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堂清玩”考

A Research of "Yu Tang Qing Wan"

Collections - - SPECIAL COLUMNS - 北京 / 刘锡荣

就称之为“玉堂”了。战国时宋玉的《风赋》中有“……然后徜徉中庭,北上玉堂,跻于罗幢,经于洞房,乃得为大王之风也”。此为“玉堂”一词之首见。《韩非子·守道》:“人主甘服于玉堂之中。”可见,战国时已有“玉堂”的称呼了。

唐朝时,官方翰林院的办公场所,不但墙上挂了玉,名字也叫作“玉堂殿”。到了宋代,翰林院亦称为“玉堂”了。再到明代永乐宣德时期,从帝王到臣子文人等在作诗文时也常常使用,就连瓷器的落款,也有大量“玉堂佳器”的款识。可见,自古“玉堂”即为文房、厅阁、殿堂的称谓,并不指具体指代何人的斋室处所。

然,在赵汝珍先生《古玩指南》一书中,却以为凡是款识为“玉堂清玩”者,即是严东楼用无款的宣德“样炉”,加刻上自己的“玉堂清玩”款识,且认为这些有“玉堂清玩”款的都是真正的宣德炉。这其中有三个问题值得商榷:一是严东楼的居 处叫不叫“玉堂”,目下无从可考,即便有,那同时代或期前期后是否有同名的呢?二是宣德炉当初铸造时有没有做过“样炉”,无可考据。三是严东楼做没做此事,亦无可考。

与严东楼同是嘉靖朝的高濂,自家亦养能匠仿宣铜作器,且很是广博。他所著的《遵生八笺》,包括晚明文震亨的《长物志》、项子京的《宣炉博论》中,皆无有对此事相关记载。如果是坊间俚语说传,当不足以理论,不知赵先生依据何处?

我查阅明代自宣德朝以来文典,仅有一例,计9字:“凡敬呈样炉,例不填款。”此是项子京在《宣炉博论》一文之近尾处所述。然而项子京的此番言论,之前皆未查得有相关文字记载,亦不知出自何处。项子京,晚明嘉兴文人,资性聪慧,学识广博,喜收藏,善文章,多有著述。家资丰厚,颇善研玩。其《宣炉博论》一文,字不过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