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代御窑仿厂官釉的标准参照器

Collections - - CONTENTS -

作者研究提出了明代直隶厂官窑即真定府曲阳窑。依据清宫瓷器档案甄别出《陶成纪事》所列的三种厂官釉制品,并给出了标准参照器,分析了区分三种厂官釉制品的依据,为厂官釉瓷器更深入的研究提供了可靠的基准。

因此,要想对茶叶末釉进行系统深入的研究,首先必须恢复《陶成纪事》厂官釉品种原貌,确立可靠的标准参照系。

清宫档案所载厂官釉品种及烧造时限

纵览清宫档案中大运瓷器的烧造清单, (目前所见清宫档案中保存的大运瓷器烧造清单已发表于《清宫瓷器档案全集》,本节名称均引于此。)关于厂官釉的记录并不太多。乾隆三年内廷交唐英一批瓷样照样烧造,其中有厂官釉瓷器7种,分别为厂官釉四方双管杏元瓶、厂官釉收小双环七弦尊、厂官釉放大兽面双环大汉尊、厂官釉放大腰圆天禄尊、厂官釉三阳尊、 厂官釉小缸、厂官釉太极纸槌瓶。

乾隆三十三年对瓷库收贮的瓷器进行盘点,于拣选出有瑕疵备赏用瓷器中,列有厂官釉瓷器三种,分别为花厂官釉太极纸槌瓶、绿厂官釉玉环纸槌瓶、黄厂官釉双带葫芦瓶。

乾隆四十二年,大运琢器减少为37种200件,这一品种数量延续贯穿了乾隆晚期和整个嘉庆朝十五年大运瓷器的烧造(嘉庆十六年起大运瓷器

停烧)。其中仍包含花厂官釉太极纸槌瓶、绿厂官釉玉环纸槌瓶、黄厂官釉双带葫芦瓶。

道光即位初按照嘉庆四年的惯例恢复大运瓷器烧造。道光二年,将37种200件大运琢器减少为29种100件,其中绿厂官釉玉环纸槌瓶停烧。

道光二十五年又停烧15种大运琢器,其中包 括黄厂官釉双带葫芦瓶。

光绪三十一年,以青云红蝠纸槌瓶代替花厂官釉太极纸槌瓶,从而大运瓷器中的厂官釉全部停烧。

从上述大运瓷器烧造清单可以看出,御窑厂历年所烧造的厂官釉大运瓷均为琢器,没有圆器,且作为常例烧造的,主要是花厂官釉太极纸槌瓶、绿厂官釉玉环纸槌瓶、黄厂官釉双带葫芦瓶3种。

我们从乾隆、嘉庆、道光时期大运瓷器的烧造名数,大体可以推测瓷器名目的总体递减规律。在乾隆早期,由于皇帝的兴趣和督陶官唐英的殷勤,品种各异、名目繁多的瓷器得以历年翻新烧造。继乾隆二十一年唐英卸任督陶官旋即去世、乾隆三十四

年唐英的得力助手窑厂协造老格离任,之后的督陶官均无志于陶务,任内碌碌无为,守成且难,无论创新。乾隆四十三年起皇帝更将督陶官向由内务府官员担任的惯例改为由江西地方官员兼任。(见铁源、溪明《清代御窑厂的督陶官》,刊于《江西藏瓷全

集 清代(下)》,朝华出版社,2005年。)结合乾隆四十二年之后大运瓷器烧造品种数量基本固化的情况,可以推测此时的乾隆,对瓷器的兴趣已经大为减弱。自此,大运瓷器名目数量呈现逐年减少萎缩的趋势。而宫廷在减烧瓷器时,总是尽量保持品种、器型、纹样的多样性。所以我们不难推测,乾隆四十二年后大运琢器中保留烧造的花厂官釉太极纸槌瓶、绿厂官釉玉环纸槌瓶、黄厂官釉双带葫芦瓶,必为御窑厂早期厂官釉瓷器的三个典型品种。结合 其名称,更不难推定与雍正十三年《陶成纪事》所列三种厂官釉瓷器的对应关系:花厂官釉即黄斑点,黄厂官釉即鳝鱼黄,绿厂官釉即蛇皮绿。

