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匠杰作:淅川出土的楚国青铜器

Collections - - CONTENTS - /齐延光

河南淅川县西与陕西交界,南与湖北相邻。这里依山傍水,气候宜人,土地肥沃,物产丰富。它孕育了淅川的古老文明,成为华夏文明的重要区域和楚文化的发祥地。下王岗和龙山岗新石器时代遗址丰富的文化内涵表明,早在五六千年前,我国先民们就在此繁衍生息,是中原文化与江汉文化交流、融合的重要地区。

20世纪70年代以来,文物考古部门在下寺、和尚岭、徐家岭、七女冢、杨河、毛坪、吉岗、文坎、东沟、长岭等古墓地进行抢救性考古发掘,在出土的众多文物中,青铜器最为引人注目,这些器物不仅种类繁多,器形优美,纹饰瑰丽,其精美繁缛、夸张华丽的艺术风格,反映出了春秋时期青铜艺术审美观念的重要变化,是楚国青铜器的艺术杰作。而且许多器物上镌有铭文,在中国青铜艺术发展史上占有重要地位,为楚史研究提供了丰富的实物资料。本文遴选其中几件造型奇特和纹饰精美的青铜器予以介绍,以飨读者。

克黄升鼎(图1),春秋中期。通高46厘米,口径26厘米。1990年河南淅川和尚岭1号春秋墓出土,河南博物院藏。

侈口,方唇外折,长方形立耳外撇,颈内 收,束腰,腰部微鼓,平底,下附三兽面蹄足。鼎耳饰三角纹,颈部饰一周宽带状蟠螭纹,并有两个兽形饰。凹腰处饰 素纹,腹部饰两排垂鳞纹。内底中部有铭文1行4字:“克黄升鼎”。

根据文献记载:克黄是楚庄王的箴尹,曾出使齐国,在归国途经宋国时,闻楚国发生若敖氏叛乱,其家族被诛灭。随从劝克黄不要回国,留在宋国,以免被杀头,克黄以国事为重,毅然回国复命,而自关牢中。楚庄王叹道:“克黄死不逃刑,乃忠臣也。”并念其祖父子文治楚有功,释放克黄,复其所,改其名为“生”。克黄升鼎造型古朴,是典型的春秋中期楚器,可作为标型器,对于研究楚国升鼎的起源具有重要价值。

龙首神兽(图2),春秋晚期。通高4 8厘米,长46厘米,宽24.6厘米。1990年河南淅川徐家岭9号墓出土,河南博物院藏。

龙首,虎身,龟足,呈侧首站立状。龙首张口吐舌,两颊各有一朵柿蒂花,头上盘缠六条龙,构成龙角。其中侧翼的两条大龙昂首翘尾,无纹饰,余四小龙饰垂鳞纹,姿态优美。神兽背上有一方孔,方孔内纳一曲体方形插座,座上有一兽,兽的前足按座、后足猛蹬神兽后 颈,作飞奔状,而且挺胸侧颈,口衔一条昂首曲体似腾飞状的小蛇。神兽腹下有一环钮,背上奔兽口衔之蛇颈部亦有一环钮。通体镶嵌绿松石,形成龙、凤、虎、云纹、涡纹等纹饰,装饰华美富丽。

神兽为分铸,整体插套而成。风格独特,工艺精湛,设计奇巧,满身弥漫着夸张、诙谐、神秘的气氛,在铸造工艺、镶嵌技术和造型构思上均达到相当高的水平,充分体现了楚人丰富的想象力,是不可多得的艺术珍品。它们可能是用于悬鼓的鼓架座。2件铜神兽器物上镶嵌绿松石,是在预先铸好的纹饰槽中镶嵌以预先切割好的绿松石条、块等,然后压实、磨光。把器物衬托得富丽堂皇。这种工艺只见于楚器,可为楚人所独创。

云纹铜禁(图3),春秋晚期。通高28.8厘米,长103厘米,宽46厘米。1978年河南淅川下寺2号墓出土,河南博物院藏。

禁,承酒尊的器座,是宗庙和宫室中陈设的器物,使用于各种祭祀、宴飨和各种典礼仪式的场合。古人认为祭祀和打仗是国家头等重要的事情,堪称“国之大事,在祀与戎。”

云纹铜禁是目前发现最早用失蜡法铸造的铜器。其整体呈长方形,中部有一个平面,平

面周围及器身四壁均由镂空的层层盘绕的云纹组成。底部以12条昂首伸舌、挺胸凹腰的龙形怪兽支撑整个器物。器身四周攀附l2条口吐长舌、屈身卷尾的龙形怪兽。

铜禁模型由25块蜡模构成,禁面正中的长方形平面系一块蜡模制成,禁面与禁两侧五层铜梗连接支撑的卷曲勾连纹各由12块蜡模构成,附兽与禁体用铝锡合金焊接。由此可见,楚国的青铜器铸造技术已达到了当时世界的一流水平。云纹铜禁的出土,将中国失蜡法铸造工艺的历史向前推进了1100多年。

此器造型庄重,装饰瑰丽,工艺精湛,实为罕见的青铜艺术珍品。20 02年1月,国家文物局发布《首批禁止出国(境)展览文物目录》,规定64件文物不准出国(境)展览,云纹铜禁名列其中。

王子午鼎(图4),春秋中晚期。通高68厘米,口径66厘米。1978年河南淅川下寺2号墓中出土一套7件用失蜡法铸造的列鼎,分别由中国国家博物馆、河南博物院、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等单位收藏。

