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国家博物馆:又见“安定门”

National Museum of China: See "Anding Gate”again

Collections - - CONTENTS - /陈硕

2018年6月11日,由北京紫檀文化基金会和故宫出版社编辑出版、记述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紫檀雕刻技艺”传承人代表、中国紫檀博物馆馆长陈丽华女士历时十载,采用珍贵的紫檀及阴沉木,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檀雕技艺”的雕刻手法,艺术性复现老北京城门及其历史变迁的重磅图书《陈丽华的城门梦》在故宫博物院举行中英文版图书首发式。此书以精美的图文形式,记录了作者陈丽华女士多年来以执着的文化担当,以紫檀艺术让老北京城门“活起来”的非凡努力和艰辛过程,让读者身临其境地感受到老北京城的面貌和紫檀艺术的魅力。图书首发式上,多位专 家学者对陈丽华的作品给予高度评价,认为是紫檀文化艺术的精品杰作。

这一天,在陈丽华的“紫檀文化之旅”中,是特殊而值得纪念的。同样,在2013年10月30日, “雕刻·记忆——中国紫檀博物馆馆藏紫檀制天坛、安定门古建模型展”在中国国家博物馆开幕,这是陈丽华和她的团队制作的大型“紫檀制天坛祈年殿”与“紫檀及阴沉木制安定门”首次在中国国家博物馆的亮相,也令她记忆深刻。此次大型古建模型展是国家博物馆与中国紫檀博物馆的首次合作:展览以“紫檀制天坛祈年殿”及“紫檀及阴沉木制安定门”为主题代表,展现了传统紫檀 雕刻技艺与中国古建营造技艺的巧妙结合,唤起了人们对城市的往昔记忆。在雕刻中寻找艺术的源头,留住城市的记忆,是此次展览的焦点和亮点。

在古代中国,城门是一座城池的脸面,也是城市精神和文化风貌的呈现,老北京的城门尤其如此。瑞典美术史家喜仁龙曾说,当你渐渐熟悉这座大城市以后,就会觉得这些城墙是最动人心魄的古迹——幅员广阔,沉稳雄劲,有一种高屋建瓴、睥睨四邻的气派。

老北京的内城北垣有二门:西为德胜门,东为安定门。安定门在元代称“安贞门”,改为安定

门是取义推翻元朝后能“天下安定”。“安定门”为明清时出入兵旅之门;明、清两朝军事出征,多从德胜门出发,取“得胜”之吉兆;班师回京多走安定门,取“安定”之吉兆。安定门在瓮城内设真武庙,祀奉真武大帝。真武神为道家所祀,古代神话中是镇守北方之神。在京城九门中,皆建关帝庙祀关胜帝君,以为武神,唯安定、德胜二门瓮城内祀真武大帝。安定门真武大帝被称为“安定真武”,在京城诸门中独具一格。

安定门位于北京中轴线末端,与德胜门共同平稳分担了中轴线的末尾重心。其城门建于明永乐七年(1409年)。明正统元年建城楼,增建瓮城及箭楼、闸楼。正统六年(1441年)、清道光元年(1821年)城楼不慎失火,旋即复。清乾隆五十一年(1786年)曾缮安定门。1915年建环城铁路,将瓮城及闸楼拆除。1956年拆除箭楼及真武庙, 1969年建环线地铁时拆除安定门城楼。

作为一名在皇城根儿底下从小玩到大的老北 京人,陈丽华对老城门、老城墙有着深厚的感情。陈丽华回忆:“我记得小时候,平则门(阜成门)、东直门自己都上去过。那时,登上城门楼之后,四下一看,视野开阔、景色宜人。站在上面,感觉到我们国家的伟大,我为我们的民族感到自豪和骄傲。所以,老北京的城门楼在我的记忆里,是伴随我人生的甜美的梦啊。”

以紫檀艺术复制“内九外七皇城四”的老北京城门楼的想法由来已久,但用紫檀雕刻的艺术

形式呈现老北京城的面貌,绝非易事。20多年来,陈丽华一直多方搜集老城门的图纸和文献资料,遍访专家,反复考证推敲,以取得详细、真实、可靠的数据。直到2008年,该项工程正式启动。

