滕州出土的商周动物形玉器

Animal- Shaped Jades of Shang and Zhou Dynasties Unearthed from Tengzhou City

Collections - - 第一页 - /葛海洋 王峰

在中国玉文化中,动物形玉器一直是永恒的题材,龙、凤、虎、鹰、蚕、鹿等动物在古人心中是吉祥、智慧的象征,也是人与天、神沟通的媒介,被赋予了主宰风雨,载人升天,降临祥瑞、威信等神奇功能。

商周动物形玉器以其精巧的剪裁,奇妙的构思,简洁明快的工艺令人感叹。在题材上,凡飞禽走兽、鱼虫百怪,无所不有。滕州出土的商周动物形玉器,造型准确,以正面、侧面和圆雕为主,体现了动与静的完美统一。其中,商代在审美上体现出凝重繁复,刚劲有力的特点,而周代则体现出生动活泼,神形兼备的特征。这些玉器无论是在选材用料上还是在雕琢手法,抑或是形象刻划和审美情趣上都具有独特的时代特色,并对后世的玉雕艺术影响很大。

王充《论衡·书解篇》:“龙鳞有文,于蛇有神;凤羽五色,于鸟为君;虎猛,毛蚧蝓;龟知,背负 文。”龙为四灵之长,凤为百鸟之冠,虎为兽中之王,龟为甲虫之首。龙、凤、虎、龟各因其特性而成为动物界的能者,虎因为其威猛,成为大虫之神。

西周夔龙纹玉璜(图1),通长9厘米,宽2厘米,厚0.5厘米。青绿色,局部呈鸡骨白。两面纹饰相同。龙纹玉璜一体两头,脊部琢出脊牙,通体以双钩阴线琢出纹饰。嘴角各有一圆孔可供佩系之用。其通体光洁润泽,做工精细规整,是甚为难得的西周早期玉雕作品。

春秋透雕龙形饰(图2),通长4.5厘米,宽2.5厘米。黄褐色。此器扁平,表面抛光。正面镂雕“S”形双首共身龙,背面平素无纹。龙首分位斜向对称,龙角顶部有突脊,形如冠状。吻部上卷,下颌及长舌向后勾卷。器身周边雕刻细阴线 纹轮廓线,中部纵贯双阴线纹与两端龙眼相连。此器应是组玉佩中的组件之一,其左右两侧与背部各有两个对穿孔,横向贯通龙身,可与其他玉饰穿缀。此造型开春秋“S”形玉龙佩之先河。

战国水晶龙形饰(图3),通长9.5厘米,宽2.1厘米。白水晶,局部有黄褐色沁斑。龙首顶部有突脊,身体呈“S”形,头部两侧用阴线琢出圆眼,身体中部对钻一圆孔,用以佩系。其质地纯净温润,造型飘逸,制作精美,充满了强烈的动感和勃勃生机。

商代玉虎(图4),通长6.2厘米,高3.5厘米。黄白色,通体有褐色斑点。扁平体,卧姿,卷尾。头尾各有一穿孔。造型古朴,小巧灵动,寥寥数刀就展现出玉虎形体,工艺精湛,形象甚生动。

战国玉虎(图5),通长7.8厘米,高4厘米。青玉质,侵蚀严重。玉虎作回首状,张口露齿,双耳竖起;椭圆眼,上唇上卷成孔,下唇内卷。肢足前屈,作伏卧状,长尾下垂。身饰卷云纹。形象凶猛生动,纹饰简洁凝练,给人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春秋双虎纹玉佩(图6),通长3.4厘米,宽3厘米,厚0.5厘米。青玉质,近椭圆形。一面微 鼓,一面较平,均雕刻有两虎迎面相对图案。中间有一长方形孔,侧面有一上下对穿小圆孔,可供佩系。造型奇特,线条奔放,给人以潇洒、飘逸的美感。

