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法国总统大选展望:谁将入主爱丽舍宫?彭姝祎

2017年法国总统大选即将拉开帷幕。从左右翼内部初选均爆冷、到最具实力的中右翼候选人菲永陷入“空饷门”,选情可谓一波三折。虽然菲永的政纲清晰、并仍有右翼选民的坚定支持,马克龙左右通吃,按当前选情看已成最大赢家,但勒庞25%的稳定支持率仍不容小觑。加之各国选举政治中民调失灵的诸多前例令选情仍然扑朔迷离。

Contemporary World - - Contents - ■ 彭姝祎/文DOI: 10.19422/j.cnki.ddsj.2017.04.009

候选人名单公布前三甲实力比拼

炒得沸沸扬扬 一波三折的法国大选即将拉开帷幕 大选将分别于

年 月 日和 月 日进行两2017 4 23 5 7轮投票 月下旬 法国宪法委员会

3公布了最终候选人名单 名单显示共有 人参选 其中包括传统中右翼

11政治力量候选人菲永 传统左翼政治力量候选人阿蒙 极右翼势力国民阵线候选人玛丽娜 勒庞 中间派独立

·候选人马克龙 以及法国 左翼阵线候选人梅郎雄等 那么究竟谁最有可能问鼎爱丽舍宫

为更好地分析并理解选情 有必要先介绍一下大选前夜法国的政治经济和社会背景

一、大选前夜法国的政治、经济和社会背景

法国总统大选是在法国经济和社会均处于低潮的背景下进行的 在经济领域 近年来法国深受经济低迷和失业率高企的困扰 提振经济 改善就业 成为法国民众最关心的议题在社会领域 治安差 的老问题尚 未解决 巴黎枪击案 和 尼斯卡车冲撞民众 等造成重大伤亡的血腥暴恐事件又带来了更为严重的安全隐患 随着欧洲难民危机的持续发酵及由此引发的暴恐事件的多发 安全问题步步升级 在民众中造成了极大的恐慌情绪 所以 提振经济 改善就业 反恐 和 保障安全 成为法国民众的首要关切 投票给谁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候选人如何应对这几大关键问题 在政治领域 随着经济的低迷和社会环境的恶化以及欧洲难民危机的发酵 极右势力 国民阵线 不断崛起为法国第三大政治力量 对由法国社会党和人民运动联盟已更名为共和党 为代表的左右两大传统政治力量为主导的政治格局构成了强有力挑战 反之 左右翼两大主流政党则出现分裂并受到削弱 人民运动联盟 共和党 内部出现不同的声音和派别 社会党则分裂为改革派和保守派 两派之间分歧严重 难以弥合 前者倾向于为摆脱经济困境而进行带有自由主义色彩的经济改革 后者强烈抵制改革 主流政党在 自身受到削弱的同时 在民众中的声望也应声而跌

二、主要候选人的优劣势对比

在上述背景下 民调显示 在全体 名候选人中 极右势力候选人

11勒庞 独立候选人马克龙和中右翼候选人菲永是民意支持率最高 最有望获胜的三大人选 需要注意的是 民调同时表明 左翼社会党候选人阿蒙在第一轮投票中就将被淘汰 主流政党候选人在首轮投票即出局 这在法兰西第五共和国史上相当罕见

阿蒙是左翼经初选诞生的唯一候选人 从意识形态光谱来看 属于左翼激进派 倡导公平优先 其核心纲领如 全民基本收入 即为全体国民无论工作与否 无差别地发放一笔 基本收入 等带有浓厚的乌托邦色彩和目前法国提振经济的首要关切不仅不符 甚至相左 故难以得到大多数民众的支持 月 日法国 电

