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渡日本“松柏交翠亭” /陈硕

"Green Pine and Cypress Pavilion" Going to Japan

Collections - - CONTENTS - 本刊 / 陈硕

中国之外,日本是公认收藏中国文物最多的国家。自隋唐以来,日本一直以中国为文化母国,不断汲取,并将中国古代各类优秀艺术品大量输入本国,历经千年积淀至今,留下了相当一批珍宝。2007年是中日两国恢复邦交第35周年。2007年2月,中国紫檀博物馆将一座“紫檀雕松柏交翠亭”赠予日本九州国立博物馆。这一义举被日本媒体赋予了特殊的历史意义,认为是开启了中日两国 恢复邦交第35周年民间文化交流之先河。

今天的日本,保存有迄今为止能够找到的最古老的中国“紫檀”器物。

“紫檀”的名称虽然早就见诸晋代文献,但以紫檀木打造器物的相关记载却直到唐代才出现。如《全唐诗》卷四孟浩然《凉州词》诗云: “浑成紫檀金屑文,作得琵琶声入云。”另外《全唐诗》卷十五李宣古《杜司空席上赋》:“觱栗 调清银象管,琵琶声亮紫檀槽。”又《全唐诗》卷二十王仁裕《荆南席上咏胡琴妓二首》:“红妆齐抱紫檀槽,一抹朱弦四十条。”

唐代诗人笔下所记的“紫檀槽”,就是中国唐代乐器曲项琵琶上的重要组成部分“琵琶槽”。琵琶槽是琵琶制作工艺中非常考究的部分,因为它与琵琶的音质、音色共鸣都有着直接关系,一般采用较为优质的木材做成。紫檀木因为木质坚

实,纹理细致,色泽晶莹、美观,故被唐代的工匠选为制作曲项琵琶的上好材料。今天在日本正仓院所藏的唐代文物中,就有一件嵌螺钿紫檀五弦琵琶琴,这件紫檀制琵琶琴,为上述诗文中的记载提供了翔实的物证。

而据史料可查,中国古代宫廷中最早使用紫檀的记载也是在唐代出现的。《旧唐书》记载唐开元时,收集天下图书:“甲乙丙丁四部各为一库,置知书官八人分掌之。”其集贤院御书,“经库皆钿白牙轴,黄缥带,红牙签;史书库钿青牙轴,缥带,绿牙签;子库皆雕紫檀轴,紫带,碧牙签。”可知,唐代内府里书库的“子库”中,就有用紫檀木雕成的书轴。另外,《南村辍耕录》里也记载了唐代开元时以紫檀木做书画轴头的史实:“唐贞观开元年间,人主崇尚文雅,其书画皆用紫龙紬绫为表,绿文纹绫为里,紫檀云头杵轴……”

从上述文献记载可知,早在唐代,我国古代的能工巧匠们就已经用紫檀木打造器物了,但这时的紫檀木,主要还是被用作乐器琵琶上的部件琵琶槽,或卷书的画轴之类。

公元710年,日本进入了历史上知名的“奈良时代”。奈良时期日本吸纳了中国盛唐文化,而彼时的中国因为丝绸之路贸易盛极一时,东西方的物资、思想在此碰撞,新的技术、材料、设计在此融合,一系列盛唐时期的文物由遣唐使及僧侣带回日本。

今天的日本共有4座国立博物馆,其中位于东京、京都和奈良的3座国立博物馆始建于19世纪末期,迄今都有100多年历史。只有位于九州岛的最大城市福冈市近郊的九州国立博物馆是新近建成,并于2005年10月对公众开放。

九州国立博物馆所在的九州岛自古以来就是 日本对外交流的窗口,也是日本文化的起源地。日本政府将第4座国立博物馆选址在九州岛,便是充分考虑到这种历史文化的延续和传承。据说,当年鉴真大师东渡日本弘法,最先到达的地方便是九州岛,至今这里保存的多处历史遗迹,都还能让人遥想得出当年中日两国贸易、人员交流往来繁荣昌盛的景象。

“以亚洲史的观点来观察日本文化的形成”,是九州国立博物馆建馆的宗旨。基于这样一个基本概念,该馆主要通过由旧石器时代至近代末期,日本在与亚洲各地进行交流的过程中形成的观点来讲述日本文化脉络。馆内陈列着的出土文物展示品,见证了日本自古以来频繁与亚洲各地交流的历史。

说起这次中国紫檀博物馆与日本九州国立博物馆的文化交流盛事,就不得不提到北京故宫博

物院与东京国立博物馆的“牵线搭桥”。

2005年9月,赴中国参加故宫博物院建院80周年庆典的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馆长野岐弘先生,在了解到中国紫檀博物馆馆长陈丽华女士以传播中国传统紫檀文化的初衷,有意向美国、英国、日本、德国的国家博物馆赠送其馆藏紫檀珍品的善举,表示大为感动。回国后,野岐弘先生便立即着手与日本有关方面联系,热切盼望陈丽华馆长的“紫檀文化之旅日本站”早日成行,并最终确定将捐赠给日本的“紫檀雕松柏交翠亭”陈列于当时刚刚建成的日本九州国立博物馆。

