泥火幻化的唐代绞胎艺术

Twisted Colored Body Art of Tang Dynasty

Collections - - CONTENTS - /杨俊艳

绞胎的相关研究

1952年,陕西咸阳唐开元二年( 714年)杨谏臣墓出土一件绞胎盂,是目前通过科学考古发现的最早的一件绞胎器。20世纪70年代,通过对于河南巩义黄冶窑考古发掘,出土了大量绞胎器标本。考古发现为学术研究提供了宝贵资料。最早对“绞胎”进行研究的文章是发表于20世纪80年代初的《描金、仿拔蜡法和绞胎工艺在陶瓷器上的应用》。随后,杨静荣《谈陶瓷装饰工艺——绞胎》(《故宫博物院院刊》1986年4期)一文中,对于绞胎器进行了较为全面的阐述,其中关于绞胎、绞釉工艺制法及绞胎工艺发展脉络的论述至今仍然符合实际。

绞胎工艺的渊源问题一直是学界争论的焦点。孙机在《绞胎器与瘿器》(《故宫博物院院刊》1988年12期)一文中指出,绞胎工艺的出现与“瘿器”有密切关系,即“瘿器说”;杨静荣《谈陶瓷装饰工艺——绞胎》一文以及中国硅酸盐学会主编的《中国陶瓷史》(文物出版社, 1982年),支持“犀皮漆器说”;屈志仁则在《绞胎、“绞釉”和流沙笺》(《上海博物馆集刊·第四期》,上海古籍出版社,1987年)一文中则支持“玻璃器说”。

针对某一窑址出土绞胎器或是馆藏绞胎器的研究也是绞胎器研究的重要方面。如李仲谋《上海博物馆藏绞胎陶瓷及相关诸问题》(上海 博物馆集刊编辑委员会《上海博物馆集刊·第八期》,上海书画出版社,2000年)、王莉《从馆藏陶瓷器看绞胎工艺》(陕西历史博物馆编辑部编《陕西历史博物馆馆刊·第七辑》,三秦出版社, 2000年)、廖永民,张毅敏《黄冶窑唐三彩的绞胎器》(《中原文物》2003年4期)等。

根据现有公布的资料统计,目前中国大陆多个省、市、自治区的近30家单位共收藏有唐代绞胎器50多件,另外台湾及海外亦收藏有10件左右。而私人藏品因情况复杂,故数字不详。综合考虑是否为墓葬、遗址或窑址出土品以及流传有绪的名品、孤品等因素,大陆收藏唐代绞胎器质量最好,尤其是考古发掘品占有绝大多数,它们造型丰富,纹饰精美,而且来源清晰,堪称该类器物研究的标准器。

现藏于巩义市博物馆的绞胎盘(图1),1988年5月出土于巩义市芝田二电厂,口径12.8厘米,高2.8厘米。造型为敞口微敛,圆唇弧壁,平底。通体以白、褐两色胎泥糅合而制,施以浅黄色釉,形成白、褐色木纹状。此器与巩义白河窑址出土的一件绞胎枕残片的花纹相似,立体感较强。制作独树一帜,别具风采。

现藏于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的一件浅黄釉绞胎枕,此枕于2002~2003年出土于巩义黄冶窑址。它长13.8厘米,宽9.5厘米,高6.3~7.2厘米(图2)。其胎粉白,整体造型呈长方形抹角,前宽后窄,前低后高,枕面微凹,直壁,平底。枕面图 案由九组褐色木理纹构成,周壁有四组不规则木理纹。器表施淡黄釉。此枕的造型、纹样与现收藏于扬州博物馆的一件黄釉绞胎枕(图3)十分近似,该枕1975年出土于扬州双桥乡卜桥村的唐墓,高8厘米、枕面长14.6厘米、宽10.7厘米。此枕造型为箱式,枕面两端稍高,中间微凹,略呈马鞍状。枕体中空,前壁有一圆形小孔。枕面及枕壁均用绞胎装饰,枕面显现花朵纹,枕壁为木纹,纹饰自然流畅。施以黄釉,枕底露胎。经鉴定,此枕系河南省巩义窑制品。