3 20 TF1视台曾组织在民调中排名前五的候选人举行电视辩论 辩论后的民调显示阿蒙在五人中排名最后 认为其政纲具有说服力的民众只有 主要

5%——

是深受失业困扰的年轻人 此外阿蒙的激进立场在左翼内部特别是左翼改革派中亦招致不少的反对

菲永是右翼传统大党人民运动联盟 共和党 经由初选选出的唯一候选人 代表传统的中右翼政治力量由于社会党候选人阿蒙将止步于第二轮投票 所以菲永一度被视作最有望获胜的候选人 总统桂冠可谓唾手可

[1]得 然而从天而降的 空饷门 事件使菲永深受影响 声望大跌 支持率骤降 甚至于 月中旬被司法部门

3正式立案调查 尽管由于取证周期漫长 调查短期内难有结果 故参选不受影响 但无疑进一步打击了他的声望 民调表明 空饷门 后 菲永的支持率迅速跌至不足 排名从

20%, 首位跌至第三 本来一帆风顺的选举之路变得扑朔迷离 前途未卜 尽管如此 菲永并非毫无胜选希望 因为民调同时表明 空饷门 后 尽管菲永的支持率总体大跌 但右翼选民中始终有四分之三的人表示将力挺菲永到底 作为曾出任过总理的资深政治家 菲永有连贯且针对法国提振经济 改善就业等首要关切的政纲和丰富的执政经验 这也是他在空饷门之前最被看好 空饷门之后仍有希望的主要原因

随着菲永支持率的暴跌 原本不被看好的独立候选人马克龙变得炙手可热 刚满 岁的马克龙原本是现

40任社会党政府的经济部长 为参加总统大选而于 年辞职 组建了自

2016 己的政治派别 前进运动 马克龙属于左翼中的 右派 或曰 改革派就整个意识形态光谱而言则是 中间偏左 经济政策偏右 任经济部长期间 马克龙曾推出带有浓厚自由主义色彩的经济改革方案 并遭到社会党内激进分子的反对 但却凭此赢得了相当一部分右翼选民的好感 但在社会领域他秉承左翼理念 如主张在就业领域优先照顾郊区青年而不任由市场做主 所以马克龙走的是所谓 中间 路线 刻意与传统的左右翼都拉开距离 以争取双方的选民 这也是他脱离政府单干的原因 菲永陷入 空饷门 后 马克龙成为最大赢家 很多菲永的支持者已公开表示支持在经济政策上和菲永接近的马克龙 他还

陆续获得了一些社会党重量级人物的支持

对马克龙和菲永构成强大挑战的候选人是国民阵线主席玛丽娜 勒庞

·近些年国民阵线在法国议会上下两院选举 地方选举和欧洲议会选举中均取得历史性突破 目前已经稳坐法国政坛第三把交椅 影响力持续上升选民基础不断扩大 国民阵线从成立之日起就以反移民著称 把就业困难治安恶化等种种问题统统归咎于移民问题 而当今困扰法国的暴恐频发失业高企等难题似乎加倍印证了国民阵线的 判断 使勒庞提出的退出欧盟 关闭边界 限制移民 法国优先等措施在部分选民眼里成为解决问题的良方 其反精英 反建制等主张也为它赢得了很多对现实不满 对主流政党失望的选民

对比以上三位候选人可见 马克龙的主要优势在于所谓的中间道路这使他左右逢源 特别是他的自由主义经济政策 十分契合当今法国的经济现实和首要关切 另一个优势是新 马克龙从政时间短 所以不少对传统左右翼深感失望的民众对这位政坛新人寄予厚望 希望他带来新气象 不过 马克龙的优势同时也是劣势 左右逢源也有左右摇摆 投机取巧之嫌 年轻 新人 同时意味着缺乏执政经验 特别是 紧接总统选举之后还有议会选举 若马克龙当选 则他不足一岁的 前进运动 恐难在议会中取得多数席位 而历史一再证明 没有议会多数支持的总统其执政必然受到掣肘 这也是尽管马克龙在民调中一直处于上升态势 在电视辩论后的民调中超过了排名第一的勒庞 但其选民基础与菲永和勒庞相比最不稳定的主要原因 相比较 而言 菲永最大的优势是有完整且切中时弊的纲领 丰富的执政经验和强有力的共和党后援 如若当选 能形成大权在握的强力政府 在法国推进必要的改革 不过菲永仍然受到 空饷门 的严重制约 若 空饷门 继续发酵 则其当选希望渺茫 勒庞的最大优势在于当今的法国和欧洲时局 难民危机持续发酵 暴恐频发英国脱欧 凡此种种激发了法国国内存在已久的反移民和疑欧情绪 使更多对现实不满和失望的选民倒向一贯旗帜鲜明地反移民 反欧洲一体化甚至号召退出欧盟的勒庞 目前勒庞的支持者已稳定在 左右的较高水

