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国门,从开城门启 /

Walk into the World from the Sculpture of Old City Gate

Collections - - 目录 - 陈硕

1999年9月19日,第一家“国”字头的民营博物馆——中国紫檀博物馆在北京建立,这是国内首家集收藏研究、陈列展示紫檀艺术,鉴赏中国古典家具的专题类民办博物馆,填补了中国博物馆界的一项空白。

“紫檀雕刻”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富华国际集团主席、中国紫檀博物馆馆长陈丽华和她的团队,经过40年的积累,打造出上千件紫檀艺术精品,这其中大部分是以故宫原品为蓝本制作而成。此外,以国内著名建筑为主要模仿对象的中国古建筑微缩景观,如老北京城门楼、天坛祈年殿、故宫角楼、万春亭、老北京四合院、山西飞云楼、五台山龙泉寺牌坊等,也是巧夺天工,匠心独运。从寻找紫檀原料,到制作紫檀器物,从最早的家庭作坊到如今的中国紫檀博物馆,从门外汉到今天的紫檀艺术大师,陈丽华在用生命实践着自己的梦想,用毕生时间成就着她的紫檀人生。

艺术是无国界的。从2005年开始,陈丽华的紫檀艺术以更具规模的步伐走向世界。她携带着她的紫檀艺术往返于中国和世界的其他国度,将它们慷慨地捐赠给世界各大知名博物馆。具有使命感的生命是人类最伟大的作品,紫檀便是这样一种生命——

2005年10月8日,中国北京故宫博物院

2006年9月25日,德国德累斯顿国家艺术收藏馆

2007年2月1日, 日本九州国立博物馆

2007年3月9日, 法国香博堡博物馆

2007年5月30日,美国华盛顿史密森博物院

…………一件件精美绝伦的紫檀珍品,随着它的主人在亚洲、美洲、欧洲,开始了它们生命中不朽的文化之旅。2018年,《收藏》将携手中国紫檀博物馆,重现紫檀文化走向世界的每一个珍贵时刻。

下从小玩到大,老城门、老城墙就像我的家。”陈丽华说。

自萌生了重塑老城门的想法,陈丽华一直多方打听,搜集老城门的图纸和文献资料,遍访专家,反复推敲考证,以取得详细、真实、可靠的数据。

“这个工作大概持续了20多年,到了2010年的时候,我才觉得有些把握了。”陈丽华说,“紫檀是我平生挚爱,雕刻是我最擅长的手艺,再加上前期的研究基础,为真实反映老城门的原色调,我最终决定选用紫檀做部分城门楼体、阴沉木做砖瓦,以木材的本色,按照1∶10的比例来还原老城门。”

自2010年起,陈丽华组织上百名专家学者、能工巧匠,正式启动老北京城门的重塑工作,从用料、工艺及所有雕刻细节都依据老城墙、城门原貌按比例重塑。16座城门没用一根钉子,仅用木建筑的榫卯技术,把大小不过寸许的几百万块零部件严丝合缝对接,而且还破解并复原了古代城门建设的神秘千斤闸。截止到2016年,老北京“内九外七”共计16座紫檀及阴沉木城门已全部制作完成。

“老城门的重塑,并不只是简单的原样制,由于年代久远,许多史料文献残缺都需考证和修复,我们还要对文献记载中的错误处进行必要的修整。”陈丽华的儿子赵勇说,“比如神秘的城门千斤闸,我们就是在缺少参考资料的条件下研究复原的。”

在完成了一件件精美的大型艺术品的同时,陈丽华团队也取得了一项项城市规划和城防建筑研究的学术成果,同时为后代留下了完整的北京城门、城墙图纸和技术资料。复建16座紫檀阴沉木制老北京城门的影像资料经由故宫出版社

编辑整理成《陈丽华的城门梦》已于近日出版发行。

归结起来,这16座紫檀阴沉木制老北京城门主要有三个特点。首先,城门选材名贵考究,可经千年考验。陈丽华选择原产于印度的小叶紫檀作为城楼主体,阴沉木作为城砖,与老城门城墙砖原形的颜色极为相近,而紫檀和阴沉木都是珍贵木材,特别是紫檀,素有“百年长一寸,五寸方成材,十檀九空”之说,得来不易。据红木专家介绍,目前紫檀市面价格每吨近百万元。紫檀阴沉木老城门仅木料就价值不菲,且具备经受时间检验的基本质素。

其次,建筑规模恢宏,单座城门即可独立成“景”。

老北京内城九门城楼总高均在30米以上,瓮城占地东西、南北多在100米以上,如果按照1∶10的比例重塑,意味着城楼总高均应在3米以上,瓮 城占地面积至少在100平方米左右。外城七门原规模虽小,但是城楼高度也均在11米以上,瓮城最小也在400平方米以上,最高的永定门城楼高达36米,瓮城面积达2600平方米。其中,重塑的紫檀及阴沉木制老城门中最高的正阳门高达5米,长达17.35米,面阔15.2米,占地面积超过260平方米。这16座城门,特别是内城九门,每一座单列出来,都是一处风景,如果集中安置需要相当开阔的空间。

此外,老城门制作技艺精湛,结构敦实牢固。

据陈丽华介绍,为了减少误差,解决掉翼角的冲翘、瓦面的囊度等曲面和屋脊兽头、套兽、小兽等制作精度要求较高的部分,她甚至引入了计算机辅助的方法。在墙体的搭建方面,所有的阴沉木切成小块,一块块按照老城墙地传统垒砌方式,下宽上窄的一层层垒就,以保证墙体夯实牢靠。

“母亲最初的计划,是用4年时间完成16座老城门的制作。这么大规模的工程,多拖一天就意味着多花一天的人力和资金成本,延期两年,这可不是小数目。”赵勇说。此工程耗资巨大,均由陈丽华私人负担。16座城门中最大的正阳门,曾于2016年5月在中国紫檀博物馆的广场上进行首展。重达20余吨的“正阳门”,需8辆大卡车运输、50多人组装,12个小时方能成型。城门的各个部位精准耦合,严丝合缝却又能拆装自如。陈丽华要求,所有建筑构件的尺度比例,都要完全符合古建规矩的做法;所有细部造型花饰,都要做到准确精致。这些匠心营造的老北京城门楼子可攀登、可抚摸、可亲近,更可追忆。

“当我看到展出的城门时,感觉自己像又回到了小时候,与当年的老城面对着面,只是我长大了,它们变小了,但它们还在那里。”年届七旬的北京民俗研究家、戏曲专家刘连伦动容地说。

紫檀及阴沉木制朝阳门城楼

全景图

紫檀及阴沉木制崇文门城楼

紫檀及阴沉木制崇文门瓮城内关帝庙

崇文门城楼老照片(20世纪20年代)

阴沉木制角梁套兽

阴沉木制翘飞戗兽套兽走兽(小跑)

阴沉木制翼角细部

紫檀及阴沉木制朝阳门关帝庙屋顶正脊脊兽

阴沉木制广安门“女儿墙”细部

紫檀木制阜成门城楼平座槅棚

紫檀及阴沉木制朝阳门箭楼冀角

紫檀及阴沉木制正阳门闸楼内的千斤闸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