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卫·洛克菲勒的生活 /王金坪

David Rockefeller’s Life

Collections - - CONTENTS - 整理 / 王金坪

2018年5月上旬,佳士得将在纽约洛克菲勒中心举办“佩吉及大卫·洛克菲勒夫妇系列珍藏”拍卖,涵盖大约1550件拍品,集其毕生及家族遗珍大成,内容包括印象派及后印象派、美国绘画、英国及欧洲家具、亚洲艺术、欧洲瓷器及中国出口瓷、银器、美国装饰艺术与家具等。

该珍藏涵盖众多举世瞩目的名家杰作,包 括毕加索、莫奈(图1)、马蒂斯、修拉、格里斯、希涅克、马奈、高更、柯罗、欧姬芙及霍普等。此外,装饰艺术品数目之众,地位之高,在数十年来拍卖市场中也堪称史无前例。

这批藏品总估价超过5亿美元,拍卖所得将全数拨捐洛克菲勒家族指定的慈善机构,由此也将成为历史上最重要的慈善拍卖。其过程 是5月8日至10日,在洛克菲勒中心现场拍卖900件藏品;网上拍卖则于5月1日在全球竞拍8个收藏主题的650件拍品。

大卫·洛克菲勒为人熟知的身份是著名银行家,但他收藏家的身份却鲜有人知,这次拍卖全面呈现了他与妻子佩吉的毕生收藏,也给我们提供了一窥他品位生活的机会。

美丽的家庭殿堂

“收藏就如一种本能,有些人比较有天赋。我自己在相当年轻的时期便开始收藏。也许这是某种程度上的遗传吧。”

大卫·洛克菲勒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就已经迷恋上了艺术。

在第54大街的房子里,母亲艾比·艾特维治·洛克菲勒在那间香烟缭绕的佛堂中沉湎于亚洲艺术,或在画廊里研究劳特累克版画,这些情景是大卫·洛克菲勒儿时的记忆。父亲小约翰·洛克菲勒美妙的捕猎独角兽挂毯也给他留下了清晰的印象,但是,大卫对艺术的热爱及鉴赏能力大部分来源于母亲。

尽管父亲所珍藏的中国陶瓷、古老大师杰作和简朴的宗教作品也很漂亮,但父亲不主张亲密接触艺术品,他们只能远观作品的完美。母亲艾比的态度却截然相反,她希望孩子们沉浸在一幅油画、版画或一件陶瓷作品的尽善尽美之中,教他们对所有艺术形式敞开心扉,让艺术的色彩、质地、结构、内容说话,理解艺术家打算做什么,以及作品如何能够呈现身边世界中充满挑战或温情和友善的一面,这通常是一种引人入胜的体验。而且,她的爱好非常广泛,不论年份或产地,只要漂亮便会获得她的青睐,这令大卫大开眼界,更让他明白到美丽可体现于不同文明的艺术形式之中。

对大卫·洛克菲勒来说,母亲的耐心灌输是无价珍宝,对他的价值观念、艺术品位产生了深远影响,为他一生的收藏生涯奠定了基础。

走出“红衣服小人的包围”

从藏品体系看,大卫·洛克菲勒夫妇(图2)是现代艺术的拥趸,但最初,他受父亲小约翰·洛克菲勒的影响,对现代艺术持怀疑态度,后来才在顾问兼好友阿尔弗雷德·巴尔的引导下逐渐培养起兴趣。

在艾比的影响下,小约翰·洛克菲勒爱上了中国瓷器、波斯地毯、佛兰芒挂毯。他可以接受意大利文艺复兴的作品,支持艾比收藏波斯细密画和日本浮世绘,但他对艾比所热爱的现代艺术嗤之以鼻。两人达成默契,艾比可以购买 现代艺术,但是不可以放在显眼的位置,也不要让他知道。所以,艾比在私宅的7楼开辟出一个画廊。1929年,艾比还与另外两位女性创办了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年轻的大卫·洛克菲勒与父亲一样,不理解现代艺术,艺术品位稍显保守。

刚结婚那会儿,大卫的收入有限,在购买艺术品方面的能力也有限。他们用手边仅有的那些钱买了少量画作作为墙上的装饰物,挂在家里的几乎所有作品都是母亲艾比的馈赠,比如一些风景画和版画。

1946年,大卫买了第一件重要画作。那是 一幅肖像画,被认为是托马斯·萨利的作品,后被证明是赝品。这幅画花了1万美金,对当时的大卫来说是一大笔钱。他和妻子佩吉非常喜欢这幅画,一直挂在纽约家里的客厅壁炉架上。同时期,他们还买了一些18世纪英国肖像画,其中两幅是穿着鲜红外衣的男士。

1948年,大卫加入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的董事会,与时任馆长的阿尔弗雷德·巴尔成为好友,也从此打开了现代艺术的大门。

有一次,大卫邀请巴尔与妻子玛格来参观新房子。在喝茶的时候,玛格环顾四周,失望地说:“你们怎么能容忍自己被那么多穿着红衣服

莫奈《阳光下的圣拉扎尔火车站》 61.3×80.7厘米 1877年 估价待询

大卫·洛克菲勒夫妇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