珐琅彩瓷:雍正帝小心藏起的精神世界

Enamel Painted Porcelain: The Spiritual World Concealed by Emperor Yongzheng Carefully

Collections - - CONTENTS - /郑里 冉冉

瓷胎画珐琅是清代皇室自用瓷器中最具特色、釉上彩瓷中最为精美的彩瓷器。

相较于康熙的色浓庄重,乾隆时的精密繁复,珐琅之美让雍正一朝的瓷器显得格外清丽脱俗。除了精湛的制瓷技艺,诗书画印于一身的文人气息,更令雍正朝珐琅彩瓷备受推崇。

难怪引得风光一时的年羹尧大将军要纡尊降贵地伏地观赏……年大将军曾专门在给雍正帝的奏折中表达自己对珐琅彩瓷的想法,他写道,珐琅彩制作精致、颜色娇丽,如果有了新品种,希望四爷能“赏赐一二”“以满臣之贪念”!四爷虽然心里舍不得,但碍于面子,还是赏赐了年羹尧几件珐琅翎管。

年羹尧在得到这次赏赐之后,于同年的二月三十日、三月初三日、四月十一日、四月二十二日,又接二连三地被赏赐以珐琅彩瓷器。雍正二年(1724年)四月二十四日,年氏在上疏的奏折中说:“(雍正二年)四月二十二日由驿斋到御赐臣仿珐琅茶杯两匣,臣叩头祗领讫。伏覩此种窑器,颜色清丽,制作精雅,实不让前代之五彩佳品也!”

年羹尧战功赫赫,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他与皇帝的差别,可以说是绝对的权力和珐琅彩瓷。珐琅彩瓷之魅力由此可见一斑。

珐琅彩瓷被誉为“官窑中的官窑”,作为清三代瓷器乃至中国瓷器史上的翘楚,它究竟有哪些过人之处?有故宫专家这样总结了珐琅彩瓷之美:文、雅、精、细。这四个字,近乎完美地概括了珐琅彩瓷的艺术内核。

康熙朝的珐琅彩瓷大多作规矩写生的西番莲和缠枝牡丹,有花无鸟,显得单调。而雍正朝在花卉图案之外,还在珐琅彩瓷上引入了山水、人物画,尤为突出的是画面上配以相呼应的题诗。这一时期的题诗书法极佳,并于题诗的引首、句后配有朱文和白文的胭脂水或抹红印章,其印面文字又往往与画面及题诗内容相配合。可以说,雍正朝的珐琅彩瓷集“诗书画印”于一身,这当中离不开当时文人、宫廷画师等社会精英的参与。

珐琅彩瓷的特点是瓷质细润,彩料凝重,色泽鲜艳靓丽,画工精致,而绘画正是珐琅彩瓷的精华所在。

珐琅彩瓷的胎、彩和造型终究逃不过同时期其他彩瓷的影子,而绘画却是使其脱颖而出的重要原因。珐琅彩的绘画大多出自宫廷御用纸绢画的画稿。据记载,从康熙到乾隆画供奉纸画的名画家众多,王原祁、蒋廷锡、郎世宁、冷枚、董邦达、金廷标、钱维城等知名宫廷画师都在其列。试想,一幅神采奕奕,意境悠然的中国画,被能工巧匠展现在洁白光亮莹润的釉面上,这番雅致自不必多言。

精细

通观雍正一朝的瓷器,最大的特点就在于“精”与“细”。比之康熙朝的“壮美”,乾隆朝的“华贵”,雍正朝工艺美术之特点便是“隽永”,翻译成白话,谓之“耐看”,可以品味良久,足见精细。

精神世界

文、雅、精、细,这与雍正自身的性格不无关系。

雍正被认为是最为勤政的帝王,在位时间虽短,却成为承前启后的盛世明主。百忙之中,雍正皇帝对珐琅彩瓷的生产给予了极大的关心,并提出极近严苛的要求。他要求所有的瓷器样式,无论木样、实样均须经他过目批准后再烧。这程序叫“呈核再造”,以严格贯彻他在宫廷制品上的“内廷恭造之式”。

不仅仅是珐琅彩,雍正有着高妙独特的艺术品味,雍正朝丰富的内廷制造与书画创作完美地诠释了雍正本人的追求。雍正拥有着丰富的精神世界,因此,在成为帝王之后,他只能通过艺术作品来寄托自己对于世外桃源般生活的向往,抒发自己对于自由自在的归隐生活的渴求,《行乐图》中渔夫、樵夫、船夫、僧人、诗人等,或许都是他向往的身份吧。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