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希堂”得名仅因三件宝贝吗 /

Does “Sanxitang” Get Its Name Just Because of three Pieces of Treasure?

Collections - - 目录 - 刘锡荣

“三希堂”的事,无关乎政治、历史,却与乾隆皇帝有关。

“三希堂”就在故宫养心殿西侧边上,本为一小暖房,后被乾隆皇帝改造而成,8平方米尚不足,然其中珍宝尽是乾隆皇帝心仪之物。由此, “三希堂”便以其为乾隆皇帝的书斋而高,以珍藏“三帖”(王羲之《快雪时晴帖》、王献之《中秋帖》、王珣《伯远帖》)闻名而贵,人物合璧,自然高贵了。

“宣德炉”是以宣德皇帝年号命名的铜香炉,近600年来独享盛名,历经“五次文化高潮”经久不衰,自然也是高贵的了。现今仿造的新器依然还叫宣德炉,只是因为标准器的事,弄得大家还在努力,好在历代都有人在勤勉研习,著书立说。有感于斯,我便以“钟鼎茗香”为铭作系列著 作,也算是为宣德皇帝和他的宣德炉做些文化贡献吧。

我有幸所居离故宫不远,早年颇有故宫情结,又与宫中的许多专家相善,常多研讨。茶话酒意,我的《钟鼎茗香》(二)正是在故宫朋友们的支持下完成的。每有机会,我总会与故宫的朋友们一起去看看“三希堂”,看看乾隆皇帝书房中的那些珍物。

拙作《钟鼎茗香》(二)第266页注录有一件“三希堂”旧置铜珐琅香炉。炉不大,盈手有余,炉身掐金丝,周遭全填红、黄、蓝、绿、粉五色矿料。双耳龙形蚕样,全鎏金。三足如意之形,纹饰亦全鎏金。炉底珐琅如身,中嵌一条鎏金款。“大清乾隆年制,始”。为稀见的“一炷香”款。一柱香款制式,即一长条上刻竖款,再以赤金鎏成,形似 线香一炷,故名之。大凡见到此炉者,尽皆啧啧, “好,三希堂乾隆用的……”

这件炉的形制为《宣德彝器图谱》20卷本所绘之标准形制,名叫“莲虬卧蚕夔耳鼎式炉”。图谱虽称这种器型为鼎,但这器却是平圆之口,长颈微收,蚕样夔龙双耳遥对。依图样、形制应称为簋式才对啊!

《宣德彝器图谱》20卷本,明吕震撰。吕震,明宣德时礼部尚书,卒于宣德二年(1427年)。今天我们看到的图谱为传抄本。炉谱三种版本,今人认为《宣德彝器图谱》20卷谱既全,也较为准确,有图有文,但也有很多人质疑其图为后补。从上述情况看,质疑应当是合理的。由“簋式”变“鼎式”,可以理解为传抄时失误了。

这样的失误,乾隆皇帝怎会视若无睹?

中国传统文人之极致者,我以为仅有二人。一为宋徽宗赵佶,其书画文才,堪为国首。以他为代表的宋代文人文化,当前依然被奉为中国文化之精粹。可惜的是,宋因扬文弃武而弱国,终致宋朝为北方游牧民族所灭。

二为乾隆皇帝,其文韬武略,对传统文化认识、弘扬、整理,收集古代文献、珍宝,并设专门机构来制造和完善,功莫大焉。所以,到了乾隆朝,宫中造办处依《宣德彝器图谱》造器时,直接将其原图样中绘的圈足去掉,换成如意三足,既吉祥如意,审美佳妙,又使其再次成为“鼎”。这种推测,我觉得也是合理的。

珐琅器者,贵在彩料,精在嵌丝,妙在烧造,巧在构图也。此炉为精纯红铜錾胎而成,粗看纹饰,是常见的缠枝莲纹。细察彩、工,又觉非凡。只见炉颈一周梅菊呈祥,五彩参差,炉身则描绘宝莲,粉、红两色,相隔辉映,上下又百首垂花如意,围护天地。炉底则莲枝循环,往复缠绵,取其生生息息之吉祥妙意也。其精錾巧作,成就高品,始可为帝王之用矣。

现在北京故宫的“三希堂”内,棂窗下,有一半圆架托,上置珐琅器炉、瓶、盒一套三件,居中香炉与这件完全相同,却是由内库后补上的。在故宫朋友的协助下,经考故宫其他各处,均无此形器陈设。可见,此器应是为“三希堂”专门精制也。

今天,人们只知道《中秋帖》《伯远帖》是在阔别故宫27年后,由国家购回入藏故宫,又有谁晓得,它们当年竟是被同治皇帝的妃子盗出卖了的?那么,我收藏的“三希堂”旧置铜珐琅香炉一件,则更不知是何时何故被何人弄到英伦三岛去的?只知道,它在流失英国百余年后由吾友王冬携归。

王冬者,清赏主人,善学问,勤笔耕,以珐琅器见长,每有佳器,常以共赏,此器为先生让及,我则以《钟鼎茗香》书中之“琴书侣”红皮冲耳炉相易,作为纪念。

此炉原居三希堂。“三希堂”之所以叫“三希堂”,实在是因为乾隆皇帝的学问大的缘故。世人都以为那是因为“三帖”宝贵珍稀而名,三王父子也因为那“三帖”而闻名,才起了“三希堂”这个名字。也有人挑理说,“三希堂”的“希”字是个错别字,云云。其实,这是今人对汉字方面的知识欠缺造成的。成因有二:一是“希”与“稀”字,古代通 假,是可以互用的;二是古代两字,也各有意思,即“希”是“希冀”“希望”,“稀”是“稀少”“珍稀”,两字各自的单项意思至今沿用,而作为古代“通假”互用之法,则随着社会发展而消亡了。

其实“三希”一词,是中国传统文化与古代文人、帝王,一贯讲求“做事先做人”的追求,自古即有“修身、齐家、平天下”等名言古训。“三希”所指:“士希贤,贤希圣,圣希天”。意思是说,士人希望成为贤达之人,贤达之人希望成为圣人,圣人希望成为知天的至高无尚的人。乾隆皇帝作为盛世贤君,自然寻来“三希”典义,借物喻志,当是最妙不过的事情了。

乾隆好收藏,史前文物,历代珍宝,尤以书画、古玉为好,其中堪比王献之、王珣书帖的珍贵者自然不少,但在书圣王羲之《快雪时晴帖》领军 下,王氏一门三人,在书法方面均能享有如此等高境者,在中国书法历史上大约仅此一例,实为巧合机缘。依仗着乾隆皇帝的诸多美意与抬爱,成就了“三王、三帖”美名。否则,“三希”之帖还不一定就享有我们现今知晓的文博盛名呢!

这就像是被王世襄收藏过并注录于《自珍集》书中的铜炉,问世拍卖时行内人都不看多高,拍卖时却有价过千万元一件的成交。这多归功于王世襄先生做了大量学问成书,使得中国明式家具盛声远播,走进许多世界级大博物馆。他在去世之前,又将全部藏品以“我自聚之、我自遣之”的方式全部拍卖,落得文博宗师的美名。看来,收藏还是得“以文为本”“要有传承”,出身高贵,名家传承,更有故事,才最有价值,藏赏兼得。

故宫博物院”三希堂“内景

莲虬卧蚕夔耳鼎式炉

规格:口径6.80厘米 高6.40厘米 重200克年份:乾隆

款识:大清乾隆年制始

安置:三希堂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