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辽阳冮官窑发掘的新收获

New Obtainment Unearthed from Gangguan Kiln of Liaoyang, Liaoning

Collections - - CONTENTS - /梁振晶 肖新奇

辽阳 官屯窑第一地点位于辽阳市文圣区小屯镇 官村东北部,遗址地处太子河南岸,西距辽阳市区30公里。其北与著名的高句丽山城“燕州城”隔河相望,遗址南侧为逐渐高起的丘陵山地。西北距瓷土产地西大窑村约6公里,原料来源便利。

官屯窑址发现于20世纪三四十年代,日本人首先做了局部调查。50年代李文信先生做了比较全面的调查。1988年列为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013年被国务院批准为国家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2013年7月至2016年10月,辽宁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派员对 官村村民房屋后面发现的窑址及太子河边相应的地点进行了长达4年的发掘,发掘面积达1800平方米,命名该地点为官屯窑址第一地点。同时又对以 官屯为中心的窑址分布状况进行调查与勘探,发现 官屯村西南部、小孤家、英守村以及太子河北岸的官屯村、城门口村、下缸窑村都有窑址分布。而远处辽阳城郊的鹅房、本溪的窑街、抚顺的大官屯,都发现与 官窑文化面貌一致的窑址和相关遗物。从调查与勘探及遗物分析,这是一处分布数百平方公里、始于辽并沿用至元明清的窑址群。

在第一地点的发掘中,总共发掘出窑址11处、作坊址5处、一般房址8处、大型房址1处、高台建筑基址1处、灰坑200多个,出土各类瓷器、铁器、骨器、铜钱等文物标本近万件,瓷片成山,不可胜数。

遗迹遗物概况

遗迹主要有窑址、作坊址、房址等几类。出土遗物以瓷器数量最多,也见少量陶器,有生活用具、娱乐用具、雕塑品、建筑材料、工具、窑具,还有少量的铁器及铜钱。此次发掘出土瓷器以粗白瓷器数量较多,胎质略粗,内含杂质,略呈灰白色或偏红色,釉层较薄。细白瓷器胎质细密,胎色洁白,釉色均匀。但多为碎瓷片,少见完整器。

窑址

窑址均为马蹄形窑炉,由耐火砖及窑柱砌筑而成。

窑炉形制大体相同,皆为马蹄形窑,由窑门、火膛、窑床、排烟孔、烟囱及窑外护墙组成。由于窑炉遭到破坏,各部分保存情况略有差别。以Y1号窑炉为例,其位于一区西部,西侧墙体及部分窑床被损毁,仅北侧至烟囱部分保存相对完好。全长5.20米、宽3.80米(图1)。窑门开在火膛前壁正中,宽约80厘米,西侧损毁。窑门外东侧有由大石块堆砌的略向后弧曲的石墙一道,应为窑门外八字形护墙的一部分。

火膛半圆形,火膛后壁可见再修整利用现象。早期火膛后壁用耐火砖错缝砌成。窑床横长方形,根据废弃物和装烧特征的差异可以分为两个主要的利用时期。早期窑床的至少三次的主要装烧过程中,每次烧成后并未对窑床表面做彻底清理,而是逐渐加垫升高。三次装烧平面 也与火膛后壁三次不规整的耐火砖的位置相对应,由此可以推知早期窑床平面逐渐增高,火膛后壁也逐渐向上加高。晚期窑床在早期窑床的基础上修整而成,窑床平面为横长方形,窑床平面面积增加,南北长2.7米。先以耐火沙垫平,厚约14厘米,从颜色上可以分为三层,最上层为红色较粗沙粒层,其下为黄白色沙土层,最下为红色沙土层。在耐火沙平整的基础上铺耐火方砖,现仅在窑床中部偏西一排保存相对完好。

排烟口6个,窑床后壁底部东西两侧各保存3个,排烟孔都较小。烟囱2个,马蹄形,大小基本相同,对称分布在窑室北墙外东西两侧,现仅残存一层。内壁及底部抹泥,过火而形成较为明显的规整且光滑的红烧土墙面。东侧烟囱宽约106厘米、弧径90厘米,西侧宽约100厘米、弧径84厘米。

从火膛、窑床及排烟口特征的变化来看,Y1曾经过较大规模的修整利用,修整前后的装烧方式略有不同。较早使用的火膛面积较大。装烧残存堆积不做彻底清理,而是在表面重新平整继续装烧,早期装烧平面逐渐增高,同时修缮并升高火膛后壁。晚期以耐火砖铺底,同时火膛面积缩小,窑床面积增加,可以有效增加装烧数量,提高产量。

