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瓷鼻祖:河北邢窑隋唐白瓷遗珍 /武贞

Originator of White Porcelains: Treasure of White Porcelains of Sui and Tang Dynasties from Xing Kiln of Hebei

Collections - - CONTENTS - 石家庄 / 武贞

唐代著名诗人白居易有诗云“白瓷瓯甚洁,红炉炭方炽”,颜真卿亦有诗赞“素瓷传静夜,芳气满闲轩”。其中“白瓷”“素瓷”指的应是唐代邢窑的白釉瓷。

邢窑遗址自20世纪80年代发现,随着不断进行的考古发掘工作,到目前为止河北省内丘、临城、邢台、高邑四县发现隋、唐、五代、宋金、元等时期窑场遗址约30余处,总面积达300余平方公里。遗址内出土各类瓷器标本万余件,有碗、盘、杯、壶、罐、盆、钵、盏托、砚、灯、盂、佛龛、俑、炉等,可分为白瓷、青瓷、黑釉瓷、黄釉瓷等。

有关邢窑的各项研究随着新的考古发现逐渐增多,走向广泛和深入,邢窑本来面目也逐渐展现在世人面前。邢窑的中心窑场位于河北省内丘 县城及临城县祁村一带,因属古邢州而得名。经研究考证,邢窑创烧于北朝时期,早期以烧制青瓷为主,白瓷较少。隋代,邢窑烧瓷技术日渐成熟,烧制有青瓷、白瓷、黄釉瓷及少量黑釉瓷器,其中白瓷又可分施化妆土的粗白瓷和胎釉浑然一体的细白瓷两类,开创了我国陶瓷发展的新篇章。

唐代邢窑白瓷进一步发展,逐渐达到鼎盛时期。《唐六典·尚书户部》载“河北道,右幽、冀二州之境……厥贡:罗、绫、丝布、凤翮、苇席、墨……(注)邢州(贡)瓷器。”李肇《国史补》中记载“内丘白瓷瓯,端溪紫石砚,天下无贵贱通用之。”从文献可知,唐代邢窑的制瓷业已经相当发达。它不仅为皇室、贵族烧造高质量精细白瓷,还要满足通常百姓大量日用粗白瓷 的需求。唐代陆羽的《茶经》中对邢窑白瓷则有着“若邢瓷类银,越瓷类玉……若邢瓷类雪,则越瓷类冰”的高度评价。

“细白瓷”是唐代邢窑产品的主流,其胎质坚细,釉面温润光洁,色泽洁白恬静,造型庄重大方,线条单纯洗练,饱满酣畅,器表或光素,或纹样丰富,曾作为贡品,大量运往京师,专供皇室享用。目前发现带有“大盈”“盈”“翰林”及“官”字款的邢窑瓷器,也有力地证实了邢窑的贡瓷地位。唐代邢窑白瓷的烧制,结束了自商周以来青瓷一统天下的历史,开创了我国唐代瓷器生产“南青北白”的格局,为唐以后白瓷的崛起和彩绘瓷器的发展奠定了基础。然而,由于五代后期北方藩镇割据,战乱频仍,制

瓷材料减少等原因,邢窑逐渐走向衰落,至元代终烧,烧造时间长达800年。

邢窑除用料精到,器物形制规整外,其烧制工艺极为精良,采用匣钵装烧,对火焰气氛控制达到纯熟程度,提高了产品烧造的成功率,具有器物无变形,色釉一致的特点,是我国制瓷史上的一个里程碑。此外,邢窑白瓷还远销海外,在伊拉克、埃及、巴基斯坦、伊朗和日本等国家的古代遗址中均有发现。

下文将河北地区出土隋唐时期典型的邢窑白釉瓷器加以介绍:

隋白釉深腹杯(图1) 高8.8厘米,口径11厘米,出土于河北省内丘县西关北邢窑遗址。侈口,深腹,宽圈足,圈足外撇,足心有凸起的脐。胎体上薄下厚,口沿最薄处仅0.7毫米。胎质洁白细腻,迎光透视,透影性极强。釉面薄而透明,与胎体几乎融为一体。