中国古代的鸟图腾崇拜文化历史悠久,而 且在出土的玉器中玉鸟占的比重也很大,大多是以宗教信仰的形式来表现,印证了古代鸟图腾崇拜等文化。 商代玉鸟(图7),通长4.7厘米,高4.5厘米,厚0.4厘米。青褐色,局部有黄褐色沁斑。鸟嘴稍残,两眼凸出,弓背,尾似鱼尾,虎爪,身上无纹饰,颈下钻一孔。造型古朴,雕工传神。西周玉鸟(图8),通长10.4厘米,高2.1厘

米,厚0.5厘米。沁蚀严重,整体呈鸡骨白。双面雕,体扁平,两面纹饰相同。圆目、张口,尖喙稍残,翅膀斜向上收拢于体侧,有一前爪,分尾较长弯向下方。颈部及足部对钻一穿孔,可佩系。无论刀工、抛光痕迹都完全符合西周的手工制玉特征,是不可多得的珍品。

西周玉燕(图9),通长2.8厘米。碧绿色,有褐色斑点。扁平体,大眼,尖吻,展翼,剪式尾,一翼残。其造型古朴简约,线条流畅自然,雕工简练传神。

西周绿松石鸟(图10),通长3.1厘米,高2.2厘米。绿松石质地,有白褐色沁痕。片状鸟形器,通体光滑,造型简练。仅外轮廓线为鸟形,以减地法刻划出头、身、翅、足,尖喙突出,身体较宽,宽展翅,腹部对钻一圆孔。造型古朴,小巧灵动,展现出玉鸟形体,圆眼、扁身,尽显蜕变神韵。

鱼因谐音同“余”,故古人爱用鱼表示美好的愿望,用玉鱼做佩饰,以示富裕。玉鱼是玉器中比较常见的形象之一,在古代是很重要的玉佩饰,玉鱼的制作历史悠久,源远流长,最早可以追溯到新石器时期晚期。商代出土的玉鱼或 悠悠摆尾,或团身跳跃,形式多样,造型简洁而生动。西周玉鱼在琢工上有的精细,有的简练,有的写实,有的抽象夸张。精工细作的作为王公贵族的佩饰,而比较粗犷的可能适用于敛葬。

商代鱼形玉璜(图11),通长6.5厘米,宽3厘米,厚0.3厘米。青玉质,表面有黄褐色沁斑。曲体弓背,鱼体肥大,尾部中间呈“V”字形开口,上下尖翘,倾斜地面。两端及头部各钻一圆孔。两面均用匀称的细阴线琢出眼、鳃、鳍等部位。造型灵动可爱。

商代玉鱼佩(图12),通长4.6厘米,宽处1.9厘米,厚0.7厘米。豆青色,表面有黄褐色沁斑,半透明,通体磨光。躯体拱背,整体呈“V”字形,自躯体向上渐收,身体为圆弧形,嘴端较大,口微张。鱼眼以斜刀方式雕刻成大圆眼,尾部分叉呈“V”字形,作出水跳跃状。两面均用匀称的细阴线琢出眼、鳃、鳍等部位。造型奇特,线条奔放。

西周圆体玉鱼佩(图13),通长5厘米,宽0.4厘米。白玉,略泛黄,半透明,质地细腻,通体磨光。细长条圆体,尾分叉,嘴端较大,口微张。钻孔双眼,嘴部钻一圆孔。两面均用匀称的细阴线琢出鳃、鳍等部位。整体圆润规整,正视会产生立体圆雕效果。 西周扁体玉鱼佩(图14),通长8.2厘米,宽1厘 米,厚0.3厘米。青玉质,通体磨光。细长条扁体,尾分叉。嘴端较大,口微张,嘴部钻一圆孔。双面片雕,腹下部凿出两个小豁口,两侧凸出部位以示腹鳍所在;背鳍以细阴线表示。造型简洁明快。

