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吟有此幽人三:一柄折扇的钩沉 /费海勇

Random Chanting of Three Hermits: An Anecdote of the Folding Fan

Collections - - CONTENTS - 上海 / 费海勇

吴冠中先生曾评:“扇子送凉,不意成艺。”对文人和书画家而言,折扇逐渐淡化了使用功能,成为了一种书画交流媒介和身份地位的象征。由于折扇经常由多人合作,所以往往能集书法、绘画和诗词为一体,尺幅虽小,但所含史实、文化和艺术信息却极为丰富。清代书法家何绍基与张祥河曾合作过一把折扇,除书法、绘画艺术本身之外,也为我们钩沉了几位清代后期著名人物在特定时间内的相互交往,并可窥得他们当时的不同心境。 作品概况

该折扇一面为何绍基行书诗词一首(图1),另一面为张祥河人物、树石画,并长题诗一首(图2)。折扇长九寸六分,十六档,直方式,大骨为乌木,小骨玉竹。

何绍基行书释文:

春明车马驰 ,冷吟有此幽人三。

亭长谢钧轴,闭门阅史纷朱蓝。法华山人乃大隐,日饮不闲师瞿聃。东洲猿叟至无用,游踪万里粗能谈。评诗论画强附会,猥荷二老相苞含。玖琼投报固所愿,云龙追逐夫何堪。乌乎翰墨本游戏,敢以吟啸穷清酣。促膝偶对酒面白,忧时拈尽耏毛毵。坐看艰虞难手挽,无论出处皆心惭。生金生粟竟无术,止盼年毂回和甘。慈仁僻在城西南,避嚣逭暑时停骖。 前朝老树入图障,古意所讬诗心贪。余兴还能貌竹石,几时去叩松筠庵。再题诗舲少宰画慈仁寺古树障子后,仍次寿阳相国韵,适诗翁世大人委书素扇,即录请教定,猿叟何绍基。

张祥河书画面款识:诗能行空忘斗韵,如猿叟者无二三。前生慧业种瀛海,此生禅悟开伽兰。古松槐柏苍翠里,犹龙之笔诗中聃。日来濶疏跼尘事,无由隔巷招英谈。幽兰当晨新箭发,高荷过雨红苞含。吾斋留君一拄杖,不闻足音闷岂堪。青州从事速君至,百篇助兴为沉酣。清猿吟啸天脉脉,老鹤起午秋毵毵。万卷书行万里路,余子凡响徒增惭。然而诗中有劲敌,退避三舍何能甘。竊效其体快伸纸,追风逐电双虬骖。太虚在室君不吝,观化匪禁吾尤贪。 诗成相对各狂笑,还质放翁老学庵。谓寿阳相国,子贞太史再示叠韵一首,复和为谢,咸丰丁巳长夏,老舲。

何绍基行书面鉴析

何绍基(1799-1873年)字子贞,号东洲,晚号蝯叟。湖南道州(今道县)人。官修编、四川学政,通经史、小学。书宗颜真卿,参以北魏碑版意趣,峻拔跌宕,自成一格,晚年攻篆隶,浑厚雄重,颇有成就。执笔用回腕法,为书林别调。著《东洲草堂金石跋》《东洲草堂诗集·文钞》(见沈柔坚《中国美术词典》)。

何绍基在后世多以晚清书法家身份为人提及,但其也曾是一位朝臣,只是其学而优则仕的生涯并不顺利。从嘉庆二十年(1815年)起,何绍基参加科举11次未中,直到道光十六年(38岁),本应名列榜首,又因“语疵”被降格

录用。随后的仕途更是一波三折,在国史馆任职期间,因开罪上司而受到排挤,后又因葬母丁忧离京。直到咸丰二年(1852年)受皇帝赏识,授四川学政一职,本应走上正轨的仕途却又因其“屡陈时务十二条”,于咸丰五年被咸丰皇帝责为“肆意妄言”而降职。至此,何绍基心灰意冷,辞去官职,以书院教书和主持书局为生,直至1873年去世。