目前邢窑出土的透影白瓷主要为碗和杯,做工精细,薄胎器物需经反复多次精修,才能达到半脱胎的要求。施釉方法多为浸釉或荡釉。薄胎瓷的釉层用肉眼观其断面几乎分不出釉层的存在。通过对邢窑出土透影白瓷胎釉成分的化学分析,发现其中钾的含量明显高于其他白瓷,这是透影白瓷的形成原因。透影白瓷的装饰较为简单,目前发现的除有立体雕刻外,还有贴花装饰。在当时的简陋条件下,透影白瓷的烧造工艺难度极高,成本极其昂贵,而且胎体极薄,不便于日常使用,可能是专门制作的奢侈品。

隋白釉辟雍砚(图2) 直径28.2厘米,高9厘米,出土于河北省内丘县西关北邢窑遗址。砚体呈圆形,口沿内敛,砚面微凸,周边有贮水凹槽一周,环形底托上密集排列着30个兽蹄形足。灰白色胎,胎质较粗。砚面无釉,其余地方施白釉,釉色白中泛青,积釉处明显偏绿。

《小戴礼·王制篇》有云:“天子曰辟雍,诸侯曰泮宫。”辟雍是早期的太学建筑,古代天子讲学的地方,中间为圆形,四面环水。辟雍砚又叫璧水砚,仿其形状制造,因而得名。东汉蔡邕的《明堂丹令论》中解释为:“取其四面环水,圆如璧。后世遂名璧雍。”班固《白虎通·辟雍》载:“辟者,璧也。像璧圆又以法尺,于雍水侧,像教化流行也。”其主要特点是砚池围绕砚堂周边,如辟雍环水,是极富观赏价值的艺术珍品和实用文具。

隋白釉鹦鹉形杯(图3) 长14厘米,宽10.6

厘米,高10.5厘米,出土于河北省内丘县西关北邢窑遗址。杯呈鹦鹉状,双目圆睁,曲颈回首,双翅合拢构成椭圆形花瓣口杯身。姿态优雅,造型别致。鹦鹉颈部以下印、刻羽毛及腿爪,双眼及头顶加施褐彩。胎体坚致细腻,釉色白中泛青,光洁明亮,釉面有明显的开片纹。

唐白釉“张”字款托盏(图4) 高4.5厘米, 口径10.8厘米,出土于河北省临城县东街砖厂刘府君大中三年(849年)墓。通常,唐代茶盏的盏与盏托分别烧造,这件盏与盏托在烧造时因釉而粘连在一起。盏为敞口、弧腹。盏托侈口,沿捏成向上卷曲的四瓣花式口,宽圈足。足底阴刻“张”字款。胎质洁白细腻,釉色白中泛青,有细碎的开片纹。

唐白釉双鱼单柄杯(图5) 口径15.5厘米, 高3.5厘米,出土于河北省内丘县城步行街。杯作四出海棠形,侈口,浅腹、圆底微内凹,一侧口下置环形把。内壁划刻折枝花,底心戳印一周联珠纹,内划刻两条凸起的小鱼,鱼首尾相连,在水中嬉戏。底无釉,中心刻“盈”字。胎体坚实细腻,釉色洁白莹润,造型新颖别致。

唐白釉“盈”字款海棠式杯(图6) 高3.1厘米,出土于河北省内丘县西永安唐墓。杯体

大致为椭圆形,器壁呈八曲瓣状,下承椭圆形圈足。底部阴刻“盈”字款。胎体洁白坚致,釉色白中泛青。

海棠式杯不是中国传统器型,它的原型是西亚萨珊王朝时期流行的一种名为“长杯”的银器。由于这种杯的造型犹如盛开的海棠花,故通常称之为“海棠式杯”。

唐白釉象(图7) 通高8厘米,长10.5厘米,出土于河北省临城县中羊泉村出土。象四足立于环形底座上,体态丰硕。象鼻出土于下垂内卷,象背披障泥。左侧前方立一驭象奴,窄袖长袍,腰束带,右臂高举,横握一杆。胎体洁白坚致,釉色白中泛青。