绞胎之器型典型器物

从上述各个单位收藏的唐代绞胎器看,其造型较为丰富,有碗、盘、三足盘、杯、盒、盂、罐、洗、炉、骑马俑及枕等。现选择各类典型器物介绍如下。

从目前现有资料看,共计6件: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2件,扬州博物馆1件,北京故宫博物院1件,上海博物馆2件。其中以扬州博物馆收藏的这件最具代表性(图4),此碗口径10.4厘米,底径5.4厘米,高4.2厘米,1990年扬州市汶河北路信托大厦施工唐墓出土。造型为弧壁,敞口外撇,类似金银器。此碗是用褐色和白色两种颜色

瓷土相间糅合,经过拉坯成型,施淡黄釉焙烧而成。唯圈足胎色单一。纹理变化多端,犹如行云流水。

目前发现有9件。平底盘2件,巩义市博物馆1件,镇江市博物馆1件。三足盘7件,北京故宫博物 院1件,山东省博物馆1件,陕西高陵唐墓出土2件(收藏单位不祥),荥阳市文物保护管理所1件,上海博物馆2件。其中以镇江市博物馆收藏的平底绞胎盘为代表(图5),口径21.6厘米,底径18厘米,高4.2厘米,1973年江苏省邗江县出土。卷唇,浅腹,平底。底部施胎浆水,并有粘砂。其制法是由黄、褐两种胎土搅拌,然后切片贴在胎体上,再施釉烧成。其纹饰任意盘旋,色彩浓淡分明,富有 变化。应属河南巩义窑烧造。

从目前现有资料看,共计3件,北京故宫博物院收藏1件,陕西西安郊区出土1件,上海博物馆1件。有的为带耳杯,有的则无耳。造型与同时期的白瓷耳杯如出一辙,均为仿自金银器。

目前仅发现有1件,它于1985年陕西西安东郊陕西钢厂出土,口径5.5厘米,通高3.7厘米。现收藏于陕西历史博物馆(图6-1),扁圆状,分盒身与盒盖两部分,身盖作子母口相扣合。盖的顶部隆起,盖面略凹,中心贴塑一变形花朵。棕黄色釉,光亮。透过釉层 和露胎处可清晰看到坯体是由白、褐色两种瓷土糅合而成。器表颇具树木年轮和行云流水的艺术效果。此盒与1999年陕西西安市西北民航局家属楼(唐长安醴泉坊三彩窑址)出土的一件绞胎盒(图6-2)非常相近。那件绞胎盒虽未残件,但可复原,器内外均施一层黄色透明釉,透明度高,胎体为白色与棕色坯料相绞而成,纹路清晰。科学的考古发掘材料表明,该类绞胎盒应属陕西当地烧造。

目前仅发现有1件,它于1952年陕西省咸阳市唐杨谏臣墓出土,口径3.5厘米,高5.5厘米。现收藏于陕西历史博物馆(图7)。扁圆形,方唇,小口强烈内敛,鼓腹,小平底形似圜底。内壁露白胎,胎质坚硬细密。外壁呈现深浅不同的褐黄色木纹,纹路自然、清晰。杨谏臣墓的年代为唐开元二年(714年),故此绞胎盂代表了盛唐时期的绞胎工艺水平。

目前仅发现北京故宫博物院收藏有1件(图8),高11厘米,口径10.7厘米,足距15.8厘米。此炉唇口,无颈,扁圆腹,下承三兽足。通体饰不规则的团花图案,利用绞胎的天然纹理形成盛开的朵花纹,极富装饰趣味,是少见的绞胎瓷上品。

目前仅发现有1件,为绞胎狩猎骑马俑,它于1971年陕西乾县懿德太子墓出土,现收藏于陕西历史博物馆(图9),高36.5厘米。懿德太子墓的年代是706年,故此俑属于盛唐时期绞胎工艺的杰出代表。因唐代绞胎一般多用作器皿,故此俑显得极为珍罕,堪称国宝。

据目前掌握的资料统计,共有45件,其中,上海博物馆2件,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7件,西汉南越王墓博物馆6件,北京故宫博物院1件,1955年西安市郊唐墓出土2件(收藏地点不详),西安市青龙寺遗址保管所1件,扬州博物馆2件,河南博物院2件,郑州博物馆2件,河南温县博物馆1件,安徽省博物馆1件,安徽省文物考古研究所1件,河南省文物交流中心1件,兖州博物馆1件,苏州博物馆1件(为著名的“裴家花枕”),偃师文物管理委员会1件,偃师商城博物馆1件,汝州市博物馆1件,临汝县博物馆1件,中国国家博物馆1件,延边博物馆1件,山西博物院1件,上海东华陶瓷博物馆1件,淮北市博物馆1件,徐州市博物馆1件,广东省博物馆1件,日本出光美术馆1件,日本箱根美术馆1件,美国波士顿美术博物馆1件。

