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简到繁:齐白石的荷花

Collections - - CONTENTS - /牟建平

荷花是齐白石比较喜爱的题材,他一生画了不少荷花,粗略计算,有数十幅。齐白石爱荷花是有原因的。在1917年的一本《荷花》册页的一开中(图1),他特别题到:“出污泥而不染,余与张五皆足与此花流匹也。齐大并记。”可知,齐白石对荷花“出污泥而不染”的品格非常欣赏,并将之自比自况,荷花孤傲不染的花品与齐白石的心性非常契合,这也是齐白石屡屡画荷花的一大原因。

中国画家爱画荷花,远的有明末清初的八大山人和恽寿平,近代的中国画大师吴昌硕、齐白石、张大千、潘天寿、刘海粟、李苦禅、石鲁等,都是画荷花的妙手。八大山人的荷花残败荒凉,恽寿平的荷花工笔规整,吴昌硕的荷花金石味浓,齐白石的荷花豪放大气,张大千的荷 花婀娜多姿,潘天寿的荷花刚健挺拔,刘海粟的荷花泼彩浓艳,李苦禅的荷花铁笔酣畅,石鲁的荷花夸张简练,每个人都对荷花有自己的刻画和解释。但若论最奔放写意,淋漓痛快,则非齐白石的荷花莫属。齐白石画的荷花也是经历了一个由简到繁的过程,晚年的荷花墨色淋漓,色彩艳丽,穿插繁密,笔势豪放,将荷花的写意描绘推高到一个新的境界。

分期

齐白石早期画的荷花,偏于墨色,设色极少,构图每每十分简单。目前所见齐白石较早的一幅荷花是画于1917年(丁巳七月)的《墨荷翠鸟》(图2),是一幅纯水墨作品,用笔简练,构 图舒朗,略有八大山人笔意。在画上齐白石也专门题到:“朱雪个李复堂与余同趣,余之作画欲不似二者,固下笔难矣,此幅将不似人,宝辰先生勿谓傍依朱李也。”

1921年(辛酉年六月),齐白石画了一幅盆栽荷花《宝缸荷花图》,上题自作诗一首: “海滨池底好移根,杯水丸泥可断魂。有识荷花应欲语,宝缸身世未为恩。”此画仍是水墨画,不设一色,画上部画一花盆,几杆荷花有开放的,有含苞的,还是八大山人风格的写意文人画。

1921年,齐白石在一幅《荷花》上题句: “大涤子尝云:此道有彼时不合众意而后世鉴赏不已者,有现时轰雷震时而后世不闻问者。余此幅当时不合众意,后世不欲人闻问,人奈

我何。”足见当时的齐白石在北京卖画正受冷遇,知音稀少,才有此愤世嫉俗之语。此时的齐白石因为画风受八大山人影响,冷逸一路(图3、4),人多不识,只有陈师曾等极少几个人欣赏 他的画。

北京画院藏有一幅1925年画给梅兰芳的《荷花图》(图5),画面稍有些变化,开始有了少量的颜色,但并不突出,仍是以墨为主,以色 为辅。画面画荷叶两三杆,一朵红花开在上角,很是出挑。说明齐白石开始尝试发挥色彩的功效,在实现由水墨到色彩的过渡。

在20世纪20年代末,齐白石的画风开始

发生变革,逐渐有了自己个人的面目(图6、7、8)。这一时期的他,在画题上也每每有所欣喜表露。在约1927年的一幅《残荷》上,齐白石题写:“作画剩色,灯下画此,竟落落大方,记之, 三百石印富翁。”1929年(己巳三月),齐白石画了《鸳鸯荷花》,他题画曰:“予之画稍可观者在七十岁先后,心庵弟今携来加题记,其意在珍重,白石惭愧万分。”70岁前后,是齐白石自认为 “画稍可观”的时期,此时正是20世纪20年代末30年代初,齐白石开始衰年变法,这一时期的明显特征是色彩比以前更加突出,画面更艳丽了,不再只有以前的孤冷,而是墨色均衡,以色