诗文考证

此何绍基行书面款识中未署年款,但根据另一面张祥河款识内容推测,此折扇写于京城,时间是咸丰丁巳长夏(1857年6月),此距何绍基被降职已有两年。

据何华中著《何绍基年谱》记载:

咸丰七年丁巳公元一八五七年 五十九岁三月由济南至京城。春杪,朱琦、叶润臣、王拯、孔绣山等与绍基聚顾祠,戏画兰。五月十九日,寻碑京城上方山小西天,《五月十九日上方山小西天有怀子恭》诗云:“并马穿花人不至,寻碑独上小西天。”夏,一时酬唱极盛,《迭韵答门人朱眉君》诗云:“东洲居士百不进,剩有闲怀偶拈韵。耿然孤抱渺难收,肯向前人乞余润……薄游辇下转淡泊,静阅时豪莽奔迅……丈夫有志期百世,下士求名荣一瞬。”九月廿六日,由京城返济南。

由此可知,何绍基曾于咸丰丁巳(1857年)三月由济南至京城小住,直到当年九月才离京,此时间和地点与折扇创作相吻合。

何绍基的诗在晚清亦富盛名,喜随境而发,直抒性情,作品颇丰,著有诗集《东洲草堂诗钞》。经查阅,此折扇行书诗文著录于其《东洲草堂诗钞》第十八卷(图3)。(按:诗文著录出版时三处有改:“玖琼投报固所愿”改为“玖琼投报固所幸”;“几时去叩松筠庵”改为“来晨去叩松筠庵”;“止盼年毂回和甘”改为“且盼年毂回和甘”)

从《东洲草堂诗钞》中录入的前后诗文综合分析可知,何绍基1857年赴京城小住期间,常与友人往来饮酒相乐,尤与张祥河、祁寯藻交往频繁,且多有诗词唱和之作。其中,张祥河与何绍基最为相契,留京期间,张祥河甚至为其纳妾,何绍基曾作《诗舲少宰和诗有笑无姬侍伴残更之语昨日酒间复以相戏且欲赠婢叠韵奉谢》,两人关系可见一斑。

祁寯藻(1793-1866年),字叔颖,一字淳甫,号春圃、息翁,山西寿阳人,嘉庆十九年进士,道光二年授编修,二十一年擢户部尚书、体仁阁大学士,谥号文端。著有《䜱䜪亭长文集》。(见俞剑华《中国美术家人名辞典》)

结合《东洲草堂诗钞》中此诗与前几首诗一同分析,即可知此折扇的创作由来。张祥河曾画“慈仁寺古柏树图”,祁寯藻题诗后,张祥河嘱何绍基次韵作诗一首,几日后何绍基又再次依祁寯藻韵赋诗,正逢张祥河“委书素扇”,故将后诗抄录于折扇之上。何绍基款识中“再题诗舲少宰画慈仁寺古树障子后,仍次寿阳相国韵,适诗翁世大人委书素扇,即录请教定”即与此段史实相符。

从此诗内容可见,何绍基并非只是闲情逸致地吟诗作赋,而是有感而发,借题发挥。通过诗文将三人当时不同的境遇逐一做了评述:“春明 车马驰䟃 ,冷吟有此幽人三。䜱䜪亭长谢钧轴,闭门阅史纷朱蓝。法华山人乃大隐,日饮不闲师瞿聃。东洲猿叟至无用,游踪万里粗能谈。”

“䜱䜪亭长”指祁寯藻,据史实记载,自咸丰四年(1854年)起,祁寯藻因久病不愈赋闲在家,故何绍基诗中称其“谢钧轴,闭门阅史纷朱蓝”; “法华山人”指张祥河,时任吏部右侍郎兼顺天府尹,虽身处庙堂,何绍基仍然赞其“大隐,日饮不闲师瞿聃”;最后,何绍基自嘲已被罢官不得不云游四方的自己是:“至无用,游踪万里粗能谈”。