25%平 多数时候在各项民调中位列第一反过来勒庞的劣势也很明显 下文将会详述

黑天鹅难以出现不确定因素仍存

上述三位最热门候选人到底谁会成为新一任法国总统 法国是否也会飞出 黑天鹅

一、几种可能的结果

首先需要阐明的是 法国总统的最终人选和法国现行选举制度息息相关 法国总统由普选产生 实行两轮多数投票制 在第一轮投票中获得绝对多数票即票数过半者将当选总统若第一轮投票中无人过半 则得票最多的前两人进入第二轮投票 得票多者当选总统 自该制度施行以来 首轮中尚无一人获得过半票数 都需进行第二轮投票 这一次也不会例外这种方式决定了 在第一轮投票中选民的投票主要基于政治偏好 因候选人众多 故选票十分分散 到第二轮投票时 候选人只剩两名 这时找不到支持者的那部分选民会选择把明确反对的候选人淘汰出局 因此和第一轮的 选择性 投票相比 第二轮 投票带有 淘汰 性质

在该选举制度下 结合民调和历史经验 可以预测 对总统宝座的角逐主要在民调中排名前三的马克龙勒庞和菲永之间进行 且最可能出现

如下两种情况 第一种 勒庞和马克龙战胜其他候选人 进入第二轮投票在第二轮投票中 巴黎政治学院的跟

[ 2],踪调研表明 勒庞和马克龙将分别获得 和 的选票 即马克龙

39% 61%将以大比分战胜勒庞 当选总统 第二种 勒庞和菲永战胜其他候选人进入第二轮投票 并分别获得

46%和 的选票 菲永获胜 研究表明

54%鉴于勒庞的支持者相对稳定 多项民调持续表明其选民稳定在 左右

25%故不出意外的话 勒庞始终能够进入第二轮投票 但在第二轮投票中 无论遭遇菲永还是马克龙 她都会败选无缘总统 换言之 国际社会普遍担心的 黑天鹅 在法国很难出现 另外受 空饷门 事件所累 菲永胜出的概率要小于马克龙 换言之 就目前而言 马克龙当选法国总统的概率最大

需要指出的是 理论上存在第三种可能 即菲永和马克龙共同战胜勒庞 进入第二轮投票 但鉴于勒庞的支持者稳定在较高的水平 菲永的支持者也较为稳定但比重较小 而马克龙的支持者欠稳定 始终有一部分选民举棋不定 此外还有 位候选人

8分流选票 所以马克龙和菲永并肩出线的可能性很小

二、黑天鹅缘何难出现

那么为何勒庞无法将优势保持到最后

首先 尽管极右势力近年来上升很快 但是在其反移民 反全球化反欧盟 反精英 反建制等砸碎一切的主张背后并没有可行的重建和替代方案 换言之 极右势力此前是 现在依然是作为反对党而存在 缺乏成形的政纲 遑论执政经验 因此 尽管有不少选民认同勒庞的观点 但对 其治国理政能力表示怀疑 菲永政纲清晰 执政经验丰富自不必提 就算年轻的马克龙 也作过经济部长 又是银行家出身 其治国理政能力在大多数人看来远超勒庞 特别是在法国人最为关心的经济治理领域 因此无论勒庞在第二轮遭遇谁 都不占优势

