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子画卷:古铜镜拓片艺术

照子画卷:古铜镜拓片艺术

Collections - - CONTENTS - /李建廷

铜镜拓片和古老的传拓艺术一脉相承,都属传统技艺。过去我们看到的大多是摩崖石刻拓片和历朝历代的碑刻拓片,或者青铜器拓片、瓦当汉砖画像石拓片等。在日本等国有过一些铜镜拓片的书籍和出版的原拓,所见不多,主要是对于铜镜收藏的局限性和群体小,以致收藏界不重视。

拓片,指将碑文石刻、青铜器等文物的形状及其上面的文字、图案拓下来的纸片,是我国一项古老的传统技艺,是记录中华民族文化的重要载体之一。凡历史、地理、政治、经济、军事、民族、民俗、文学、艺术、科技、建筑等都可以从中找到有益的材料。

随着近年来铜镜收藏异军突起,铜镜拓片逐渐走进了人们的视野,较之高难度的青铜器全型拓片,铜镜拓片以其品种的多样性而更显得丰富多彩,自成气象。相比摩崖石刻的书法拓 片和碑拓,铜镜拓片的图文并茂更显得异彩纷呈;而与瓦当、汉砖和画像石拓片相比,则显得更加的精致规整。

刻划之精巧、文字之瑰奇、辞旨之温雅,非镜莫属。铜镜的美是综合性的和多方面的,为什么这么说呢?一方面铜镜的历史有4000年之久,几乎伴随着源远流长的中华文明一路同行,民族文化的精华处处体现在铜镜的制作上和纹饰中。另一方面,由于出土地点的不同,坑口皮壳的不同,往往造成锈蚀、污损等,使我们难以看清楚其当年的容貌,铜镜拓片能很好地解决这个问题。

战国时期的铜镜,比如山字纹(图1)和蟠螭纹(图2),往往是主纹饰下还有地纹,而这些地纹往往是衬托着主纹饰,起到了相得益彰的作用。此类铜镜的拓片往往可将二至三层纹饰拓出来,形成了一幅美妙的图案,令今人 为之倾倒,即使不懂铜镜的人,看过之后也惊叹其精美异常。战国铜镜存世量不多,上佳品种和品相的更是少见,能够拥有一幅好拓片亦是难得。

两汉铜镜是铜镜制作历史上的第二个高峰,草叶纹镜(图3)、星云镜、铭文镜、规矩镜(图4)、画像镜、车马人物镜、龙纹镜(图5)、神兽镜等,可谓是千姿百态、异彩纷呈;其铭文丰富、纹饰多彩、洋洋洒洒,蔚为壮观。此类铜镜的拓片仿佛开启了两汉时期的历史画卷(图6),让我们充分领略大汉雄风和魅力,由于铜镜是铸造在青铜上,远比看到的瓦当、文字砖和画像石清晰精致得多。魏晋时铜镜的画风已趋于民俗化,如对凤纹铭文镜有着剪纸般的艺术效果(图7)。

隋唐时期是古代青铜镜铸造历史的又一个高峰,可谓气象万千(图8)。大唐盛世在铜镜的

纹饰上表现得尤其明显。无论是昂首向上的龙纹(图9),还是摇曳妙曼的宝相花;无论是被称为谜团的海兽葡萄,还是充满玄机的神仙人物故事(图10);无论是王子乔吹箫引凤、还是五岳双鹤十二生肖;无论是稀少的狩猎纹镜还是双鸾双兽纹铜镜(图11);大唐的威仪、豪迈、气 度、风采在铜镜上表现得可谓是淋漓尽致;真可谓铜镜画卷一展,就是半个盛唐。

宋辽金以后,铜镜铸造进入了一个新的历史时期,此时的铜镜使用对象发生了变化,由过去的奢饰品,转化为大众百姓的民间商品,乃至出口国外。因此在纹饰上更加贴近民众的生活, 历史故事、宗教信仰、民间传说、大众生活,无不在铜镜的纹饰中得以展示而流传深远。在中国铜镜发展的历史中,宋辽金时期是其中的一朵绚丽的浪花,是一个不容忽视的历史存在,纵观宋辽金铜镜的发展历史,既有中原文化的历史传承,又有北方少数民族的传统,有着鲜明的

时代气息和民族特征(图12~16)。

每当看到这些宋辽金时期铸造的人物故事镜,心中总是泛起无限的遐想。那些或选取历史故事,或来自民间传说,或截取某个生活的场景,犹如一幅幅精美的画卷;仙人观瀑、柳毅 传书、侍女观鱼、许由巢父、唐王游月宫、许逊降蛟龙;历史的人文气息扑面而来,无不令人心驰神往。

历史上所遗存下来的好铜镜很多,个人再有能力和实力也只能所获片羽吉光、寥寥无几。 如果能够收到精美的铜镜拓片,也不失为一种好的收藏方式。那一幅幅精美的拓片犹如流传已久的画卷,散发着历史的气息,对于铜镜拓片的爱好者来说,尽可乐在其中。

[战国]蟠魑纹镜拓片

[战国]四山纹镜拓片

“微信扫,更精彩”

[宋]双龙纹异形镜拓片

[金]双龙纹镜拓片

[辽]金鱼化龙纹镜拓片

[宋金]煌丕昌天海泊镜拓片

[辽]鸳鸯荷花纹镜拓片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