寥寥几句就已将三人当时不同的境遇交代得一清二楚。诗中最后一句特别耐人寻味:“几时去叩松筠庵”(松筠庵为明代忠臣杨继盛故居),此句更将何绍基当时心境表露无疑,直言上谏而被罢官的愤愤不平溢于言表。

书法、款识和印章考证

何绍基是晚清著名书法家,早年学习欧体、颜体,特喜临颜字行书名作《争座位帖》(图4);后溯源篆分,临习大量金文、汉碑、魏碑,在获得北魏《张黑女墓志》(图5)孤本后,更是着力临摹,并自言从中“所获多矣”。

何绍基一生不仅摹古不厌,且能融会贯通,配以独创悬臂回腕笔法,

最终自出机杼,化篆、分入行草,独树一帜,成为一代书法大家,被誉为“有清两百年来第一人”。

何绍基的行书最能代表其书法风格,此扇行书写于1857年,当列入其晚年成熟期,代表最高艺术水平。何绍基的行书墨迹较多,但存世折扇或扇面极少,现选用台湾历史博物馆编辑出版的《扇的艺术》中一幅折扇作为参考件进行比对(图6)。

何绍基行书以颜字为基础,参以隶书意味,笔画上凸显细粗对比,字体大小错落,结体上欹侧跌宕,喜用涨墨,艺术上追求拙和涩的趣 味。上述两者比较,整体字型、结构和章法极为类似,且均符合何绍基行书创作的特点。

字体方面,截取扇面一部分,将其中部分文字与湖北美术出版社《何绍基书法字典》中的字体(图7)进行比对,可以发现其中“有”“长”“能”“饮”等字笔画、结体均有较高的相似度。

落款方面,何绍基咸丰四年(1854年)曾写下《猨臂翁诗》,晚年改号为“蝯叟”(一作猨叟、猿叟)。此扇为1857年创作,落款为“猿叟何绍基”,此落款符合何绍基字号历年用法和更换之习惯。“猿叟”字号作为署款较为少见。经查, 荣宝斋出版社《中国书法全集——何绍基》卷中曾出现过类似落款(图8)。

印章方面,该折扇上“子贞”朱文印未收录于《中国书画家印鉴款识》,但在上海书画出版社《清何绍基临汉碑》中发现相符之印章(图9)。

张祥河书画面鉴析

张祥河(1785-1862年),娄县(今松江)人,字元卿,号诗舲。嘉庆二十五年进士,官工部尚书,谥温和。写意花草宗徐渭、陈道复,山水私淑文徵明,晚年又涉石涛一派。笔颇健举,然气韵魄力仍是书生本色。著《小重山房初稿》《诗舲诗录》《诗舲词录》等(见俞剑华《中国美术家人名辞典》)。

张祥河出生于松江世家,其伯祖父是乾隆时以书法名扬海外的张照,其幼承家学,工文章、善诗词,于嘉庆二十五年(1820年)中举。与何绍基相比,张祥河仕途较为顺利,咸丰七年已至吏部右侍郎,并长期兼任顺天府尹,备受咸丰皇帝赏识,后更升至工部尚书加太子太保,直至1862年去世,得以善终。

根据《清史稿》记载:“祥河优于文事,治尚安静,不扰民,言者劾其性耽诗酒。”可见张祥河不仅是一位晚清重要朝臣,也是一位耽于诗词和绘画之人,题述折扇即为其所绘人物、树石,并长题七言诗一首。

与何绍基一样,张祥河也是一位晚清多产的诗人,著有诗集《小重山房初稿》《诗舲诗录》《诗舲词录》等,所著颇丰。经查,题述折扇张祥河款识中所题长诗著录于《小重山房诗词全集》,名“子贞再示叠韵一首复和为答”(图10)。