西周鱼形玉璜(图15),通长8.7厘米,宽2.3厘米,厚0.3厘米。青玉质,有白褐色沁斑,通体磨光。曲体弓背,尾分叉且下弯,两端及头部各钻一圆孔。眼、鳃、鳍等部位均用匀称的细阴线琢出纹饰,使轮廓和细部有机融为一体。风格写实,雕琢技法娴熟。

玉蚕为农业兴盛与祭祀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蚕又是家财国盛,生命繁衍、生生不息的象征。玉蚕每件大体神韵一致,刀工和技法娴熟。

西周圆雕玉蚕(图16),通长4.6厘米,宽1厘米。黄玉质,局部有沁斑。圆雕卧蚕形,玉质晶莹剔透。巨目圆嘴,头端平齐,大耳。蚕首有一双面对钻的小孔,可供佩系。通体雕琢成节褶状,颈部的节褶雕琢的较短窄,腹部的节褶雕琢得较宽阔,充分表现出了蚕的伸缩力,尾部呈榫头状。此玉蚕刀工简洁,小巧灵动,尽显神韵。

西周璜形玉蚕(图17),通长4.6厘米,宽1.3

厘米,厚0.6 厘米。青玉质,有黄褐色沁斑。器扁平弯曲呈璜形,头部扁平,上有向外突出的目,从头部向下,身体逐渐弯曲,到尾部呈尖状,身躯两侧雕刻凸起,以示躯干。头中部两面对钻一圆孔,可供系佩。造型生动逼真,玉质纯净光润。

其他动物

西周玉鹿(图18),通高6厘米,宽3.2厘米,厚0.5厘米。青玉质,色微黄。双面雕,两角枝杈突出,弯颈回首状。翘耳,圆目,上下颌、鼻、嘴分明。圆臀小尾,后腿微弯。体态丰润,蹄趾明 显。神态亲昵,富有活力。

西周玉兔(图19),通长4.3厘米,高2.6厘米。深碧色。体扁平,造型突出了大耳,以阴线刻出眼、嘴、肢体。前腿处有一圆孔,以供佩系。此器造型稍异,乖巧可爱。

西周玉蝉(图20),通长4.2厘米,宽2.3厘米。青玉质,局部有黄褐色沁斑。体形肥厚,近乎圆雕。圆头,尖尾,圆形突目。头部饰三个大小不同的菱形纹,头端雕出尖圆吻。单阴线刻划出椭圆形双翅及翅表面的纹饰,腹部以单阴线刻划出五个腹节。腹部头端纵向掏挖出圆形穿孔,尾端横向掏挖出圆形穿孔。造型形象逼真,纹饰简练传神。

春秋铜首玉鸭(图21),通长3.8厘米,宽3.4 厘米,高1.5厘米。鸭首为铜质,身为青玉镶嵌,局部有褐色沁斑。周身饰有卷云纹,中部一穿孔与鸭首相对应。鸭首嘴部含有一玉鱼,白玉质。阴线刻划出头、口、眼,造型生动奇特,工艺精湛,是难得的珍品。

西周玉贝(图22),通长2.8厘米,宽2厘米。青白玉质。中间有凹槽,并刻有齿,上端有圆孔。背平素。玉贝曾为古代货币。商周时期,为弥补天然货贝流通之不足而仿制,其交换价值要高于天然货贝。计量单位为朋,一朋十贝。春秋以后,玉贝逐渐失去其流通功能。

[西周]夔龙纹玉璜1

[战国]水晶龙形饰 4 [商代]玉虎 6 [春秋]双虎纹玉佩

7 [商代]玉鸟 8 [西周]玉鸟

2 [春秋]透雕龙形饰

5 [战国]玉虎

[西周]鱼形玉璜15

[西周]璜形玉蚕17

18 [西周]玉鹿 19 [西周]玉兔 20 [西周]玉蝉

21 [春秋]铜首玉鸭 22 [西周]玉贝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