其次 尽管极右翼不断洗白自己但其鼓吹极端民族和种族主义的本质并未获得根本性改变 其激进抵制移民 要求退出欧元区等主张突破了法式价值观和欧洲观的底线 十分危险特别是 法国是欧盟的创始国和核心大国 其脱欧的消极意义非英国所能比 恐难获得多数法国民众的认同因此勒庞进入第二轮投票后 如不出意外 将受到左右翼的联手抵制 此外 极右势力越是上升 主流社会越是担心和警惕 在第二轮投票时必将加倍动员起来阻止其上台 法国两轮投票制的总统大选设计本身也是为了避免偶然事件和极端情况发生 关键时刻必然将派上用场 正如 年

2002 [3]总统大选所证明的

三、不确定因素犹存

尽管无论民调还是学界研究都表明勒庞败选的概率相当大 但就目前的情况来看 仍然存在可能改写预测结果的不确定因素

首先是民调的不准确 从美国大选到英国脱欧 从法国右翼初选到左

[ 4],翼初选 民调屡屡失灵 因此尽管所有民调都预示勒庞当选总统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但并不能百分百排除这种可能 特别是在当今的全球化车轮下 不断被碾压的 草根阶层 正日益和经济界 政治界 知识界的 精英分道扬镳 尽管勒庞的主张是极端险隘和政治不正确的 但受教育程度较 低的中下层民众未必有此意识 不排除有更多民众在现实的压力下 置抽象的价值观 道德底线和高大上的国家利益于不顾 做出不符合 精英预测但符合个人眼前利益的非理性选择 特别是还有相当一部分举棋不定的选民 换言之 美国大选和英国脱欧表明 草根 与 精英 阶层之间的鸿沟日渐加深 那么在法国该鸿沟是否也已扩大到超出主流社会对总统大选一厢情愿的美好设想 从而导致 一切皆有可能 的地步 实事求是地讲 目前无法排除这种情况

其次 除民调外 在距离大选不足一个月的时间里 如若发生大规模的暴恐事件或出现新的检举 爆料 西方的选举在某种程度上成了 宫斗剧 竞争者为搞垮对手而彼此揭短 等 都有可能左右选民的投票意愿

概言之 上述分析基于理性判断和已知事实 但非理性行为和意外事件 哪怕发生概率极小 也会彻底改变大选方向 需谨慎对待 所以对选举的最终结果 仍需拭目以待 ——————————

[1] 法国媒体曝光,菲永担任国民议会议员期间,其妻子和儿子曾以其助手的名义吃“空饷”,总额约合 90 万欧元。

[2] L’enquête éléctorale française : comprendre 2017, https:// www. enef. fr/ donn% C3% A9es- etr%C3%A9sultats/

[3] 在 2002年的总统选举中,国民阵线候选人玛丽娜 ·勒庞的父亲老勒庞意外进入第二轮投票,法国紧急动员起来,联手抵制,最终使之以大比分败选。

[4] 右翼初选中,菲永战胜当时民调中支持率很高的于贝胜出,成为右翼唯一候选人;左翼初选中阿蒙更是爆冷淘汰了呼声很高的瓦尔斯而胜出。

法国总统选举候选人首次电视辩论于2017年3月20日晚举行。5名候选人弗朗索瓦·菲永、埃马纽埃尔·马克龙、让-吕克·梅朗雄、玛丽娜·勒庞和伯努瓦·阿蒙在3个半小时中就恐怖主义、就业、移民、欧洲等话题展开辩论。图为当晚(从左至右)在法国巴黎附近的欧贝维利耶,总统候选人弗朗索瓦·菲永、埃马纽埃尔·马克龙、让-吕克·梅朗雄、玛丽娜·勒庞和伯努瓦·阿蒙参加电视辩论。

2017年2月17日,在法国克莱尔沃-莱拉克,法国极右翼政党“国民阵线”领导人玛丽娜·勒庞的支持者参加集会。多项民调持续表明勒庞的选民支持稳定在25%左右,仍不容小觑。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