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特朗普政府推进中美“新型大国关系”立场的评估

“新型大国关系”是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2012年访美时首次正式提出的概念,是指导中美关系未来发展的纲领性倡议,但奥巴马政府对此采取了回避的态度。特朗普在美国大选中获胜后,中方对美国新政府不断表达出践行中美“新型大国关系”的真诚期待。美国国务卿蒂勒森在2017年3月的访华行程中,两次主动提及代表这一倡议核心内涵的“十四字方针”,但是在刚刚结束的中美首脑峰会中,特朗普完全没有触及这一倡议。美国新政府究竟如何看待与中国发展“新型大国关系”的问题,这将成为考察其未来对华政策的风向标。

Contemporary World - - Close-up - ■ 刘卫东/文DOI: 10.19422/j.cnki.ddsj.2017.05.002

特朗普对中国和中美关系的基本认识

在大选过程中和上任初期 特朗普的对华态度非常强硬 他不断批评中国 不尊重美国 占了美国的便宜 不给美国帮忙 宣称要在上任第一天就将中国列为 汇率操纵国 对所有中国输美商品增税

45%,试图就 一中政策 进行讨价还价还故意忽略中国 回避与中国领导人的正面互动 并停止了美国总统春节给华人拜年的一贯做法 但同时他又表示 我爱中国和中国人 我们应基于共同利益 求同存异 强大 聪慧的美国一定能和中国友好结交 我们可以彼此获益 而互不干涉 还提名熟悉中国的艾奥瓦州州长特里

•布兰斯塔德为新任美国驻华大使 以便 与中国领导层构筑相互有利的关系

特朗普的涉华言论展现出其鲜明的特点 一是他是大选中最喜欢拿中国说事的参选人 在其所有推文中提及 中国 近 次 超过排名第二

340的伊朗几乎一倍 表明中国在其思想 意识中占有重要地位 二是他的对华言论爱走极端且前后矛盾 褒贬不一情绪化色彩严重 出尔反尔令人难以预测 但行为相对慎重 不属于顽固的反华派 三是他重视的涉华议题多集中于经贸和直接涉美的安全领域对于非直接相关的议题着墨不多甚至有意回避 表明其对华外交目标重点突出 相对局限 四是他的意识形态色彩和规则意识比较淡薄而商业意识浓厚 极其重视利益算计 不讲原则喜爱交易

从这些表现中可以大体推测出特朗普中国观的基本轮廓 第一 他嫉妒中国的发展 喜欢把中国与美国做对比 以对中国的欣赏来反衬对美国的不满 因此中国在很多时候是被视为一面镜子而不是敌手 第二 为了实现 美国第一 的目标 特朗普试图打破原有或明或暗规则的束缚 希望从全新的起点上发力来重新塑造中美互动的模式 从中更多 榨取 原来 流失 的收益 第三 特朗普对中国较少基于意识形态的偏见 但存在大量基于利益的偏执认识 同时他 把打破中美既有格局视为反对美国对华外交政治正确和与前任切割的标志性举措 因此他会将对华施压视为达成目标的主要手段之一 第四 特朗普欣赏和尊重强者 同时惯于以商业眼光来看待对华关系 因此他并不追求遏制中国从而导致中美双输的选项 而是愿意以交易来换合作 并尽量保持各类具体政策的开放性 第五特朗普的战略眼光不强 整体意识较弱 仅从美国自身利益的得失来判断中国的价值和规划对华姿态 比较功利但也相对容易满足

中美近来互动传递出的信号

特朗普就职以来 各种国内国际议题堆积如山 再加上毫无从政经验在如何处理中美关系的问题上一直没有推出过具体政策 但是中美之间的互动比较频繁 从美国政府目前的相关言行来看 其对于建立 新型大国关系 问题还是有所思考的

年 月 日 美国国务卿2017 3 18蒂勒森在其访华行程中两次主动表示 自四十多年前中美历史性恢复关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