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色釉惑:汉低温彩釉陶

Doubt of Double Glazed Pottery --Low Temperature Colored Glazed Pottery of Han Dynasty

Collections - - CONTENTS - /王天艺 王勇刚

釉陶是对低温铅釉陶器的总称。它最早出现在战国山东地区,西汉武帝时期在关中开始流行,以粘土做胎,以铅为助熔剂,铜元素和铁元素为主要呈色剂,经过700~900℃的低温烧制而成。在氧化氛围中,铜元素呈现绿色,铁元素呈现红色。目前所见的汉代釉陶多为绿色或红褐色的单色釉,也有在同一件釉陶上施两种以上釉色的,但较为少见,学术界称之为“复色釉陶”,收藏界的研究者根据这种釉陶施釉后呈现出的装饰效果,给它起了一个更形象的名字——“汉飘彩”。

复色釉陶是汉代釉陶的一个极为特殊而且重要的品种,是我国早期的彩色釉陶器。以前,对于复色釉陶的情况我们掌握不多,近些年,随着新考古资料的不断面世,复色釉陶的基本轮廓随之逐渐清晰起来,并越来越为学术界和收藏界所关注。

分布范围

就目前掌握的资料,汉代复色釉陶主要出土于以下三地:陕西宝鸡地区、陕北延安地区、河南济源地区。另外,在陕西西安、渭南,甘肃庆阳,河南洛阳、荥阳和山西侯马等地也有零星发现。虽然到目前为止,宝鸡、延安、济源皆尚 未发现烧造复色釉陶器的窑址和作坊,但从三地均出土了数量可观的复色釉陶制品,且形制特征、器物组合等方面都表现出强烈地域特色的情况看,以上三地出土的复色釉陶器均应为当地烧造。

出现和流行年代

大致可勾勒出复色釉陶出现和流行年代的基本轮廓:陕西宝鸡地区的复色釉陶最早出现在西汉中期,流行于西汉晚期至新莽,东汉以后戛然而止。延安地区复色釉陶出现的时间与宝鸡地区大致相同或稍晚,流行于西汉晚期到新莽时期,东汉以后逐渐式微。在河南济源出现的时间也早在西汉中晚期,但主要流行于东汉时期。

施釉、烧制工艺及釉色

与普通釉陶一样,复色釉陶是低温铅釉陶器,为胎、釉一次性入窑烧成,关于这一点,可以从复色釉陶器胎、釉相同的烧制温度和氧化烧制环境得到确认。以铁元素为呈色剂的底釉和以铜元素为呈色剂的装饰釉在氧化烧造氛围下分别呈现红色和绿色,同样含铁元素较多的 陶胎只有在氧化氛围下才呈现红色。目前发现的复色釉陶器胎色均为红色或砖红色,尚未发现灰色胎质的,个别胎色不纯,局部出现灰褐色,那是烧制环境不稳定的结果。

通过对大量出土的汉代复色釉陶器的观察和分析,可知其基本制作工序为:素坯成型——刻划或压印图案纹饰——施红、黄等暖色底釉——施绿色装饰釉——入窑焙烧成器。施底釉的方式有刷釉、蘸釉、泼釉等,为了增加釉面的光润度,有多次施底釉的现象。待底釉稍干后在其上绘染绿色装饰釉,在装饰釉釉层较薄的地方可以看到下面的红色底釉。这种釉上施釉的工艺可称之为“叠釉”,这是西汉陶工的创造,延安、宝鸡多用此法。待装饰釉稍干后,器物入窑,胎、釉一次烧成,这与后世三彩胎釉二次分烧的烧制工艺不同,反映出汉代复色釉陶烧制上的原始性。

复色釉陶器釉色丰富多变,底釉有枣红、橙黄、姜黄、褐色、酱色、黑褐色等,装饰釉以绿色为主,还发现有黑色、白色、蓝色、紫色和铁锈等釉色,就釉料的色彩而言,其丰富程度已与后世三彩无本质区别,更多的差别应该是在时代观念和审美取向上:汉代复色釉表现出凝重朴质的时代特征,唐三彩呈现出斑斓华丽

的审美特点。

艺术特色

通过对复色釉陶器实物的观察可知,当时的工匠已熟练地掌握了陶器二次施釉的技艺,用绿釉在红、黄色底釉上绘染图案,描画纹饰,取得了前所未有的装饰效果。

如同彩绘陶器模仿漆器的纹饰一样,很多复色釉陶的装饰釉图案是在模仿彩绘陶器的纹样,用绿釉在暖色底釉上绘出弦纹、网格纹、锯齿纹、水波纹、云气纹、草叶纹等图案,绘出鹤、鱼、蛙、龙、虎、鹿、凤鸟以及简化变形的鸟兽纹等,甚至用绿釉书写文字,釉面光亮,色彩对比强烈,极富艺术感染力。有的则绘出形状各异的色斑进行点缀,斑斓悦目;有的则在器物的特殊部位重点装饰,成为点睛之笔;有的先刀刻图案,再填彩釉,开后世釉下刻划及填釉工艺之先河;也有用两种釉色分别装饰一件器物的不同部分,釉色间或界隔分明,或交融晕染,别具一格;更有在一件器物上出现红、绿、黑、蓝多种釉色的,成为名副其实的“汉三彩”。

