芍药牡丹相映红:辽代陶瓷上的牡丹与芍药纹 /

Peony and Paeonia on Porcelains of Liao Dynasty

Collections - - News - 杨俊艳

“契丹家住云沙中,耆车如水马若龙。春来草色一万里,芍药牡丹相映红。”这是南宋文学家姜夔在《契丹风土歌》对辽地种植牡丹与芍药两种花卉盛况的描述。由此可知,牡丹和芍药不仅是中原人们的最爱,也颇受北方契丹游牧民族的喜爱。实际上,如果您仔细观察辽代的陶瓷就会发现,牡丹花和芍药花作为装饰题材经常出现在辽瓷上,尤其是牡丹纹,堪称是当时最为流行的装饰图案。

辽代(916~1125年),是我国古代北方游牧民族契丹建立的政权,历经200余年,与五代和北宋相始终。它除了在经济、文化等方面受中原影响外,陶瓷烧造与装饰也直接或间接地深受中原窑 场的影响,牡丹和芍药图案装饰即是最好的典型例证。

但经细细辨别后就会发现,辽代陶瓷上的牡丹纹、芍药纹虽源自中原定窑与磁州窑等陶瓷艺术,却又与中原诸窑陶瓷的工艺风格有着许多不同之处。显著的区别为:一是牡丹的一花二叶式构图,形象较为简单,风格也十分工整写实;二是三彩印花牡丹纹,装饰技法十分娴熟,鲜艳明丽,富有生机,为中原陶瓷所难以企及;三是牡丹纹除了被装饰于碗、盘、注壶等中原式器物造型外,还多被饰于方碟、海棠式长盘、鸡冠壶、盘口长颈瓶、凤首瓶等契丹式器物造型上,极富浓郁民族特色。

牡丹纹

唐代文学家刘禹锡《赏牡丹》诗曰:“唯有牡丹真国色,花开时节动京城”。李肇《国史补》记: “长安贵游尚牡丹三十余年”。可见,赏牡丹在唐代已经成为了一种社会时尚。

陶瓷上以牡丹为饰则兴起于晚唐五代时期,当时的定窑、耀州窑、越窑等窑场均普及运用,及宋代更是盛极一时,又有磁州窑、当阳峪窑、登封窑、龙泉窑、景德镇窑、吉州窑等南北各大名窑争奇斗艳,技法翻新,影响所致,也开启了辽代的陶瓷装饰艺术新风。下面按制作工艺将辽代陶瓷上

辽代黄釉印花牡丹纹提梁式鸡冠壶,内蒙古自治区阿鲁科尔沁旗扎嘎斯台苏木土根塔拉出土,现藏于阿鲁科尔沁旗博物馆

辽代绿釉刻划牡丹纹凤首瓶,兴安盟突泉县郭家屯辽墓出土,现藏于内蒙古博物院

辽代白釉剔刻牡丹纹盘口长颈瓶,1985年大板镇布特哈达辽墓出土,现藏于巴林右旗博物馆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