可以说,枕是唐代绞胎器中数量最多、制作最精美的一类。其造型基本上可分为棱角长方形、圆角长方形和如意形三种类型。前低后高,枕面略凹。枕的尺寸较小,枕长一般多在10~15厘米之间,个别长达到16~17厘米;枕宽多在8~12厘米。通常在枕的正侧面开有圆形出气孔。此类器物多出于北方唐墓中,当时称“花枕”。这可从上海博物馆收藏的“杜家花枕”(图10)与苏州博物馆收藏的“裴家花枕”得到实物印证。除了这些北方系统的绞胎陶瓷外,唐代越窑也烧制绞胎瓷,浙江宁波遵义路出土过的一件唐代越窑青釉绞胎兽形枕,有学者认为这是南方迄今唯一出土的南方烧制绞胎陶瓷。

绞胎的工艺

所谓“绞胎”,其制作工艺就是把配出的不同色调的泥料切成薄片,相间堆叠,按要求挤压、绞揉或拼接制作成型,然后施釉,入窑焙烧。柔软的色泥因扭曲掺和,便呈现出类似树木年轮、花岗岩或花卉一样的纹理。它是唐代兴起的一种特殊工艺,也称绞胎或绞泥。目前已经发现的唐代烧造绞胎器的窑口有河南巩义的黄冶窑与白河窑,陕西长安醴泉坊窑等,其中以黄冶窑为代表,不仅产量最、形制多,而且花纹美。

从总体上看,绞胎的胎体制作工艺可分三种:贴面绞胎、局部拼花贴面绞胎、全绞胎。

贴面绞胎,即器物胎体用高岭土拉坯成型后,再用两色绞花泥料切成薄片,一片片满贴在胎体上,经过修整,再施透明釉料,故片状之间有拼接痕迹。因只在器物外层贴一层厚度为胎总体厚度三分之一的绞胎层,故器物内看不到花纹,三分之二的内层为白色或粉红色素胎(图11)。从大量的考古调查与发掘资料看,贴面绞胎多用于枕的制作。

局部拼花贴面绞胎,即为达到一定的艺术效果只绞器物的一部分。其法是白泥制枕坯,枕面贴绞胎花朵形泥片,枕坯四周局部黑、白绞胎泥片,空白处填黑或白色瓷泥,再施透明釉料。此法亦多见于枕类器物。

全绞胎,即器物坯胎用两色绞花泥料拉坯成型,再施透明釉料,器物内外壁绞花由表及里,内外相连,纹理一致(图12)。相对于贴面绞胎与局部拼花贴面绞胎,全绞胎显然操作简单,节省工 时。但最大缺点是浪费泥料,因此多用于碗、盘、杯等小件器物。

关于绞胎陶瓷的釉面与花纹特色,无论哪种工艺,其绞胎部分的胎泥颜色只有白色和深色两种。从窑址出土的素烧绞胎器残片及1987年山东省兖州市小盂乡李海村出土的绞胎球(图13),可以看出,制作成型的坯体先经过素烧,烧成正品之后,器表施一层透明釉料,再入窑焙烧。因此,如何能让白色与深色的绞胎纹理呈现出完美的花纹,并给人以千变万化、眼花缭乱的视觉冲击,釉料的透明度和颜色的选择就显得非常重要。

从现有资料来看,唐代绞胎器的釉面多为一层淡黄铅釉或透明白釉。此外也有酱黄釉、绿釉(图14)与三彩等。其中以三彩绞胎最为罕见,如现收藏于徐州市博物馆的一件三彩绞胎枕,它出土于江苏新沂市炮车乡,高5.5厘米、长12厘米、宽9.5厘米,造型为棱角长方形,平底,枕侧有一直径0.4厘米的小孔,底面留有三叉支钉烧造痕迹。胎为白、褐两色瓷土相间糅合一起,形成木纹状纹理,色彩艳丽。整体施黄釉,后用蘸釉法在上、底两面施绿、褐两种釉色。