此件王子午鼎形体高大,侈口,方唇,立耳外侈,束腰,平底,其下焊接三个蹄形足。鼎身攀缘6条装饰复杂的龙形兽,龙口衔鼎口沿,龙尾上翘,龙角由卷曲盘绕的龙纹组成。盖饰交龙纹两圈。器口沿及中腰饰浮雕夔龙,颈及腹下部饰双勾的夔龙,腹部饰鳞纹。蹄呈上面饰兽面纹,中置宽厚的棱脊。有的盖上置一铜匕,大体呈柳叶形,后为长方形镂空把。盖内有铭文1行4字,腹内有鸟书铭文14行86字。

据文献所载:王子午,字子庚,楚庄王之子,楚康王时为楚国令尹,享年46岁。该墓出土的一套7件列鼎制造装饰工艺相同,由大到小依次排列,气势雄伟,霸气十足,是典型的“楚式鼎”。从王子午鼎可以看出楚国贵族赫赫威势与钟鸣鼎食的生活方式,反映出了楚人的浪漫情怀和天人合一的艺术气质;欣赏到楚国工匠们巧夺天工的青铜器铸造工艺。它的铭文让 我们更深入地了解到了一段历史。

此鼎生动活泼,突破了周文化的庄严、肃穆,是楚国青铜器的艺术杰作。王子午鼎铭文,既有鸟形的,也有人形正立或跽坐的,更有笔画演变成肢体,其奇诡怪异,极难辨释,这是字形艺术化走向极端的表现,通篇文字可以当作图案或艺术作品。此外,在王子午鼎的盖上,可清楚地看到母印翻印纹饰的痕迹。楚器的精美繁缛、夸张华丽的装饰风格,反映了楚人独特的审美情趣,如在器身上附加立体透雕的龙凤纹饰,与器身主体纹饰的复杂相对应,使得青铜器厚重中见灵巧。

镶嵌红铜壶(图5),春秋晚期,通高41.8厘米,口径12.4厘米,底径14.6厘米,1990年河南淅川和尚岭2号墓出土,河南博物院藏。

侈口,长颈,鼓腰,腹部两侧各饰一个铺首衔环,下腹内收,平底,高圈足。盖顶隆起,呈圆笠状,下部纳入壶口内,盖上附有四个环形钮。盖上正中镶嵌一个柿蒂纹,钮间有四组立兽,每组两只,头相对,昂首,张口,目圆睁,挺胸,站立,短尾上翘。

器表饰满铸造时镶嵌上去的红铜图案。图案分七层,每层分数组,层间及组间用对等三角形图案隔开。从上往下,第一层为凤鸟,共三组,每组有两只凤鸟。第二层有三组图案,正中间有位仙人,两侧各立一只凤鸟。第三层有三组图案,正中一组两条龙捧一位仙人。仙人的两侧各有一只虎。该组两侧的下角有云气纹。第四层有四组相同图案,每组有两人、两兽、两只小山羊。第五层有四组图案,每组两人、两兽。第六层有三组图案,每组两人、两兽、一仙人居中,两侧各有一组斗兽图案。第七层有六组图案,每组一兽,状似犀牛。

铜壶器表饰满铸造时镶嵌上去的七层红画像铜图案,每层又分数组,既有展翅欲飞的凤鸟,头上有角、双手似翼的仙人,还有凶猛的老虎,奔跑的山羊等,整个画面布局严谨,左右对称,栩栩如生,实属难得的珍品。

王孙诰甬钟(图6),春秋晚期,通高23.35~120.4厘米,舞修10.6~52.3厘米,铣间12.25~59.75厘米。1978年河南淅川下寺2号墓出土,河南博物院藏。

钟身呈合瓦形,钟口大而舞部小。舞上有甬,作八棱体,上细下粗,甬之下部有旋,旋上有长方形旋虫。篆间每面有18个柱状枚,钟口向上收成弧形。部分钟内有锉磨调音的痕迹。甬上部饰4组蕉叶纹,旋虫上饰蟠虺纹,并间饰圆涡纹四个,甬之下部饰蟠虺纹,舞部饰半浮雕式蟠虺纹。钲间、篆间的边缘均饰绹素纹,篆间饰蟠虺纹。隧部以两组变形蟠虺纹组成。26件钟形制相同,大小依次递减。

钲部及左、右鼓部有铭文。大者每钟铸一篇铭文,小者二钟、三钟或四钟合铸一篇铭文。每篇铭文字数相等,内容相同,全篇共有113个字。大意是:王孙诰为款待楚王、诸侯及其父兄、诸士而作此钟,并祈欢乐万年无期。

王孙诰甬钟音色优美,音质纯正。据测音,该编钟的音域近5个八度。全套编钟分为两层悬挂在钟架上,下层为低音区,演奏和声;上层为高音区,演奏旋律,上层七声俱全,可以旋宫转调。该套编钟是我国目前发现的春秋时期数量最多、规模最大、音域最宽、保存最好的一组甬钟,在中国音乐史上占据重要地位。

淅川出土的楚国青铜器,在继承中原商周文化的基础上逐渐形成了自己的风格。在铸造艺术上,楚人根据民族传统和审美情趣,大胆创造,标新立异,把楚国的青铜冶炼技术推向了时代的高峰。在纹饰题材和装饰手法上,都程度不同地表现出了楚文化自身发展的特点和风格。淅川出土的大部分器物除范铸外,还采用了错金、嵌铜、镶嵌绿松石等工艺,以及浮雕、圆雕、透雕等技术手段。总之,楚人博采众长,勇于创新,创造出了灿烂的青铜文化,为中国冶炼工业的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