彰墨,色彩浓艳(图9、10、11)。

齐白石在20世纪30年代还画了一幅《墨荷》(现藏北京画院),构图极简,只画了两杆荷花,一花一叶,长长的荷杆充满整个画面,荷叶的伞盖用大笔扫出,撑满画幅,背后穿插一朵含苞未 开的荷花,画的意境极简。画上题了一首友人诗: “一花一叶扫凡胎,墨海灵光五色开,修到华严清净福,有人三世梦如来。”此画可谓气力弥满,确实大有扫尽画界凡胎之势。1934年秋,齐白石画了一幅水墨的荷花,堪称他20世纪30年代的荷 花精品。在画上他做了两处长题,其中一题道出了他大写意画风的师法由来,“一蓬一叶稍似八大山人,八大山人当其时爱者甚少,白石山人爱者颇多,未免惭愧也,白石又记。”

齐白石20世纪20年代中期前的荷花大多是

学古人的,主要是学八大山人,20世纪20年代末30年代初他为了更好地画好荷花开始多次写生。在经过写生实地观察后,他发现荷花开得都十分茂盛,于是他在一幅《荷花》中曾画过十个荷叶,光盛开的荷花多达十五六朵,可谓是《盛荷图》了。 他在这幅画外题道:“余画荷花,觉盛开之荷不易为,一日雨后过金鳌玉蝀看荷花,归来画此,却有雨气从十指出。”此处说的“金鳌玉蝀”指的是北京的著名景观北海与中海之间的一座桥,这里在夏天以荷花闻名。近代诗人柳亚子曾有诗“金鳌玉 蝀万荷花”句,齐白石画荷、赏荷就是在这里。齐白石能画好荷花,跟仔细写生观察有很大关系。

自20世纪30年代始,齐白石带色彩的荷花作品多了起来。北京画院藏有一件齐白石画的《秋荷》(图12),没有年款,看款书应是20世纪

30年代画作。荷梗画得坚挺老辣,有如金刚杵一般。四个莲蓬,一朵盛开后已开始凋谢的荷花,三杆残叶,将枯荷表现得十分生动。但总体看,这时的荷花画作设色还比较淡一些,无论是荷叶还是花瓣,色彩都不像20世纪40年代那样浓艳热烈,而是以淡雅为主。齐白石非常善于画枯荷(图13),他画秋天的《残荷图》,荷梗穿插有致,莲蓬就有24个,并没有给人一种残败之感,反而觉得枯荷的壮烈与秋天的美丽。此时的齐白石,画荷花已然没有了原来的简洁,而是繁上加繁,画面一度很少再留空白(图14)。

20世纪40年代,齐白石的荷花色彩愈加浓艳,构图大多繁复,画意更加生动(图15)。齐白石画荷花有时也常配些鸳鸯、游鱼、鸭子、翠鸟、蜻蜓(图16)等配景,以增加画面的活力和情趣。他曾说:“画花卉必须有虫鸟陪衬才更生动。”新人结婚他多画《荷花鸳鸯》,表达祝福之意。他画的《晚香》(图17),上面有一只蜻蜓,下面画了两只鸭子,并特意在画上题句:“余作画每兼虫鸟,则花草自然有工致气,若画寻常花卉,下笔多不似之似,决不有此荷花也,三百石印富翁并记。”这里讲了他作画喜爱兼画一些草虫,以求得花草有“工致气”,但是画常见的花卉,追求一种“不似之似”,就是写意的概括性,貌看不似,但其实神似,此为齐白石晚年绘画的一大理念。

新中国成立后,齐白石也画了不少荷花。辽宁省博物馆藏了齐白石的3幅荷花,都是晚年的,分别是1952年的《荷花鸳鸯》(图18),1953年的《和平鸽荷花》(图19), 1954年的《荷塘双鱼》(图20),都是齐白石晚年画荷的精品之作。其中92岁画的《荷花鸳鸯》,很是温情拟人;93岁画的《和平鸽荷花》,设色艳丽。94岁画的《荷塘双鱼》,两条小鱼在荷塘中游嬉,颇有情志,荷梗画得一笔不懈,坚挺老辣,丝毫看不出是90多岁老人的手笔。目前见到的齐白石去世前画的荷花是他96岁画的《荷花》,笔力遒劲,不见有半点败笔。晚年的齐白石画荷花,画面更加自由了,用笔更加概括了,可谓妙笔生花。齐白石一生爱画荷花,因为荷花最适合写意,也最符合他的心性。