在全部的设计制作过程中,从建筑构件的尺寸比例是否符合古建筑规矩,到细部造型花饰是否准确精致,每一块砖、每一片瓦如何,陈丽华都要求做到严丝合缝,力求由表及里地真实再现。起步时,由于城门图纸的缺失,陈丽华的团队除了求助政府文物部门的支持,还积极从海内外各种渠道寻找散落的城门照片、高价回购残存资料,比对着照片修改图纸,付出了大量的精力和资金。作为一名年逾七旬的老人,陈丽华硬是凭着“磨破膝盖也坚持,不破难题不睡觉”的精神,夜以继日 地投入这项工程。十载光阴,无数个日日夜夜,陈丽华和百多名团队成员一起,以1∶10的比例,将老北京“内九外七”共计16座紫檀及阴沉木制城门全部制作完成。更令人惊讶的是,陈丽华在制作过程中对所有的设计和制作都保留下了详尽完备的资料,为后人留下了一套完整的北京城门、城楼、城墙图纸和雕刻技术的宝贵资料,这将成为日后古城门研究、保护、复建和制作模型的重要依据。

据资料数据显示,老北京城中的安定门城楼形制与德胜门略同,城楼台基宽40米,台基厚27.5米,城台顶宽34.7米,台顶进深21.2米,城台高11.9米。内侧券门高9.2米,宽6.1米,外侧券门高5.7米,宽5.7米,城台内两侧设有马道,宽5. 3米。城楼 面阔五间,连廊面宽32米,进深三间,连廊深16.1米。城楼连城台通高33.1米,灰筒瓦绿琉璃瓦剪边重檐歇山式屋顶。瓮城平面近方形,北端呈圆弧状,东西长68米,南北宽62米,瓮城东侧辟券门洞一处,上建闸楼,闸楼建筑形式为灰筒瓦硬山顶,外侧墙体辟箭窗两排,共12孔。箭楼位于瓮城北端,面阔七间,通宽32.5米,进深三间,通进深18.5米。灰筒瓦绿琉璃瓦剪边重檐歇山顶。后出单檐歇山屋顶抱厦五间,宽27米,进深6.5米,楼连台通高30米。向外的三面墙体上下共设四排箭窗,正北面每排12孔,两侧面每排各4孔,后抱厦两侧面各1孔,总计82孔。

展览中展出的作品“紫檀及阴沉木制安定门”按1:10比例制作而成,模型包括城墙、瓮城、城楼、箭楼、闸楼,长度达14米,纵深12米,高4.05米,采用名贵紫檀木、阴沉木为原料精心做成,总重量6. 5吨,全面再现了安定门的原貌;另一件展品“天坛祈年殿”则以1:8比例制作,通体用珍贵的紫檀木精制而成,直径12米,高4.8米,总重量近12吨,是中国紫檀博物馆馆藏最大的紫檀艺术珍品。精妙的设计和精细的做工渗透在作品的每一处,檀木的淡淡清香亦显现出作品迷人的格调,传递出恒久不变的隽永美感。

这些作品承载着精美细腻的传统手工雕刻技艺,依照古建规矩做法,细部造型花饰准确精致,生动地再现了昔日老北京的风貌,将城市古建“微缩”成一道集历史、建筑、技艺、文化为一体的艺术景观。

国家博物馆馆长吕章申先生在展览开幕式上称赞这些展品为“建筑‘艺术’模型”,他认为这些模型尺寸、比例、造型准确且优美,用料考究,巧夺天工,已经到达艺术的境界。

老北京城楼是北京曾存的一道美景,也是中国古代人文建设中珍贵的一笔。而如今的北京城,只存留下了一个连瓮城也没有了的前门。开幕式上,陈丽华表示,她希望通过复建城门模型,恢复老北京的样貌,给后代们留下一个关于老北京城门的记忆。如果条件许可,她还想在今后将老北京城的72座牌楼制作出来,而她自己,则愿做一个“看门的老北京人”。

据了解,陈丽华和她的团队现在已开始复制老北京城墙四角的10座角楼,全部完成后,将是共计26座城门楼的宏大工程。

紫檀及阴沉木制安定门瓮城内真武庙全景

安定门城楼老照片(1920s)

《陈丽华的城门梦》 陈丽华和她用紫檀艺术复原的老北京城门在一起

嘉宾欣赏安定门古建模型

陈丽华馆长向各位嘉宾介绍紫檀制天坛祈年殿模型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