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徵明:书画兼擅的大师

Wen Zhengming: the Great Master Good at Calligraphies and Paintings

Collections - - News - /牟建平

无论在书法史上,还是绘画史上,文徵明都堪称是一位巨匠。其山水、人物、花鸟无不精通,如此全面且成就高深,纵观历史恐唯有赵孟頫一人可比。特别是在“文人画”发展史上,文徵明更是起到了承前启后的作用,是一个不可或缺的人物。

文徵明(147 0~155 9年),初名壁(或作璧),字徵明,后以字行,改字徵仲,号衡山居士,长洲人。因曾任翰林院待诏,故又称“文待诏”。斋号有停云馆、悟言室、玉兰堂等。明代“吴门画派”领军人物,与沈周并称“沈文”,与沈周、唐寅、仇英合称“吴门四家”“明四家”。父文林中进士任地方官吏,文徵明幼时略显迟钝:“八、九岁语犹不甚了了”,父不以为然,“儿幸晚成,无害也。”并为其请了最好的老师。文师吴宽,画习沈周,书学李应祯,此三人皆一代名流,文徵明师从于他们,在诗文书画方面受到了良好的教育,但参加科举考试却屡试不中,从26岁起至53岁居然十考不中,最终凭推荐才入京授翰林院待诏,编修国史。因不满于官场的黑暗与闲职的无聊,三年后,文徵明乞职南归故里,从此专心于书画,名声大起。四方持金求者纷至,然文徵明孤芳高洁,不肯为藩王、宦官、外国使节作画。其晚年以书画自娱,笔墨为生,明嘉靖三十八年(1559年)去世,终年90岁。

文徵明的仕途非常坎坷。出生于官宦之家的他,最初的理想是求取功名,但“十试有司,每试辄斥”,直至50多岁方以推荐身份谋得一翰林院待诏的闲职小官,实在是郁郁不得志。进入官场后看到宫廷纷争,官场险恶,遂萌生去意,故不满三年就借故辞职还家,此时的他顿悟到,多年所谋求的仕途之道并不是他的真正归宿。王世贞《文先生传》云:“先生归,杜门不复与世事,以翰墨自娱。”至此,他抛弃一切杂念,书画成为他晚年的最大乐趣与追求。

文徵明终其一生埋头致力于书画,至80多岁还能写一手工工整整的蝇头小楷,着实下了一 番苦功。文徵明的绘画成就极大,他不仅是“吴门画派”的旗手,一代宗师,门人众多,对明清两代的绘画也影响巨大,“文风”所及达400年之久。在书法上,他的“文体”行书既俊迈锐利,而又不失洒脱秀丽,有凤舞琼花之姿,风靡天下。在书法史与画史上,文徵明均占有重要的位置。

在绘画上,文徵明虽然山水、人物、花鸟无一不精,但历来公认与评价最高的当属山水。文徵明19岁开始学画,26岁拜一代大家沈周为师,受沈周画风的影响甚大。然而,其山水画并不局限于沈周,而上溯宋元两代,从米芾、赵伯驹、王蒙诸家中汲取了很多养分。他的山水画同沈周一样,在用笔及风貌上大体分“细笔”与“粗笔”两种,但沈周以雄健粗犷的粗笔著称,文徵明则以细密典雅的细笔称胜,这一点他们又有很大的不同。目前,传世的文徵明山水画有青绿山水、细笔本色画、粗笔山水、仿古山水等风格,反映出其转益多师、面目众多的特色。

细笔山水最能代表文徵明自己的山水画面貌,是他的本色画。他虽然师从沈周,却并未受沈周雄强刚健、粗犷张扬的画风所笼罩,反而偏爱秀丽、细润、雅致一路的山水,这与他独特的审美有很大关系。

文徵明深受儒家传统文化与思想影响,主张绘画贵在“温厚平和”,刚柔有度,推崇精工、秀润、清丽、含蓄,在绘画上他有自己明确的取舍与追求。他喜爱沈周早期作品,认为用笔精工,不似晚年粗技大叶,草草而成,并多加效法。此外,赵孟頫绘画的古意,王蒙结构的繁密都被文徵明融入到自己的山水画中,同时一改“元四家”重笔墨而轻设色的短处,格外注重色的运用,最终形成自己用笔精细、设色淡雅、构图缜密、意境清幽的山水画风格。

他的细笔山水代表作如《真赏斋图》(上海博物馆藏)、《惠山茶会图》(北京故宫博物院藏)、《东园图》(图1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