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风出土的几件耀州窑青瓷器

Several Celadon Porcelains of Yaozhou Kiln Unearthed from Fufeng

Collections - - CONTENTS - /汪玉堂

耀州窑烧造瓷器最早始于唐代,当时主要烧制黑釉、青釉和白釉瓷器,后来因受五代时期南方浙江余姚越窑装饰风格的影响,开始创烧刻花青瓷,同时还兼有印花青瓷。据考古资料和实物,宋代是耀州窑青瓷发展的巅峰时期,早期种类以碗为主,中期的出土实物和传世品较多,种类有碗、盘、瓶、罐、壶、盆、炉、香熏、盏托、钵、注子等,品种丰富多样,而每种器物中的器型又往往有多种式样,晚期器物种类有瓶、罐、钵、洗、盆等,中期以后的刻花图案以缠枝牡丹、菊花、莲花为主,同时出现把莲、凤凰牡丹、飞鹤、飞蛾及婴儿游戏等内容题材。从装饰技法的变化来看,在宋代初期受越窑的装饰手法影响主要使用刻花技艺,中期以后刻花技艺日渐成熟,同时已经出现印花装饰图案,晚期青瓷印花成为当时最常见的装饰手法。金代开始出现碗、盘、碟等器物内心刻花且刮釉一圈的做法,与当时的砂圈叠烧工艺有很大的关系。

长期以来,耀州窑一直作为民间窑厂出现,其产品主要是针对普通大众的民间消费。民间消费的大群体意味着大批量生产和日常用品居多的产品特点,所以能制作出绝世精品尤其难能可贵。宋代以后耀州窑继续生产,但是作品大不如前,主要生产一些小件产品,同时为适应民间佛教、道教发展的需求,大量生产一些诸如五足香炉、寺庙供养瓷碟等用品。

金代耀州窑釉色以姜黄色为主,同时烧造黑釉、酱色釉等产品,以日常用品为主要种类。和宋代相比,金代的釉色没有青瓷那般肥润,体现出稀薄不一的特征。金代耀州窑的瓷器烧造,虽然与宋代相比烧造水平略有下降,但是从出土品看还保持了相当的生产能力,装饰也从宋代器外满饰转变为仅内壁刻印花卉或者 六瓣分格式样的图案,内壁涩圈内也有纹饰。

金代耀州窑在图案装饰上继续沿用前代刻花和模印等特征,采用的是匣钵仰烧,釉面从器物口沿流淌向下,所以往往器物的釉层在口沿部位显薄而近足部显厚,圈足底不带釉,破损处可见浅灰色胎。金代除了器物造型出现变化外,另一个显著特征就是釉色的变化,釉色由宋代那种肥润的青中闪黄变成了轻薄的姜黄色,釉面由于底下花纹的原因薄厚不一。

结合上述特征,笔者对扶风县博物馆收藏的几件耀州窑不同时期青瓷做一介绍,与大家共同体味。

北宋青釉刻花凤凰牡丹纹八角枕(图1),枕前高8.6厘米、后高10.8厘米、长20.3厘米、宽15.5厘米。上部台面呈前低后高的多棱坡形,平底,表面刻饰繁密的缠枝牡丹图案,牡丹丛中有一只昂首站立的凤凰,在上、下、侧面的连接部位可见有较小的圆形装饰泥钉。由此可知此件瓷枕最初制作时采取了每个侧面分段制作,趁胎质半干时再进行粘合,然后在表面进行刻饰,最后上釉入窑烧制。

这件青瓷枕制作精巧、装饰繁缛又极富生活气息,是宋代耀州窑青瓷枕的代表作,是瓷枕类里不可多得的极品,虽然其在底面有小裂纹和磨损等瑕疵,但是依然不失为一件耀州窑青瓷经典之作。1993年《扶风县文物志》记载,该枕1958年城关镇张家底宋墓出土。1996年陕西省文物鉴定组认为此枕造型独特,制作精良,能够体现宋代耀州窑青瓷器的工艺技术和时代特征,是耀州窑青瓷中的精品,所以一致评审确定该枕为国家一级文物。