唐代绞胎虽为一种新工艺,但一出现便有纯熟表现,尤其是纹饰方面,不仅有自然形成的不规则木理纹、富于变化的云气纹,还有经过精心设计与制作的木瘿纹、回形带纹(图15)、琥珀纹、菱形纹、虎皮斑纹、团花纹等。

其中木理纹应用最为广泛,常见饰于枕的四壁以及盘、碗、杯、盂、盒等日常器皿。从巩义窑白河窑、黄冶窑址出土的残片断面可清楚地看到,木理纹有全绞与半绞之分(图16)。

云气纹以山西博物院收藏的一件黄釉绞胎长方形枕为例(图17),此枕于1993年山西朔州火车站5号墓出土,高7.5厘米、长13.6厘米、宽8.2厘米。长方形,枕面略下凹,边缘抹角,四壁较直,平底。施黄绿釉,有细密开片,底部无釉。枕系上下两部分接合而成,除底外其余为绞胎。绞胎纹理变幻莫测,给人以强烈的动态感。

菱形纹以现收藏于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的一件绞胎枕为例(图18),该枕于2002~2003年出土于巩义黄冶窑址,长14厘米,宽10.2厘米,高7. 3厘米,粉白胎。整体长方形抹角,前低后高,枕面微凹,直壁,平底。枕面中部作褐色菱形图案,周边为木理纹,周壁有五组不规则木理纹。器表施黄釉。

而团花纹则更为丰富,有五瓣圆形、三瓣三角形等多种形式,仅装饰于枕面。如现收藏于安徽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的一件2006年出土于安徽省宿州市西关步行街运河遗址的绞胎枕(图19),长12.4厘米,宽8.4厘米,高6.4厘米,枕面呈圆角长方形,两腰微弧,边壁稍内收,整体近似斗状,枕体一侧有小圆孔。五瓣花朵遍布整个枕面,其中四个整朵花、四个半朵花,构图新颖,制作别致。

绞胎器产地

从目前公布的资料看,唐代绞胎器的产地在北方,主要集中于河南和陕西。其中以巩义黄冶窑资料最为丰富,因早有专家进行总结,此不再赘述。现仅介绍另外两处:

2005~2008年,巩义白河窑址出土了数件绞胎枕残片,虽然数量不多,但仍能反映出该窑绞胎器的一些特点。其胎体制作分两种:一种为褐、白两种色调的瓷土相间糅合、拉坯成形,枕的断面呈现出纹理均匀一致的木纹;另一种为粉红胎,仅胎面有一层褐色木理纹。其所施釉料,有纯白、纯黄及褐、绿、白三彩等多种。其纹饰以木理纹为主。

1999年,唐长安醴泉坊三彩窑址发现了绞胎残片,虽然数量不多,但可辨器型有三种:枕(图20)、杯(图21)、盒。

通过整理与研究发现,唐代的绞胎器以枕为最多,且多出土于北方唐墓,它从一个侧面反映了瓷枕在唐代社会生活中的功能作用。而窑址,特别是巩义窑址大量出土的绞胎标本,与各地城址中出土的绞胎器可以完全对应,甚至极具相似性,因此生动再现了该类产品由生产、运输到销售与消费的一系列完整产业链条。

由于地缘接近的优势,唐代巩义窑绞胎工艺并未因改朝换代的历史硝烟而随风消逝,而是以焦作当阳峪窑为代表,在宋代继续发展壮大,但该窑的绞胎产品则不再以枕为主,而是以日常生活用品为主了。 编者按:学界有观点认为,旧定唐代“杜家花枕”类型的如意形绞胎枕时代为北宋,绞胎图案与河南博物院藏密县法海寺北宋真宗咸平二年(999年)款三彩塔上的绞胎贴饰工艺相同。而绞胎球的时代至宋金时期尚有仅搅化妆土做球体表面装饰,即所谓绞彩的做法。

“微信扫,更精彩”

[唐]绞胎平底盘 口径21.6厘米

[唐]巩义窑绞胎三足炉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高11厘米

[唐]黄釉绞胎盂 高5.5厘米

-1[唐]棕黄釉绞胎盒 口径5.5厘米

-2[唐]长安醴泉坊三彩窑址出土黄釉绞胎盒

9 [唐]绞胎狩猎骑马俑 懿德太子墓出土 高36.5厘米

上海博物馆收藏“杜家花枕” 10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