市场行情与造假

近年国内拍场齐白石的荷花画作屡有上拍,不少拍出不菲的高价。早在2008年北京荣宝春拍“郭秀仪藏齐白石作品专场”上,8平尺的《荷花蜻蜓》以694.4万元成交,这样的价格在当时实属不低。2013年北京匡时秋拍《荷花蜻蜓》660万元落槌,2013年北京华辰春拍《荷花鸳鸯》477万元成交,2014年中国嘉德春拍《荷花》580万元成交,2015年北京匡时春拍《荷花翠鸟》402.5万元成交,2016年北京保利秋拍曾上拍一件齐白石《荷花四屏》,更以1437.5万元 的高价成交,2017年中国嘉德春拍《荷花鸳鸯》644万元成交。2018年国内春拍上拍了多件齐白石荷花题材拍品,北京保利春拍《鸳鸯并莲》322万元成交,《红荷》115万元成交,《荷花》207万元成交。

这两年,国内拍场上拍了不少齐白石荷花类题材拍品,仅《荷花鸳鸯》就达10件之多,但不少是不靠谱的赝品。如今年春拍中的一件287.5万元拍出的《荷花鸳鸯》,上款是国民党兵团司令陈明仁夫人,但细看此画却丑陋不堪。另一件《荷花鸳鸯》估价300万~ 400万元,也是一幅不入流的赝品。还有一些如《池塘蜻蜓》《荷花双鱼》,也相当拙劣。2018年春拍的 一件《荷花蜻蜓》估价620万元,也是名人上款,但细看拍品却不堪入目。一些拍品打着齐白石的生前友人或驻华外交官旧藏的旗号招摇撞骗,还有的打着“文物局退赔”的幌子,如此种种,需要引起藏家的警惕。

目前拍场上的齐白石荷花画作,基本以中晚期的荷花为主,个别是早期荷花。齐白石的荷花真迹,早期荷花以水墨为主,线条瘦硬,构图空疏,多有八大山人的意趣。而二三十年代画的荷花,开始逐渐设色,红与黑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至四五十年代画的荷花,用色更加浓艳,构图更加繁密,线条更加老辣,并不时添加鸳鸯、鸭子、游鱼、蜻蜓、翠鸟配景。但不论早期还是

中晚期画荷,他的笔墨是一贯的,都是追求厚重老辣,追求一股金石味道,这是鉴别齐白石画荷的关键。因为齐白石在书法和治印上的功力非凡,体现到作品中就是“以书入画”,使他的 荷花作品具有超乎常人的线条能力,他画荷花的荷杆俨然就是篆书的用笔,笔力千钧,力能扛鼎。这一点,造假者很难模仿。

齐白石画荷,在构图安排上都格外讲究, 舒而有变,繁而不乱,荷花的杆、蓬、花、叶的穿插、叠加往往非常用心,造假者往往在构图上露出马脚,构图生硬,穿插混乱,与齐白石画荷真迹有天壤之别。

齐白石《荷花》册页之三 1917年 陕西美术家协会藏

齐白石《荷花》 1924年 私人藏

齐白石《墨荷》 20世纪20年代初 私人藏

齐白石《荷花图》 1925年 北京画院藏

齐白石《荷花》 20世纪20年代晚期 私人藏

齐白石《荷花螃蟹》 20世纪20年代晚期 中国美术馆藏 齐白石《荷花》 20世纪30年代初期 私人藏

齐白石《荷花》 20世纪20年代晚期 私人藏

齐白石《凉气入窗》 20世纪30年代初期 私人藏 齐白石《秋荷》 20世纪30年代晚期 北京画院藏

齐白石《荷花与污泥有别》 20世纪30年代初期 私人藏

齐白石《红荷》 1946年 中国美术馆藏

齐白石《富贵高寿》 20世纪30年代晚期 私人藏

齐白石《蜻蜓莲蓬》 20世纪40年代 私人藏

齐白石《七月枯荷秋气清》 20世纪30年代中期 私人藏

齐白石《晚香》 20世纪40年代 私人藏

齐白石《荷花鸳鸯》 1952年 辽宁省博物馆藏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