“紫檀雕松柏交翠亭”是以北京松柏交翠亭为蓝本,选用珍贵的紫檀木为原料,运用手工雕刻技艺,完美打造而成。

现松柏交翠亭所在的中山公园,旧址为辽、金时的兴国寺,元时更名为万寿兴国寺。明成祖朱棣兴建北京宫殿时,将这里改建为社稷坛。直到1914年被辟为中央公园。后为纪念孙中山先生,1928年改名中山公园。在中山公园内一座小山上,建有一重檐六方亭,该亭建于1915年,是当时公园董事会主席朱启钤提议修建的,称松柏交翠亭。

松柏交翠亭是一座单围柱重檐六方亭制式建筑。这种建筑式样仅外围有一圈檐柱,里围无金柱,上层檐柱不落地,构造巧妙,利用杠杆原理极大地提高了空间利用率。这种做法,在现代新建的一些景点中很常见,但一些古代的,有年龄的单围柱的重檐六角亭确实不好找,而松柏交翠亭则是其中的代表。松柏交翠亭筒瓦亭顶,下檐柱间设靠栏坐凳,东西两面出入,与甬路衔接,环亭堆置太湖石点景,山上遍植油松。山石系日本专家堆造,构思、手法、布局别具特色。

九州国立博物馆建在郁郁葱葱的山峦之中,设计独具匠心。全玻璃外墙犹如山涧中一掬流淌的清泉,倒映着漫山的松柏,溢满了诗情画意。

2007年2月1日上午,“紫檀雕松柏交翠亭”捐赠交接仪式就安排在这里举行。在温暖阳光的照耀下,身披红绸的“紫檀雕松柏交翠亭”在四周黑色主调的衬托下令人眼前一亮。展示室的门口,捐寄者的名录上写着“中国紫檀博物馆 陈丽华”的字样。据称,这是该馆成立以来第一位来自中国的捐赠者。

交接仪式开始,九州国立博物馆副馆长光

安常喜先生首先致感谢辞,他表示九州国立博物馆收藏了10000余件的展品,从瓷器、字画到古旧家具,应该说应有尽有,但具有“木中之王”之称的紫檀艺术品,却是第一次拥有。他感谢中国紫檀博物馆及陈丽华馆长将这件珍贵的“紫檀雕松柏交翠亭”赠送给九州国立博物馆,它不仅填补了博物馆展品种类的空缺,而且也为该馆研究、调查这种在世界上近乎绝迹的珍贵木种提供了机会。他表示,九州国立博物馆将把这件珍贵的紫檀艺术品作为本馆的永久馆藏品。

此次同行的中国紫檀博物馆副馆长迟重瑞先生也在仪式现场动情地谈起自己和九州的缘分,这与1300年前的那一段历史息息相关。作为中国的一位著名表演艺术家,迟重瑞有幸在自己的演艺生涯里扮演过两位中国历史上的高僧,一位是西行印度取经的玄奘,一位是东去扶桑弘法的鉴真。当年鉴真大师第一次踏上日本国土的地方就是九州岛,今天作为鉴真大师的扮演者,迟重瑞又随同夫人陈丽华一起来到这里传播中国的紫檀文化,让人不禁感叹历史的巧合。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在日本期间,时任日本自民党干事长的中川秀直先生在百忙中特意接见了陈丽华一行。他对陈丽华馆长致力于世界文化交流的行为给予了高度评价,称此举对于两国邦交世代友好有着重大的意义,赞誉她是中国的“民间外交大使”。

捐赠交接仪式结束后的8个月有余,2007年10月25日,中川秀直先生率日中友好访华团抵京,并特意为中国紫檀博物馆送来了两株日本“良品”的腊梅树。两株腊梅树:一株可同时开出白、粉、红三色花卉,很是奇妙;另一株则是开单色的红色花,但花朵很大。10月26日,中川秀直先生同陈丽华馆长及家人一起,将这两棵腊梅移栽进中国紫檀博物馆的花园内。

正如中川秀直先生所说,将带有日本土壤的腊梅,栽在中国的土地上,用两国土壤孕育的腊梅,一定会开出最美最艳的花朵,代表着两国文化艺术的交流,代表着两国人民的友谊。而那件蕴含了中国传统技艺的“紫檀雕松柏交翠亭”,也如这两株腊梅一样,让中国博大精深的传统文化在日本国土上继续传播弘扬。

日本九州博物馆致陈丽华女士捐赠的感谢信

中国紫檀博物馆副馆长、著名表演艺术家迟重瑞先生应邀演唱电视剧《鉴真东渡》主题曲

中国紫檀博物馆赠日本九州国立博物馆“紫檀制松柏交翠亭”交接仪式现场

北京中山公园松柏交翠亭原貌日本正仓院藏唐代紫檀嵌螺钿五弦琵琶

日本九州国立博物馆外景

中川秀直先生同陈丽华馆长及家人共植腊梅

中国紫檀博物馆馆长陈丽华与日本九州国立博物馆副馆长光安长喜共同为“紫檀雕松柏交翠亭”揭彩

仪式结束后,陈丽华一行参观九州国立博物馆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