兴龙寺遗址出土窖藏耀州窑青瓷器,包括青瓷碗、碟共计12件,1989年10月出土于扶风县 城关镇南台村陕西胜利机械厂一区(家属区),当年在盖工厂家属楼挖基础时发现,而早于30年前在此地还曾经出土了多达40余件的各种菩萨、佛鎏金造像,这是当时佛教信徒自发出资为亡亲祈福而制作奉献给寺院的供养品。按清嘉庆二十三年(1818年)《扶风县志》载,该地为始创于唐代贞观年间的兴龙寺旧址所在地,法门寺自从被确定为专门迎奉佛骨舍利的皇家寺院后,对县城周围的佛教寺院的创建起了极大辐射和推动作用,在该窖藏出土带有“贞观十六年”明确纪年刻铭的菩萨造像也证明了这一点,但是同一地出土的这些瓷器釉色、造型却是具有明显的金代耀州窑的器物特点,也说明该寺院在自从建立以后,香火旺盛一直延续到了金代。

金青釉印花碗(图2),高7.3厘米、口径18厘米,敞口,圆唇,腹向下斜折,圈足略小、露胎,内外壁施青釉,内壁模印团花图案,口沿有流釉现象,表面凹凸不平。

金青釉印花牡丹纹六棱碗(图3),口径19.5厘米,敞口,圆唇,腹向下缓收,圈足较小露胎,胎质轻薄,表面施姜黄色釉,内壁模印牡丹花叶图案,碗心刮釉形成涩圈。

金青釉印花牡丹纹六棱碗(图4),口径16.8厘米,敞口,卷唇,浅腹圈足。腹向下缓收,圈足较小无釉,内外壁施青黄色釉,内壁以突起的六条棱线平分内壁,每个部分饰模印牡丹花叶图案,碗心刮釉形成砂圈,口沿残损处可见香灰色胎。

金青釉印花牡丹纹六棱碗(图5),口径16.5厘米,敞口,卷唇,浅腹圈足,腹向下缓收,圈足较小,外底不带釉,表面施姜黄色釉,内壁以突起的六条棱线平分内壁,每个部分饰模印花卉图案,碗心刮釉形成涩圈。

金青釉印花牡丹纹六棱碗(图6),口径16.8厘米,敞口,卷唇,浅腹圈足,腹向下缓收,圈足较小,外底不带釉,表面施姜黄色釉,釉质稀薄,有细小开片,内壁以突起的六条棱线平分内壁,每个部分饰模印牡丹花卉图案,碗心刮釉形成砂圈,口沿残损处可见浅灰色胎。

金青釉印花牡丹纹六棱碗(图7),口径17厘 米,敞口,卷唇,浅腹圈足,腹向下缓收,圈足较小,外底不带釉,表面施姜黄色釉,内壁以扇形六等分内壁,每部分饰模印牡丹花卉图案,碗心刮釉一周形成砂圈,口沿残损处可见香灰色胎。

宋金青釉印花牡丹纹浅腹碗(图8),口径17.5厘米,敞口,卷唇,浅腹圈足,圈足不带釉,腹向下缓收,圈足较小,外底不带釉,内外壁施 姜黄色釉,外壁釉色不均匀,有流釉现象,内壁饰有模印牡丹花卉图案。

宋金青釉印花牡丹纹六棱盘(图9),口径17.8厘米,敞口,圆唇,浅腹圈足,腹向下缓收,圈足较小,外底不带釉,表面施姜黄色釉,内外壁釉色不均匀,口沿有流釉现象,内壁为六条凸棱等分,表面模印花卉以及钱纹图案。

[金]青釉印花牡丹纹六棱碗 口径16.8厘米

[宋金]青釉印花牡丹纹六棱盘 口径17.8厘米

[金]青釉印花牡丹纹六棱碗 口径17厘米

[宋金]青釉印花牡丹纹浅腹碗 口径17.5厘米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