根据诗名可知,此诗是张祥河在何绍基再次赋诗后,也次祁寯藻韵题诗一首表示感谢。从诗文内容看,张祥河未直接回应何绍基之前诗中所表达的不满和愤愤之情,而以一种较为轻松的方式赞许何绍基诗文高超技巧,并婉转予以宽慰和开导,这种处理方式符合张祥河当时朝臣身份和截然不同仕途境遇下的心境。此长题诗与何绍基诗文相互关联,并能相互印证。

张祥河书法宗法其伯祖父张照,张照为乾

隆时期书法大家,常为乾隆皇帝代笔,擅长“馆阁体”。由于未发现可靠的张祥河楷书标准件作为参考,故试以张照《楷书郎官壁记》与其进行对比(图11)。

对比可知,虽不能逐字进行笔画和结构比对,但张祥河温文尔雅的楷书字体与张照之间确有气息相通之处。

张祥河亦能绘画,当属典型文人绘画。据 记载其花卉师法徐渭、陈道复,山水学文徵明,晚年学习石涛一派。此扇所画文人气息浓厚,图中两位贤者正在吟诗作画之中,整体意境高古。用笔疏淡,皴笔较少,略施浅绛,无过多渲染,确有石涛的绘画风格(图12)。

此外,张祥河款识中楷书署款“老舲”及“祥河”朱文印章尚未发现有相符之出处,只能待以后再做发现。

结语

综上,通过对此折扇的两位作者生平事迹和诗文考证可见,折扇创作时间、地点符合作者特定时间内的人生经历;诗文亦分别收录于作者各自诗集,且创作原因和过程相互印证;此外通过书法和绘画的标准件比对,也可认定符合作者艺术特征;部分印章在其他可靠作品中的发现,也进一步佐证折扇的真实性和可靠性。(作者系上海交通大学古代书画研究班学员)

延伸阅读 折扇小史

折扇曾被称作“折叠扇”或“聚头扇”,出现在羽扇、纨扇之后,至今仍为人们广泛使用。

折扇起源于日本,其相关文献可追溯至北宋,《宋史》记载端拱元年(998年)日本国进贡“桧扇二十枚,蝙蝠扇二枚”,故折扇原型被引入中国应不晚于北宋。据南宋《梦溪录》记载,当时杭州城内已有扇铺,更有“周家折楪(蝶)扇铺”, 1978年江苏武进南宋墓出土文物上亦有手持折扇的侍女形象,由此可知南宋时折扇已成为日常使用之物。

折扇在元代处于沉寂和没落,真正兴起始于明代。明永乐年间(1402~1424年),因皇帝朱棣特别喜爱折扇,下令大量仿制,赏赐群臣,在宫廷内还形成了端午节赐扇的传统。至此,折扇之风由皇宫、官场逐步影响至民间,使折扇成为一种时尚和风雅,被广为接受和流行。

折扇与纨扇类似,长久以来也被作为一种书画载体。明代詹景凤《詹东图玄览编》和陆深《春风堂随笔》分别记载有南宋马远、马麟、杨妹子绢本扇面,并描述其“折痕尚存”“与今折叠扇式无异”,可惜实物已不存。现存世书画折扇年代最早的实物分别收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和台北故宫博物院,均为明宣德三年(1428年)朱瞻基御笔花卉和人物。明代书画家文徵明、唐寅、沈周等也有书法或绘画折扇实物存世,但由于折扇不易保存,极为稀有,多为各博物馆收藏。

入清后,折扇依然盛行,文人和书画家均喜爱在其上舞文弄墨,且双面均可书画,并逐渐变为相互馈赠之物。至此,折扇已不仅是生风纳凉的工具,更成为文人墨客的一种身份象征,彰显社会地位和文化趣味。

何绍基扇上行书与《何绍基书法字典》中的字体比对

何绍基扇上落款与《中国书法全集——何绍基》卷中的落款比对

何绍基扇上印章与《清何绍基临汉碑》中的印章比对

《张黑女墓志》

-2 张祥河书画面 局部

“微信扫,更精彩”

张祥河扇上书画局部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