厂官釉的标准参照器及釉面特征

花厂官釉太极纸槌瓶、黄厂官釉双带葫芦瓶、绿厂官釉玉环纸槌瓶在清代大运瓷器中虽有延续烧造,然而应属乾隆前期的制品特征最明显,试选择标准参照器各一(见图1)。

花厂官釉太极纸槌瓶,高约33厘米。典型的花厂官釉总体呈黄绿色,黄、绿、黑相杂,黄斑片片,故曰“花厂官”“黄斑点”。该制品是厂官釉中烧造时间最长、呈色最稳定的品种,直至光绪时 期,仍能烧出标准的花厂官釉制品。

黄厂官釉双带葫芦瓶,高约26厘米。典型的黄厂官釉总体呈黄褐色,上面隐现黑点,确实很像鳝鱼的皮色,故曰“黄厂官”“鳝鱼黄”。该品种从乾隆至道光,呈色相对稳定。烧造成功的双带葫芦瓶,釉色浏亮如铜器,其瓶口沿、如意带耳、束腰菊瓣等凸棱处因釉薄而呈现酱黄色条带状。也有部分制品或因烧成温度不够,无法出现明显的结晶效果,总体呈色土黄一片。

绿厂官釉玉环纸槌瓶,高约19厘米。典型的绿厂官釉总体呈墨绿色,上有凸起的亮黄色星点,故曰“绿厂官”“蛇皮绿”。其实要说“蛇皮绿”,虽然占个绿字,总没有“鳖裙”更形象,鳖裙不但颜色近暗绿,上面的黄色凸点也极类绿厂官釉。《匋雅》中所言“近墨者为鳖裙”,当即指绿厂官釉。该品种颜色不是很稳定,乾隆晚期和嘉庆制品常出现釉色暗败的现象,或因此而最早停烧。

由花厂官釉、黄厂官釉、绿厂官釉呈色及稳定程度的不同,可知三者的配方应是各不相同的,绝非同一配方仅仅因窑火而呈现的不同视觉效果。但窑火中的结晶幻化,却又是烧制出一件美轮美奂的厂官釉制品的必要条件。

从标准参照器的釉面特征看(见图2),花厂官釉、黄厂官釉的釉面相对细腻平整,绿厂官釉则釉面较稠厚不平;花厂官釉结晶更多成斑状,黄厂官釉、绿厂官釉结晶以点状为主;黄厂官釉的结晶点为黑色,隐现在基釉之中,绿厂官釉的结晶点为黄色,较为凸起,犹如紫砂梨皮泥中的砂粒。厂官釉在窑火作用下,当结晶现象明显时,点、斑、纹混合基釉釉色的变化,甚至连成大片的纹理;当结晶不明显时,则更多呈现基釉的釉色,而釉色因窑温高低也有所不同。如南博所藏乾隆厂官釉小缸(见图3),颜色黄绿相掺,纹理流淌呈羽绒状,无明显结晶点,按上述特征,当属于花厂官釉,为乾隆早期精品。而故宫所藏嘉庆绿厂官釉玉环纸槌瓶(见图4),釉色呈灰褐色,结晶不明显,颇合“色暗败而板滞”之论,与上述标准参照器似乎判若两物,但细观釉面局部,黄色结晶点其实仍然存在。

因此釉色、肌理、质感是区别厂官釉不同品种的共同判断依据,据此可对其他御窑厂官釉制品的品种进行更加细致的分类,并可上溯探讨康熙厂官釉瓷器的存在,以及对民窑茶叶末釉制品进行细分研究。

从上往下依次为典型的花厂官釉、黄厂官釉和绿厂官釉釉面颜色及肌理

乾隆厂官釉小缸

嘉庆绿厂官釉玉环纸槌瓶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