三个代表地区复色釉陶特点

宝鸡地区位于陕西的关中西部,地处西汉王朝的政治文化中心区域,该地出土的复色釉陶器物组合为鼎、壶仿铜礼器和仓、灶类明器模型以及罐、樽、灯等生活用品。器形规整,制作精良,釉水肥润,色泽明艳,绿彩飘逸,彩绘画工精美,表现出釉陶制作上,特别是施釉工艺上成熟的特点。加上压印、贴塑及多圈弦纹装饰等工艺,呈现出庄重大气的特色。同时也表现出程式化、标准化倾向,器物形制较为统一,种类单调,缺少变化。代表器物有螺钮红釉绿彩樽、红釉绿彩鼎、红釉绿彩壶、红釉绿彩仓等。

延安地区位于陕北南部,地处关中与塞北的过度地带,这里出土的复色釉陶以鼎、壶、 仓、灶、罐、樽、灯、博山炉、三足盘为基本组合,另有少量小型的猪、狗动物俑和扁壶、钫、鸭形尊、枭形尊等特殊复色釉制品。种类丰富,形制多样,釉色多变,制作工艺复杂,集刻划、模印、堆塑、雕塑、彩绘于一身。装饰釉自由率性,变化多端,极富特色,但是与宝鸡复色釉陶器相比显得不够精致。代表器物有堆塑动物飘彩釉 、贴塑羊首樽、刀刻凤纹填彩壶、刀刻凤纹填彩仓、红釉绿彩灶、黄釉绿彩扁壶、黄釉绿彩钫、飘彩鸭壶、枭壶等。

济源地区位于河南省西北部,该地出土的复色釉陶组合为鼎、壶、仓、灶、井、罐、盘、博山炉、人俑、动物俑等。品种丰富,釉色滋润,特别是各种俑类极富特色,取得了很高的艺术成就。在施釉方面,除少量在红色底釉上彩绘绿色草叶纹、鹤鱼纹外,红、绿或黄、绿双色釉占较大比例,这与宝鸡、延安多叠釉彩绘的情形有很大不同。代表器物有双色釉陶马、人骑马、陶都树、人俑系列、动物俑系列、黄釉绿彩鱼鸟纹盘、枭壶等。

三地之间关系

关于宝鸡、延安和济源复色釉陶之间的关系,目前尚不清楚。但从汉代复色釉的出现的时间和工艺特点观察,似可以看到其自宝鸡发端,经关中向北发展至陕北的线路,这可能与西汉中晚期关中向陕北移民戍边有关。从济源出土的彩绘类复色釉看,似乎也受到宝鸡的影响。陕西渭南、山西侯马、河南洛阳等地零星发现的复色釉陶制品,或许可能是复色釉从宝鸡东传路线上的几个节点。事实上,有一些造型和装饰风格相似的复色釉陶制品在上述地区均有发现。

总之,汉代复色釉陶是中国早期彩釉陶器的典型之作,尽管其不是汉代低温铅釉陶器的主流,但却代表了当时陶器施釉工艺的最高水平,可能是后世唐三彩施釉工艺的源头,具有较高的历史、艺术价值。

延安地区 典型器物列举

黄釉绿彩刻划飞鹤纹三足盘,口径18.5厘米、高13厘米。酱黄釉浅腹盘置于铁锈色釉三足器座上,三圈弦纹将盘面分成内、中、外三部分,外面各刻划一圈五只首尾相接,展翅飞翔的鹤纹,盘心刻划两只鹤,相对而立,引颈争鸣。鹤纹均用绿釉涂绘装饰,意趣盎然(图1)。

红釉绿彩鸭形壶,高11厘米、长15厘米。鸭呈卧姿,顶部开口。鸭身施红釉,用绿釉绘出翅膀及羽毛,生动传神(图2)。

黄釉绿彩钫,高32厘米。造型修长,通体施黄釉,口沿和铺首涂绿釉,钫身绘满绿色装饰釉,手法自由飘洒。复色釉陶钫极为罕见,目前除延安地区零星发现外,其他地区未见出土报道(图3)。

黄釉绿彩扁壶,高18厘米、口径4厘米。壶腹分瓣,肩有双耳,长方形足。壶身施黄釉,绿色彩斑装饰其上。釉陶扁壶发现较少,壶腹分瓣尚属首见,开北朝分瓣扁壶之先河(图4)。

黄釉绿彩枭形壶,高14.5厘米。枭呈站姿,顶部开口,枭眼圆睁,双爪有力,神态威猛。枭身施酱黄釉,用绿釉装饰。(图5,延安残瓦阁藏)

黄釉绿彩刻划鹤纹灶,长25厘米、宽23.5厘米、通高20厘米。三火眼马蹄形。灶面上放置釜、盆、勺等用具和镂空的瓶形烟囱。灶立面上开长方形落地式灶门,灶门上方刻划两排菱形花纹,两侧各刻划一只昂首前行的鹤,刀法犀利。灶身通体施姜黄釉,菱形纹和鹤纹用绿釉填染。此类先刻划图案再施釉的做法,启后世釉下刻划工艺之先声(图6)。

姜黄釉绿彩刻划凤纹 ,高39厘米、底径16厘米。筒形,三柱足,四角攒尖形盖,盖顶堆塑人物、四足兽。 身刻划一只昂首张喙、振翅飞奔的凤鸟,冠羽飞扬,尾羽飘动,形象简洁,刀法洗练,凤鸟右侧刻划出窗户和斜梯。 身通体施姜黄釉,凤鸟、窗、梯及瓦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