遗物

八号窑址出土有白釉双系罐、白釉褐彩双系罐、器盖、行炉等(图2~5)。在其他窑址发现的遗物有匣钵、瓷权、瓷罐、双系瓶、白瓷碗、白瓷盘的瓷羊、瓷狮等瓷塑(图6~14)。

作坊址

作坊Z1(图15)位于Y11西部,为地面建筑。平面呈圆形,直径4.2米、残高0.52米。Z1周边用不规则耐火砖与少量圆柱形窑柱平砌而成,内部填有少量不规则形小块耐火砖与窑柱,形成内圈。内外圈之间距离0.90米,南壁被破坏。耐火砖上填充白色粘泥。

作坊Z3(图16)平面呈长方形,西墙开门与 窑门相连,南北墙与Y11南北护壁相连,东西面阔8.54米、南北进深7.55米、残高0.13~0.32米。Z3分东西两间,西间西墙与Y11的窑门相连,开间3.60米,西北部堆积煤炭,东北部成排摆放有曲腹盘,其他部位为空地。这间房应为窑工的操作间。

房址

房址F1位于二区西北部,为地面起建。平 面呈长方形,东西面阔8米、进深4米,四周干打垒土墙厚约0.30米。室内东、北设曲尺形火炕,炕内发现3条烟道。F1现存地面与平面呈倒“L”形炕,室内地面中间有0.40×0.60米的柱洞,把F1分成两间,门道在南面中间偏东(图17)。

2016F1现平面呈长方形(图18),南北进深11.9米、东西面阔10.7米,墙残高0.3米。房址内有9个柱础石。圆形烟囱在西北角,残高0.5米。

中间为中厅,中厅北部有炕,西与烟囱相连。

发掘收获

生产时间:从现有发掘资料Y10看,该窑场生产应始于辽代晚期,而在Y1下面尚未发掘的那个窑应该更早。盛烧于金。Y7出土“天王”款铭文瓷片,这是金末叛将蒲鲜万奴自命的名号。一区出土的酱釉双系瓶,二区H37出土的四系瓶,都是典型的金末元初的器物。可见这些窑口最晚可到金末或元初。

从T2地层出土物及其胎釉微量元素检测来看, 官窑口第一地点生产的时间段可分为四段:辽晚期、金早期、金晚期、金末元初。

产品釉色:除高温的白瓷外,还有低温铅釉器,后者以建材为主,也就是我们常说的琉璃建材。仅从 官屯窑出土的琉琉建材及以往官村发现的金代买地券记载有“瓷窑务”来看, 就可以判断该窑场在辽代当和官府有密切关系,而在金代其管理机构为瓷窑务。同时,在白瓷、黑瓷中都有一部分精品,说明该窑场的产品不全是粗瓷,这是以往所不知道的新发现。说明该窑场不仅烧民用瓷,也烧官用精品瓷,据此关于辽金瓷器史或东北地区的瓷器生产史都要改写(图19~30)。

窑炉:已发现的十余座窑炉均为馒头形窑或称马蹄形窑,属北方传统。但Y8窑床采用土炕烟道铺底做窑床的做法,对确保最下层装烧瓷器的温度有益,这种做法在明代武当山琉璃窑场Y2也有发现。说明至少在金代 官屯窑场早已掌握该技术,目前为止这是全国最早把炕洞取暖技术应用于窑炉建造。这种技术是否和烧造琉璃有关,需要进一步工作证实。Y10的通风设置、火膛收缩成方形的砌法,均说明砌窑技术的进步。

生产技术:从发掘出土的石碾轮、碾槽和作坊Z1来看,作为粉碎工具、原料加工装置,与 以往在磁州窑、耀州窑、邢窑发现的遗迹相似或相同。而作坊Z3的装卸、烘干装置,可以看出前期生产的部分过程。从高温瓷器产品看,除显示出定窑、磁州窑的源头外,还可看到建窑的因素。说明东北地区辽金时期瓷器生产技术来源的多源性。

窑口命名、定性问题: 官屯窑是辽金时期东京附属窑场之一,其范围内还有几个窑场。因此还是以东京窑命名比较准确, 官屯窑只是东京窑系最具代表性的窑场之一。东京窑是辽金时期东京地方政府的官办窑场,定性为地方官窑还是站得住脚的。

从东京窑系 官屯窑址第一地点发掘的初步结果来看, 官屯窑址是目前东北地区唯一一处保存较好的大型手工工场遗存,是中国东北陶瓷手工业发展传播的源头,对东北乃至内蒙古东部地区文化交流等方面的研究都具有重要意义。

“微信扫,更精彩”

房址(2014F1)

2016F1空拍照片

第一地点二区房址(F1)出土瓷器

[金]黑釉四系瓶 官屯窑址出土

[金]黑釉弦纹双系罐 官屯窑址出土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