托在胸前,掌中有一颗宝珠,右手抬起,抛剑刺向蛟龙,双脚踩于祥云之上。龙的后肢被仙剑压住,尾卷于剑格处。龙首向下伏地,张口喘息,痛苦挣扎。龙首右上方有一人手持长棍在与蛟龙苦苦搏斗。

民间相传晋时江西频发水灾,民不聊生,许逊降蛟除害,消除水患。因其道法高妙,声闻遐迩,有许多人求为弟子。这面铜镜表现的正是许逊降龙的场景,寄寓了民间百姓对江河安宁、洪害永除的美好愿望。

金达摩渡海镜

图17铜镜直径14.9厘米,重0.52公斤,宝鸡青铜器博物院藏。八出菱花形,圆钮。镜背满饰波浪翻滚的海水,钮右侧有一身披袈裟的僧人,手持斗笠,脚踩小舟漂浮过海。钮左侧翻腾的海水中跃出一条鱼龙,口吐云雾,云雾上端托起一座庙宇。

相传达摩在南朝梁大通元年(527年)航海至广州,梁武帝笃信佛教,在都城建业(今南京)与达摩会面,因达摩与武帝对佛教教义理解不同,于是一苇渡江而去。

动物纹镜

宋金时期铜镜上装饰的动物类纹样呈现出写实倾向,唐代盛行的珍禽瑞兽鲜有出现,取而代之的是人们在日常生活中常见到的花鸟鱼虫等,风格朴实,贴近自然,具有浓郁的生活气息。除此之外,龙、凤作为瑞兽,在宋金时期铜镜中仍被大量采用,且大多以成双成对的形式出现,象征吉祥、幸福,是民间装饰图案中很流行的题材。

金摩羯具柄镜

图18铜镜直径10.3厘米,重0.43公斤,宝鸡青铜器博物院藏。镜为桃形,长柄。镜背布满水波纹,水中两只摩羯鱼同向环绕,龙头鲤鱼身,前鳍变成两只张开的翅膀,脊鳍、后鳍均消失。柄上饰有荷花。摩羯鱼为龙首鱼身的神鱼,是佛教艺术形象之一,隋唐时期和宋代铜镜中出现较多。另外,此纹饰还有鱼化龙之称,与中国民间传说鲤鱼跳龙门的典故有关。

金双鱼镜

图19铜镜直径15.9厘米,重0.82公斤,宝鸡青铜器博物院藏。圆形,平钮顶圆钮,宽素缘。波涛滚滚的水面上,两条鲤鱼夹钮同向漫游,主体纹饰外有一周水草纹带,双鱼写实性极强,动感十足,仿佛要从水波中一跃而出,且富有吉祥寓意。双鱼镜是金代最具特色和流行的镜种之一,将鱼形刻划在铜镜之上,是女真人民族性格的反映。女真人生活在松花江,以渔猎为生,因此女真人十分崇尚水和鱼。

金双龙镜

20 18.5 0.9圆钮。两条龙首尾相接,弯曲起伏。两龙头结构简单,没有龙角,甲呈鱼鳞状。两前肢粗短作爬行状,伸出飘带似的肘毛,后肢伸展劲健。双龙与菱边空白处各配置一组云纹。此镜构图饱满,线条流畅。龙是图腾崇拜的产物,战国以来龙纹开始出现于铜镜之上。金代龙纹镜是受汉文化影响的产物。

宋双鸾凤镜

图21铜镜直径13.3厘米,重0.25公斤,扶风县博物馆藏。圆形,圆钮,连珠纹钮座。钮座外饰绕钮相逐的双凤图案,双凤以阳线勾勒,展翅长尾,作飞翔状,外围为一周锯齿纹和连珠纹。此镜制作简单明快,写实性较强。双凤形态有雕刻效果,蕴含喜庆、美满吉祥寓意,深受人们的喜爱。

宋双狮菱缘镜

图22铜镜直径12.1厘米,重0.29公斤,宝鸡青铜器博物院藏。八出菱花形,圆钮,钮顶平。镜背饰有二狮,同向环钮作奔腾状,体格健状,张牙舞爪,露出尖利的牙齿。鬣毛刻划细腻清晰,纹饰精美。狮子并不是中国土生的动物,以瑞兽形象进入中国人文化视野后,被吸纳于中国文化中,赋予吉祥寓意,形成了具有中华民族特色的艺术形象,流传于世。

《元人梅花仕女图》局部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金代唐王游月宫镜

金代许由巢父镜

金代许由巢父镜

金代许由巢父镜

金代柳毅传书镜 金代柳毅传书镜

金代海舶镜

金代蓝采和击板踏歌具柄镜

金代吴牛喘月镜

金代吴牛喘月镜

宋代王质观弈镜

宋代仙人鹤鹿同春镜

宋代仙人龟鹤镜

宋代仙人鹤鹿镜

宋代仙人龟鹤具柄镜

金代达摩渡海镜

宋代许逊降龙镜

金代摩羯具柄镜 金代双鱼镜

金代双龙镜

宋代双狮菱缘镜

宋代双鸾凤镜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