唐白釉蹲狮(图8) 分别高12厘米,14厘米,出土于河北省临城县中羊泉村出土。狮子蹲坐于覆斗形方座之上,头披卷发,双目圆睁,张口卷舌,颈系带铃项圈,昂首挺胸,体态雄健威严,造型极为生动。胎体洁白坚致,釉色白中泛青,底无釉。

唐白釉“翰林”款罐(图9) 高25.5厘米,口径10厘米,底径9厘米,出土于河北省内丘县南赛乡集上赛村。直口,圆唇,短颈,丰肩,鼓

腹,腹下渐收,平底。底部阴刻“翰林”款。胎质洁白细腻坚硬,通体施白釉,釉色白中泛青,釉面光洁明亮。此罐造型丰满浑厚,比例协调,线条自然流畅,是邢窑白瓷典型作品。

邢窑“翰林”款应当与唐代宫廷机构翰林院有关。“翰林”款瓷器应为翰林院所用,或供皇帝赏赐翰林学士。

唐白釉“盈”字款盖罐(图10) 通高31.5厘米,口径9.8厘米,底径9.5厘米。直口,圆唇,短颈,丰肩,鼓腹,平底,带拱形圆钮盖。底部无釉,中心阴刻“盈”字款。胎体坚致细腻,釉面洁白莹润。

邢窑“盈”字款似与唐代宫廷设立的“百宝大盈库”有关,在《旧唐书》与《新唐书》中都有关于“百宝大盈库”的记载。故邢窑“盈”字款白瓷可能是专门为宫廷烧造的。

唐白釉罐(图11) 高29.6厘米,出土于河北省内丘县南中冯墓。直口,圆唇,短颈,丰肩,鼓腹,平底。盖顶为宝珠形钮,口沿圆润光滑,器身线条流畅。胎质细腻洁白,釉色明亮,白中泛青,造型丰盈饱满,端庄大方。内丘县南中冯墓地曾被盗掘破坏,由于墓室墙壁坍塌,此器被掩盖,免遭盗墓贼黑手,于2009~2010年南水北调工程保护性发掘得以出土,保存十分完好,是邢窑考古发现的珍品。

唐白釉塔形盖罐(图12) 高59厘米,足径19厘米,出土于河北省临城县射兽村唐墓。塔形盖罐由器身、器座、器盖三部分组成。器身为罐形,直颈,圆腹,器座上端为双层花式口托盘,下承高大的喇叭形底座。罐盖为覆盘形,顶部安粗大的宝珠钮。胎质坚细,釉色白中微微泛青,有细碎的开片纹,造型浑厚。

塔形罐又叫塔式罐,也称之为带座罐,是唐代新出现的一种明器,一般由盖、罐、座三部分组成,极力模仿佛塔之形,一定程度上反映当时人们的社会风俗、丧葬观念。

唐白釉凤首盖贴花皮囊壶(图13) 高24厘米,出土于河北省故城县。造型模仿北方游牧民族使用的皮囊壶,扁圆形,鼓腹,圆拱形提梁,圆底,饼状实足。提梁两侧分别有圆形流, 一端流上设凤首形盖,凤鸟尖喙,高冠,圆眼内点黑釉,另一端流上设鼓形盖。壶身采用贴塑、模印堆贴、刻划等多种装饰技法,表现出马鞍形饰、绳编花饰和皮囊缝合痕。此器胎质洁白细腻,釉面光润,皮革的质感被生动自然地表现 出来,并且造型别致,装饰华丽,是唐代邢窑白釉瓷器中最为精美的代表作品。这种瓷器不但具有盛装水和酒等液体的实用价值,还可以作为精美的艺术品供人把玩。

[唐]白釉蹲狮

[唐]白釉“翰林”款罐及“翰林”底款

[唐]白釉象

[唐]白釉双鱼单柄杯[唐]白釉“盈”字款海棠式杯

[隋]白釉鹦鹉形杯

[隋]白釉辟雍砚

[唐]白釉“张”字款托盏及底款“张”字

[隋]白釉深腹杯

[唐]白釉凤首盖贴花皮囊壶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